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做人做事做学问 种挑种專种春风 ——记第四届“优秀教工李昌奖”获得者王广雄教授

吉 星

  他是我校自动控制学科的带头人,曾任黑龙江省自动化学会理事长。20世纪 70年代初,他在国内率先开展陀螺漂移测试转台的研制工作,曾担任我校7191项 目和137工程技术负责人,为我国惯性导航事业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他学术造 诣精湛、治学严谨、为人师表,对教育事业精益求精,特别是对控制学科博士论文严 格把关,培养了一批批优秀人才。他默默无闻、淡泊名利、无私奉献,始终奋斗在教 学第一线,退休后仍坚持为本科生、研究生讲授课程。他教学内容新颖、丰富,始终 把最新的学科前沿知识和科研创新成果传授给学生,他是践行“规格严格,功夫到 家”传统精神的典范,深受广大学生爱戴,被评为哈工大第一届“我心目中的好老 师”。他编著的《控制系统设计》《应用H肄控制》《数字控制》等教材颇具独创性, 深受控制学科界好评。他,就是第四届“优秀教工李昌奖”获得者王广雄教授。
  潜心钴研知行合一,著书开课面向前沿
  “我当时在报纸上看到招生广告,上面说想跟苏联专家学习就来哈工大,于是 我第一志愿就报了这里。”1951年,18岁的王广雄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南洋模范中 学毕业,顺利考进了哈尔滨工业大学。
  王广雄聪慧勤奋,对知识充满渴求,在预科学习一年俄语后进人本科电机系。 1955年,成绩优异的他在4年级就被抽调到研究生班学自动控制,成为新中国控制 学科的第一届研究生,师从苏联专家、来自莫斯科鲍曼工业大学的石拉姆科。当时

(王广雄教授近照吉星摄)
国内自动控制专业刚刚起步,国内高校中仅哈工大设立了这个专业。在石拉姆科 在校期间,全面负责专业建设。在他的指导下,王广雄深人攻读自控理论,并接触 了一些实践。
  1957年研究生毕业后,王广雄留校任教,不久便担任了实验室主任。他潜心 钻研,和同伴们一起研制当时比较先进的专业设备“频率特性测试仪”“求根仪” 等。正当他踌躇满志欲在自控领域大干一场的时候,该专业由民转军,设备迁往校 外。怎么办?留在学校的他选择了深人学习控制理论来充实自己。
  在国内学术界,当时最有权威的自控理论教科书来自苏联。王广雄广泛涉猎 有关控制方面的书籍、资料后,感到苏联教材有弱点,理论方面阐述不透彻,而相反 欧美的一些自控理论却很值得借鉴。于是他决心写一本中国自己的自动控制教 材。王广雄精通英语、俄语,这为他翻阅外文资料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他一有空就 泡在图书馆中。有些书图书馆没有,他便节衣缩食托人到处去买。1962年,他主 编了《自动调节原理》。这本教材根据他对自控理论的理解,摆脱了苏联自控教科 书的理论体系,吸收了欧美自动控制理论某些学术风格,在国内引起很大反响。
  王广雄搞研究的特点就是从工程实际出发,理论与实践密切结合,在科研实践 中出现的问题,用控制理论给以解决。1986年,他在经典控制理论和现代控制理 论的基础上,结合自己从事转台等许多实际控制系统设计及调试工作中积累的丰 富经验,编著出版了《自动控制系统设计》一书,在理论与实践之间架起了一座桥 梁。这是一本对自控专业的学生和自控领域的工程技术人员都很有价值的参考 书。1992年王广雄又将该书的主要部分进行了改写,定名为《控制系统设计》,并 由宇航出版社出版。
  20世纪80年代初,王广雄在国内首次开设了以微型计算机为背景的新课一 数字控制。在这个领域,他进行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数字控制系统的非线性 研究”等课题的研究,并获得了多项成果,写出了《数字控制系统的自振荡分析一 离散描述函数法及其应用》等多篇论文,以其学术观点新颖、研究进展深人在学术 界享有声誉,甚至在国外也引起了有关方面的关注,国际上颇有影响的学术刊物、 美国的《数学评论》于1989年聘请他担任该刊评论员。
  王广雄始终把目光瞄向控制理论的前沿,开展了 H肄理论的研究。H肄理论是 20世纪80年代控制界的热门课题,研究的人不少,擅长工程实际的王广雄在H肄 理论的研究中又站到新的前沿,进行了对H肄控制理论应用的研究。他指导博士 生做了大量的理论研究与计算验证分析工作,获得多项创造性成果。当国内研究 者还在一般性谈论H肄理论时,他和他的学生已拿出了计算软件,把H肄理论向前 推进了一大步。他先后发表了《H肄控制理论及发展》《控制系统的滋综合》等有 影响的学术论文。一位英国学者在北京召开的研讨会上听了他研究的成果后,十 分惊奇地说:想不到中国人已做到了这种程度!
