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走在心向往之的道路上

——访加拿大校友会会长、约克大学教授陕晋车校友

何苾菲

  正是夏天阳光热烈的时节,校园里大多数人都步履匆匆。陕晋军校友在这个夏天,多次往返哈工大,作为特聘教授给本科生讲学、作为校友代表在博士生毕业典礼上致辞、参加本科同学聚会、以加拿大校友会会长的身份介绍校友会的工作、积极促进中国航天和国外的合作……

  忙碌成为夏天里的印记和符号,但他面上却丝毫没有疲惫之色,讲话中气十足又声调平和,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打乱他的节奏。翻看他的履历,似乎一切都顺风顺水,从1993年入学航天学院,一路顺顺当当,2002年获得哈工大飞行器设计专业博士学位后去香港城市大学担任研究助理一年,然后于2003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航空研究所任博士后研究员,3年后加入约克大学地球及空间科学技术系担任助理教授,2011年晋升为终身副教授,并于2016年晋升为终身正教授,成为该系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2018年1月起,陕晋军开始担任约克大学工学院地球及空间科学技术系的系主任,是该院历史上第一位华人系主任。
  大家看到他的成长路径,第一反应都是人生很顺利,事业很成功。陕晋军说,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在大学里谋一份教职,做科研和教书育人。现在可以说是得偿所愿,正过着自己理想中的生活。但他也说,一路走来,其实经历了很多困难和挫折,只是背后的付出与努力不为人知罢了。
  陕晋军初到加拿大时,首先面临的就是语言关。在哈工大求学时,陕晋军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科研上,英语水平一般,从没考过雅思和托福。去国外任博士后研究员,也是因为对英语要求不高。刚出去那会儿,读英语文章的水平还行,但是听和说总跟不上。博后的前一年半,他说:“我都不敢与人说话,不敢开口,怕人家笑话,只好自己闷头做研究。”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模样,他也忍不住好笑,“后来觉得这样不行,想要留下来,英语必须过关。于是主动找当地人去说话、看电视、聊天,有意识地暂时离开中国人的圈子,要不然忍不住说中文啊!”就这样,听和说能力慢慢跟上,但是真正的熟练和提高,还是在约克大学任教之后,“要授课,有的时候一节90分钟的课需要备好几天,没办法,必须得自己会讲,人的潜力都是逼出来的。”
  众所周知,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北美教育背景的人,想成为一名北美大学的教授,多少有些像白日做梦。陕晋军找了3个月工作,一份面试邀请都没收到。他很清晰地记得,当交完约克大学的申请后,一个朋友直截了当地说:“你申请了也没有用,只是给人家做分母。”“就算是真的做分母,那也得先试试再说。在大学里面工作一直是我的目标,是初心。”于是他给自己规划好了努力的方向:一是在学术上有所成就;二是要提高自己的英语能力以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很幸运,最后我进去了,目前看来做得还不错。后来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能成功得到教职,一是科研实力,另一个就是我在哈工大接受的培养、学术背景正好与他们的要求相契合。”
  在哈工大的学习经历让陕晋军印象深刻。“当时我们一进入大学,就直接有专业教研室和我们对接,学习氛围非常好。看到老师们做学问,耳濡目染就学到了很多,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我在哈工大待了近10年,我的学术生涯从这里起步。”怀着对母校的深厚感情,陕晋军如今和哈工大在学术交流方面有非常密切的合作,除了合作研究,每年他还会为本科生讲课,从最初的全英文讲授“航天器轨道动力学”到现在的夏季小学期专业前沿课程。
  如今,在加拿大的哈工大校友人数众多,仅在校友会注册的校友就超过400人。陕晋军自2011年起开始担任加拿大校友会的会长,经常组织校友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校友会自2017年起开始举办春晚,每年有近200人参加。校友会还于2018年1月成功主办了多伦多第一届丁香杯排球巡回赛,参加人数达到1000人。“工作已经很忙了,为什么还热心校友工作,为此付出时间和精力呢?”“这已经不能说是热心了,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吧。我到加拿大的时间比较长了,有义务去承担一些事情。海外校友们身在异乡,都渴望有一个哈工大人的家。在校友会,校友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终于找到组织了!’这对校友们是有意义的,这就是我的责任所在。校友会的健康发展,全赖大家的投人和奉献。”
  在谈到对在校学子的期望时,他分享了两点体会,也是他前半生最好的注脚。第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结合自己的经历,他说对待工作和自己,都要多些耐心,始终保持一种积极、阳光的心态,用时间来沉淀自己,坚定地迈向自己的目标。第二是常怀感恩之心。每个人取得的成绩,除了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许多人的支持。在有成就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曾经给予支持的人们。人生之路漫长,走在心向往之的道路上,这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而未来,还会有更美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