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张凯:在耶鲁大学筹建实验室的“科研达人”

  2017年一篇有关完整人源动力蛋白(dynein-1)超大分子复合物高清结构的文章,发表在国际权威杂志《Cell》上,提出了迄今为止动力蛋白最详尽可靠的自抑制和激活机制。它的作者就是耶鲁大学新晋研究组组长、剑桥大学博士后张凯。
  张凯曾就读于哈工大(威海)04级生物专业。2015年,他的一篇有关《动力蛋白激活因子Dynactin结构》的论文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发表在《Science》上,文章介绍了dynactin复合物(23个亚基)的近原子分辨率冷冻电镜结构,被评审人称为“分子马达领域过去几十年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一次性回答了该领域若干悬而未决或有巨大争议的谜题”。凭借一系列重要的学术成果,他在过去两年先后获得了多家世界顶级研究机构的教职邀请,最后选择了耶鲁大学。目前张凯正在耶鲁大学筹建自己的实验室。
  张凯来自陕西的农村贫困家庭,上大学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计算机,但在大二他第一次接触时就非常迷恋,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学校图书馆里程序设计相关的书籍几乎翻了一个遍,仅用了三个月时间便自学完了《C++》、《Java》等课程。张凯在高中时就对数学与物理有浓厚兴趣,虽然大学选择了生物专业,但出于兴趣,读过学校数学专业所涉及的许多课本。“得益于大学期间对数学和计算机领域的兴趣和广泛涉猎,在生物学研究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自己能够独立开发技术尝试解决,不会受制于人。”张凯深有感触地说。
  “虽然那个时候学校设施条件没有现在优越,但是我们的生活一样丰富多彩。”从班级学习委员到院会成员,再到党支部组织委员,学生工作经历提高了张凯的统筹安排能力以及沟通合作能力,更重要的是让他懂得了为人处事的原则。校外兼职家教、辩论队成员、“两课实践”都有他的身影。“当时邓小平理论课实践讨论会,很多同学都很不重视,而我却将此看作极其难得的锻炼机会,我代表班级演讲,当场引起强烈反响并赢得老师高度评价,我由此信心大增。”原本不善于表达和沟通,有些内向的张凯,在大学课堂外的工作实践和课余活动中得到了锻炼,这也为他曰后从事科研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
  耐得住寂寞的苦学,练就朴实坚毅的科研品质。出身寒门的张凯学习上一直不敢松懈,“我知道自己不能改变出身,但我深知知识改变命运。”当有同学在虚无的网络世界里消耗着宝贵时光时,他却在图书馆里享受着“自然的奥秘”;当同龄人躺在被窝里迟迟不愿起床时,他却早已在微弱的晨光下朗读起了英语;当有人“投机取巧”敷衍着繁重的作业时,他却将学习看作是最神圣的使命。谈起大二刚进人老师课题组接触科研时,张凯印象非常深刻,“这些最基础的实验操作和最简单的研究工作,不仅极大地提高了我的实验动手能力,更重要的是让我体会到了科研工作的辛苦,培养了我吃苦耐劳的精神。”
  谈到母校,张凯说:“哈工大是个非常棒的学校,在这里的学习生活终生难忘。”他非常庆幸最宝贵的大学时光能在哈工大度过。“打算从事科学研究或者技术相关工作的学弟学妹,一定要趁着年轻、精力充沛,多看、多学。欢迎学弟学妹门加入我在耶鲁大学的团队。”(谷庆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