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追寻航天之梦

——哈工大航天校友采访纪实

作者:顾裴丰

      千百年来,亿万华夏儿女对那片浩瀚神秘的太空有过多少期待?
  期待着,期待着第一颗人造卫星把《东方红》的乐曲唱响夜空;
  期待着,期待着第一艘宇宙飞船拉开中华民族探索太空的序幕;
  期待着,期待着第一位航天员把先民千年的飞天梦想变成现实……
  从“嫦娥奔月”到“夸父逐日”,从苏东坡的“我欲乘风归去”到万户的“火箭载人”飞行,从中国第一架飞机的制造者冯如坠机牺牲,到“中国火箭之父”钱学森登上归国的航程……多少浪漫的设想、智慧的火花、执著的追求,不绝于篇,抒发着探索宇宙走向太空的豪情壮志。而今,在2003年美丽的金秋,在“神舟”五号升空的历史瞬间,当我们的翘首期盼终于梦想成真,激动难眠的,何止是你,何止是我?
  那些以全部青春和生命奋战在航天第一线的勇士们,那些为了实现中华儿女飞天梦想平时忙得几乎没有时间去做梦的英雄们,此刻,他们最大的梦想又是什么?
  而其中,又有多少哈工大的骄子,历经岁月流转春华秋实,为母校写下几许骄傲、几许辉煌?他们朴实无华、默默奉献的背后,有多少鲜为人知的真情故事,又有多少从未倾诉的动人心曲?

上篇:航天历程  梦的足迹

  千里清霜西行去,三秋明月雁南飞。
  2003年11月7日,带着母校的关切和问候,带着师生员工的景仰和祝福,由校友总会、校报编辑部、校电视台人员组成的哈工大航天校友采访组一行,踏上了南下西行的列车。23天时间,万余里行程,80余位校友……一路追寻他们献身航天、建功立业的足迹……

北京:寻梦,在中国航天的心脏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相聚共话神舟,惜别同写祝愿。今朝“神舟”圆梦,他年揽月飞天。


  11月的北京,风清气爽,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喜庆“神舟”五号成功发射的欢乐气氛。因为这里有中国航天的指挥中心,这里有中国航天技术的研制中心,这里有中国航天英雄汇聚的人才中心。于是,我们寻梦的足迹,就从这里开始。
  校友总会顾寅生、孟宏震已先期抵达北京,在北京校友会刚杰、总装备部和航天五院领导、总装司令部办公室孔主任、马兴瑞校友、于登云校友以及我校航天学院党委书记王军、我校驻京办事处主任薛占国等人的大力支持下,采访工作如期顺利地展开。

3

航天校友采访组正在采访胡世祥校友

  11月8日。北三环中路57号“远望”楼(总装备部第一招待所)上,曾任李继耐秘书多年的孔令才主任,以一番“航天英雄论”拉开了我们此行“追寻航天之梦”的序幕,也让我们对尚未谋面的李继耐校友产生了深深的敬佩之情。
  采访组与航天群英正式的“亲密接触”,是从胡世祥中将开始的,也是以一段“巧遇”的“小插曲”开始的。11月9日上午,当采访组按约定时间提前半小时来到北三环中路总装备部时,一辆黑色的轿车静静地驶到办公楼前,一个遥远而又熟悉、威严而又亲切的身影出现在采访组的面前,这位在航天领域身经百战、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对母校人热情地伸出手来,笑谈双方的“提前”相遇。
  面对采访组的3台摄像机、3架相机、4个录音设备,胡世祥笑言:“你们的阵势比中央电视台还大呀!”一派从容洒脱的大将风范。谈起那亿万炎黄子孙扬眉吐气的时刻,他仍激动不已,有力挥动的双手、神采奕奕的表情和身后“神舟”的模型相互映衬。 “无论多苦多累多难,值啊!”一句再朴实不过的话,让一切的沧桑一切的困苦“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他的乐观豁达无形中也感染了采访组的每一位成员。
  11月9日晚,采访组正在“远望”楼做第二天采访的准备工作,突然接到总装备部司令部办公室的电话:李继耐部长来看望我们了。大家正在准备采访设备时,身着便装、挺拔魁梧的共和国上将已经走进了房间,李部长夫人、精明干练的科技情报专家孙锦云校友微笑着走在后面。他们与采访组成员亲切握手:“来看看母校的老师。”李部长与夫人夜访“远望”楼,应该算是这次航天校友采访之行的一次特别的经历,一次特殊的“采访”。直到夜色阑珊,汽车缓缓启动,李部长还打开车窗向我们挥手致意,直至轿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我们所做的研究是世界一流的。”11月10日,儒雅谦逊的黄本诚总师在航天校友采访组面前展现了他的坚定和自信。作为我国太空环境模拟工程的见证人、开拓者、掌舵人,如今66岁的黄本诚虽已霜染两鬓,但仍老骥伏枥。43年的航天生涯里,他笃学厉行,默默耕耘,为我国的航天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九天圆梦的领军人物中,航天“少帅”袁家军无疑是极富传奇色彩的一个,这当然是因为他五送飞船入太空的杰出贡献,因为他的年轻有为、才华横溢。在航天五院的会议室里,袁家军把自己对航天的热爱、对母校的深情娓娓道来。
  11月11日上午,当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原主任李元正校友走出“远望”楼五楼的电梯时,采访组成员无不为那挺拔英武的军人气概所折服。30多年的大漠风霜使这位总装备部前副部长患上了咽炎、喉炎,却掩不住他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最帅的人”的风采。谈起那一个个难忘的时刻,李元正中将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我已经走过了几十年,不可能回过头来走;如果真能回头来走,我也不会从头走,我对自己这一生所走的路非常满意。”
  身材高大,面容清癯,目光睿智,笑容谦和--在航天一院的办公室里,刘竹生以哈尔滨人特有的豪爽热情和快人快语,与母校的老师们谈起自己心中那最美丽的火箭事业,才让我们了解到这位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火箭总设计师一生中经历了怎样的风浪。

