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哈工大的军队情缘

星辰奇心   工小博 孟辰

 

我军军号号谱编制者刘振堂是哈工大校友

  根据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要求,我军从2018年10月1日起全面恢复播放作 息号,下达日常作息指令。2019年8月1日起,全军将施行新的司号制度。这一举 措在强化号令意识、传承红色基因、推进正规化建设和提振军心士气等方面将发挥 重要作用。

  军号谱就是一部密码,发布命令、指挥战斗、振奋军威、起床、熄灯、紧急集合都 通过军人的语言一嘹亮的军号来表达。

  据档案记载,红军创建初期,部队沿用的是旧军队的号谱。由于号谱相同,敌 我双方常常发生误会。1931年秋,红军总部正式颁发了“红军号谱”。换用新号谱 后,红军可根据敌人的号音掌握他们在战场上的新动向,而敌人却对我军行动摸不 着头脑,军事主动权就这样常常掌握在红军的手里。

  这部伟大号谱的组织编制者,正是当时任红军第四军司号长的刘振堂。他不 仅作为老红军走过长征路,爬雪山过草地,还参加了八年抗日战争、三年解放战争。 1956年8月,刘振堂被组织派遣到哈尔滨航空工业学校担任党委书记兼校长。 1958年11月,航校并人哈工大,在航校专业的基础上成立了航空工程系。1960年 至1964年,刘振堂担任哈工大校党委副书记。后来调离学校工作。

  刘振堂在教育战线工作中,积极服从组织分配,发扬老红军传统,作风简朴,工作细致,平易近人,为造就社会主义建设人才做出了积极贡献。

《义勇军进行曲》定名者与哈工大的关系

  《义勇军进行曲》是20世纪30年代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被称为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自1935年在民族危亡的关头诞生以来,对激励中国人民的爱国主 义精神起了巨大的作用,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这首歌曲的词曲作者分别 是田汉和聂耳,那么又是谁为这首曲子定了名呢? 2012年9月6日《人民政协报》 的一篇文章研究指出,为这首歌曲定名的正是朱庆澜将军。

  朱庆澜早年参加过辛亥革命,1915年授陆军上将。后历任黑龙江省护军使、 黑龙江省将军、广东省长、广东新军司令。1922年,他应孙中山推荐和张作霖邀请 重返东北,同年10月27日,出任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掌管黑、吉两省军权,次 年,又兼任东省特别行政区(介于黑龙江、吉林两省之间管理中东铁路沿线地带的 省级特别行政区)首席行政长官。后因不满张作霖发动直奉内战而辞官,回锦州私 邸居住,为一介平民。

  “九一八”事变后,朱庆澜组织“辽吉黑民众后援会冶,以会长名义募集十多万 银元援助了冯玉祥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同盟军与日寇血战七昼夜,收复多伦四县。

  在1924〜1925年朱庆澜在担任东省特别行政区长官期间,曾担任哈尔滨中俄 工业学校管理协会主席。这一时期也正是学校进人快速发展的一个阶段。1924 年学校成立了教务委员会、学务评议委员会和经济委员会,校长通过这些组织对学 校实行全面管理。

  1931年11月中旬,朱庆澜在上海召集各界爱国人士成立了东北难民救济协 会,并担任理事长;1932年4月26日改称东北抗日义勇军后援会,又于1932年5 月在张学良支持下改为辽吉黑热民众后援会,朱庆澜为会长。1932年11月,朱庆 澜担任会长的辽吉黑热民众后援会迁至北平,与东北民众救国会联合办公并做出 决议:成立东北抗日义勇军总司令部,由朱庆澜任总司令。

  热河保卫战前后,朱庆澜又致力于用文学艺术的形式,宣传抗日义勇军的事迹 以呼吁全国抗战。1932年,上海晨报主编陈彬稣出版了全国第一部宣传东北抗日 义勇军抗战的书籍《东北义勇军》,朱庆澜题写了书名。

  1934年,朱庆澜出资赞助上海电通影业公司拍摄电影《风云儿女》。据上海国 歌展示馆工作人员介绍,在电影《风云儿女》前期拍摄完成以后,田汉的主题歌歌词 并没有确定歌名,而聂耳从日本寄回来的歌词谱曲的名称只写了 3个字“进行曲”。 《风云儿女》的主题歌歌词和“进行曲”两个名称如何成为一个名字呢?作为电影 《风云儿女》投资人的朱庆澜,画龙点睛地在“进行曲冶3个字前面加上了“义勇军” 3个字,《风云儿女》主题歌的歌名就成了《义勇军进行曲》。最后,由上海百代唱片 公司将《义勇军进行曲》灌成唱片公开发行。

