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61

哈工大,我为何对你爱得如此热烈深沉?

熊  焰

  几天前在家里,女儿问我:“你为什么对哈工大这么来劲?”翻译过来就是你为什么这么爱哈工大。当时我也回答不清楚,就没说什么。静下心来想,是啊,我为什么对哈工大有这么深的感情?

  首先,人是有感情的动物,爱恨情仇是人与动物最大的差别。而所有这些情感中,爱是最神圣、最高尚、最持久、最深沉的。爱是人的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爱是要有载体的,可以按照时间、空间和参加人的维度分类。我们可以爱自己的家庭、家族、社区、家乡、国家乃至全世界。如果按照时间轴看,我们可以爱自己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工作单位、退休的社区;按人群多少看,我们可以爱三两个人的家庭、几十人的单位、几百人的老乡、十几亿的国人,大到全人类。所以我们沿着这3个维度去观察、搜索会发现,可能在我的人生中,大学生活,也就是在哈工大的生活,是最灿烂、最瑰丽、最深刻的一段记忆。因此,我们对母校的爱最为深沉、热烈、持久。

  我们十七八岁到二十几岁,在世界观将要形成却还没有形成的这样一个特定的阶段,一组智力相近(这是我们高考制度所决定的)、职业取向相近的人聚在了一起,开始了大学的4年生活。几十个人朝夕相处,几乎吃、住、行、学习、玩都在一起,形成了非常深厚的同学情感。比较严苛的学习,提升了我们的思维能力。读有意思的书,那是消遣。只有看那种乍一看看不懂、特没意思但是又必须懂(因为有考试)的书才叫学习,才叫成长。而大学就是这种学习成长强度很大的一个阶段。所有的人都会对复习、考试有过非常深刻的记忆,特别是那些难度比较大,甚至考试不及格挂了科的事情,会在心目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同时,大学同学、师生的关系基本没有利害冲突,而这些人今后又多有事业交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大学是最容易形成非常深刻的记忆的原因。

  通过大学这一阶段的学习,我们形成了共同的文化基因。比如对哈工大而言,就是我们的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我们的哈工大精神:铭记责任,竭诚奉献的爱国精神;求真务实,崇尚科学的求是精神;海纳百川,协作攻关的团结精神;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的奋进精神。经常听到有人说哈工大的学生普遍比较踏实、实干、专业能力强。我概括就是聪明、实在、听话、出活。特定的文化基因,形成了我们哈工大毕业的学生与其他院校毕业的学生非常清晰的差别。当然哈工大的文化基因也不是十全十美,也需要与时俱进,不断优化和完善。比如哈工大的文化基因中或许少了一点发散性、创造性的思维,这种思维在当今市场经济环境下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方面,我们通过大学4年的学习,形成了一个同学、校友的圈子。这样的圈子对于我们一生都将有很大的影响。幼儿园也有同学圈子,小学也有同学圈子,但是那个环境中的同学可能智力的差别比较大,在今后的事业中交汇、合作的可能性远远小于大学的同学圈子。另外,校友这个圈子是大家一生中都经常会碰到的同学圈子。有一个很重大的特征,就是市场经济中,人与人之间合作最大的成本就是信用。校友圈子合作的信用成本最低,而失信违约的成本会变得非常高。因此,校友这个圈子将会构成我们所有人今后几十年工作生活的非常有价值的圈子。

  此外,我们会形成母校情结。母校情结体现为一些什么样的元素?第一就是归属感。我们初入社会,第一次跟别人接触的时候,往往自己母校就是跟别人接触给人家的第一印象,就像一本书的封面。我们是这本书一页一页的内容。当然像哈工大这种著名的学校可能会出现一些非常精彩的章节。比如说航天系统大概有几万哈工大校友,多位哈工大人成为航天功臣和领军人物,如孙家栋、栾恩杰、马兴瑞、许达哲……航天一直在与哈工大的名字产生着这样那样的联系,这是我们的华彩乐章;也可能某一节很漂亮,比如说IT行业,院士王天然、高文、方滨兴、怀进鹏、软件专家李明树、程旭等,应该说都是很精彩的。所以我一直讲,母校是我们骄傲的来源、自豪的来源。同时,我们每一个人的成就也给母校增添着光彩。

