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2

哈工大:知识和爱情的摇篮

——访老校友切尔诺乌斯·伊达

作者:庄鸿雁  

  20世纪前半叶,在哈尔滨生活着十几万俄罗斯侨民,这些侨民离开哈尔滨后,其中一部分移民到了澳大利亚。哈工大1952届毕业生——切尔诺乌斯·伊达是一位曾在哈尔滨生活了40多年的俄罗斯侨民,如今老人已86岁高龄,一个人生活在悉尼。
  伊达1917年出生在中俄边境上的中东铁路最后一站的那个小镇,父亲是车站上检查边境过货的检察员。当伊达4岁那一年,父亲调到了哈尔滨铁路局工作。
  1946年,伊达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机电系学习,毕业前1年曾在铁路局当了1年秘书,1952年毕业。伊达说,哈工大不仅是她的母校,也是她爱情的摇篮,因为她是在这里与她的丈夫相识相爱结婚的。她丈夫也是俄罗斯人,是机械系的,毕业后,他们分配到了一个设计院。回忆起在哈工大读书时的情景,老人很高兴。她说,那时,学校的生活丰富多彩,同学们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侨民相处都非常好,每逢周末,学校都有篝火晚会,同学们在一起拉手风琴、唱歌、跳舞、聚会,非常快乐。夏天有时候也去松花江划船、游泳,去太阳岛野餐。那时的松花江蓝天白云、白帆点点,美极了。那时自己还会说汉语,但不会写,可以正常与中国同学交流,现在离开中国时间太久了,汉语都忘了,不过还能记住几个词。来澳大利亚的一些俄罗斯人,直到现在还有会说汉语的,因为当时他们是与中国孩子一起在中国老师教的学校读书的。
  伊达和丈夫、父母及公婆是1957年离开哈尔滨去澳大利亚的,当时离开哈尔滨时真是有些恋恋不舍。伊达说,离开哈尔滨后,1984年她第一次回哈尔滨,以后她又先后回来过几次,每次回来都有不同的感受。第一次回来时,虽然教堂剩下的不多了,但街道和建筑变化还不是很大,有轨电车、大直街的俄罗斯老房子还都在。但是1990年哈工大70年校庆时和以后再回来,才感到变化大了,有轨电车没了,石头马路没有了,马路宽了,高楼大厦多了,虽然很多怀旧的东西没了,但更像一个大都市了。记得1990年哈工大70年校庆时,世界各地很多当年的校友都回来了,当年的姑娘、小伙子都成了老头、老太太,但大家对母校的感情没有变,不论多远,都千里迢迢地赶回母校。2002年夏天,伊达再次回到哈尔滨,她说,趁现在身体还行,能多回来一次是一次,以后走不动了,想回来也回不来了。说到这里,老人有些伤感。在澳大利亚有许多从哈尔滨移民过去的俄侨,他们一些人已经故去,剩下的也到了暮年。他们的后代离开哈尔滨时还是几岁的小孩子,现在也年近半百。这些人经常聚会,共同回忆在哈尔滨度过的美好时光。尽管时光过去这么久了,但大家都把哈尔滨当成故乡。伊达说:“在哈尔滨,那里有我的童年、青春,我在那里读书、恋爱、结婚,我熟悉中国的历史(读书时老师给他们讲中国的历史),熟悉那里的一切,那一切已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里,留在了我的梦里,我怎么能忘记呢?”
伊达还告诉记者,在哈尔滨她还有两位当年的朋友,都是年过八旬的老人,一位是哈工大的校友,朝鲜族人,另一位是俄罗斯人。她们经常通信,偶尔也打电话互相问候。
  伊达说,自1984年她第一次回哈尔滨,她一共回来过5次。在有生之年,她还希望能常回哈尔滨看看,为哈尔滨做点事情,因为这里永远是她的故乡,这里有她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