  今天,当我们再次听到《义勇军进行曲》响起,它的意义早已超越了一部电影的主题曲,更是一个民族的奋斗史,是华夏儿女的英雄谱,是它激励着英雄儿女赢得 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是它鼓舞着新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日新月异,迈进新 时代。

从哈工大中走出的将军校友

  自建校98年来,哈工大也培养了无数杰出校友,为中国的建设发展做出了重 要贡献。这些人中,不乏从军的热血青年,他们用忠诚和报效,为国防科技事业贡 献力量。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经有40余人肩戴闪闪发亮的将星,成为共和国将 军。

  李继耐,1966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工程力学系,曾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 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

  孙思敬,1969年参军,长期在济南军区服役,1970年1月加人中国共产党, 1996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管理专业,上将军衔。

  李元正,1962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系,中共第15届中央候补委员。 曾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主任,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展的历史见证人。李元正等 人提出的“三垂一远”发射技术为神舟号系列的成功发射做出了突出贡献,该项目 被评为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

  胡世祥,1965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自动控制专业,同年参加中国人民解 放军。先后在酒泉和西昌两个卫星发射中心工作,指挥发射近百颗卫星。他的突 出功绩是1970年作为发射手,把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送上太空以及 作为中国载人航天的常务副总指挥为中国的载人航天做了大量工作。他被誉为 “发射将军”。

我是一个兵,来自哈工大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近年来,哈工大先后有多名大 学生在读期间人伍从军。这里向大家介绍4个热血男儿用两年的青春时光,圆了 人生的梦想,为党旗军徽增添荣光的故事。

 

  曹晟:为青春换上戎装

  他是新四军的后代,在还是人学新生时,就报名应征参军,并主动要求到爷爷 抗日战争时期当兵的老部队一驻塞外的某红军师红军团,他是电气学院的曹晟。

  参军和考大学并不冲突,在校大学生也能人伍,家人和曹晟达成一致意见一 先考大学,然后在学校里参军。至于为什么报考哈工大,当年曹晟也是颇费了一番 心思。他本身对工科比较感兴趣,1920年建校的哈工大不仅历史悠久、实力雄厚, 而且自己喜欢的专业都有,于是曹晟结合自己的高考成绩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毅然 把哈工大当作首选。

  2006年10月,考人哈工大不到一个月的曹晟报名参军,选择去兰州军区“金 刚钻团”当一名普通的陆军士兵。

  “没人伍之前只是觉得当兵很神气,可等真参军了才发现当兵不是件简单的 事,这神气来得不容易。”整理内务、训练都是需要克服的障碍。“只要你相信我能 完成,我就肯定能完成。”这是曹晟经常对指导员杨怀洲说的一句话。不久,曹晟的 大学生优势显现出来。他的理论功底强,很快就成了团里的理论骨干。他还发挥 音乐、写作、主持等方面的特长,为连队争得了不少荣誉。在新兵时就被确定为预 备党员,老兵时就担任副班长,这在连队里的义务兵中很少见。

  真正让曹晟稚嫩的脸庞变得刚毅,年轻的心灵变得坚忍的却是那场突如其来 的汶川大地震一不放弃,绝不放弃,坚决不放弃。“时间带走了我们的青春,但消 融不了我们团结向上的心灵;灾难冲垮了家园,但只会让我们越挫越勇,更加一往 无前。在挨家挨户的救援中,每一个人都是一首壮丽的凯歌,战友们高唱着真诚, 谱与着感动,用无私的情怀串起感动的浪潮。一•根木粧两人抬,一•个慢头两人吃, 一口清水两人喝……这种情怀,是我在大学的课堂上不曾感受到的。”在2008年的 抗震救灾中,由于表现突出,曹晟荣立三等功。

  经过两年的艰苦磨炼,他成了一名合格的兵。2008年12月,曹晟服役期满返回哈工大读书。

 