4

李继耐校友(左四)与夫人孙锦云校友(左三)到远望楼看望哈工大人航天校友采访组时与采访部分人员合影(姚国防摄)

  吟诗作赋、多才多艺、诙谐爽朗的许达哲,生活是那样繁忙充实、多姿多彩,在校友当中,他也是极富人气、极有人缘的活跃份子。11月12日上午,采访组走进了航天科技集团的办公室,倾听许达哲袒露他的心迹,描绘他的人生。“华夏飞天梦依旧,揽月摘星看今朝”,“天公欲问航天客,何时飞离地球村”,“心海银河任君飞,万户后裔载誉归,纵横天地立伟业,铁血丹心铸丰碑”,许达哲以诗明志、以诗抒情,用心灵的诗篇描绘着自己的壮丽人生。
  有“神舟”五虎将之誉的尚志校友,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大汉,粗壮、豪爽、朴实、厚重,在这一切的背后,是那对事业、对同志、对母校细致而丰富的情感。采访组再次走进了航天五院,聆听“神舟”五号“大管家”的管理之道,感受那航天之子的一腔挚爱与赤诚。圆梦“神舟”的于登云校友,与尚志一文一武,一内一外,珠联璧合、相得益彰。而与尚志同为“神舟”五虎将、与袁家军共同师从顾震隆教授的张柏楠,则以他敏于行而讷于言的行事风格,深得戚发轫总设计师的青睐,也赢得了“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的赞誉。
  作为航天掌门人的栾恩杰校友工作特别忙,我们几经与秘书联系,秘书答应11月13日可以安排半小时接受采访。见到母校记者来访,栾恩杰特别高兴,谈到兴起处,不但忘了约定的“半个小时”,谈话时还几次激动得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真情流露。这一谈就是1个半小时,把秘书急得不得了。
  采访组里有几位成员都与刘庆贵校友是老相识了。此次正在北京的刘庆贵应邀来到“远望”楼,谈起那扎根大漠38年的艰辛与欢乐、奋斗与挫折,让我们再次为他那乐观开朗的笑声所感染,为他那平凡而又壮丽的人生历程所震撼,为他那献身戈壁、无怨无悔的精神所折服。
  航天五院的龙江校友,今年才30岁,却已然是航天领域小有名气的人物。在“远望”楼听他讲述自己从事航天的日日夜夜,我们似乎也体会到了情系“神舟”、放眼“探月”的龙江那如菊的精神和风格。
  而在航天二院、三院和五院的中青年校友座谈会和专访中,听校友们畅所欲言,实话实说,是一种心灵的相互沟通和思想火花的相互碰撞。二院的魏明英、权晓岚、冯杰鸿3位校友向采访组谈起自己的航天之路和苦辣酸甜;三院的王贵海、那明、谷栗、何保成、张红宇、张东卫敞开心扉,谈他们的成长经历,谈他们对母校的思念;五院34位校友欢聚一堂,争先恐后地发言,把大家带入对航天奋斗历程的回忆之中……
  再一次握手,道一声感谢;再一次合影,送一句祝福。11月16日晚,“神舟”五号成功回收1个月后,我们结束了北京的采访,带着北京校友的一腔热诚和深情厚意,踏上西行的列车,去寻访那一片神奇而深情的土地上让人荡气回肠的航天故事。

6

东风航天城的“航天纪念塔”

