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81

敬爱的王铎老师的点点滴滴

程燕平

  王铎老师去世后,院党委发文向王铎老师学习,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决 定。所以当学院联系我,要我做一个关于王铎老师的发言时,我很快地答应了。我 认为王铎老师是我们学校马祖光群体中的重要一员,是马祖光式的人,因此我们有 足够的理由去纪念他、宣传他。
  王铎老师有非常多的先进事迹,我所知道的只是九牛一毛,且由于水平有限, 不会概括总结、拔高升华,所以只能讲讲与老先生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由此生发 的一些感慨。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自1978年被分配到哈工大已经有40年了。我有幸受 王铎老师领导并和王铎老师相处共事接近40年。王老师去世后,老先生的点滴往 事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
  兢兢业业的领路人王铎老师
  在我刚分配到哈工大理力教研室时,王铎老师是当时的教研室主任,是王铎老 师接收的我。当时王铎老师给我布置了三个任务:一是要把理力教材里的所有习 题做一遍,二是跟王铎老师听课(王铎老师为当时的77级力学师资班上课),三是 为77级力学师资班批改作业。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教书生活。
我系统地跟王铎老师听了两遍课,也批改了两届学生的作业。我对王铎老师 讲课风格的评价是:不热情洋溢,也不精于遣词造句。老先生讲课的真正优越之处 是对于所讲课程有深刻的理解,精心为学生设计出一条最简捷的路径,自然而然地 引导学生进人知识的殿堂。王铎老师授课中没有惊人之语,深人浅出,行其当行, 止其当止。朴实无华的语言避免了华丽辞藻分散学生的注意力,用语不多,却句句 重要,使学生集中精力沿着课程主线听课。
  王铎老师讲课的特点是:一、语速较慢,一句是一句,没有废话;二、与教材上写 的不完全一样,学生需要记笔记;三、主线清晰,概念清楚,一步接一步,推理严密, 不具体展示细节问题;四、板书工整,兼具文字与画图,错落有致(有人评价王老师 的板书是“用相机照下来,就是讲义,就是书稿”);五、时间掌握准确,内容讲完,黑 板写满,往往是写满最后几个字,讲完最后几句话,一看表,时间刚好(用赵经文老 师的话说,“神了 ”);六、除板书时转过身,其他时间均面对学生,掌握全场气氛。
  哈工大校友、国务委员宋健院士曾听过王铎老师的课,评价说:“听王铎老师的 课,真像享受艺术。”不仅宋健院士如此评价,但凡听过王铎老师课的学生,哪个不 是如此评价?
  王铎老师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首先,是师德高尚。厚德载物,这是马祖光、王铎等老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内 涵、为人准则。始终把学生放在第一位,不顾及个人利益,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孔 子为师”精神内涵的首要部分。人要有精神追求,不能物欲横流。第二,有深厚的 文字功底,有深厚的学术造诣。第三,精心备课,精心组织,精心实施。第四,对教 学怀有敬畏之心。
  最初我是在王铎老师指导下,帮他批改试卷,后来自己独立批改。王铎老师告 诉我“学生写错别字,坚决不能放过”。例如“刚体冶,有的学生写成“钢体”;“圆柱 体冶,有的学生写成“园柱体”。王铎老师对此要求十分严格,但凡出现错别字必须 扣分。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由此可见一斑。
  受王铎老师的影响,后来我在批改作业中,也有了这样的习惯,发现学生有错 别字,就给指出来。曾有学生对我说:“程老师,非常感谢你,我这个错别字,高中语 文老师都没发现过,我一直这样写,谢谢你给我改过来。”
