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沈世钊院士在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原哈尔滨建筑大学老校长   沈世钊

亲爱的各位校友:
  大家好!
  又值哈尔滨美丽的金秋季节,我看到这么多老校友、学生回来,由衷地感到高兴,先表示最热烈的欢迎!

  每年都有校友回来聚会,但今天的聚会不一般,因为你们是改革开放后第一、 二届的大学生。此前我们国家有10年没有招生,造成了严重的人才断层。根据大致统计,77、78级招收的大学生人数仅占10年时间累计下来具有应试资格的年轻 人的3%左右。刚才杨士勤校长说的4.8%和6.6%,是指当年的录取百分比。我 说的3%左右,这个数不是很精确,是10年累积下来的青年学子的人数的3%。你们经过多年的学习和社会历练,大都成为各行各业的领军人才,实际构成了我们目前这个社会的精英阶层。今天时隔40年又回来聚会,的确是人才济济。所以我说今天这个聚会不一般。
  今天的聚会还有一个特点,有原哈工大的校友,也有原哈建工的校友。两校校友在一起聚会,非常难得。在两校刚刚合并的那几年,原来哈建工校友回来的时候感到不太习惯,说我本来是哈建工校友,现在怎么变哈工大校友了。我每次都给他 们做点解释。我说这两个学校原来就是一家,我结合自己的体会,讲点儿我个人的感受。
  我1953年从同济大学毕业以后就分配到哈工大来了。当时哈工大主要就有 三个大系:土木系、机械系和电气系。当时校本部就是土木楼,机械楼、电机楼还有这个大礼堂还没建呢!所以当时校长行政部门的办公主要就在土木楼。1957年的时候,学校有800个老师左右,李昌校长就管我们叫八百壮士,我们800个人工作特别认真,充满一种敬业实干的精神,也就是在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中体现的那种精神。后来土木系分离出来单独建校以后,这种精神我们就传承下来了, 我们叫它校风依旧,就是哈建工和哈工大校风是完全一样的。所以2000年组织合并的时候,我就感到非常自然,没有一天不习惯的感觉。老校友回来的时候我就把自己这种感受讲给他们听。大家不要不信,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历史,我觉得当时哈建大合并建校也好,后来购置那些设备也好,对学校的发展都是有利的。
  1959年的时候,当时由于高等教育发展的需要,土木系独立建校成立哈尔滨 建筑工程学院,而且发挥建设主力作用,这样使得我们跟技术行业的联系就更加紧密了。因此独立建校以后,我们各个学科的发展就非常快。各主要学科独立建系, 当时土木系是不到1 000人,独立建校以后,两三年哈建工人数就达到3 000多人, 发展非常快。到了 20世纪80到90年代的时候,哈建工已经成为建设部系统最有 名望的一所大学,也是建筑行业最有名望的大学,这些年为我们国家的建筑行业贡 献了很多优秀的人才。我想今天在座的校友都对此深有体会。
  到了 20世纪末的时候,在各种新的改革形势下,当时全国兴起了一股高校合并潮,对这个合并潮现在有正面评价,也有一些负面评价。但是对于原哈工大和原哈建工的合并,舆论是全面肯定的。教育部原副部长韦玉,在2003年有一次我们 一起开会的时候,说:“现在看来你们两个学校的合并是最成功的。你们真正实现了强校联合的效果。”因为当时合并以后,两个学校一些知名的重点学科的确起了很好的相互补充的作用。那对于原来哈建工的学科来说,合并的确使得发展大环境有所改善。当然最主要的是原来两所学校是一家,因此很容易很快就融合到一 起来。
  所以刚才周玉校长和杨士勤校长说,最近这些年我们哈工大在国内的排序、在世界的排序也一直在往前走,我想两校合并也是发挥了一定作用的。所以各位校友,每当我回忆起这极大的历史转折,分分合合,我总体感到是成功的,我也愿意跟 大家分享我的这种体会。各位校友,今天是你们40周年聚会,的确不一般。我想 有一些校友可能离校以后还是第一次回来,咱们老同学又见面了,师生又见面了,大家现在都很激动,也引起了很多回忆,我跟大家一样,看到这么多老校友回来,看到这么多老熟人,我非常兴奋。
  我在此不多说了,因为刚才两位校长已经讲了很多,我祝大家身体健康,祝这次盛大的聚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