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2

一位老共产党员的人格魅力

——访我校省级离休老干部李承文

作者:范乃文

  2003年4月1日,北国冰城哈尔滨春光明媚,风和日丽。伴着早春的气息,在刚刚落成的长江路省级离休老干部公寓一间简朴的客厅里,笔者采访了原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李承文同志。老院长身着兰色便装,精神矍铄,步履稳健。虽然岁月已经在他的双鬓染上缕缕银丝,但他和蔼的笑容依然散发出融融春意,热情的眼睛里仍然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使人很难相信这是一位91岁高龄的老人。应笔者的要求,老院长递上了一份十分工整的简历,于是访谈就从这份简历开始。多达27次的职务变动,生动地显示出老院长多彩的人生轨迹。
  李承文同志1913年3月27日生于山西省汾阳县杜村,1933年9月考入国立北平大学工学院纺织系,193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工学院党支部书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正在毕业前夕的老院长毅然投笔从戎,走上抗日的战场。他历任八路军榆次独立支队二大队政委,绥中独立支队政治处主任,八路军晋冀豫边区纵队政治部代总务长,太行区沙河县抗日县政府党组书记,太行区冀西专署实业科副科长、建设科科长、工商管理局副局长、办公室主任,赞皇县抗日政府代县长,武(安)北抗日县政府县长等职务。无庸赘述,无需诠释,老院长把他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壮丽的民族解放事业,为抗日救国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从1945年8月抗战胜利到1983年4月离休,老院长又为祖国的解放和建设奋战了38个春秋。他曾任武安县县长,峰峰煤矿党委书记兼经理,晋冀鲁豫中央局财办三室主任、边区政府实业厅处长,华北人民政府企业部处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重工业部人事司副司长,第二机械工业部教育司司长,纺织机械设计院党委书记兼院长,黑龙江省机械厅厅长,牡丹江地委书记兼专员,哈尔滨建工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黑龙江省轻工局局长、经委副主任等职务。这十分丰富的经历,笔者实在难于割舍。但为了不因访谈影响老人的休息,最终我选择了老院长曾在我校工作的7年作为这次访谈的主题。谈起这段往事,老院长思维敏捷,谈吐清晰,70年的革命生涯,留给他的是自信、坚毅、谦虚、和善,既令人敬仰又使人感到亲切。
  1965年4月,他到哈尔滨建工学院担任党委书记兼院长,这是他在部里主管国防工业教育之后第二次走上教育工作的领导岗位。当时的政治背景是,党中央制定了《二十三条》,提出:“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斗争是我党十几年来的一条基本理论和基本实践”,进一步强化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导思想,在全国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教育战线则大力贯彻毛主席关于教育工作的指示(诸如“春节座谈会讲话”、“七三”指示)。这些指示涉及到培养目标、课程设置、教育内容,教学方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在高等学校还掀起了学习毛泽东肯定的军事训练中行之有效的“郭兴福教学法”的热潮。该方法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把兵练得思想红、作风硬、技术精、战术活,而且身强力壮,一个个都象小老虎一样。”在当时的形势下,老院长从务实出发,实事求是地贯彻这些指示,为学院建设做出贡献。在他的主持下,于1965年6月初举办了8门教改试点课的公开表演,大力提倡启发式和形象化教学,同时还举办了教具模型展览会,展出了力学等10个教研室的150件教具模型。与此同时,他还组织60级554名应届毕业生及103名教师,分批前往10余个省、市和地区的建设工地,结合实际进行毕业设计,以生产中急需解决的关键性技术问题作为毕业设计题目,把教学过程和生产劳动紧密地结合起来。在1965年下半年学校还重新修订了教学计划,压缩课程门数和授课时数,贯彻“少而精”的原则,强调按生产劳动过程和循序渐进的原则来组织教学,毕业设计则采取生产劳动、设计、科学研究三结合的方式进行。这些措施和做法,在今天看来也是具有参考价值或值得借鉴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老院长脚踏实地、以身作则的工作作风。他来校不久就搬到香坊教工宿舍和青年教师住在一起,每天早上和教师一起锻炼,一起在食堂用餐,然后一起乘无轨电车来院上班。至今人们提起这段往事时,老院长“闻鸡起舞”(他喜欢清晨舞剑)的矫健身影还历历在目,为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老院长的感染激励,潜移默化,使人们心灵得到净化,精神受到鼓舞,鞭策自己埋头苦干。为了创造文明整洁的校园环境,所有公共场所的卫生清扫工作由全院教职工分片包干,每天轮流清扫。老院长和各级领导都带头参加清扫活动,受到师生好评,机关作风有了显著改变。为了学习解放军“大比武”的好经验,1965年5月下旬学校举行了军事体育运动会,进行了为期1天的检阅、竞赛和表演。同学们发扬解放军吃大苦、耐大劳的大无畏精神,斗志昂扬,英姿飒爽,充满了青春活力。学院还举办了国庆节文娱晚会,老院长等领导同志登台高唱革命歌曲,鼓舞斗志。在老院长倡导的大型文体竞赛的推动下,增强了学生的体质,陶冶了情操,开创了学生工作的新局面。
