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做李保国式的科技专家

——访河北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刘俊良校友

商艳凯

  得知要回家乡保定采访刘俊良校友的消息,我脑海里跳出来的第一个信息是:前些年我曾采访过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的刘俊新校友,两人都是水处理专家,名字也只有一字之差,这纯属巧合吗?或者两位哈工大校友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带着这样的疑问,8月的一天上午,我如约来到了刘俊良校友所工作的河北农业大学。在水利楼的一间虽有些简陋却充满田园气息、耳边不时传来水流声的办公室里,刘俊良校友面带微笑地接受了专访。
  刘俊良校友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为人亲和,一点也没有专家的架子,说着一口略带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当我把心中的疑问告诉刘俊良校友时,他哈哈大笑道:“这算是巧合吧。我们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不过彼此都认识,毕竟都是从事水处理研究的。我可是土生土长的河北保定人。”就这样,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我们开始了关于母校和其所从事相关研究的对话。
  刘俊良校友是河北省恢复高考后培养的第一批给水排水工程专业的本科毕业生。1991年,已本科毕业留在河北建筑工程学院工作的刘俊良,经人推荐选择到原哈尔滨建筑大学在职攻读硕士研究生,成为我国工业废水处理领域的泰斗级人物马中汉教授所指导的最后一批学生。谈到当年报考的初衷,刘俊良校友直言不讳:“说实话,当时就是冲着学校的名气去的,因为哈建大的给排水专业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
  在完成硕士阶段的学习后,一心只想从事学术研究的刘俊良校友选择继续攻
读博士学位,先后师从姜安玺教授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张杰,成为张杰院士来校工作后指导的第一批博士研究生。2000年,原哈建大与同根同源的哈工大合校,刘俊良校友依然没有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跟随后来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任南琪进行了3年的博士后流动站研究。
  正是得益于在哈工大攻读研究生期间所取得的学术成果,刘俊良校友在34岁和36岁时先后被河北建筑工程学院破格评为副教授、教授职称,成为该校市政和环境工程学科带头人并享受河北省政府中青年骨干教师特殊津贴。
  刘俊良校友坦言,作为哈工大培养的毕业生,学校朴实无华的校训校风以及导师在做人做事做学问方面严谨求实的作风,都对个人的学术生涯产生了深远而重要的影响。他始终铭记着硕士生导师马中汉教授曾经说过的一番话:“在工业废水处理问题上,你不去解决难题,会有别人去研究。即使你的实验失败了,告诉他人这条路走不通,也是一种贡献。”他不会忘记在哈学习期间,博士生导师姜安玺给予自己家庭般的温暖和父母般的关心,他更不会忘记张杰院士为了修改自己的博士学位论文一夜未睡和答辩前一周内五次听自己的预答辩带给自己的感动。“我的根在哈工大,这就决定了我与哈工大的情缘是一生的。”刘俊良校友深情地说。
  刘俊良校友的学术生涯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在河北建筑工程学院工作的20年,这个时期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城市节水和城市用水健康循环,期间,他主持编制了河北省全部11个设区市的城市节制用水规划,带领团队完成了全国第一套完整的海绵城市地方标准;第二个时期是从2006年调人河北农业大学工作至今,这个时期他将研究重点转向了新农村水环境健康循环领域,完成了“农业废弃物资源化技术集成与示范”并获农业部中华农业科技奖,在国内率先提出了农村卫生生态厕所的理念并制定了地方标准。
  自从事节水方面的研究以来,刘俊良校友主持各类科研项目58项,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9项,完成的项目遍布河北省内多个地方,主持制定河北省水行业地
方标准6部,可以说做了很多造福一方的工程,被业内人称为“接地气的教授”。这让我联想到了河北农业大学的科技专家、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李保国教授。李保国教授将一生都献给了山区生态开发和科技扶贫事业,被誉为“太行山上的新愚公”。作为李保国教授生前的同事,刘俊良校友始终将李保国教授作为学习的榜样和标杆,立志将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先后荣获“张家口市新长征突击手”、“张家口市有突出贡献的十大科技专家”、“河北省青年科技标兵”、河北农业大学“五个模范”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
  以荣获2013年农业部中华农业科技奖的“农业废弃物资源化技术集成与示范”为例。刘俊良校友带领团队以农作物秸秆、畜禽粪便等农业废弃物及城镇污水处理厂剩余污泥为原材料,采用机、电、生、化一体化技术,通过好氧堆肥发酵处理,研制工业化堆肥生产工艺关键模块,最终设计出农业废弃物综合处置工艺流程。成果应用几年来,累计消纳秸秆100余万亩,利用污泥80余万立方米,堆肥产品施用后显著改善了土壤环境,提高了作物产量和品质。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延边州光东村时提出了“厕所革命”。刘俊良校友很早就开始了对河北省农村卫生生态厕所建造技术的研究,希望在造福群众的同时做到节能环保。在他看来,习总书记所倡导的“厕所革命”,和人们现在所理解的有一定偏差,指的是改变厕所的环境卫生状况,而不是都变成水冲厕所或者给厕所贴上瓷砖。因此,农村建生态厕所则要结合农村实际,不能大规模地建下水管道,而要着重改善卫生环境状况,下力气做好通风照明,可以考虑建设装配式一体化厕所,在节省成本的同时,实现粪便充分发酵后抽出来处理后用作农肥,对发展绿色有机农业大有益处。
  在专访即将结束时,我问刘俊良校友未来还有哪些目标。他再次发出标志性的笑声:“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尽好自己的一份责任,把年轻人带起来,让学科强起来,最重要的是,能够为解决行业内存在的问题持续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