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1981年夏天难忘的江南游

张杰 祝龙双 齐欣 杨雪英

  说起来已经是37年前的事了。1981年夏天,作为哈工大的工科学生,我们 7853班的同学在刘明亮老师和尹老师的带领下,在上海电视机厂进行了一个月的 工厂实习,居住地就在上海交通大学。在大上海一个多月的实习结束之后,班里的 同学便开始各自回家,由于地处上海,又正好放假,很多同学都不约而同地安排了 江南的旅游,大家或自行,或搭伴,形成了许多小团队,而我们这个小团队就是由杨 雪英、祝龙双、张杰及齐欣4人组成。我们计划的路线是先从上海到苏州,然后至 无锡,由无锡沿大运河到杭州,再从杭州去黄山。

  那时的我们年轻健康,充满了理想主义的浪漫情怀。旅行伊始,我们似乎就不 经意地定下了一个规则,那就是旅途中在生活标准上可以简陋,但对各地的文化要 尽可能地体验。这次江南游的旅游景点及江南的风光,像苏州的虎丘、拙政园、留 园,无锡的太湖、号称曾拍过《智取威虎山》电影的无锡张公洞和善卷洞,杭州的西 湖等让我们赞叹。对各地的特殊文化或景点我们也饶有兴趣,例如在苏州,看到厕 所,有人说小桥流水人家,走到一个小门,又有人说曲径通幽,我们特意等到天黑才 去寒山寺,就为了体验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枫桥夜泊意 境。又如在无锡惠山,走了一天已是下午了,大家都觉得很累,但祝龙双非要爬到 山顶,强词夺理说山顶那塔和他同名,其实那塔叫“龙光”不叫“龙双”。他的实际 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在惠山之上的龙光塔上俯瞰一下无锡的风光。同样,在杭州 时,我们一行也爬上了一般游客不去的、矗立着保俶塔的那座山,居高临下地观赏 西湖,那绝对是一种不同的体验。

  为了节省住宿费用,我们选择从无锡坐船沿大运河去杭州,在船上过夜。那船 潮湿闷热,还有蚊子,乘客都关在船舱里不能出去,坐在每排3人的座位上,一晚上 几乎没怎么睡。到了杭州,我们又选择住在离西湖边不远处的一个学校,因为是假 期,学校出租教室赚钱,由于没床,教室内课桌一拼,再铺上席子,就成了睡觉的地 方。虽然在住宿上我们很省,但在杭州体验美食的时候,我们却没有吝啬,大家跑 到西湖边上一个有名的餐馆里体验美食,点的菜里面就有当地的名菜西湖醋鱼。 为了助兴,我们还点了当地著名的黄酒品尝,第一次喝黄酒的我们,都不知它的后 劲,结果两位男生都被放翻了,趴在餐桌上半天才醒过来。我们特地跑到杭州虎跑 泉那里,就为了品尝地道的虎跑泉水加龙井茶。

  由于理念上不同,作为那次旅行第一任“财政大臣”的杨雪英后来被我们罢免 了,我们嫌她在吃上太抠门,尽干那种让4个人津津有味吃一根油条的事儿。那时 虽然真是穷玩,但也有苦有乐,鉴于杭州到黄山的汽车票极为紧张,张杰和祝龙双 为了确保买到车票,每人卷了个学校的席子,夜宿长途汽车售票处外的露天地面上 排队,一晚上几乎没合眼,好在老天有眼,夜里也没下雨,第二天早上他们如愿买到 了仅有的4张车票。

