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71

在哈工大锻压专业学习的日子

林秀安

  1949年9月我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到哈工大上学,是我第一次来到祖国北方名城——有“东方莫斯科”之称的哈尔滨市。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地势起伏,街道整洁,绿树成荫。十字路口耸立着奇异而好看的“喇嘛台”,许多俄式小别墅分布于各处,松花江畔的江上公园让人视野开阔,令人心旷神怡。道里、道外大街各具特色,高楼林立,市场繁荣。外国侨民到处可见,所说外国语调的中国话,是别的地方听不到的。还有许多欧洲风情,令人很有新鲜感。

  哈工大是一所有悠久历史的多科性工业大学,1920年诞生于哈尔滨,其前身是一所为中东铁路培养技术人才的学校。新中国成立后,哈工大和中东铁路一起移交给中国政府。入学报到之后,使我感到意外的是:没有学习的场所,没有教室、宿舍,就连桌椅板凳都没有。哈工大虽是30年的老校,但在公司街校址20年代建的校舍是一个不太大的二层楼,根本没有地方容纳我们一大批大学生。新中国还没成立,迎接新生的准备工作也来不及做,所以只能是没有校舍就暂时租借,没有桌凳就坐在地上进行入学教育。尽管我们搬迁转移了几个地方,学习生活条件很差、很不稳定,但我们知道,这是发展中的暂时困难,大家依然情绪饱满,没有怨言,对学校的前途充满信心。为了解决校舍问题,学校决定在沙曼屯建哈工大预科。我们移住到行知师范学校,参加学校的建校劳动,决心用自己的双手建设校园。建校劳动虽然比较艰苦,但我们的热情很高,忘我地参加劳动,都为新中国的诞生和跨进人民的大学而欢欣鼓舞、兴高采烈。
  当时进入哈工大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有的是考进来的,还有许多是单位推荐来的。他们中有的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解放军战士;有的是参加革命多年的老同志,像王毓贤和刘之家等同志;有的同学是革命前辈的后代,有方志敏烈士的儿子方明、方英,抗联将领冯仲云的女儿,我们班南新宇同学是南汉宸的儿子;还有来自育才学校的姑娘和小伙子们,像荣健、闫云开、郝东平等同学,他们思想进步、能歌善舞、活泼、开朗。这些同学深受我们的尊重,他们都是班级的骨干。在他们的带动和帮助下,我们在预科班努力学习外语,思想要求进步。我于1949年10月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即共青团前身)。
  我们考入哈工大的学制是7年,要读两年俄文预科和5年本科。学校根据国家急需人才的情况,要求我们尽可能缩短预科的学习时间。我们响应学校的号召,放弃了假期,改进学习方法,日夜刻苦攻读,终于提早一年完成了预科学习,升入本科。学校根据我们缩短预科学习年限的成功实践,把两年制的俄文预科改为一年,缩短了培养人才的时间。
  从1950年招生开始,哈工大的学制变为6年,其中预科一年,设预科是因为进入本科学习要直接用俄语授课。根据学校情况的变化,1953年是最后招收6年制学生的一年,而1960年的应届毕业生则是5年制的本科生。
  1950年我升入哈工大本科时,在校生规模只有五六百人,中国学生还不到两百人。特别是星期六晚上的舞会,完全是外国人的天下。学校只设置了“火车头”“铁路信号控制”和“土木建筑”3个专业,显然所培养的人才是为铁路服务的。每个专业都对应有个不太大的实验室,有个旧的蒸汽火车头,有几台小的材料试验机和铁路信号装置实验室。我入学报的是“火车头”专业。到二年级时学校成立了3个系,即机械系、电机系和土木系,我们都归到这3个系来学习。包括我在内有40多名同学到机械系学习,还有一半同学是苏联学生,我们与他们虽然没有密切的往来,但相处得还好,有的同学表现得还很不错。姜以宏是班级的党小组长、我是团支部书记,吴锡友是班长。
  当时哈工大的老师多是苏联专家,课堂直接用俄语讲课,没有教材,我们用俄文记笔记。考试全都是抽考票口试。像高等数学考试之前,要到老师面前默写出全部数学公式,不能有一点错,通过之后才准予考试,多数人都不能一次通过。