  由于在自动控制领域的深厚积淀,好几家学术杂志和教材编委会聘请他为主 编或编委,并在各级学会担任学术职务。1988年,黑龙江省政府批准他为有突出 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91年受到国务院表彰,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谈及自己在学 术方面取得的丰硕成果,王广雄感触颇深:“关键在于没有脱离实际,坚持在实践中 运用理论,又通过实践提高理论。”
  不畏艰辛“南征北调”,服务国家重大需求
  1972年,不满40岁的王广雄加人到研制陀螺漂移测试转台的队伍中。这是国 家为发展我国航海事业而投资几百万元的重点项目。当时国内刚开始研制用于惯 性导航的高精度陀螺仪,相应的测试设备是一片空白。美国将此列为禁运项目。 作为负责测试转台控制系统设计的王广雄,深知肩负的担子有多重。怀着强烈的 事业心,他查阅资料,制定方案,论证、实施,像一台启动的电机,高速运转起来。
  为打有把握之仗,课题组研制了一个试验转台,安装在学校机械楼地下室。王 广雄也像钉子一样钉在实验室中,早上进去,深夜归家。昏暗的灯光下密密麻麻的 电路,长时间的调试使眼睛经常处于极度疲劳状态。渐渐地,红色电阻上的黑字他 看不清了,刚到不惑之年便成了老花眼。
  王广雄对转台控制系统做了大量的设计工作。台子装配成型,1976年底运至 九江仪表厂。从此他九下九江,开始了艰苦的“南征”调机。
  九江仪表厂在山拗里,条件很差。王广雄与课题组成员在山里安营扎寨,之后 又随车间搬到市区。位于江西北部的九江冬冷夏热,严冬室内没有取暖设备,而酷 夏最高气温达40摄氏度以上。寒来暑往4个年头,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九江车 间里度过的。当时电子线路正向集成电路过渡,机器故障率较高,调试困难重重, 组织协调上也带来种种不便。这期间,学校开始评职称,来的人渐渐少了。可王广 雄却自始至终坚守在九江。他说:“既然我干了这个项目,就一定要把它搞到底!冶在测试转台的设计、制造和调试过程中,难点一个接一个,有些问题是第一次 遇到。王广雄凭着深厚的理论功底、坚强的毅力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深人分析 判断,逐一攻克。他从理论和实践上解决了转台控制系统的关键一高精度伺服 系统的稳定性,保证了精度,在国内首屈一指。他还和课题组另一位成员在国内首 次成功设计了高分辨率数字锁相回路,实现了转台的精密速率控制。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苦战8年,我国第一台双轴陀螺漂移测试转台终于研制 成功,于1980年5月通过部级鉴定,为陀螺的性能评价和分析提供了科学依据,也 为它的研制提供了有用的资料,从而推动了我国惯性导航事业的发展。作为研制 工作的总结,王广雄先后发表了《高精度伺服系统的大范围稳定性》等论文。他的 控制系统的设计经验,对以后陀螺测试转台的研制产生了很大影响,研制者相继采 用了他的控制系统的设计思想。该转台于1980年获国务院国防工办重大科技成 果一等奖;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这些成功鼓舞着王广雄,他又主持并亲自参加了高水平的由计算机控制的双 轴陀螺测试台的研制。他广泛吸取国内外同类设备的经验,在双轴伺服系统转台 中采用了计算机实时控制,初步实现了陀螺测试的自动化,并成功地解决了计算机 控制的位置波动和精度问题。该转台的综合技术性能居国内领先地位,使我国在 惯性元件测试领域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过程中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于1990年获中 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科技进步一等奖。
  三尺讲台春风化雨,一心一意教书育人
  “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 魂”。科研之外,王广雄始终奋斗在教学第一线,他最重视的工作是课堂,是教学, 即便退休多年,也依然坚持为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H肄控制理论”这门课他讲 了十几年,“控制系统设计”讲了 20多年,2003年还曾在百家讲坛讲述“自动控制 发展的历程”。
  “王老师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无论是在做学问上,还是在对待学生的态度 上。同一个问题就算是问10遍,王老师还是会给你耐心讲解。不管问什么问题, 即使再容易,他绝不会跟学生说书上哪里哪里有,你自己去看书吧。”在谈及王广雄 时,研究生孟范伟赞不绝口。