  谭宁:好男儿就要去当兵

  “当兵才知道帽徽为什么这样红,当兵才知道肩章为什么这样重,当兵才知道 祖国的山河在心中。”经管学院2009级本科生谭宁,一个内心深处始终有个携笔从 戎报国梦的大男孩。

  报考大学时,谭宁就了解到哈工大坚持为航天事业、为国防现代化服务,于是 毅然决定报考。人学后的军训,再次激起了他对军营生活的向往,而学长曹晟参军 报国的事迹,更加坚定了他参军人伍、报效国家的决心。父母在儿子炽热报国情怀 的感染下,不再阻止他。2010年11月,谭宁开始了两年的军旅生活。新兵训练,从 不服输的他手被磨破、衣服断线、身体受伤、胶鞋坏了一双又一双,他从未请过一次 假。由于表现突出,谭宁被评为“优秀新战士”。新兵下连后,谭宁主动发挥自身特 长,兼任连队新闻报道员、板报创作员、网络管理员、舆情引导员,成为连队理论学 习的骨干,因工作表现突出,2011年他被评为“优秀士兵冶,2012年6月光荣加人中 国共产党。两年的军旅生涯,谭宁的突出表现受到部队首长和战友的一致认可, 2012年被团里授予个人三等功。

  “当兵报国,是我心中的梦想。国家鼓励、自己坚持的事,就一定值得去做。”

 

  李超:从戎报国逐梦军营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从小喜欢读边塞诗的他自儿时起便把 “飞将军”李广当作自己心中的大英雄,还一直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一个 精忠报国的人物。他就是来自材料学院的李超。

  大学生活多姿多彩,但李超始终认为“好男儿当金戈铁马挑灯看剑。”2010 年,李超毅然选择携笔从戎,去实现他的梦想。

  人伍后,李超被分到兰州军区某红军师“金刚钻团”红九连,成为红九连的第 3 357名成员。当长时间奔跑导致小腿骨膜炎的时候,他咬咬牙继续跑下去;当单 杠练习中手上磨出的老茧又掉了的时候,看着鲜红的肉,他闭上眼睛努力再来几个 引体向上。“痛苦往往只是短暂的,就看你能不能坚持住。”

  2012年8月,李超所在部队赴宁夏戈壁展开大规模战略战术训练,艰苦的环境 并未磨灭李超的热情,反而让他更加充满斗志。在训练将要结束的时候,部队开展 了一次代号为“兰字2012-A”的实兵检验性对抗演习,李超因为作战勇敢表现突 出,荣获了个人三等功。

  在每日的艰苦训练之余,他用文字记录基层战士生活的点点滴滴,还主动请缨 担任连队《益林》杂志主编,编导了《过雪山草地》和《霸王别姬》两部舞台剧,缓解 了战士们的压力。

  “我一直相信,性格是可以塑造的。这两年的军营生活塑造了我,让我知道,真 正的青春不应该将梦想局限在自己身上,而应将梦想同社会、同他人联系在一起, 勇于担当,乐于奉献。”

 

  张国青:梦在远方路在脚下

  为了理想,他在读研期间毅然报名参军为国戍边,他是冰城人伍“硕士第一人”、航天学院张国青。

  “我从小就对军人有一种特别的情结。”来哈工大读研之后,他更是被学校“立足航天,服务国防”的办学特色深深触动。尤其在参观了哈工大博物馆之后,镶嵌在大厅的哈工大精神让他心头为之一振:什么是理想?什么是更有意义的事?

  2011年冬,张国青应征人伍,到西藏当一名普通的山地步兵。在西藏,最不能忽视的问题是高原反应,他告诉自己:“坚持一下就好了 !冶“再坚持一下就到终点 啦!冶“没事,再坚持坚持!冶坚持是什么?是源于内心深处的一股强大力量。

  “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他所在的部队是全训部队,训练周期为一年,除节假日外,其余时间都在野外训练。早晨出操,上、下午技能训练、体能训练,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一次战备演练,海拔四五千米处的长距离奔袭、冲刺等综合训练。每天的生活就是训练,训练,不停地训练。如果你看过《士兵突击》这部 电视剧,或许就能想象张国青的生活。

  虽然无法量化两年军旅生活带给自己的收获和改变,但是张国青知道,很多东 西其实早已经被刻在了骨子里,融进了血液里。告别了“高标准、严要求”的军营生活,回归到“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科研生活,他同当初追逐军旅梦一样,一往无前,永不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