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61

古道游记

丁    菊

  很难想象徒步之后还会写篇游记。从上了中学开始,这种具体的事物描写似乎已经摒弃。大家都在写一些议论文。论点论据论证写得文采飞扬。提笔写来,似乎上篇游记已是前尘往事了。嘴角微微一笑,美好的事情往往在过去,也在现在。

母校的力量    

  2015年12月19日,早上6点半,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跟室友简单收拾过后坐地铁直奔上海体育馆,这是这次上海校友会徒步的起点。冬天的上海,不像哈尔滨白茫茫一片,还带有些许绿色。一路坐地铁而来,没有往日上班的那种按部就班、魂不附体的感觉,反而精神奕奕、思绪荡漾。到了地铁站,看到了组织者王瀚他们热情的笑容,一下感觉置身哈工大校园之中。组织这次活动的是我们热心的小校友。他们的活力激情如同阵阵暖风在寒冷的冬季让人感受到热情。

  早上8点半左右,坐上去无锡的班车。在车上,大家进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有些还有才艺展示。通过介绍,我们了解到这次徒步之旅男女比例史无前例地达到了将近1比1。最大的师兄是81级的,最小的师弟还在上海读硕士。一路上大家欢声笑语,情绪高昂,笑声、口哨声,一浪高过一浪,一潮胜过一潮,久违的年轻回到了我们的身体中。尤其是大师兄,为我们献唱两首,他眼中闪烁着清澈透明的光彩,成熟又俏皮,好像一个少年。

军嶂古道 

  10点半左右,到达无锡,来到了徒步地点军嶂古道。相传宋兵被元兵追杀,来到了这片山林,待元军赶到时,山中隆隆声响,加上蒙蒙雾气,元军不敢轻举妄动,随后撤兵。而置身山中的宋军解甲归田,故名军嶂山。军嶂山下有个小村落,几千年来,村民沿着军嶂古道进入军嶂山,山中柴火、果实俯拾即得,也就留下了这条山路。

  早上的军嶂山,看起来雾气腾腾,颇有些烟雨江南的意味。开始是一段平坦的大道,大家走得欢快轻松,冬游味道更足。但紧接着就开始爬山了,取而代之的是泥土路和由不规则大石头铺设而成的石路,走起已感到脚下失稳。放眼望去,山中已是秋冬。枯黄的落叶铺满山中,脚下窸窸窣窣作响,由于还未下雪,落叶漫山遍野,并未埋入泥土中。有些落叶在石头上,踩到极易滑倒。前面的队伍不停地喊话过来:“小心前面树上有刺”“小心脚下”。这时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脚下,而不再是沿途美景。大家也不再三两成群,而是排成一队,集中精力走好每一步。有的地方险峻至极,危途巉岩,大家往往手脚并用,努力地抓住旁边的树木、岩石。我拄着一个登山杖,费劲地走在大部队后面,感觉心肺已经到了极限,不得不伸出舌头大口喘着粗气,全然不顾山间寒冷潮湿的山气。这时李张峰师弟跑来帮我拎了身上的双肩包,后面的师姐又不停喊加油加油,我又铆了把劲,抖擞抖擞精神,舒展舒展筋骨,做了几个深呼吸,继续踏上了路途。

前方有竹林   

  前面虽然已是极限,但中间遇到的竹林才是小巫见大巫。竹林大概在整个路途的三分之二处,真可谓“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竹林似乎是天然生成,全无人工种植的痕迹。山上泥土中石头大小不一,竹子生长在乱石中,细长杂乱,无疑又增加了此行的难度。

  这里不但岩石峭立,手还需要不停地拨开挡在眼前的竹子,脚下也得提防被卧倒的竹竿绊倒。路也似乎无法称之为道路,石头淹没在厚重的泥土中。大家屏气凝神,后面的师姐不停地提醒小心小心。

  在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终于听到前面有呼喊的声音。啊!离出口不远了。赶紧死命扒拉着不停跟我打招呼的竹子,奔了上去。好不容易翻过了竹林,听到大家惊叹。啊,这是太湖么?跑上一个大石头,远方的山层峦叠嶂,雾气氤氲。下面的水波光粼粼,静若处子。不禁想起不知哪朝诗人的一句“山若青山黛,水如碧玉簪”的句子。 古人诚不欺我啊!看到眼前的美景,之前的辛酸似乎不值一提了。我靠着树,凝望着脚下的太湖,心中是许久的平静。大家也感到惬意非凡,幸福往往是一番艰难困苦的追求之后感受到美好的那一瞬间。

聚    餐 

  后面的路途又回归到了平坦。只不过已是人困马乏,拖着脚步踟蹰而行。大概4点半到5点,所有的校友都完成了徒步,来到了山脚下集合。大家去了一个农家饭店,尽情聊天,从太湖三白一路说到哈工大教学楼、宿舍、食堂的饭菜,甚至是某个喜欢抓学生挂科的老师,与母校有关的往事历历在目,有说不完的话题。时间转瞬即逝,天色已晚。真是“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后    记 

  22点20分,从地铁上下来,我跟室友带着幸福和愉快打开了宿舍的门,仿佛又回到了那段纯净而美好的未曾雕刻的时光。  

  (上海校友会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