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回顾我在哈工大工作这些年

顾 云 飞

  我是顾云飞,今年85岁,已在哈工大学习、工作、生活了63年。当初我和来自四面八方的莘莘学子一样,满怀学好本领、投身祖国工业建设、报效祖国的宏愿,走进了哈工大一工程师的摇篮。从上海来到北国冰城哈尔滨,尽管同学们毕业后的人生经历各不相同,事业成就各异,但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没有虚度此生,无愧于伟大的祖国,无愧于我所热爱的母校一哈工大。

  回顾学生时代,我感受最深刻的是受到了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的教育,树立了坚定的政治信念,学到了丰富的专业知识,为走上工作岗位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并取得一些成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是1956年在哈工大人党的,20世纪50年代又受到哈工大本科的高等教育,所以我一直想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哈工大对我的培养。

  “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是哈工大几代人经过数十年沿袭相传而形成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爱国、求是、团结、奋进”的哈工大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哈工大人在北国奋斗拼搏。

  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同志发出“向科技进军”的伟大号召,之后邓小平同志做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科学判断,而作为国家重点大学的哈工大自建校伊始就一直坚持自主研发,为国家勇挑重担,在我国高科技领域不断填补国家空白:第一台会下棋会说话的计算机,第一部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体制雷达,第一块具有自主版权的IC卡芯片,第一台弧焊机器人和点焊机器人,第一个会行走会踢球的双足机器人,第一颗由高校牵头自主研制的小卫星……这么多个第一,见证了哈工大师生的拼搏精神和创新能力。

  哈工大李昌老校长非常重视科学研究工作。他强调大学要上水平,必须大搞科研,要急国家之所急。他还倡导搞科研要有团队精神,注意集中优势兵力,承担国家重大项目,持之以恒地攻关。

  哈工大是学习苏联的榜样和桥梁。20世纪50年代,机床教研室编写出版了全国高校第一本《液压传动》教材,上一代哈工大人师从苏联专家,为我国“液压技术”的教学与科研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有幸进人机床教研室液压组工作,在工作中不断学习、深造与提高,后又赶上改革开放的良好机遇,许多项目、课题都是全国首次、第一部、第一台、首届等等。下面回顾、分述如下:

  一、“三轴转台单通道原理样机”的研究

  20世纪70年代后期,随着军工生产的发展,航天部急需“液压三轴转台”,而美国对我国实行技术封锁,进口一台要几百万美元,所以除少量进口外,国家开始组织国内力量加紧研制。

  1978年,八系成立了以刘庆和教授为首的“液压课题组”开展“液压三轴转台”的研究。课题组成员有刘庆和、王寿椿、吴战林、赵克定、李尚义和我共6人。课题组经过调研、论证,提出要研制新一代的“液压三轴转台”,首先要研究“一个通道的原理样机”。1982年航天部认定此课题,1983年开始将哈工大的课题“电液伺服写达直接驱动变增益控制三轴转台单通道原理样机”列为部管项目,并拨给经费。

  课题组成员有分工、有合作,艰苦奋斗、协同作战,经过多次失败、改进后再做试验,终于将“原理样机”调试到满意的设计要求。

  1984年7月,通过了航天部部级鉴定。

  1986年7月,航天部授予“科技成果二等奖”。

  二、“三轴飞行姿态仿真转台用电液伺服马达”的研究

  为了提高“液压三轴转台”的技术性能,根据航天部指示,课题组原班人马于1984年7月立项“三轴飞行姿态仿真转台用电液伺服马达,开始新的研究。

  新课题改进了研究内容、方向及特点:一是改进液压马达结构设计,并采用摩擦系数很小的耐磨材料;二是为了满足高速300%、低速0.004%的要求,采用双阀变增益驱动。

  超低速无爬行运动的试验,需要在有防震地基的实验室进行,但课题组无此条件,且实验装置在二楼,紧靠大直街,货车一通行,试验曲线就变形。所以只能在夜深人静的凌晨三四点钟做试验,课题组克服重重困难,历时三年于1987年6月通过航天部部级鉴定。

  在鉴定结论中写道:本项研究成果为国内首创,经测定其超低速无爬行运转角速度达到了地球自转角速度的十分之一量级的先进水平,在解决超低速无爬行技术方面,有突破性的技术成果。

