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61

我们的T332班

 

佚 名

  哈尔滨工业大学前身是中长铁路培养技术干部的“中俄工业学校”,主要学生是白俄后裔,中国学生很少,课程都以俄语教学,所以中国学生都要先入“预科”学习俄语,再入本科学习,学生人数也很少,仅几百人。
  抗日战争胜利后,哈尔滨很快得到解放,1950年苏联归还中长铁路,我党接收了哈工大,首任中国校长是当时的松江省长冯仲云,我们入学时的校长是陈康白。
  1952年我们考入哈工大是以本科生录取的。由于1953年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进行大规模经济建设,需要准备大批技术干部,全国进行了院系调整,各大学都扩大招生,所以学生的入学时间拖延到10~11月份。全国统一招生,并在全国各大报纸统一发榜,为了扩大生源,除应届毕业生外,还从部队、政府机关、社会青年中抽调大批知青报考大学,即使如此,仍未满足招生人数的要求,第一批招生后又组织了第二批、第三批招生。因此入学质量良莠不齐。我们全是第一批按本科招生录取的本科生。入学后先在哈尔滨和兴路(当时的沙曼屯)预科学俄语,中国学生按甲班顺序编班,每班25人,如甲二十五班、甲二十八班等,白俄学生按乙班编排,学中文。
  当时哈工大的学制是预科学俄语一年,专业学习5年,共6年。这里补说一下,由于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全面“学习苏联”是当时的基本国策。高等学校也不例外,哈工大是以俄语教学为主的大学,学习苏联的语言基础较好,被国家定为学习苏联先进教学经验的高等院校,邀请各个专业的苏联专家前来,最多时有40多位专家。当时哈工大有3个系,土木、机械和电机系。苏联专家的到来给3个系增加了许多新专业。我们这个专业“工厂电力装备”,后改为“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也是新建的。我们专业有两位专家来筹建,德兰尼可夫(Дрэнников)是搞电力传动的,图毕钦(Тубичин)是搞控制理论的。他们都曾参加过苏联的卫国战争,当过红军。
  第一个“五年计划”由1953年开始,急需大量的工程技术人才,等不及四、五、六年的漫长学制,而苏联援建的156项大型工程项目立即要开始。为了能及时上这些项目,国家决定在全国有条件的高等院校创办一次各相应专业的专修科,学制2年,以在1954年为各重点工程项目提供大批工程技术人才。
哈工大当时的校长陈康白于1952年11月在预科礼堂召集全体预科学生大会,宣布成立3个系各专业的专修科,称专修科学生是“速成的工程师”,毕业文凭上的学位是“主任技术员”(当时本科毕业的学位是“工程师”)。预科学生可自愿报名。经过大约一周的报名,人数很少。又经党团组织动员,晓以大义,号召党团员、干部要用自己的觉悟带头报名,在组织动员下,广大预科学生提高觉悟纷纷报名,要求参加专修科,许多班级是全班报名,表示请组织挑选。当时绝大多数预科学生都报了名,约占95%以上。这样组织上有挑选的余地。经过组织选择,终于组成了哈工大第一届(也是空前绝后的一届)专修科。3个系共22个班,计550个学生。电机系有5个班,班号:T311-电机;T321-发电厂;T331а班、б班两个班-工厂电力装备;T341-输配电。关于班号这里说明一下:T-代表专修科(Тихником,本科是没有T字的),第一个数字代表系,1-土木系;2-机械系;3-电机系,我们属电机系,故用3,第二个数字代表专业,电机系的31-电机专业;32-发电厂;33-工厂电力装备;34-输配电,第三个数字代表年级,1-一年级;2-二年级等,后面的а代表同专业的第一个班,б代表同专业的第二个班。这样T331-a即是专修科电机系工厂电力装备(后改为工业企业电气化、工业电气自动化等)专业一班。
  哈工大专修科于1952年12月1日成立。成立大会各系分头开,电机系在预科一楼北部大教室开会,由当时的电机系系主任、电子学专家归国华侨吴存亚教授主持并做了报告。
  由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专修科学生要学习专业的最基本内容,因此教学上适当参照本科教学计划减少一些学时和课程,但绝大部分课程、教学形式和内容是保留的。主要是取消了俄语和调节原理两门课,同样课程的内容、学时也减少了一些,总体来说,有些像“压缩饼干”,整个学习仍有20多门课,2 000多学时,上课、实验、金工实习、生产实习、毕业实习、课程作业、课程设计、毕业设计以及期中考试、期终考试、毕业答辩等教学环节,一应俱全。因此功课很多,学习十分艰苦,每天复习和作业都来不及做,而且上课在“土木楼”,住在“一宿舍”,要走很长一段路。大家知道宿舍门前的河沟街是有名的“龙须沟”,下雨天泥泞不堪,行走十分困难,当时的“一宿舍”尚未完工,墙是黑的,楼梯没扶手,经常无电,一片漆黑,上厕所都不容易。由于学习负担重,很少有时间休息,星期天就是“星期七”,不少人开早车、开夜车,有的同学利用回宿舍路上的半个来小时的时间记上几道题,一边走一边在心中解题,甚至有的人做梦都在做作业,说梦话都在背书,不少同学患上了失眠、神经衰弱症。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学习任务又出奇地繁重,使一部分专修科同学不能胜任,学习越来越吃力,与教学进度的差距越来越大。为了培养出合格的专修科毕业生,保证按时培养出需要的建设人才,学校决定对全体专修科学生进行一次基础测验。根据学习成绩以及表现,重新在现有的专修科学生中第二次挑选留下的专修科学生,选择优秀的留在原班级继续学习。这次挑选使学习进度得以加快,同学们的成绩得到了提高。