  三字经中说“教不严,师之惰冶,在我的教学理念中,我又加了两句,“教不好, 师之责;教不会,师之过”。必须承认社会上存在各种诱惑,评奖、评职、经济利益、 生活质量与每个人休戚相关,但是我们不能以教不好书、牺牲学生听课质量为代 价。我们是教师,但首先是个人。人要在社会上立足,应“德”字优先。教师这个职 业,更应该“德”字优先。“当老师是个良心活冶,可能就是对这些现象的概括和总结。立德方能树人,厚德方能载万物。
  在完成王铎老师交给我的三项任务后,王铎老师安排我为邹振祝老师上习题 课并批改学生作业,做一名真正的助教,同时告诉我多听一些老教师的课。邹振祝 老师,航天学院主要创始人之一。邹振祝老师对王铎老师有个评价:“王铎老师最 大的官衔是教研室主任,科级,但王铎老师的贡献是处级、厅局级干部都不能比拟 的。”为邹振祝老师上习题课,有时邹老师告诉我,可以讲这个习题,有时我自己选 择后找邹老师过目。上习题课,也要试讲,不过我是一次过关。上习题课时,邹老 师听过我好几次课,有时告诉我,有时不告诉我。邹振祝老师当时是教研室支部书 记,对我帮助也很大。按王铎老师的安排,我同时又听了好几位老教师的课,学习 他们的长处。
  多听老教师的课,而且从头到尾系统地听,是掌握教学技巧的捷径。老教师们 在讲台上已经站立多年,有经验积累,有讲课技巧。我们可以借鉴、汲取老教师们 的优点,同时也应淘汰一些部分,然后综合集成并形成自己的风格,这非常必要,也 是省时省力之举。现在学校要求青年教师上课前,要听一些老教师的课,但是一些 青年教师对此有反感抵触情绪,经常敷衍了事,做一些面子上的事,勉强听几次课 了之,认为听课是浪费时间,而去忙自己的事,我认为这是不明智之举。
  这些环节完成之后,王铎老师安排我先上少学时的理力课,然后是中学时,再 是多学时。先是一个小班,后两个小班,再多个小班。循序渐进,一步一步走。当 然,上课之前要试讲,不是10分钟20分钟,而是整整50分钟一堂课。这些试讲王 铎老师不仅安排好,而且还都亲自参加。试讲的情形,王铎老师亲自参加时和蔼的 面孔,严格的点评,都历历在目,如在咋日。
  王铎老师身为大师级的人物,“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冶,也是老先生的高风 亮节之一。举一例,和王铎老师相处,我问过不少理力问题,许多问题老先生能现 场作答,但也偶有一两次,老先生答不上来,但绝不掩饰,更不会装腔作势,而是说 我回去考虑考虑。过一段时间,一天或两天,长短不等,老先生不会忘记,必定给予 回复,从不敷衍。
  说到问问题,老先生是有问必答,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且还是有信必回。什 么是有信必回?以前有好几次,王铎老师说:“小程,来一下”。然后交给我一封打 开的信,信封上写的是理论力学教研室收。一看,要么是外地学生,要么是外地老 师来的信,请教理力问题。王老师说:“我看这个问题你能回答,你帮着写一下回 信。” 一般是,王老师估计我不能回答的都自己回复。王老师让我回信,我估计也有锻炼提高我的意思。这就是有信必回。
  因为这些亲身经历,我在和学生接触答疑中,也是有问必答,非常耐心,有不会 不清楚的地方,也从不掩饰。现在哈工大学生、外地学生或老师通过电子邮箱问一 些问题,我也一一回答。
  王铎老师的博士生胡益平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老师的人品和师品影响了我 一生,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是老师专门为我和师弟开了一门《断裂动力学》课, 老师以近70的高龄面对我们两个学生,每次都是站在讲台上,一边写一边讲地把 课上完,我们给他老人家准备了一张椅子,但是大半学期每次四节课老师从没有坐 下过。这件事到今天我还经常给我的学生说起,老师那种严肃认真的师品让人肃 然起敬。另一件事发生在学校主楼边,一条满是冰碴和窟窿的路上,我远远地看见 老师骑着一辆自行车过来,吓得我冲上前把他老人家拦了下来,老师却哈笑着说 ‘没事没事爷,那种乐观开朗的精神让人觉得就像面对一尊大智大慧的佛”。
  想一想场景,两个学生,大半学期,70岁的老人,每次4节课王老师从没坐下 过,一直站着讲,而且全是板书,那时还没有PPT。这是何种做法?这是怎样的精 神?