  有一回航天学院有位老师做一项研究,需要一份参考文献,怎么也没有找到, 这时突然想起来王广雄有次开会时正好拿着这样一份材料,于是就向他求助。“因 为时间久远,王老师也忘了把它放哪儿了,回家后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王老 师就是这样的人,你向他求助的事情,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去给你办。这些事情你要 是去问王老师,王老师都会觉得这是小事,很正常的。就像他资助贫困的学生这些 ‘小事爷,他自己可能都记不起来了。”这位老师由衷地说。
  给学生审稿、审论文都是很累很消耗精力的事,但王广雄从来都是不遗余力地 去做。由于年纪大了,眼睛不太好使。在审稿的过程中,盯着电脑看一会儿,眼睛 就会很累。有一次王广雄要审阅一篇68页的稿子,别人劝他打印出来看。他却说 68页太多了,打印出来浪费。坚持用电脑看后,他的眼睛却疼得很厉害。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身为人师,如果连课都讲不好,怎么能传授知识 给学生呢? 一名教师讲课的好坏并不是看他能不能把内容背下来讲出来,而是看 他能不能有独到的视角和理解。在航天学院,王广雄讲课好是出了名的,只要是他 的课,就没有一次不是爆满的,用一位同学的话来讲便是“王老师的课想擦黑板都 抢不上”。好多年轻的教师都会去旁听,有时候不知不觉一学期的课都听下来了。 更有甚者,好多学生连续三、四年都会去听王广雄教授的同一门课。
“上王老师的课可以说是一种享受,有那种感觉:原来控制系统设计是这样的, 原来这本书中还有这么多东西,原来课还是可以这么讲的,原来考试的分数不能代 表什么,原来 “当年听王老师讲控制系统设计课,其中有一道例题,恰恰就是我以前工作期 间遇到的难题,从那一刻起,我对王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讲得太契合实际了! 虽然其中还有些内容不太明白,但在以后的实践中肯定会体会出来的。”
  “上了几堂王广雄老师讲的控制系统设计,感觉对控制系统有了一些全面的认 识,也可以说是以前所没有的认识。明白了很多以前会算却不知道什么意义的公 式,明白了傅里叶变换的意义,明白了谱密度的意义,明白了动态误差的意义,明白 了什么才是控制系统设计。现在才知道以前对控制系统以及控制系统的认识是多 么肤浅。”
  “在哈大工这么多年,听过了很多老师的专业课,觉得老师们的热情普遍很高,敬业精神值得一些年轻老师学习。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位是王广雄老师,每次王教 授的课都会令人回味无穷,真是百听不厌。”
  “不用说别的,只看一门考查课的上座率就可以明白一切了。王老师深厚的理 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给我们带来的是精彩的讲演。”
“王老师讲课清晰、目标明确、概念准确,这不仅说明王老师对这门课具有相当深人 的理论基础,具有丰富的科研工作经验,更说明他对整个教学活动充满了激情。”
  “王老师讲课,方法、环节丝丝人扣,每年讲的都不完全一样,他总是会把自己 最新的研究成果、新想法加进去,让学生多学一些东西。”
有一次他的一个研究生用软件在电脑上做仿真曲线,结果出来后,王广雄根据 自己多年的经验认为曲线走向有问题。学生当时说,不能吧,软件算的应该没有问 题。王广雄回家之后用大量的手工计算,得出结果证明软件给出的结果是有问题 的,原来是软件中一个模块在取舍的时候造成了误差。
  王广雄学识渊博、治学严谨、为人随和。哈工大原副校长强文义曾说:“控制学 科的博士论文,必须要有王老师把关。”有同学说,“王老师为人师表,深受大家爱 戴,就是答辩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怕’他。”强文义也表示,由于王老师很严格,所 以有些老师不愿意请他。但是强文义坚持请王广雄把关,以至于“凡是强老师的学 生毕业,都要有王老师的首肯。”
  王广雄自费订阅了很多外文杂志,耄耋之年的他一直在坚持学习,广泛阅读各 种前沿资料,听英语广播,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王广雄中学时学的是英语,来校 后又转学俄语。如今虽然好多年不涉猎俄语了,可有学生拿来一篇俄文请他帮忙 翻译时,他依然能很快地精准译出。
  “关于选题,不少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的选题喜欢标新立异,似乎这才是创 新。对研究生来说,由于没有过较长时间的工作基础,所以只能从杂志上找题目。 如看到这篇文章还没谈鲁棒性,我就加一点鲁棒性;没有包括时滞,我就加一点时 滞。这样就只能从杂志缝中找题目,天天找米下锅,自己没有一个固定的方向,到 最后写博士论文时,各个内容很可能都是分散的,捏不到一起。”谈到如何撰写高水 平的学术论文,王广雄表示研究生首先需要一个严谨治学的态度。
  对广大青年学子,王广雄总有一种殷切的期望:“年轻人应该珍惜现在的学习机会 和条件,回想当年学习和毕业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有各种运动,在学业方面又无人指 导,多年摸索才弄明白一些做学问的方法,很羡慕现在研究生的学习条件,希望现在的 年轻人虚心向导师学习,静下心来做学问,将来一定能做出更大的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