  我们学习课程时也曾换过老师,一年级上“理论电工”课的是上海人龚正毅老师,由于乡音太重,同学听不懂,后来改由当时的教务长、学部委员、中国电声学会主席马大猷教授给我们上课。他很有风度,不带讲稿,只拿一支用纸包好的粉笔,说话慢悠悠的北京味,没有废话,关键公式写在黑板上。他的话听得明白,又有权威,把大家镇住了,所以比较满意。有一次,课上他只讲了L-C谐振,却出了一道L-C-R的谐振测试题,结果课上没有一个能做出来的,他只好让大家回去做。二年级时,T332б班由马鋆老师讲“电力传动”专业课,也因乡音太重,听不懂,后换由陈伯时老师给两个班上课。
  当时参加专修科的学生,是在本科生中挑选的优秀学生,承担了“速成工程师”的学习任务,都是放弃了想多学、想当工程师和科学家、想学会俄语可以更好地向苏联学习的理想,是为祖国建设贡献青春的有觉悟的有志青年,理应受到尊重。可是当时有部分本科生奚落嘲笑我们,认为我们毕业后就是“技术员”,而不是“工程师”等。我们克服了学习的种种困难和精神上的刺激,努力拼搏,取得了优良成绩,在学校的各个方面夺得了多项第一。
  专修科我们是第一届,我们也是我国第一批工业电气自动化的专业人才;专修科的学习成绩在全校排第一,一级劳卫制全部通过也是全校第一。“争各方面第一”的思想在全体专修科同学中十分坚定,顶得住各种干扰,不甘落后,有荣誉感和自豪感。除了德智体表现一流外,我们在文娱活动上也创造了“第一”。我们专修科在1953年12月时举办了一次每个班级都参加的“文艺展览会”,将千姿百态的文艺节目向全校师生员工汇报,有朗诵、歌唱、舞蹈、乐器演奏、相声、小品以及独幕剧。T332б班汇报的就是班长耿昭杰用一个星期天写出的独幕剧《星期天的下午》(看苏联电影《远离莫斯科的地方》观后感),从另一个侧面看到我们热爱生活和多姿多彩的精神面貌。
  当时的考试制度是学苏联的“口试”四级分制,5分最好是优秀;4分是良好;3分是及格;2分是不及格。口试这种方法对学生的学习状况了解比较深入,而且教师可以作适当启发,缺点是学生多时教师工作量太大。
  1954年7月,我们专修科都按时完成了学习任务,通过了毕业答辩,绝大多数取得了优良成绩,受到学校的表扬,并与当时的校长李昌合影,与专业苏联专家、系主任、教研室主任赵昌颖以及全体老师合影。
  由于当时全国都在学习苏联,俄文科技书籍特别多,专修科同学也迫切希望掌握俄语,哪怕“会看”也好!为此学校为我们赶编教材,安排有经验的俄语老师任教,给全体专修科同学突击一个月的“速成俄语”,为大家今后阅读俄语科技书籍打下一个基础。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听从祖国的挑选”“服从组织分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这些豪言壮语激励着每一名专修科同学年轻的心!全体专修科毕业生的志愿都是“服从组织分配”,所以我们新中国第一代传动手全部服从组织分配。
  绝大多数同学都是分配到异地他乡,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毫无怨言。后走的欢送先行的,一个个告别母校,离开这东方的“小巴黎”、中国的“莫斯科”,离开美丽的松花江、太阳岛,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上海人邱贤雄被分到了最北疆富拉尔基北满特种钢厂,值得大家敬佩。当时留校任教的有耿泽涌、王志信、陈延志、胡慎敏4名同学。分配“传动手”最多的是长春第一汽车厂,共去了17名,实际上先去了16名。当时一汽刚兴建,我们这些传动手去了都是担任各分厂的动力师。为什么少去一名呢?原来是后来做一汽董事长的耿昭杰因病晚毕业半年,到一汽已无动力师的位置了,于是他被安排在仓库任技术员。正因此段经历,才有助于他的才能传奇般地显示,为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做出了非凡的贡献。
  1953年春季学期末,为了更好地向苏联学习,学校要在一年级学生中选派留苏预备生,本、专科同样待遇。我专业两个班的两个团干部有幸选中,一位是а班的王丽秩(女);一位是б班的陈国敏(女),这是我们两班的骄傲。在期末考试前她们离开我们,专门复习基础课以迎考预备生。后来她们考中,去外语学校学俄语。留学回国后,王丽秩在西安阎良西飞工学院任教,陈国敏在中国船舶总公司做标准化工作。
  我们班同学中有几位德高望重,从政府、军队来的调干,他们是杨子昭、刘一、王绍沛、李乃厚。他们克服基础差的困难,勤奋刻苦学习、开朗乐观、事事带头、不甘落后的精神,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我们二年级时,学校调整撤销了专修科的电机专业,转入我班的有李乃厚、陈乐珊、陈光英和爱国华侨赖国平等,还有要早日参加祖国建设、从本科转来的修国文等同学。
  我们是祖国“第一代传动手”,没有辜负母校哈工大的培养和期望,在各自的岗位上成为工作骨干和栋梁之材,做出了无愧于我们这一代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