酒泉:圆梦,在“神舟”升起的地方

  久有凌云志,今日看酒泉。千里来寻圣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胡杨红柳,更有潺潺流水,高塔入云端。走进航天城,美景不须看。

  对于从未驻足这片土地的人来说,“酒泉”这个名字意味着太多太多;对于即将踏上这片土地的采访组成员来说,“酒泉”这个名字也意味着太多太多。因为这一片古老、神秘、严酷、壮美的土地,就是“神舟”升起的地方,是中华千年飞天梦圆的地方。
  36个小时、两夜一天的火车旅程。窗外的风景,燃烧着我们的双眼,也牵动着我们的心。天水、武威、张掖……长长的河西走廊、漫漫的丝绸古道。列车在夜色中默默穿行,静静地品味着那古老的文明:饱经沧桑的嘉峪雄关、历尽忧患的长城烽燧、神采飞扬的李白、勇猛奔放的霍去病……一幅幅熟悉的画卷,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不到沙漠,不知道国家有多大。至此,我们才对这句话有了真实而深刻的体验。
  远眺南侧巍巍的祁连雪山,遥望西面春风不度的玉门雄关,我们自酒泉驱车向北,进入那茫茫戈壁。初识大漠,天空、砂砾、挺拔的新疆杨、低矮的骆驼刺,一切都是那么无边无际。喷薄天际的日出、融金万里的日落,更显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辉煌壮丽。源自祁连雪山的弱水河,禀赋着母亲的忠贞和坚韧,陪伴你蜿蜒北进,直入瀚海,在孤寂中为你献上一丝温柔,在苍凉中为你带来一抹绿色、一线生机。突然之间,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眼前出现了一片绿洲,一颗沙漠里的明珠--一座现代化的航天城呈现在眼前。
  我们沿着一代代开拓者开出的路、一位位共和国领袖走过的路、一批批科学家前行的路,踏着他们的足迹来到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走进东风航天城。我们惊讶地发现这里不仅有高耸的厂房、雄伟的发射架,而且有整洁的街道、漂亮的林阴。“航天纪念塔”、“银荷之光”、“剑魂”--一座座雕塑,透射着航天城特有的浩瀚雄浑的气息;东风航天历史展览馆,讲述着一代代东风航天人创下的光辉业绩;杨利伟登舱前举行出征仪式的圆梦园和航天员们的宿舍问天阁,也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让我们好奇地一探究竟。徜徉于东风路、飞天路、和平路,下榻于东风招待所,我们终于清晰而又真实地触摸到了这片心中的圣地。
  在宣传处人员的陪同下,我们开始了对酒泉故地的寻访:火箭现场发射的壮观场面,让我们终于可以亲身体验那一份庄严;1970年4月24日发射第一颗东方红卫星的发射塔、勤务塔和地下指挥所,则让我们穿越时空,聆听到历史的足音;从用来垂直组装、测试和转运的921厂房, 到“神舟”五号飞船的发射塔,以及指挥大厅里胡锦涛总书记宣布“神舟”五号发射成功并发表讲话的讲台,我们亲身感受初圆炎黄子孙飞天梦的自豪与骄傲。

7

我国第一颗卫星——东方红卫星升起的地方

  我们的眼睛看不够这如诗如画的风景;我们的摄像机摄不完这如梦如幻的酒泉;我们的心承载不下打造这份传奇的峥嵘岁月,那流逝的风风雨雨--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东临巴丹吉林沙漠,西望青山头,“地上不长草,天上无飞鸟、风吹石头跑”。横亘的青山头泛着黑色,寸草不生。在大漠肃杀凌厉的秋风中,人们会更热烈地爱慕梭梭草的婀娜、红柳的妩媚,更深切地感受胡杨“生,三千年不死;死,三千年不倒;倒,三千年不朽”的刚烈悲壮,更真实地理解生命的艰辛、苦难、珍贵、顽强。为了富国强民的梦想、为了奔向宇宙的梦想,在这大漠深处,几十年来,一代代航天人在这里披星戴月、披荆斩棘、风餐露宿、奋斗不息,“以场为家、以苦为乐”,“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创造了我国航天史上一个又一个奇迹。看着现代化的场区、林间的喷灌设备,我们感受到一代代建设者的辛勤、智慧、力量。他们把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奉献给了这片热土,其中就包括我们哈工大的校友。
  我们驱车来到被航天人称为九号半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一座座墓碑在萧瑟的秋风中庄严肃穆、巍然挺立。聂荣臻、孙继先……共和国的元帅、开国中将、转战南北的英雄豪杰、默默无闻的普通一兵,静静地长眠在这片土地。那一篇篇碑铭,述说着不朽的光荣,召唤一代代热血青年奔赴这片航天人的圣地,去开创新的业绩。我们对献身于祖国的航天事业、长眠于戈壁荒漠的600余位亡灵进行了拜谒和吊唁,并向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领导者和奠基人聂荣臻元帅墓敬献了花篮,向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执行试验任务因公殉职的校友、原航天五院院长助理金北音墓敬献了花篮,表达了全校师生员工对为祖国航天事业献出年轻生命的金北音校友的哀思和敬仰之情。

