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1

航天梦想翔广宇

——献给为航天事业奉献的哈工大人

作者:黄超

        “要多写写那些工作在航天第一线的校友,他们为中国航天事业付出了心血。”在航天大院的家里,现任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助理的张丽辉校友告诉记者:“每个航天人几乎都有一段故事,每个航天人都有一种精神。”在航天科技集团采访的几天里,记者采访了许多在航天战线工作的校友,听到了一个又一个关于航天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是对哈工大精神的新诠释。

共同的“航天”梦

  “我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工程师,上大学时立志献身航天事业的念头已经成为我全部的理想。”于登云校友的这句话,是哈工大人的集体写照。“当我拿到哈工大的通知书时,献身航天、探索太空的梦想,就真切地摆在我的面前。”在一次偶然的座谈中,一位校友告诉记者,“还是很小的时候,遥望遥远的星空时,就做起了‘航天’梦!而母校让我圆梦航天事业!”
  于登云校友是被五院要走的。当航天部五院501部到学校要人时,品学兼优的于登云在学校的大力推荐下如愿以偿。1988年,他一脚迈进五院,至今有14个年头了。14年记载了他的辉煌,从解决资源一号卫星翻板展开撞击和柔性振动问题开始,到东方红三号、资源二号等多个型号的卫星和神舟号飞船的升空,凝聚了负责总体专业技术的于登云的全部心血,也使他迅速成长为能够担当我国“四星二船”总体专业部责任人重担的空间技术专家。谈到曾经参与研制的多个型号的卫星以及为此付出的艰辛,于登云感慨地说:“能够成为我国航天领域的一员,实现自己的理想,我感到非常幸运和满足。”
  是的,于登云们是幸运的,从哈工大刚毕业,就到中国航天系统贡献才智;但于登云们又是非常刻苦的,他们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在本专业领域取得填补国内空白的研究成果,而且能够从项目任务出发,全面了解和掌握有关专业领域的知识。
  当人们沉浸在“神舟”三号飞船发射成功的喜悦里时,航天人已经开始了新的征程,朝着载人航天的梦想继续奋斗着。对于乘坐神舟号飞船遨游太空,在我们自己的空间实验室(站)里生活和工作,最终实现载人航天的梦想,在于登云和他的同事的心中已经为期不远了。

难忘的破格精神

  哈工大培养了一代又一代航天英才。几乎每个金秋季节,都会有迎接新员工的专车,从火车站到航天各个部门。当车门一次次拉开时,一群群意气风发的大学生,在老同志们热切的目光中,走上航天各个神圣岗位上,他们不断被寄予着中国航天新的希望。
  航天生活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单调。三院的赵鹏校友还记得刚到航天岗位的情景:“当时同车来航天的同学,大约有30多个。有些同学是在学校就认识的。到航天的头两年,大家有功夫就到足球场玩。下午下班要来一场比赛,甚至中午吃过饭都得踢一阵子。疯了差不多两年,大家都开始忙起来了,再后来相互就很难见到了。只是在节假日欢聚一下。”
  是的,他们很快开始了“拿项目”的历程,为航天事业贡献青春、贡献才智。赵鹏校友的第一个“项目”,是从事图像处理设备的维修。他一到三院就进了三九部九室,从事材料工艺图像处理。当时那台图像处理设备坏了,据分析可能要报废了。他把这个活儿揽下来,开始跑北大、清华找资料,找出外文硬件图纸搞翻译,对着翻译资料琢磨设备,搞了3个月,不但把设备修好了,还把技术原理搞明白了,PDP2技术控制原理成了他的技术底子。
  在“PDP2技术控制”的运用项目结束后,赵鹏获得了航天部科技进步三等奖,但他说最重要的是学到了信息控制技术。后来调进“842”工程信息办公室,开始从事信息管理工作,编写了人事统计管理软件,再后来进行计算机模拟计算,获得了航天科技二等奖。直到1988年,长春一汽的三坐标划线测标机坏了,他带着人到长春一汽搞技术援助,翻来覆去地研究了半年,搞明白了是单片机控制系统技术。他又带着工作组研究了几个月,终于搞透了系统测试软件原理。在1年不到的时间里,国产的三坐标划线测量机问世了,赵鹏他们是这个产品的中国设计者。
  成绩伴随着认同。从破格工程师开始,赵鹏几乎步步破格,高工职称是破格上的,研究员职称也是破格的。赵鹏说:“不仅我是一路破格的,很多校友都是破格的。航天承认了我们的业绩,我们证明着自己的实力。”在这些业绩的背后,还有献身航天的梦想!