  再有就是与母校很持久的荣誉感。哈工大的每一点滴进步都构成了我们快乐的来源。母校哪一年评了几个院士、母校搞个大项目、学生发了个小卫星、母校在高校排名中进步了一位等,都会形成我们很大的自豪感的来源。

  另外,就是羞耻感。母校也并非十全十美,也并非中国第一、全球第一,但是母校的是是非非,我们哈工大人自己坐在一起怎么议论、怎么评头品足大家都没意见。但是其他的人如果说哈工大如何如何不好,显然我们都是不太高兴的。

  所有这些对母校的情感、依恋可能会固化在一些很小的细节和画面上。我们可能都会记得食堂的一些细节、某个漂亮的女炊事员,也会记得宿舍,甚至某某门上、床上做了什么记号这样一些细节。当然,关于哈工大的所有美好的细节很多人会把它聚焦在丁香花上。我们校友会的若干个组织都是用丁香做名字,如丁香会、丁香创投等,这就说明大家都把丁香花作为哈工大美的一种聚焦和象征,因此我在离校35年的长诗就以这样两句话结尾:“如烟往事皆淡去,难忘校园紫丁香”。

  当然,母校情结还有一点好处,它有一定的自由度,非强迫。不像小尺度的爱有一定的约束和强迫性。因此我讲,对母校的爱叫作不大不小、不远不近、不松不紧。如果这种爱太大了,如全人类之爱,这就太泛泛了。如果就讲爱家庭,爱妻子,尺度又太小。太小、太近,有时可能会产生审美疲劳。而对母校这种爱,不大不小,不远不近,可多投入,也可以少投入,没有人指责你,自由度比较大,所有这些对母校的爱就构成了我们精神生活中一段非常美好的记忆。

  多数人对母校的爱体现为关注母校,而我把对母校的爱,转换成了以巨大的热情投身到推动哈工大北京校友会的工作上来。我1993年来北京工作的时候,当时的杨士勤校长和吴林书记都希望我能够拿出一些精力来推动北京校友会的工作。后来,很多校友也提出,认为我认识人多,有些组织能力,希望我能牵头来张罗校友会。这么多年来,特别是2010年从朱育诚、张管生、刚杰老师手里接过北京校友会的会长之后,我开始对北京校友会的工作进行更全面的思考和规划。

  我认为,北京校友会的工作主要是三大任务:一是沟通情感,二是促进合作,三是助推成长。沟通情感的主要原因,是很多校友特别是年轻的、人地生疏的校友刚到北京,孤独、寂寞、恐惧,需要一个精神的家园,需要一个情感上沟通的平台与机制,我们在这方面应该也能够做很多工作。二是合作的促进,校友之间有科研上的合作,有事业上的合作,有生意上的合作,这方面校友会也能做很多工作。三就是成长的助推,尤其利于最前面的和最后面的两端的校友的成长,特别是遇到机遇和困难的时候,校友会应该也能够做一些工作。

  目前北京校友会形成了一个很好的体制机制:扁平化、多中心、多圈子、多层次。目前北京校友会有按照院系分的分支机构,有按照兴趣爱好分的机构组织,也有按照行业职业分的分支机构。多圈层相互嵌套,就形成了多个自由度。校友会本质上是公益行为,没人发工资,所以谁有积极性,我们都来支持,都来助推。校友会的活动既有固定的品牌性大型活动,如登蟒山,已经搞了15届,如新春联欢会等。更多的是按专业、行业、爱好组织的中小型活动。

  我相信哈工大会越来越好,校友会更会越来越红火,因为有你,有我,有他!

  (熊焰,哈工大北京校友会会长。本文根据作者在2016哈工大北京校友会新春联欢会上的致辞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