8

航天校友采访组成员代表全校师生员工向长眠于戈壁荒漠的金北音校友敬献花篮

  在东风航天人亲手建造的东风公园内,我们亲身领略象征着东风航天人刚强性格的胡杨林和红柳林的风姿;在由东风航天人一锹锹挖成的面积为15.5万平方米的东风水库大坝上,我们亲身感受昔日东风航天人创业的艰辛。
  11月20日,在东风航天城政治部门的精心安排与组织下,我们单独采访了老校友王玉普。60年代毕业到当时酒泉发射基地创业的王玉普校友说:“当时,我们就是下定了‘死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的决心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从事航天事业的,至今无怨无悔。”虽已华发早生,但那一份对航天的执著,已深深地融入老一辈航天人的生命里。
  青年校友孙继发、张煦、张凯和李云骄,面对母校的老师吐露心曲,谈他们对航天的热爱,谈他们对酒泉的情结,谈他们为什么放弃舒适的生活、优厚的待遇,来到遥远的戈壁滩。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一份朴实无华的航天赤子情。
  今年7月刚刚来发射中心的刘靖和余正军,是真正的航天新兵,接受采访时,他们刚刚从西安军训归来。虽然刚离开学校3个多月,但他们的身上都已经有了航天人的气质。面对摄像头略有羞涩的他们,看到老师却又流露出孩子般的兴奋:“老师们有时间,可以去我们的食堂看看,我们这里的生活保障非常好!”
  在与邱作霖、梁辉、李元洲、赵丽霞、杜建铭、王树林、罗桂华、王静妍等青年校友的座谈中,大家都像见到亲人一般,高兴、激动,无话不谈。他们诉说“神舟”五号发射时的感受,他们为母校老师千里迢迢到戈壁荒漠来看望他们而感到骄傲和温暖。
  而后,采访组来到现任发射中心领导的吴年生校友家中,看望他的爱人,转达母校对他们的牵挂和问候。可惜的是,在我们离开发射中心时,吴年生校友仍在北京治病没有回来,成为我们此行采访的遗憾。
  东风航天城的领导们热情欢迎与接待了哈工大航天校友采访组人员。发射中心主任张建启和中心领导于本城亲切接见采访组全体人员,种副主任等有关负责人亲自陪同参观。发射中心电视台还对航天校友采访组组长顾寅生进行了采访。东风航天人的热情与盛情,使我们既感受到他们对“航天人才的摇篮”的哈工大人的情意,又使我们亲身领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东风文化的魅力。
  11月22日,我们告别了酒泉,告别了东风航天城。在飞机上,从高空俯瞰这片寄托着民族梦想、实现着民族梦想的土地,在那茫茫瀚海、漫漫黄沙之间,有着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那么多令国人振奋的业绩,那么荡气回肠的凌云豪气。我们的心,再一次被感动、震撼着,耳畔再次回响起校友们对大漠的礼赞:要像戈壁滩的胡杨和红柳,扎根戈壁,百折不挠……

江阴:追梦,在凯歌奏响的大洋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二十五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追星,可下五洋测控,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酒泉,“神舟”五号飞出了大漠戈壁、进入茫茫太空的一瞬间,远在日本海上的“远望”一号,则飞快地标出了火箭飞行的速度、高度和倾角……当杨利伟已经顺利返回地面,当中华民族为之欢呼鼓舞,当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的时刻,我们的“远望”英雄还奋战在茫茫大海中。四艘“远望”号测控船在三大洋遥相呼应,追星赶箭布天网。一束束看不见的电波射向九天,为“神舟”铺就巡天轨道。直到我们到达江阴远洋航天测控基地的时候,“远望”二号还游弋在大洋之上,遥望着祖国,执行着他们神圣的使命。
  11月30日,哈工大航天采访组再度从哈尔滨出发。30多个小时的长途旅程后,到达无锡,又乘汽车至江阴。远洋航天测控基地宣传处高峰处长带队到火车站亲自迎接,使采访组人员忘记了长途跋涉之后的疲劳。12月1日晚,我们终于走进了夜幕中的远洋航天测控基地。12月2日上午,测控基地办公楼里,以袁水春同志为首的十余位基地领导、部门领导与采访组的亲切会见,使我们备感“远望”人的诚挚情感和对采访组的大力支持。在周副主任与宣传部门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开始了与“远望”幕后英雄们的心灵对话。