  我在念研究生时,一门研究生课,40学时,十多个人,第一次课,老师到场,和 我们交谈不足10分钟,给出参考书,然后说,研究生了,应该有自学能力,你们主要 靠自学吧,有什么问题找我,最后写一个读书报告交上来就可以。后来不知有没有 学生找这位老师问过问题,我是学习比较认真的一个,反正我是没找过这位老师问 过问题。读书报告交上去之后,成绩还不错,当时认为这位老师挺好。直到后来用 到这方面的知识,才发现这门课没学到什么东西,还得补。实际上,研究生课业很 重,时间都很紧,自然而然地对老师要求不严的课就有所放松。为什么要老师讲 课?就是要学生在引路人的指引下,在尽量短的时间内,掌握这门课。
  再讲一件小事。以前招生量小、班数少、人数少,成绩单的设计是一个学生一 行,在每一■行的最后有一■格,是老师签名的地方,许多老师为省事,在一•列中签一•个 名字,顶多签两个名字。但王铎老师是一行一签,30个人,就签30个王铎,字迹工 整,绝不潦草。我当时年轻,替王铎老师给各系送成绩单,各系管教学的老师对此 可以说是折服,几次感叹:“老先生真是负责”。
当时与现在想起来,王铎老师的签字,看上去有神圣之感。孔老夫子,万世之 表,万师之师,把教育当作神圣的事业;叫花子武训,把办学奉若神明。也就是说, 历史上从事教学的人对待教学是具有敬畏之心的。王铎老师签字这件小事体现出老一代知识分子薪火相传的精神。
  现在学校要求在批改的卷子上,签上老师自己的名字,一些老师有怨言、有反 感抵触情绪。作为校督导专家,我检查了不少毕设、课设,一些老师的签字,龙飞凤 舞,潦草得可以。心情浮躁啊!这说明什么:说大了,就是说明对教学没有敬畏之 心,没有把教学当作崇高神圣的事业!在卷子上签不签字,不一样,且大不一样,说 高了,就是对人品人格的考验,是对学生负不负责任的体现。
  大智大慧大善的王铎老师
  我和我爱人王春香都是工农兵学员,当时许多工农兵学员因为不能胜任教师 工作而改行,在国内高校当时是一股风气,哈工大也是如此。在此风气裹挟下,我 俩对于改不改行,犹豫不决。这时,身为教研室主任的王铎老师不歧视我们,关键 时刻,站了出来,拉了我们一把,说:“你们俩干得不错,留在教研室吧。”这句话挽留 了我们,使我俩定下心来留在教研室,要不也没有我俩的今天。每每想到此,我俩 都很感动。
  这样的事情还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赵经文、王宏钰老师是夫妻,家庭出身 都不好,王铎老师看到他俩有能力、有潜力,顶着很大的压力鼓励支持赵经文报考 脱产研究生,让王宏钰参加英语学习班,使他们夫妻俩终生不忘,多次提起。赵经 文、王宏钰老师后来都曾任理论力学教研室主任,退休前都是哈工大的名人。这就 是王铎老师,不跟风、不顾个人得失,努力为单位,为国家发现并培养人才。
  我还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冬日下午,理力教研室在老物理楼后的力学楼开每周 一次的例会,研讨教学方面的事宜。开完会已近黄昏,我走过老物理楼的拐角,看 见前面王铎老师、陶诚老师(毛主席誉为人民教育家的陶行知的小儿子)、谈开孚老 师(也是和王铎老师差不多年纪的老教师),哈工大力学的三元老,缓慢地走在前 面。黄昏里,夕阳下,寒冬腊月,皑皑白雪,院子里有粗壮高大并不笔直的老榆树, 路面狭窄,有冰还有雪,三位老先生互相提醒着:“小心,这儿有冰,路滑冶,还时不时 地互相拉一把,搀扶着。我在他们身后不足20米的地方,看着这场景,看着他们的 背影,不由得脚步也慢下来,不敢快行,生怕打扰了这个画面,心里的敬意与暖意顿 时油然而生。可惜我不是画家,不能把此场景画下来,但已经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脑 海中。
  理力教研室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多次被评为先进党支部、模范教研室,始 终是学校里的一面旗帜。现在的国家精品课程、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程,仍然是学 校里一面几十年不倒的旗帜。理论力学之所以有今天,与老一代人的团结协作有 极大的关系。
  宠辱不惊初心不改的王铎老师
  王铎老师也被人称作“不是院士的院士冶,为什么?原因何在?