  此研究成果,1988年3月获“航天部科技成果二等奖”。

  以上两项科研成果已用于产品中,生产的“液压三轴转台”上海航天局使用中精度高、性能稳定,非常满意。

  “液压伺服控制三轴转台”的转台总体及附件,在哈工大创新创业园生产制造多台,满足国内科研、企业单位订货要求。

  三、参加编写全国第一部综合性技术手册《机械工程手册》

  20世纪70年代后期,随着国家工业的发展,急需两部综合性技术手册:《机械工程手册》《电机工程手册》,其中《机械工程手册》“液压传动篇”第一章即概论的编写任务就交给了哈工大。

  “液压传动篇”主编,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陆元章在评语中写道:“此手册要求高,是全国第一次组织编写的综合性大手册,液压篇是动手最早的先行篇,第一章提纲挈领,勾画全篇的概貌,指出共性和方向。”哈工大液压课题组接受任务后,经多次研究、讨论,最后决定由我执笔,反复修改写出第一章及概论,约2万字。

  陆元章教授对此评价说:“顾同志在这一章的撰写工作中,工作态度积极认真,业务娴熟有体会,文笔流畅,反映他对液压技术有全面的认识,所以能愉快地胜任该项工作。”该手册于1982年9月正式出版,获“全国科技大会奖”,被评为“1982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

  四、为国家引进大型设备(我国第一台原板拉伸机)、培训人才解决疑难问题

  1980年哈尔滨东北轻合金加工厂为解决我国航空工业用整体壁板的需要(过去一直从国外进口),经四个副总理批示,从美国宾州工程公司引进4500吨厚板拉伸机,总重1560吨。该机器采用全液压伺服控制,技术比较先进。工厂到哈工大请求技术支援,液压课题组派我承担此任务。

  首先需要将整套美国图纸译成我国所使用的符号及原理图,然后就该设备系统的原理、调整等与工厂技术人员研究探讨,并向工厂参加安装的技术人员和工人进行讲解。美国专家到达后说中国工人懂得很多,双方顺利配合,提前完成了这台设备的安装调试任务,获得工厂及美国专家的好评。

  1981年8月至11月,我们为东兆轻合金加工厂开办“液压技术”培训班,讲课40学时,为工厂培养急需人才。

  五、参加在杭州召开的第一届“流体传动与控制国际会议”,并在会上宣读论文

  1985年9月,在浙江大学召开的液压界第一次国际会议上,我和其他两位液压课题组成员出席会议,由我用英语宣读论文,论文题目是“双阀变增益非线性电液伺服系统”。文章是几年来液压课题组研究成果的总结,由王寿椿执笔,我和赵克定翻译成英语,论文被评为一级论文,并入选会议论文集。

  六、为我国第一台“25吨越野起重机”做鉴定前液压系统性能测试

  1982年哈尔滨工程机械厂自行设计并制造全国第一台25吨(QLY25型)越野轮胎起重机,请哈工大做“产品鉴定前的整机液压系统性能试验”。

  液压课题组派我负责此项目,拟定试验方案并组织现场测试,集总试验数据,写出试验报告。试验中增加了“动态性能测试”的项目,在全国属首次,该产品于1982年9月通过部级鉴定。

  七、到工厂、企业、学校传播“液压技术”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哈尔滨工业蓬勃发展,而“液压技术”作为一门新技术尚未普及,工厂、企业、学校急需掌握和应用“液压技术”,形势要求哈工大担当起推广、普及“液压技术”的责任。市里许多单位请哈工大老师去讲液压课要排队,液压组成员忙不过来。

  1981年7月,“液压课题组”开办哈工大暑期“液压传动”师资培训班,为东北地区高等学校培养液压人才。初步统计,从1981年至1985年,仅我一人就在哈工大暑期师资班、哈尔滨量具厂、哈尔滨东北轻合金加工厂、哈尔滨林业机械厂、哈尔滨轴承厂等11个“液压传动”培训班授课628学时,整个课题组为哈尔滨市的工业发展贡献了一份力量。

  八、到厂、校合办新厂当总工程师兼技术副厂长

  1987年威海由县级市提升为地级市,请哈工大到威海来办校区,最先招生的是“机械制造”“工业电气自动化”两个专业,必修课有“液压传动”和“机床设计”等。1987年11月,学校将我从八系机床教研室调来威海校区参与筹建机械制造专业。

  威海校区为了筹集办学资金,同山东肖荣成县盐业公司合办荣成市联营工具厂。趁学生上基础课的空档,派我到筹建的新厂当总工程师兼技术副厂长,负责工厂新产品生产的全部技术工作。