10

停靠在长江岸边的“远望”号

  从20世纪60年代周恩来总理提出要研制中国自己的“远洋航天测控船”的宏伟设想,到1967年正式立项,从70年代末“远望”一号、“远望”二号两艘万吨航天测控船在上海江南造船厂下水,到2003年这个护航“神舟”的金秋,校友们向采访组一一历数远洋航天测控基地从无到有、建立发展的历史过程。
  每一次出航,都是一次壮怀激烈。崔庆辛校友向我们讲述起“远望”号勇闯自己经历的最大风浪的惊验,那一次附近海面的许多船只被风浪击沉吞没,而“远望”号幸免于难,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刻骨铭心;他还讲起每一次出海,大家站在甲板上鸣笛、升国旗,向祖国告别--这个保持了几十年的仪式,成为“远望”人心中最神圣的一部分。因为他们时刻记得,他们不仅仅是代表远洋航天测控中心,更是代表着祖国和人民出海。
  虽然已经从测控基地技术部总工程师的岗位上退休,但江文达校友仍然全身心关注着远洋,关注着测控。从卫星测控到飞船测控,从地面测控到远洋测控,一生转战两个重要“战场”的经历,不仅丰富了他的人生,也让他对祖国、对航天事业拥有了超越常人的深刻理解和体会。年过花甲的江文达,说起自己在大漠的披荆斩棘和在大洋的劈波斩浪,如同讲故事一样笑声朗朗,可谓人生易老情未老。
  在现任无锡市司法局副局长、原“远望”三号政委王彦校友的眼里,“远望”号不仅仅是钢铁铸就、坚不可摧的测控船,更像他有血有肉有情的“孩子”。抚摸着他经历风吹浪打的“远望”船,心里是一种踏实的温暖感。因为无数次成败关头,他的“远望”号和他一起抒写着光荣与梦想,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有人说,赞叹海洋的是诗人,向海洋挑战的是勇士。钱斌就是这样一位向大洋挑战、向自我挑战的勇士。“远望”号首次同时到三大洋执行“神舟”飞船测控任务,面临的是海域新、航线新、航程远,尤其是南中国海、新加坡海峡、马六甲海峡和好望角等都是十分复杂和危险的航区,整整在船上呆了8年的钱斌,多次为了航天漂洋过海,“一切为了国家的需要!”
  12月3日,风和日丽。我们漫步在测控基地的江岸,心中涌起一种久违的开阔与辽远。烟雾茫茫的长江,在初冬的暖阳下,显出少有的温柔宁静。巡海归来的三艘“远望”号在江边一字排开,像一幅壮美的图画。如果不是江风拂面,我们犹如在梦中一般,不相信创造了无数奇迹的中国远洋航天测控基地,已经慷慨地向我们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在停泊在长江边的“远望”一号测控船上,翟兰美、周兴国、王炜、李滨、李浩、缪杰、蒋凯平7位校友,畅谈了从事航天测控工作的深切体会。为了载人航天飞行的测控,他们经受晕船、呕吐的考验,经受遇到特大风浪的风险,坚持完成任务,其中的苦与乐,不是文字可以描绘。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我们的“远望”骄子,在惊涛骇浪中追星赶箭,在茫茫大海上燃烧青春,在亲人的牵挂中扬帆远航。25年来,“远望”号远洋航天测控船队,创造了世界航天测控史上的奇迹。他们是天海间顶天立地的英雄--中华儿女的千年梦想在他们手中实现,中华民族的精神之花在他们心中绽放。
  临行前,握别对哈工大情意深重的“远望”领导,回望严阵以待的“远望”船,挥别依依不舍的“远望”校友,我们的心头,涌起的不只是激动,不只是感动。那一刻,我们似乎已经经受了一次神圣的洗礼……

下篇:航天情浓  母校情深

  23天的采访中,我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实在太多太多。这不是一次普通的采访,而是一次净化灵魂的心灵之旅。我们深深为校友们的航天成就而骄傲,为他们的载人航天精神所感动,为他们对母校的深厚感情所鼓舞。哈工大,不仅仅是校友们梦绕魂牵的一个名字,更是我们每一位哈工大人都应该去珍视、去爱护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不仅仅已经在祖国的航天史册中留下了一抹灿烂的色彩,更应在未来的航天事业中写得更大,写得更美。

光荣:与母校共享

  没有载人航天精神,就没有今天的载人航天事业;没有哈工大的优良传统,就没有今天航天校友们的辉煌。昨天,他们以就读于工程师的摇篮而自豪;今天,哈工大为她的航天骄子们写下的光荣而骄傲。一起分享吧,分享这一个神圣的历史时刻,分享这一份普天同庆的喜悦。
   