  原因是评院士,王铎老师报都没报过,材料都没准备过。后来在全国开会,许 多人问:“王铎老师怎么不是院士?”感到纳闷与不解。因为在许多人心目中,王铎 老师绝对是院士,只是名誉上不是,没有那张纸。这就是王铎老师“不是院士的院 士”的缘由。
  院士,科研人的顶峰,人生最亮最耀眼的光环。王铎老师是伸手可及,不对,是 不伸手已可及,但就是不是院士,王铎老师不为所动,淡然处之。现在回到胡益平 说的第二件事,在“到处是冰碴和窟窿的路上”骑自行车,同时胡益平接着还有句 话:“老师对名利一向是很淡然的,倒是从未停止过锻炼身体,正是因为他老人家崇 高的人品和淡然的心态,才有今天格外的高寿。”同时再加一句吴学尧老师的回忆, 说王铎老师“游泳、跳水的水平我望尘莫及,90岁高龄还坚持骑自行车”。
  王铎老师,寿高98,与宠辱不惊、淡泊名利的高尚境界,长期坚持锻炼身体的 做法,是不是有很大关系?这一点是不是也值得我们学习?是不是也是我们的典 范?
  王铎老师非常和蔼,平时很少说话,从没见他训过人或大声批评过人,他对周 围人的影响是无形的。他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是那么完美无缺,以至于“想给 他鸡蛋里挑骨头都难”。这段话也是一位老师回忆王铎老师的话。
  以前过年,只要有机会我和我爱人都会去王铎老师家拜年。我和我爱人最后 一次见到王老师,是2014年在三亚,大年初一去王老师在三亚的住处拜年。当时 老先生仍是思路清晰、亲切和蔼、声音朗朗,但已行走不便。老先生不能下楼,但坚 持送我们到门边。大家可能想不到,我们也没想到,第二天,大年初二王老师就让 她女儿倒几次车并步行很远到我们在三亚的住处回访。王铎老师是我原来的教研 室主任,是长辈,比我俩大三四十岁,我们是下属、是晚辈啊!这就是王铎老师,这 就是王铎老师的为人!中华礼仪,人格光辉!
  哈工大1920建校,王铎老师1920年生人。几次设想哈工大百年校庆时,为王 铎老师过百岁寿诞的情形,百岁老人,鹤发童颜,学界泰斗。遗憾啊!遗憾,高寿定 格在2018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我分配到哈工大已40年了。我所接触的哈工 大力学的三位元老王铎、陶城、谈开孚老师都已驾鹤西去,令人唏嘘不已。
  黄昏里,夕阳下,寒冬腊月,皑皑白雪,老物理楼前粗壮高大并不笔直的老榆 树,窄窄的路面,有冰有雪,三位老先生互相提醒着搀扶着,这画面这场景已经深深 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永不会忘记。
  马祖光老师、王铎老师、陶成老师,他们这个群体身上,体现着人格的力量,闪 耀着为师的光辉,蕴含着深深的爱党爱国的情怀!平凡又伟大的王铎老师,就是马 祖光群体的重要一员,就是马祖光式的人,就是我们身边的楷模,就是我们的学习 榜样!这就是我们纪念他、缅怀他、不能忘记他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