一片海和一滴水

  在航天科技集团,忙碌的蒙小苏校友曾对记者说:“航天是一个系统工程,成千上万的人协调在干,挺出色的一个工作,每个人只负责一部分,在整个航天工程中,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上级下达的任务,一定要尽自己的努力,每个人都尽力去完成了,协作生成的成果就会很杰出的。”
  在中巴资源1号卫星研制人员中,记者看到了许多哈工大校友的名字。CCD相机研制负责人张邦宁、负责指挥协调的邵蔚祥,负责控制系统项目的黄江川校友,他们负责了资源1号卫星关键技术中近一半技术的研制任务,成为这颗主要用于国家资源开发卫星的研制成功的重要见证人。
  负责资源1号合作项目调度指挥的邵蔚祥,80年代初从我校毕业分配进了航天部,一直从事科技管理工作。中巴卫星是在中国研制,在巴西完成总装任务。作为资源1号卫星的主要负责人,他一直往返于中国和巴西之间。为了保证中巴两国合作成功,他带领中方专家克服了中巴两国管理体制的差异,在两国科研和装配系统中积极协调。2001年7月,他再次奔赴巴西,在巴西总装资源02型,并在实验完毕后,顺利将整星返回北京。
  在中巴资源卫星研制过程中,近百名哈工大校友成了航天系统工程研制的一道亮丽风景。在张邦宁、邵蔚祥、黄江川等项目负责人的带领下,资源1号卫星创造并攻克了许多关键技术,填补了我国卫星研制领域的空白。资源1号卫星总设计师陈宜元说:“它为我国空间技术的进步,积累了经验,开辟了道路。”而在10项关键技术中,由我校校友作为项目负责人的涉及6项。
  张邦宁校友告诉记者:“中国航天是个系统工程,它是值得我们骄傲的!我们所做的工作,只是往大海里添了一滴水!”从知春路走出来时,踩在沙砾满布的街道上,随着幽静的胡同前行。回头去看那栋楼房,已经消失在高楼大厦里。可就是从那些楼房里走出来的平凡的人们,一次次让世界的目光聚焦于太空,一次次又让世界的目光聚焦于中国。

宇宙中的大眼睛

  巴西总统卡多佐曾经这样说,中国和巴西合作的资源1号卫星,创造了中巴航天合作的奇迹。他在来华访问期间,还专门抽出时间前往北京卫星总装厂,慰问了为资源1号卫星做出杰出贡献的航天专家们。中巴资源1号卫星有8项关键技术令世界瞩目,而从我校毕业的校友们则见证了整个资源1号卫星的研制历史。
  遥感器研究是资源1号卫星最关键的部分。遥感器涉及光学、机械、光学控制电路、信号电路、热学等多个学科,在世界上都是最复杂的,只掌握在极少数发达国家手中,也是极其保密的关键技术。从我校毕业的张邦宁校友,先后参与了胶片型遥感器等多种遥感器的研制工作,几乎见证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航天遥感器的研究历程。1986年冬天,他被正式确定为资源1号遥感器项目负责人,带领整个研究室攻克难关。在1986年到1992年的6年时间里,先后有近20位校友参与了该项目研制工作,其中兰丽艳等校友负责光学系统光学设计和光学装调设计等设计项目。在他们的带领下,CCD相机终于在1992年完成模样机设计。
  1992年的一个冬日,研制组冒着皑皑白雪凛凛寒风,从保定靶场起飞到9000米的高空,用模样机进行遥感实验。为了保证相机有适当的温度,大家把用来御寒的被子裹住相机,让相机在稳定温度下完成实验。回到地面后,研制组同志们已经寒意彻骨。“航天无小事,”张邦宁校友总跟研制组同志们说,“咱们一定要抠住了,不能因为过失出错,不能因为人为出错。”一次出现了故障,当时近40岁的张邦宁,怎么都睡不着觉,带着研制组苦干了9天9夜,排除故障后才睡了个囫囵觉。
  如今,我们度过的每个平常的日夜,都是资源1号不寻常的日夜。在天空转了将近3年的资源1号卫星,不仅仅创造了首发即成功应用的记录,而且正在创造超期服役记录的新历史。从它源源不断的资源图片上,隐藏着哈工大校友的辛勤汗水。资源1号那亮丽的“大眼睛”,也许正从学校主楼上空扫过,那也是校友们深情的凝望。

哈工大锻造的航天人

  “哈工大给了我们知识,也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人,让我们全面武装了自己,可以站到航天前沿,为航天事业贡献力量。”--为航天事业培养人,是哈工大不变的承诺。在校友们身上,可以看得见母校的影子,映衬出哈工大的航天梦想。
  在航天系统,“老陈和小陈”的故事令人难忘。小陈叫陈红斌,是今年66岁的长征二号F火箭逃逸系统固体发动机总师陈立学的女儿。小陈是41所高级工程师、副主任设计师。她性格开朗,自理能力很强。从我校毕业后,回到了她父亲工作的航天四院,和老爸一起,同舟共济,风雨兼程,肩起了共和国赋予的历史重任。在父亲曾参加了上世纪80年代震惊世界的中国火箭水下发射,为中国国防远程打击能力的提高立下战功的历史后,她和父亲一起在“神舟”号飞船任务中,书写着新的航天卷册。
  “有个叫‘王道华’的同学,毕业分配到核基地工作。当时他认为自己困难最小,加上东北人的爽朗劲儿,觉得自己最应该去困难的地方。后来基地迁到了西安,他如今也已是大校了……还有个叫‘陈白帆’的校友,毕业后在13所工作,一直做到十院研究发展部副部长,后来到德国学习科技管理。”说起在航天系统工作的同学和校友,在五院工作的张邦宁校友告诉记者,“一个班30个人左右,有一多半毕业时就来航天了。现在到航天各个部门去,都能看见哈工大的校友。”
  在航天事业的历程里,还有很多航天校友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只有一个背景--为了航天事业努力奋斗。每个故事都带着不同的个人印记,仿如星光灿烂的天空,闪烁着不同的光谱,点缀着每片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