  “载人航天工程是‘千人一杆枪’的系统工程,需要千千万万人为之付出智慧、心血和汗水。作为每一位参与者,把本职工作做好了,不一定有人为你请功;要是做不好,哪怕把一个插件插错了,也会把整个事业搞砸了。这就要求每一个航天人发扬无私奉献精神,甘当无名英雄,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去攻克一个个难关。”这是航天校友们的共同体会。
  李继耐校友从最早在二炮最基层的连队开山洞、扛石头,到今天的总装备部部长、载人航天工程总指挥,为人做事干事业,点点滴滴,无不体现着他“做任何事情都要尽善尽美,滴水不漏”、“严上加严、细上加细”的工作风格和“工作就是生命的全部”的强烈事业心和无私奉献精神。当我们表示要好好宣传他的事迹时,李继耐说:“我不是英雄,杨利伟是英雄。千万不要宣传我。”李继耐的夫人孙锦云校友说:“他顶多算一个无名英雄。”无形中再次体现出这位毕生献给祖国航天事业的老航天人的人格魅力和高尚品质,令我们深为感动。
  胡世祥校友说:“我参加过上百次的航天发射,可以说,经历过航天事业所有的成功,也经历过所有的失败。我最激动的时候是带领载人航天报告团去香港作报告时,香港人那种为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圆满成功而异常兴奋的动人场面。一位香港老人对我说,‘祖国的火箭打多高,我们中国人的头就抬得有多高!’”
  刘竹生谈起支撑他干了一辈子航天的飞天梦、航天梦和强国梦,让我们看到他静若溪水、清澈透明的生命中,生动地诠释着“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精神和性情。这也是载人航天精神的一个写照吧。
  在航天精神、航天传统中,“严、细、慎、实”的工作作风广为传扬。置身于航天校友中间,我们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了那种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朴实无华的工作作风,体会到航天人迎接挑战、铸造辉煌的力量源泉。

14

李元正校友(右二)在采访结束后为采访组签名

  为了抢时间、赶进度,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一位2003年夏天刚到航天单位工作的校友,几个月来没有休过一个星期天;一位校友为了一个差错,5天5夜没有回家;一位家住18层的校友,加班到夜里12点以后,回家爬18楼是常有的事。“20世纪80年代‘脑体倒挂’,搞导弹的不如卖茶蛋的,我的工资不如一个商场的营业员。但我们坚持着一步步走了下来。选择了航天,就要讲奉献。我们不仅要看到‘神五’成功后的鲜花和掌声,也要看到11年来的困难、挫折与艰辛。”
  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航天城开始建设阶段,就有哈工大毕业生来这里创业。20世纪70年代初,胡世祥校友曾在这里按下了发射“东方红”卫星的按钮;李元正校友曾在这里担任过主任,提出了“三垂一远”模式;刘庆贵校友1965年一毕业就分配到这里,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这片戈壁滩,并且他的一双儿女阿杨、阿柳也取名于大漠的胡杨红柳。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哈工大毕业生现大都已经退休,现在在岗的40余位中青年校友,仍然在这里继续着他们瑰丽的航天梦。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基建处的邱作霖校友说,在航天员出征仪式前48小时,建造圆梦园旗杆底座和护栏的汉白玉石料因道路塌方还未运到,运到以后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抢建升旗旗杆、旗座和护栏……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一切为了航天!
  在远洋航天测控基地,校友们劈风斩浪三大洋,与狂风恶浪顽强搏斗,终于化险为夷,胜利完成测控任务。当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圆满成功,“远望”号测控船返航停靠外港,看到我国驻外领事热泪盈眶地同他们亲切拥抱,看到老外们一个个竖起大拇指表示由衷的赞叹,看到停靠地的华侨华人们敲锣打鼓、舞龙舞狮,高呼“祖国万岁”的动人情景时,他们的眼睛潮湿了。这些年轻的校友们说:“只有在这种情景下,才深切体会到‘祖国万岁’的深刻内涵。”他们已经把个人价值的实现同祖国的命运和航天事业融为一体。
  “从事航天事业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贫,耐得住辛苦。”
  “上人民大会堂主席台领奖的航天英雄只有杨利伟一个,我们甘愿做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为载人航天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祖国的航天事业就像一条大船。我们既然上了这条船,在大海上航行,就和这条船同生死、共命运了!”
  无论是在北京的航天院所、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还是在远洋航天测控基地,我们都会听到这样的声音。
  所以,我们的校友才能在各自神圣而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创造了今日我国航天事业的辉煌。
  采访中,从载人航天工程的最高指挥官到刚参加工作的毕业生,从运载火箭的总设计师、空间环境地面实验设备的总设计师、“神五”飞船系统的总指挥、首次载人航天飞行试验队的队长到奋战在研制、发射、测控第一线的工作人员,从发射、测控基地的主任、副主任、总师到各级科技人员与管理人员,到处都感受到哈工大校友为载人航天事业做出的贡献。
  在载人航天工程5位总指挥中,哈工大校友占了3位;在航天科技集团,有50余位校友参加了首次载人航天飞行试验队;在发射和测控中心,也有50余位校友在执行着载人航天的发射与测控的各项任务。至于在航天两大集团的各院所、工厂、发射中心和测控基地,参与载人航天工程研制任务的校友更是无法一一历数。据了解,在航天五院空间环境工程部,包括部长、副部长在内的近一半人员均是哈工大校友。而且,一批中青年校友已崭露头角,挑起大梁,还有许多校友做出了突出贡献,受到了各种奖励。
  在航天科技集团表彰的12位“载人航天功臣”中,有3位是哈工大校友;远洋航天测控基地王彦校友带领的“远望”三号,荣立了集体一等功;1996年毕业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工作的李云骄,因避免了“神舟”号发射时一次重大事故的发生,荣立了个人二等功。许多航天校友荣获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防科技进步奖等。荣誉的取得,校友们归功于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优良传统,归功于母校老师言传身教的培养。所以,他们愿意与母校一起分享成功的欢乐。所以无论多么繁忙,他们都愉快地接受母校记者的采访,并坦诚地吐露心声。
  采访中,我们常常问自己:有什么能够如此燃烧你心中的激情,有什么能够让你如此深深感动? 
  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无私奉献,严谨务实,勇于攀登”的航天精神;
  是“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科学求实,开拓进取”的东风精神;
  是“奉献、团结、严谨、开拓、拼搏”的远望精神;
  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
  我们的校友用载人航天精神、用哈工大的优良传统,去实现中华飞天梦。也许我们简单的笔触,无法一一描绘那些感人的故事。我们惟一能做的,就是用载人航天精神去采访这些九天圆梦的航天校友,尽管每天工作3个单元,常常忙到夜半也乐此不疲。这样一个过程,将成为我们一生中永不磨灭的宝贵记忆。

