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让教师“乐教” 让学生“乐学”

——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全面推行

作者:张 妍

 

  对话一:
    “我方当事人要求享有孩子的监护权!”
  “我方当事人要求保持现有婚姻状况不变,可以赔付丙方50万元人民币作为补偿!”
  对话二:
  “怎么样?你抽到的题目难吗?”
  “不简单,题签上只有3道题,不过回答过程中老师又问了好多问题……”
 
   这两段对话发生在我校全面推行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之后。
  前一段与法庭审判无异的对话并非发生在真实的法庭上,而是2010年11月9日记者在正心楼532教室宋健强副教授的“法律诊所”课上记录的一段学生间的课堂训练对话。课堂上,不见了传统的“先生讲学生听”教学模式,代之而来的是一派热闹景象:能容纳上百人的教室被30个学生三五成群地分成了几个“辖区”,每个“辖区”的几个学生围在一起,有的说、有的记,还有人在教室里打电话联络“当事人”……
  后一段对话是2010年12月6日记者在材料学院220教室记录的“材料的腐蚀原理与测试技术”课的考试情景。与通常学生在教室里直线排开、教师在讲台上监考的考试场景不同,“材料的腐蚀原理与测试技术”课的考场别具特色:任课教师胡津教授与一名学生在教室前方相视而坐、有问有答;教室后边的两个学生左右而坐、手拿题签,或凝神思考、或奋笔疾书……这其实是在进行一对一的口试。与胡津教授相视而坐的是正在接受测试的学生,而坐在教室后边的是刚刚抽完题签作准备的学生。
  2010年春季学期,学校在本科教学工作布置会上明确提出全面加强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的改革,要求在教学方法上废除灌输式教学,在考试方法上废除“一张考卷定成绩”。改革推行以来,各院系和教学相关管理部门大力推进,广大一线教师身体力行,改革不断走向深入。让教师“乐教”、让学生“乐学”已蔚然成风。
  在本科人才培养过程中全面开展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核心是实行启发式、探究式、互动式的课堂教学和以大作业、小论文、课程结业考试等方式为主要构成的求创新、重能力的累加式考试制度。2010年春季学期开始,周玉副校长带领教务处等教学管理相关部门负责人深入到各院系就改革推进与落实情况进行调研,与各院系、专业负责人和一线教师座谈交流,推动本科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进程,听取他们对改革的建议与意见。
  与此同时,各院系也陆续召开了教学方法与考试方法改革研讨会、经验交流会等,广大一线教师在教学实践中积极探索,在交流中相互切磋,互启思路。
  2010年12月召开的全校教育思想研讨交流会,成为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推行一年来广大一线教师和教学管理者交流思想、切磋教艺的全校性平台。在以“交流思想,汇聚智慧,切磋教艺,培育英才”为主题的教育思想研讨交流会上,机电学院副院长宋宝玉、电气学院蒋秀珍教授、航天学院高会军教授、机电学院李伟刚教授、电气学院吴建强教授、计算机学院孙志岗、教务处处长李旦分别作了题为《推动教学方法与考试方法改革的思考与实施策略》、《哈工大课堂教学与改革现状分析》、《培养学生进入世界一流学府的实践与思考》、《〈项目管理〉课程“项目式、互动式”及“累加式计分”教学方法案例》、《开放与自主学习模式下的实验教学体系建立与成绩评定》、《让学生主动学习》和《转变教学管理观念推进教学方法改革》的专题报告。报告内容不仅涉及推行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以来各院系、一线教师探索出的有效措施和成功经验,更探讨交流了关于教育教学方面的理念和思路,真正达到了交流思想、汇聚智慧、切磋教艺,以提升人才培养质量的目的。
  各院系开展的关于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的研究和讨论,产生了一批教学研究成果。周玉将之总结归纳为3个特点:一是有广度,产生教学研究论文354篇,参与教师人数达987人;二是有深度,广大一线教师不仅开展了关于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的相关理论研究、积极探索改革方法,而且对中外大学的教育教学方法作了深入的比较和分析,提出了符合我校实际的建议及对策;三是有实效,广大教师和教学管理人员积极探索新模式,新老教师深入交流,在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中摸索出了一系列切实有效的方法和措施。
  在全校各院系的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开展得如火如荼之时,全校基础课、公共课一线教师代表,教学督导专家,部分院系教学副院长,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就学校推进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以来全校基础课、公共课教学改革情况展开了一场大讨论。与会者纷纷为进一步推进我校基础课、公共课教学改革出谋划策,共同为深入推动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以提升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培养拔尖创新人才而大声疾呼。