  老院长抓思想政治工作的显著特点就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不务虚名,但求实效,用鲜活的典型事例引路,通过开展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推动工作。老院长来校后的一个重大举措是,根据上级指示,调整了全校的组织机构,他把一些年富力强、科学文化素质较高、有群众威信的年轻干部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在全院引起很大反响。在当时的环境下,应该说是一个革新的创举。1966年初老院长亲自带队,率领全院1500多名师生到嫩江和“九三”农场参加“社教”,长达半年之久,直到“文革”后才返院。此间,老院长与师生同吃、同住、同劳动,积极投身社教工作。他艰苦奋斗,谦虚谨慎,勇于负责的工作作风至今在师生中传为佳话,动人事例不胜枚举。老院长还为学校的发展办了一件大好事,那就是经过他多方努力,积极争取,要下了西大直街189号一块16 300平方米的地皮,为日后修建职工宿舍,缓解住房紧张,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人们将永远不忘。
  正当老院长励精图治,为教育事业的发展再做贡献的时候,“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场运动给国家带来了严重灾难,教育事业更是受到严重的损失和摧残。正常的教学、科研秩序遭到破坏,校园内一片混乱。这对于为开创新局面而竭尽全力的老院长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可挽回的遗憾。身处逆境的老院长,深知他无力扭转这种“左”的局面,只能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去凝聚人心,尽力去保护无辜的人,免受冤屈。1968年6月他出任学校革委会主任,为促进“大联合”做了贡献。在当时的形势下,虽是主任,但一遇到“路线斗争”,那些搞极“左”的人就会把他拉下马重新“批斗”,这时他总是从容冷静对待。他对群众的一些过火行为也从无怨言,能够正确理解。这绝不是无原则的逆来顺受,而是为了防止群众之间无谓的争斗。多年来养成的优良作风,使得他能在艰难的岁月里为人民做有益的工作。在这期间,老院长抓起工作来仍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继续保持党的优良传统。1968年11月,学院在通河建立了“五七”干校,他亲自带队冒着呼啸的北风,徒步行军近百里走到干校驻地,在露天埋锅造饭。他自始至终与群众同甘苦,经受磨练。每当同志们下乡劳动或者参加宣传队归来,他都要到车站迎接;部分干部教师到双城插队落户,他也前去看望并接他们返校。他的这些行动深深温暖了同志们的心。在他主持工作期间,师生克服重重困难,坚守岗位,努力工作,完成了一些科研和生产任务。例如,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晶体管繁用表”,后来为毛主席纪念堂所采用;“玻璃钢微波反射面”等3个项目的研究填补了国内空白。对于这些工作,他都热心关注积极支持。不因循守旧,不计个人得失,不停息的工作,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正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
  谈到在建工学院工作的这段往事时,老院长十分感慨地说,“来到建工时,我已年届花甲了,自感为党工作的时间不长了。我准备多接触实际,多做调查研究,于是就下到一个教研室和一个班组蹲点,与师生交朋友,促膝谈心,掌握第一手材料,摸索一些教育规律。谁知工作刚刚开始,‘文革’就来了,一切都乱了套,实在无法工作。”真是壮志未酬啊!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如果不是时逢“文革”,老院长完全可以干出一番更大的事业。
  李承文同志为了民族解放事业和新中国的建设与发展奋斗一生,虽已到了耄耋之年,还十分关心国家大事,特别关注教育事业的发展。当听说他参与组建的3所院校(北理工、北航和西工大)均已列入国家重点建设的“211工程”,我校正朝着向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的宏伟目标进军的喜讯时,感到非常欣慰。“行百里者半九十”,在结束访问时,老院长满怀信心地说:“如果我能活到100岁,那就还有一半的路要走。我要振奋精神,愉快地走完人生的历程。”我们衷心祝愿老院长:青春永驻,生命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