  黄山之行又是另外一种体验,那时的黄山根本没有缆车之类的上山工具,全靠我们两条腿来攀登。黄山的风景独一无二,但山上雾很大,置身在云里雾里,除了脚下的阶梯什么也看不见,攀登之中突然一阵风刮过,就像变戏法一样大雾散去, 瞬间把我们置身于难以言说的美景之中,峻峭挺拔的山崖、婀娜多姿的黄山松、缥 渺多变的云彩,还有清澈的蓝天和下午的斜阳。风景如此美好,让我们欣赏之余也 个个累得呼哧带喘,傍晚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我们过了莲花峰,离光明顶还有一段 距离,张杰和杨雪英走不动了,经百般劝说无效后,祝龙双发火了,他放狠话说,“如 果我手里有枪,准把他俩枪毙”等等。慑于他的威逼利诱,也为了不给山上的狼虎 之类的当口粮,我们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天黑之前爬上了光明顶,进而体验到 了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意境!几十年后重提旧事,祝龙双说:“我当时有那么凶吗?” 大家一致同意:“是的!冶他解释说,当时那么逼迫他们是有原因的,因为天都快黑 了,如果不能及时赶到山上,别的客人抢先把房间或者床订光了,就没地儿住了,所 以特别着急。其实我们谁也没有怪他,如果不是他发威,保不住我们已经在某个狼 肚子里完成了 20年后又一好汉的转世了!

  这次旅行真正的危机,是在我们下了黄山之后发生的。当时大家一身臭汗,遂 决定下山后去洗温泉。黄山下的温泉很独特,室内有很多池子,一人多深,直径2 米左右,里面的规矩是分拨洗,大家依次排队,前面一拨洗完,后面一拨再进去。好 不容易轮到祝龙双和张杰了,没承想突然闯来一个黑大汉,抢在他俩前面赤条条地 就跳了下去,于是他俩就下去和那厮讲理,推来搡去,就打起来了,把深度近视的张 杰的眼镜也打坏了。那人双拳难敌四手,就跳出池子求救去了。不一会儿,池边上 来了个警察,说有人报警,说我们的两位男生浴池打人,让他们去趟派出所,两位女 生当时正在浴室外面,一看警察带着两位男生出来,吓得半死,就跟着到了警察局。 那位当值的警察也许认识那个黑大汉,询问时一直偏向那人,不听两位男生的辩 解,直到派出所的指导员来了,情况才有好转。

  原因可能有几点:一是指导员看了我们的证件,知道都是大学生,那时刚恢复 高考没多久,社会上对77、78级的大学生还是很尊重的;其二是祝龙双证件照上 穿着军装,指导员知道他是现役军人;其三是两个美女在外面眼巴巴地等着,让指 导员有了恻隐之心。后来指导员私下对祝龙双说:“我知道你们占理,但和你们打 架的是当地的长途客车司机,你们把他得罪了,搞不好他和其他司机一联络,在路 上可以报复你们,至少可以让所有的客车都不拉你们,你们不如道个歉,带他去医 院看看,把事在派出所了结为好。”可是血气方刚的张杰,那时刚过19岁生日,哪里 吞得下这口气,觉得我们有理,凭什么认错道歉?非常委屈,还流了泪,对祝龙双很 有意见,但最终还是按照指导员的意思办了。两个男生在指导员的见证下和那黑 大汉握手言和。尽管如此,为了稳妥起见,我们4人还是改变了路线尽快离开了黄 山,直到长途车到达江西贵池,4个人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最终,大家在贵池分手 了,杨雪英和齐欣分别乘船回江西和武汉,张杰和祝龙双乘船到南京,再经南京回 石家庄和北京,结束了我们这次的江南之旅!用我们班幽默大师刘希平的话为这 次旅行做总结就是:酷!拼破席,吃醋鱼,喝龙井,泡温泉,光着打,进公安。

  对这次经历,大家回忆起来有诸多感慨,在那没有手机、互联网的年代,订车票、找住处诸多艰难,加上作为学生囊中羞涩,也只能穷游,但那时年轻的我们无知 无畏,精神上昂扬不屈,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热情和希望,一路上共同分享挫折和 快乐,彼此既是同学又成了朋友,在互相的扶持和陪伴下,完成并享受了这场青春 的盛宴,留下了大学时期美好的回忆,人年轻时能有这样一次旅行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