真情,为母校而歌

  工作中遇到困难时,他们想到的是母校的教导;事业上小有收获时,他们想到的是母校的培养。“神舟”升空的时候,他们想到的仍然是母校师生的贡献。于是,写贺信、撰文章、回母校,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在采访中,无论是老校友,还是中青年校友,无论是知名校友还是普通校友,那份真真切切的母校情,无法掩饰地流淌着。
  校友李继耐在《难忘的历史时刻》一文中,特别提到“我的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也承担一些重大研制任务,为工程的圆满成功做出了重大贡献”。他同夫人孙锦云到“远望”楼看望我们时,孙锦云校友说:“我指着KM6真空大罐对参观的人们说,‘这是哈工大造的!’当了一回学校的义务宣传员。” 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李继耐校友还表示,年前任务太多,以后将约胡世祥、栾恩杰等校友,回去向母校汇报。校友袁家军对哈工大怀有深厚的感情,多次表示是哈工大的老师培养他踏实严谨的工作作风。“我为哈工大感到骄傲,成为哈工大校友我很骄傲。在哈工大读书的这一年,我觉得自己不论是在打好基础方面,还是培养做人方面都收获很大。”这不仅仅是袁家军一个人的心声,许多中青年校友也都回忆起学校的优良学风,感谢母校的培育。

