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71

崇高敬仰 深切怀念

陈 希 有

  2017414日,闻知俞大光老师两日前仙逝。我国的电工基础教育事业又失去一位宗师;我国的国防科研事业又失去一位两弹一星时代的奠基人;而我则失去一位让我无比敬仰、对我的成长影响深刻的恩师,怀念之情油然而生。
  1985年我参加工作时,俞老师早就因国家紧急需要而调离了哈工大。1962年,他响应国家号召,投笔从戎,开始从事国防高科技事业。他调离后的工作涉及国家安全,因此大家都不去议论,仅限于一些公开报道。但和俞老师共事过的老师们总讲述他的教育思想、教学事迹,谈论他主编的教材,以此激励教师热爱教育事业,提高教学质量。所以俞老师的名字在我见到俞老师之前,早已耳熟能详。

79

陈希有教授在俞大光院士(左)家中合影


  周长源老师曾是俞老师的助教。在我见俞老师之前,听周老师介绍说,俞老师治学严谨,思想深邃,为人师表,待人诚恳。俞老师的教学精髓就是"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周老师举例说,俞老师讲课时,一节课写一大黑板,课间擦掉;再一节课,又一大黑板,上课期间很少擦黑板。我听后十分佩服,真乃"功夫到家"。从此便对俞老师产生了深深的敬仰之情。
  我第一次见到俞老师的时候,他已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那是在哈工大的西苑宾馆,是学校邀请他回来的。之后在教学研讨、教材修订等学术方面,我多次求教俞老师。在"全国高等学校电路和信号系统、电磁场教学与教材研讨会",以及"电气电子课程报告论坛"上,我又多次荣幸地见到俞老师和俞师母。在我与他交往的时候,他就像慈父一样,给予我许多直接关怀。他的言行和事迹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让我在事业上受益颇多。
  在我与周老师合作编写教材时,需要到北京与高等教育出版社商议,周老师建议我遇到问题时直接请教家住北京的俞老师,或到家中,或打电话给他,并一再评价俞老师:他平易近人,从不摆"架子"。话虽这么说,我还是很胆怯,毕竟俞老师大我40余岁,并且已是受人尊敬的院士。后来,在教材修改过程中遇到了国标问题,出版社与作者有些分歧,我只好打电话给俞老师征求意见。俞老师十分耐心地解释在教材中贯彻国标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正确处理教材与国标之间的关系,做到既严密又易于教学。这次电话长谈之后,我不仅感觉俞老师果真平易近人,并不像"规格严格"中所暗示的那样严厉,而且体会到俞老师是许多国家标准的制定者和贯彻国标的强力推动者。在这方面,他又做到了"规格严格"。
  2003年在我主编《电路理论基础》(第三版)过程中,曾登门拜访或电话及邮件咨询俞老师多次,每次都获益匪浅,探讨问题气氛轻松。讨论的问题包括"集中参数"概念的表述方法;电压、电流的阐述;理想变压器的假设条件等等。让我惊叹的是,80高龄的俞老师,思路非常清晰,虽多年不从事电路教学,但对电路基本概念把握的准确程度让我感到无比钦佩,自愧不如。在俞老师给我回复的邮件中,语气谦逊感人,从不忘记问候全家好。偶尔由于事务繁忙,回复略迟,便表示十分抱歉。从此我渐渐地把俞老师视为自己的亲密恩师。俞老师在我送上的教材稿中所做的密密麻麻的修改痕迹和我们探讨问题的往来邮件,我将永远珍存,以此激励我以恩师为榜样,严谨对待学问。
  在多次的"全国高等学校电路和信号系统、电磁场教学与教材研究会"或"电工电子课程报告论坛"上,他都作为重要的特约代表参加会议,这是我向他表示问候并向他请教的大好时机,绝不错过,他更是有问必答。会议期间,各位领导和与会代表,都抢着向俞老师问长问短,抢着合影留念。他们对俞老师的毕恭毕敬表现,足以说明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除了教育思想和教学方法外,俞老师的教学贡献还包括多个首次:首次翻译了苏联教材《电工原理》;首次主编了全国第一套统编教材《电工基础》,共3册,19581961年出版;首次组织制定了全国第一份电工基础教学大纲。尤其是他主编的《电工基础》教材,成为我国20世纪50年代高教改革后第一套完整的本科电工专业教材,影响深远而广泛,是以后教材建设的母本。有一位候选院士对我说,他几次搬家或更换办公室,但不论搬到哪里,他的书架上总摆放着这套教材,它已成为他科学研究的得力助手,必将伴随他一生,真像是"黄油与面包"。此书对概念叙述的严密性和准确程度至今难以超越,真乃经典之作。当我在教学和科研上遇到难处时,首先想到的就是翻阅此书来寻求答案。它也难离我的案头。
  俞老师在教育事业上虽有不朽建树,但他并不是完全凭教学贡献当选院士的,主要是凭他在工程物理方面的卓越成就。他在核弹引爆和导弹遥测遥控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作为教师,他之所以在工程领域也能攻坚克难、产生创新,除归结于他坚忍不拔的毅力外,扎实的电磁场、电路理论、电子技术和数学分析等科学基础也是十分重要的。这是我听他自己回忆时给出的简单解释。看来,创新还得源于基础,着急不得。
  20106月,哈工大隆重纪念建校90周年,俞老师又应邀回到母校。应邀回到母校的还有时任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校友。李长春校友回到母校最想看望的老师之一就是俞大光,并在其《母校九十华诞感怀》中,重笔颂赞俞老师的崇高品德和高尚风范,在此前专程到俞老师家中看望。这些举动生动地阐释了当代宗师俞大光平凡而伟大的人格魅力。正如有人所说:"吊兰枝条谦逊向下,因此人们把它举得更高。"
俞老师的人格魅力和大师风范,让我深深敬仰。与俞老师结识并受益于俞老师,是我的自豪与荣耀,是我宝贵而幸福的人生经历。
  尊敬的俞大光老师,我们永远敬仰您、永远怀念您!

  (陈希有,哈工大精密仪器系本科,电气工程系硕士、博士,曾在哈工大电工基础教研室任教,现任大连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