  低年级的学习是比较紧张和辛苦的。虽然读了预科,课堂记的笔记课后同学们之间还是要对一对。考试期间特别累,但我们学习很努力,很刻苦,大家学得都很好。
  虽然学习紧张,课外活动还是很丰富的。我们班篮球高手谭以津和李树文都是校队队员,谭以津还代表国家青年队去国外比赛过。于立发的冰上速滑在哈尔滨比赛总是拿第一。项富的冰球打得很有水平。同学们还喜欢唱歌、跳舞。大侯通晓各种乐器,而且吹打弹拉无一不精。我很喜欢玩,积极参加各种体育活动,经常长跑、游泳,只是学不会跳舞,特别爱看电影,袁盛治常给我做伴。
  当时学习基本上是公费,学习用品都是学校发或借用,吃饭也不要钱,四菜一汤,吃得挺好。同学之间非常团结,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大家过着健康、和谐、欢快的学习生活。
  经过几年的扩大招生,学校的在校生规模迅速扩大了,与之相应的校园建设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学校确定的校区建设方针是:市区内建校与城市发展结合,不向郊区发展。与校本部连成一体的土木系大楼的建成,标志着校园建设已初具规模,各种设施配套齐全。
  随后在原“八杂市”被服厂等旧址兴建了机械楼、电机楼,并在其中为哈工大主楼留了空位,还建了机械类6个专业实验室和金工实习的实习工厂。原哈尔滨铁道学院校舍改为图书馆,此外还建了体育场、体育馆、学生宿舍、专家公寓、教工住宅等各种配套设施。校园建设把校区规模沿大直街不断向西大桥、河沟街方向扩大。
  在学校日新月异地变化的同时,我们的学习生活也跟着不断地变化。
  哈工大以学习苏联高校经验来改革旧教育的改革方向是对的,也是行之有效的。国家实行计划经济,并优先发展重工业,当时苏联援建的项目比较多,所以很需要对口的专业人才。哈工大作为全国高校学习苏联的重点大学,几年来陆续聘任了许多苏联专家、教授来校任教和指导学科专业建设,特别是培养年轻的专业教师队伍。与此同时从全国各地调入一批优秀的国内专家教授。学校的教师队伍壮大了,并具有了国际先进水平。
  1953年学校面临大好的发展形势。李昌同志继冯仲云、陈康白之后出任哈工大校长,高铁同志继任副校长,李昌同志还是党中央候补委员,学校的领导班子大大加强了。这一年学校规定,从我们这届中抽调出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同学提前留校工作。由苏联教授分组传授,边学习、边建设新专业,年轻的专业教师队伍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这个突然的决定改变了我的正常学习和生活。从那时起哈工大成了我参加工作的起步点,也注定了我将走向人民教师的岗位。1953年12月我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预备党员。
  留校的机械系同学除了安成祥、侯作勲、杨荣福、费开等仍留在机械制造、机床及刀具专业外,其余同学都改专业分到热加工专业和技术基础课教研室。冯晓曾、许守廉分到金属学及热处理专业,姜以宏、何其蕃分到焊接工艺及设备专业,唐克嵘、任天庆分到铸造工艺及设备专业。我与侯松玉、李硕本、高迺光一起被分到工艺系锻压工艺及设备教研室。
  哈工大成立锻压专业,在全国高校中应该是最早的,学制5年。当时,哈工大锻压教研室也是刚刚建立,霍文粲是主任,后来靳辅安当了副主任。
  我们跟的苏联专家是阿·彼·阿特罗申克教授,他来自苏联列宁格勒加里宁工业大学。我们的任务首先是跟苏联专家从头到尾实践专业教学的全过程:听专业课,做课程设计,下工厂搞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完成毕业论文。学校还办了一个锻压专业的研究生班,学制2年。

  (林秀安教授,曾任燕山大学校长。本文摘自他写的《六十年人生路——从哈尔滨工业大学到燕山大学》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