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2

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

——记78112半导体专业校友冷文元

作者:刘瑞鑫

  冷文元有着科学家的严肃和企业家的洒脱。纵然如此,他的言谈举止又透着一股子活脱脱的书生意气,丝毫没有初听他的名字时想象的那样“冷”。冷文元出身于湖北省一个书香门第之家,祖辈、父辈都是政界人士,但那种与生俱来的倔强使他决心不再走祖辈和父辈的道路,而立志做一名科学家。因此,1978年的那张哈工大录取通知书当然使当时那个年仅16岁的少年激动不已。站在主楼前,他意识到,眼前这所名校将帮助他实现自己的愿望并将改变他的一生。
  接着就是争分夺秒的4年寒窗苦读。毕业的时候,冷文元已得到了从知识到精神的全副武装,“该是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的时候了。”他先被分配到重庆仪表材料研究所,后又调到中国机械科学研究院武汉材料保护研究所工作。初来乍到的他虽然已有几年的工作经验,但因专业不对口,始终无所建树。这时候,他意识到必须走出一条新路。于是他根据单位需要,放弃了半导体专业优势,先后学起了两门其他专业,搞起了金属铸造,并很快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同时还完成了40多项工程任务和五、六项国家重要工程项目。一个青年,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自己的看家本领,短时间内使自己成为新领域的专家,这样的成绩怎能不令人刮目相看?同事们都竖起大拇指说:哈工大毕业生就是厉害。冷文元说:“一个人的潜能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么有限,要善于挖掘。”在后来的工作中,冷文元渐渐发现自己不仅有搞研究的能力,也有着经营管理方面的天赋,于是他自己筹划成立了武汉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成立之初就小试牛刀,一口气将上级安排的三四个项目无一例外地成功完成。他自豪地说:我们中心已经承担的项目大部分都是国家建设部的科研项目。
  结合自己的经历,这位年仅40岁,现任武汉材料保护研究所副所长兼高级工程师、中国表面工程协会转化模专业理事会理事长的校友,谈到人才问题时说,一个合格的人才必须具有较强的应对性。你所学的专业不一定就是社会需要的,所以要有再学习的能力,要尽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一门新东西。“现代社会要求我们做事不光要凭兴趣,还要看需要,看国家需要什么,自己就去做什么。”我想正是这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为他注入了不断追求的动力,而这种追求像他说的那样是非常执着的。
  谈起母校,冷文元有许多感激。他感激母校严谨的校风使自己在踏入社会后也能始终严格要求自己;感激母校的良好声誉使自己在社会上遇到了更多的机遇;感激母校一直是所有工大学子强有力的后盾。采访结束,我也受到他的感染而激动不已,回头看看这位正在和校友们热情交谈的工程师:他中等身材,衣着俭朴,貌不惊人,在人群中是如此平凡,但这就是当代中国的栋梁!冷文元不是工大成就最显赫的校友,但凭他的成就,我们也可以自豪地对世人说:“这就是哈工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