  新厂区在荣成石岛镇,条件差,很艰苦。我需要每周到工厂上6天班,周一清晨赶头班长途汽车,周六下午5点乘末班车回到威海时,已是万家灯火了。住的房间是旧厂房的一个角落,用木板搭的床,床垫是用布缝个大口袋塞上晒干的苞米棒皮。冬天室内温度降到零度以下,生个铁炉子架一根烟筒取暖,吃饭在盐业机械厂职工食堂,同工人一起排队打饭。开始时,威海校区能派去的就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数月后又增加了一名热加工专业研究生于周晓当我的助手。

  有困难就要奋斗,为了完成学校交给我的任务,经调研我写出了“新产品可行性研究报告”,新厂第一期工程投资1993.1万元,到1992年工厂已拥有两百多名职工、80台设备,成为生产多种“随车工具配套(每辆汽车配一套)”的专业厂,产品畅销内地,远销欧美等国。

  九、参与筹建威海校区“机制专业”,并开4门课

  1989年3月,威海校区开始上专业课,就将我由工厂调回学校。在校本部,“金属工艺学”是由金工教研室面向全校机械专业开课,“机床概论”和“机床设计”是由机床教研室机床设计组开课。液压组只管上“液压传动”的课。而到威海,这四门课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校区的机制是专业每年三个班上大课,作业多,紧张程度可想而知。我备课紧张,睡眠不足,有几次上大课结束后我头晕腿软,每每被老伴扶着回家。当时我已55岁了,算是拼老命、咬着牙,坚持上好课,没有要求校本部再派人来威海增援。

  校区建校初期没有实习基地,我们就到威海技工学校实习车间进行金工操作机床实习。威海工业基础差,我们就带学生到沈阳第一机床厂。校区实验室尚不健全,我们就带学生到哈尔滨补全所缺实验,并到哈尔滨三大动力厂等进行毕业实习,满足了对实践环节的教学要求。

  校区头几届招的是大专生,但我们像对本科生一样严格要求,三次实习一次也不缺,课程设计、毕业设计一项也不少,授课的都是从校本部来的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教师,对学生要求很严。

  李昌老校长教导我们:根据国家的要求,毕业生要达到高水平,我们的教学必须面向生产需要,面向中国教学实际,做到“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保证把学生教好。哈工大培养人才的原则是:宁愿不要自己教出的学生全部及格的虚名,也要为培养合格人才把好关。

  我的“液压传动”课有一名学生几次考试不及格,家长在晚上把青岛罐装啤酒与两筒花生油送到家中,要求通融过关好毕业,拒收无效,次日将礼物送到学校党委办公室。一切照章办事,哈工大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宗旨不能丢。

  前几届毕业生在威海工矿、企业已成为技术骨干,校区20周年校庆毕业生回校时,对“规格严格”很赞赏,说在校学到了真本领,出去工作很管用,很快能适应工作,做出成绩。

  十、退休后“老有所为”,发挥余热

  我于1993年底退休,因校区缺专业课教师,被返聘继续讲课,直至1999年底。退休后,我当了两届威海校区老年协会主席,威海校区成人教育学院请我去到函授班课堂听课,当督导员。

  威海校区成人教育学院创办刊物《函授教育通讯》,我被聘任为该刊物责任编辑,工作了两年,编辑出版了五期刊物。同时,还为校内生产实习基地设计宝石抛光机,为威海电机厂设计轴承装配压力机,为荣成花生厂设计花生烤干生产线。

  回顾走过的路,我做了几件实事报效祖国,这离不开哈工大在政治上、在专业知识对我的培养。我所在的“液压课题组”是一个温暖的集体,既有艰苦奋斗的激情,让你放手去拼搏,有困难时又给予帮助和指导,促使你快速成长。

  我到威海校区后,事多人少,只有加倍努力工作。1988年我被选为校区第一届党委委员,分工组织工作。1989年和1991年,两次被推选为威海校区的优秀共产党员。领导委以重任,我只有拼命干,出色完成任务。同志们给我的鼓励和荣誉让我倍加珍惜,校区尊重人才,我就发挥余热,干到66岁才离开机械教研室。我年已85岁了,幸运地赶上习近平新时代,目睹国家日益繁荣昌盛,从内心由衷地感谢哈工大给我的教育和培养,在有生之年,还要老有所为,为威海校区创造高水平世界一流校区贡献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