  与会人员或根据教学实践中的感受交流心得,或提出进一步推动教学改革的具体建议,或探讨激发教师投入教学、学生自主学习的思路,或直言不讳地指出教学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和误区。无论是从理念出发的宏观层面探究,还是立足具体层面的操作与实践,无不体现出对基础课、公共课教学改革的深入思考和积极探索。在基础课、公共课教学中贯彻研究型大学办学理念和我校实施精英教育目标的教学方法与考试方法的认识和探讨;对基础课、公共课教学方法与考试方法改革过程中相关问题细致而深入的分析与总结;对大一学生学习能力、学习状态的现实评价及实施因材施教、激发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思考与建议;开展研究型教学、组织协作学习等现代教育方式,鼓励学生转变唯书、唯师的思维习惯,大胆质疑求异的方法与启示等,成为与会人员共同关注、热烈讨论的重点及焦点。
  与教学方法改革同步推行的考试方法改革,其核心是推行以大作业、小论文、课程实验、开卷考试、口试等多种方式为主要构成的累加式考试制度,杜绝死记硬背、“一张考卷定成绩”的考试方式,从而使学生学会主动学习、自主学习和研究式学习。
  教务处对2010年春季学期累加式考试方法推行情况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10年春季学期全校共开设课程1 263门次(不包括实验课、讲座类课和10学时以下的设计类课程),其中大部分都实行了累加式考试,成绩累积方式一般由大作业、课程实验和期末考试等部分构成。期末考试的方法多样,开卷或半开卷考试达273门次,占22.5%;大作业、报告交流、论文89门次,共占7.3%;口试23门次,占1.9%。其中,成绩累加中包含大作业的课程达960门次,占76.0%;有508门次的课程给学生留过一次以上的大作业,占40.2%。教学督导组的专家在对其中727门次课程的学生大作业的检查中发现,大部分学生的大作业完成情况较好。值得一提的是,有相当一部分课程的任课教师采取了非统一命题的方式布置大作业,甚至有的课程每名学生的大作业题目都不同,避免了个别学生完成过程中相互借鉴或抄袭的可能。
  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在学校领导、各院系和教学管理部门的大力推动下,重能力、求创新的累加式考试方法成为广大教学一线教师的普遍共识和身体力行的准则。一些别具特色的考试方法成为这场考试方法改革大战中的一抹抹亮色。电气学院《应用光学》教学组将大作业作为该课程成绩累加的环节之一,以学生自主选题、自己解答、交流报告的方式进行,学生选题多样,涵盖内容广泛,有的学生直接运用英文资料,演示软件内容丰富,图文并茂;机电学院《液压传动》教学组要求学生根据所学内容,自行设计液压系统,每人一题,全面考核学生对知识的掌握程度和动手实践能力;市政学院“MATLAB语言”课任课教师为学生设计了36个大作业题目,学生可自由选择或自主设计题目,采取讲演答辩的方式汇报,使学生在自主学习的同时学会相互交流;建筑学院《建筑设计——小型独立空间Ⅰ》教学组结合专业特点,将“过程式教学法”的理念融入考试中,将学生在期末提交的建筑设计作品通过展廊进行展示,并采取教学组联合评图方法评价学生成绩……
  累加式考试方法重在通过考试方法的改革,引导教师在教学方法上采用启发式、探究式、互动式的课堂教学方法,告别照本宣科、满堂灌地“教”;引导学生在学习方法上学会主动学习、自主学习和研究式学习。周玉多次强调:“考试方法改革的核心和关键就是通过累加式考核方式,引导学生主动学习,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从而推动重能力、求创新的学生培养模式。”
  在这样的目标推动下,全校各院系和教学相关管理部门积极动员,教学一线的广大教师身体力行,在改革教学方法的同时,使重能力、求创新的累加式考试方法在全校开展得热火朝天。大作业、小论文、课程实验与开卷或半开卷、交流报告、口试等多种期末考核方式相辅相成,使我校正逐渐告别“一张考卷定成绩”的考试方法。
  在今天的哈工大校园里,学生们告别了以往学期末“考试季”来临时死记硬背、通宵达旦突击备考的历史,取而代之的是从学期初贯穿到学期末的大作业、实验报告、小论文等的纷至沓来。走在校园里,不时听到学生们关于大作业、实验报告的讨论:“我的大作业终于弄完了!”“我还没完成,还要再查点资料看一下!”……
  但是累加式考试全面推行后,学生们更不轻松。一个学生说出了同学们共同的心里话:“虽然累加式考试不用再起早贪晚地死记硬背、被动地学习了,但要完成大作业、实验,还有的课程有口试、演讲报告,整个学期从头到尾,一点也不敢放松。与‘一张考卷定成绩’告别的同时,我们得学着主动学习、自主学习了!”
  在2011年本科教学工作布置会上,周玉再次重申了继续深入推行教学方法和考试方法改革的重要性,并同时提出要继续将改革作为本学期乃至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校本科教学的重点,使启发式、探究式、互动式的教学方法和求创新、重能力的累加式考试方法在全校蔚然成风,实现常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