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32

食 堂 的 变 迁

作者:杨立民

  听说工大食堂的饭菜又好吃又便宜,附近的居民也时常去吃。一天,我和我爱人来到了工大食堂。一进门惊呆了:哇!这哪里是昔日的食堂!宽敞的餐厅、崭新的桌椅、华丽的吊灯、考究的门窗,吧台上各种酒水食品应有尽有,餐厅还设有休息室,内有沙发茶几供学生们小憩,几乎与酒楼饭店相差无几。现在的学生们好福气呀!我不由得从心底发出感叹,同时也想起了我在校当年的食堂。
  我是1965年到1970年在校学习的。那时的食堂十分简陋,陈旧的平房里有一些大圆桌和一些小方凳,破旧不说,还不够用,来晚的就餐者只能起“站票”,连“食者有其座”都达不到。在食堂的后边,是一排排木架子,上面挂满了学生们的饭兜,那是用毛巾缝制的,里面装一双筷子两个碗。当时校内流传着这样一个谜语,谜面为:工大学生的饭兜,打一世界名人。谜底是人所共知的——李承晚(里盛碗的谐音,当时的韩国总统)。买饭使用的是餐券,早、午、晚各一张,一菜一饭,不管男生女生、吃多吃少都一份,典型的“共产主义大锅饭”。男同学不够吃,女同学就来支援。食堂卖饭的师傅“技术”十分纯熟,饭一勺,菜一勺,不多也不少,十分准确,我们背地里管这些师傅叫“张一勺”、“李一勺”。那时正赶上“文革”时期,物资十分匮乏,粮食、副食限量供应,豆油、猪肉每人每月半斤。老百姓给当时的“省革委会”主任起了个绰号叫:“X半斤”。菜里几乎没有什么荤腥,主食大部分是粗粮,冬天里菜就更加单调了,只有白菜、萝卜、土豆。这些菜都是学校储存的,每到秋天就派学生到郊区收秋菜,然后拉到学校收拾干净下窖。“文革”期间学生“停课闹革命”,每天就是搞运动、学毛选,大家戏称:学着“老三篇”,吃着“老三样”。逢年过节也改善生活,吃包子、饺子,但是需要学生帮忙。同学不大会擀皮、包馅,包的饺子大的大、小的小,皮薄厚不均,煮出的饺子比片汤好不了多少。虽然这样,大家仍然吃得津津有味,因为这是亲手劳动的成果。
  虽然当时的伙食差了点,但大家并没有什么怨言,因为当时普通家庭生活水平也很低,特别是农村吃得还不如这里。听高年级同学讲,20世纪60年代初自然灾害期间比这差多了。那时每天吃的是“顽固不化”的窝窝头,喝的是“死不改悔”的白菜汤。因此我们感到很满足。
  33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改革开放以来,学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座座食堂大楼拔地而起,旧貌换新颜。食堂管理微机化,IC卡买饭快捷又方便,饭菜不下十几种、几十种,冷热荤素、南北风味一应俱全,高中低档齐备,满足了不同层次、不同习惯用餐者的需求。随着哈工大向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迈进,后勤管理社会化也加快了进程。今年起学校后勤集团饮食中心参加全省高校集体“购粮”,大大地降低了采购成本,使广大师生得到更大实惠。食堂将越办越好,真正成为“学子餐饮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