16

航天校友采访组成员正在进行采访

  胡世祥校友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起在母校时学习的情景,满怀深情。他说,60年代初生活困难时,学生吃不饱,身体浮肿,躺在床上休息。老师们也吃不饱,同样浮肿,仍然从一校区走到二部,到学生床头给学生逐一答疑。当时学生吃甜菜渣,实在难以下咽。一次李昌校长、高铁校长到二部看望学生。李校长站在凳子上向学生讲话,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给你们送一车豆腐渣来!”学生们热烈鼓掌。一幕幕往事浮现眼前,清晰如昨。
  “神舟”一号发射成功后,校友许达哲、刘竹生等回到母校,与母校师生共迎新千年,共话航天。“神舟”四号发射成功后,许达哲立即致电母校,传递他对母校的祝福与喝彩。此次“神舟”五号升空,他们更加思念母校,“只要有机会,我们一定再回到母校去,我们愿意与母校一同分享这份欢乐!”
  在航天五院的座谈会上,大家在回忆中还清楚地记得买了烧饼到自习室里抢座、自习到半夜锁了门只好翻墙头的情景,种种细节历历在目。
  “在校时老师对我们如同父母一样,关心学习和思想。” 
  “在网上看到哈工大的建筑,勾起回忆,感到温馨,恨不得回校再学习几年。” 
  “虽然毕业10余年,但仍把自己看作是哈工大的一员。”
  “时刻以哈工大人来要求自己,处处想到如何为哈工大争光。”
  他们时刻记得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优良传统,他们常常在网上寻找母校的消息。母校一点一滴的变化,都会让他们感到振奋。当母校的老师让他们写一写自己从事航天事业的感受时,他们爽快地答应了。不久,便有校友把他们奋战航天第一线的故事变成了文字,与母校的师生共同体验他们的苦乐年华。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青年校友们对母校采访组不远数千公里到戈壁荒漠来看望他们而引为自豪,他们说,其他院校的毕业生对此都十分羡慕,眼中流露出的真情,让我们深受感动。是啊,他们在寂寞的戈壁滩上时刻想念着母校,母校又何尝不在时刻牵挂着她远在大漠的学子呢?
  远洋航天测控基地的座谈会后,校友们仍和母校采访组成员热切交谈,难分难舍。一句“娘家来人了”,让采访组成员们心中热流涌动。那些刚走上工作岗位一两年的校友,在校学习时,好像都是一群孩子;而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在航天事业这座大熔炉里,他们懂事了许多,成熟了许多,像远离家门的游子一样,对母校的感情也增加了许多。
  问渠哪得清如许?这种建立在“学缘”关系和中华民族五千年深厚的文化积淀基础上的真情厚谊,就是哈工大形成强大凝聚力与奋进力的力量源泉……

嘱托:为母校发展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校给了我梦的翅膀、飞的力量,让我在航天领域自由翱翔。我愿意为母校的发展尽一份微薄的力量,让我们的母校更加美丽、更加辉煌……
   
  采访过程中,校友们无不为母校近年来取得的巨大成绩,特别是进入国家重点建设的前9所院校而感到自豪;同时,也殷切期望母校要抓住新世纪头20年的战略机遇期,加速发展,早日建成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
  栾恩杰说,哈工大在科研和学术上要有前瞻性,多争取世界前沿性课题,以尽快提高科研水平和学术地位,像即将立项的探月工程,就有许多前沿性课题,哈工大要主动去争取。
  刘竹生说,在航天领域有许多课题,哈工大老师要主动到各单位去跑,争取多拿大课题,做更多的贡献。

18

航天三院校友张卫东(左二)、张红宇(左三)、何保成(左四)在采访中寄语师弟师妹

  现任五院508所人事处长的王宁说,在508所,哈工大的学生干工作特别踏实,搞技术工作的多。希望母校要加强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多培养学生的组织协调能力、管理工作能力,要多培养既精通科技又擅长组织管理的科技帅才和将才。
  许多校友结合自身的体会建议,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优良传统一定不能丢,这使他们受益匪浅;不过,在新形势下要有所发展,多加强创新能力的培养。
  无论是老校友还是中青年校友,都谆谆嘱咐哈工大在校学生,一定要抓住在校时大好的学习时光,认真搞好学习,在做人做事做学问上好好锻炼自己,以适应社会的需要。
  胡世祥嘱咐在校大学生一定要踏踏实实地做人做事。要想做大事,先要做好一件件小事。
  袁家军“希望哈工大的学弟学妹们珍惜在校时光,掌握知识、锻炼能力,为今后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张柏楠校友告诉母校的学子:大学里一定要掌握一种学习方法,养成一种严谨的做事风格,这样会受益终生。
  航天三院青年校友张卫东说工作中只要处处留心,完全可以从做小事中得到锻炼,加快成长。
  李元正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告诫在校大学生,千万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要选准方向,立定志向,坚持下去,必能做出成绩。
  江文达校友一再表示:“没有祖国的坚强后盾,个人的发展就是有限的。所以一定要把个人事业的选择融入祖国的发展中去。”
  许多青年校友嘱咐学弟学妹们,在择业时,不要把薪资多少看得太重,首先要看事业的发展空间,把个人的人生价值融合在事业发展中,在祖国这个大舞台上打造自己的未来。
  “热烈欢迎在校的哈工大学子们毕业以后到航天研制、发射、测控单位,去为发展祖国的航天事业建功立业!”
  谆谆的嘱托、殷切的期望……航天校友本身的经历,就是一部丰富、深沉、厚重、精美的诗书,值得每一位在校的学子用心去阅读、用心去体会。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启程时心中装满期待,归来时沉甸甸的收获已盈盈在握。一路风尘一路歌,我们记录的,不仅仅是航天校友们走过的旅程、创造的业绩,还有他们的赤子之心、航天之梦。因为有心就有力量,有梦就有希望。让我们沿着他们寻梦、追梦和圆梦的足迹,去打造我们自己未来的人生梦,打造哈工大未来的发展梦,打造祖国未来的航天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