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身经百战胡世祥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胡世祥校友访问记

作者:王其

 以前见到胡世祥校友,都是在报纸、杂志、电视上。当与这位在航天领域叱诧风云的人物面对面的时候,我们航天校友采访组成员感受更多的是他对母校人的热情、亲切。

22

胡世祥校友正在接受采访

  一身戎装,一脸刚毅,一派大将风范,现任总装备部副部长、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的胡世祥中将对母校人谈起中国载人航天飞行成功,平静中充满自豪:“10月15日,‘神五’载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期望升空,10月16日早6点23分,也就是天安门广场升旗的时刻,安全着陆。这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一个非凡壮举,使中国成为全世界的焦点。10月24日止,已经有52个国家领导人、13个国家的政府官员和军队领导人以及国际组织官员,还有13个驻外使馆先后发来贺电、贺信,还有14个国家的领导人和官员、个人也在不同场合,明确地向我国表示祝贺。也就是说,这在世界上产生了强烈的震撼。我感到非常圆满、非常幸福、非常骄傲。”
  发射成功后,胜利时刻,胡世祥校友首先想到了自己的母校。他说:“我觉得我之所以后来能够应付一些事情,是和在学校打下的基础分不开的。我非常欣赏母校的课程设置,母校教给我的基础知识,可以说是给了我在各行各业各领域里的开门的钥匙。我从事的这项工作,涉及七大系统、多学科门类,机械的、电子的、材料的、化学的都有。当时我记得我在学校学了敏感元件,各种陀螺、伺服机构,还有自动控制,一直到飞机、坦克的自动驾驶仪、飞机的驾驶仪、坦克的自动系统等等,无所不学。那时还搞金工实习,课程设计。”虽然离开学校几十年了,胡世祥对当时哈工大的课程设置、教学特点都记忆犹新。他提起黄文虎、俞大光等许多老师的名字,笑着说:“当时都是我们的偶像啊!”他说:“现在自己特别想回学校去一趟,看看曾在那里学习、生活过的地方,感谢我的老师,感谢培养我、教育我、给我打下基础的学校。”
  在航天领域经历的风风雨雨,不无感慨。 1957年,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当时还是中学生的胡世祥憧憬着:“什么时候我们国家也能发射一颗卫星呢!” 1960年,胡世祥在报考哈工大时,选择了四系自动控制专业。他要去实现自己的梦想。1965年,胡世祥毕业分配到当时的酒泉发射基地,在酒泉工作的25年里,从最基层的技师干起,一直做到副总工程师。他曾任当时中国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副总工程师,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副主任、主任,主持发射过多种型号卫星,多次担任卫星发射现场的总指挥。从参与有关方案的论证,到组织发射场的选点工作,从指挥大大小小卫星的发射,到“神一”至“神五”的飞行成功,直到现在,胡世祥几乎参与了中国所有的卫星、火箭发射试验,参与组织了近百次卫星、火箭的发射试验,大半生一直在风口浪尖上走过来,尝尽航天的酸甜苦辣,可谓身经百战,功绩赫赫。
  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时,胡世祥荣幸地被选为发射按钮的操作手。当时能当上操作手是很不容易的,胡世祥之所以能走上这个重要岗位,一是“机遇”,一到基地就当了“代理电路技师”,他的领导提升为分队长,他顶班上岗;二是领导对他的特别信任;三是他的业务能力和业务水平。“机遇垂青有准备的头脑”,这话用在胡世祥身上最恰当不过。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文革”中两派正打得热热闹闹,来北京学习的胡世祥“两耳不闻窗外事”,埋头苦学。那时在航天部,他凭着来自发射一线得天独厚的条件,拿着盖上了十几个章的通行证,跑遍了所有实验室,看过的资料成麻袋。一次他在航天部12所,里边学习外边打,第二天早晨他怎么也推不开窗户,原来大字报把窗户糊满了。还有一次在一院学习到凌晨3点,回来一看招待所的门被红卫兵给封了。他们到大礼堂、食堂去找红卫兵,人家看是他们,说:“回去把封条撕掉睡觉吧。”就是凭着这股劲,胡世祥成了业务尖子。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时,胡世祥按下了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按钮。发射成功之后,胡世祥“火线入党”,荣立二等功。

25

胡世祥中将(右)在研究测试发射中的问题(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供稿)

  作为中国航天事业最有力的见证人之一,一辈子都给了航天的胡世祥梦寐以求的就是中国人能早日飞上太空。载人航天工程,胡世祥上世纪70年代就参与过论证,80年代末,他参与组织了发射场的选点工作,今天的酒泉卫星发射场就是经过他们的论证之后确定的。1999年他开始担任载人航天工程常务副总指挥,把全部精力用来管理“神舟”号飞船的整个工程。除了负责七大系统的日常工作外,他所领导的范围非常广泛,涉及十几个部委,100多个研究院、所和3千多家生产制造厂。胡世祥上任后,首先关注的是质量,反复强调的也是质量。“人命关天、质量第一”,他身体力行地把“载人意识”渗透到载人航天工程的方方面面--为了保证质量,他狠抓人的精神素质和技术素质,狠抓管理水平。为了载人飞船的安全,一个插头有一个点接触不良,他下令重新设计、重新投产,把飞船大卸八块,将所有的这种插头进行彻底更换。他说,航天事业是一项高风险的事业,一有问题就是大事,绝不能掉以轻心。
  身为“发射将军”、“发射专家”,他的指挥果敢果断,他的处变不惊、镇定从容在航天界有口皆碑。有人说,是许许多多的艰苦和磨难,铸就了胡世祥这条“硬汉”。
  胡世祥从小生活在苦水里,9岁丧父,下边还有两个弟弟。他帮助妈妈支起这个家。为了生活,他带着弟弟上山打柴,捡煤核,给人拉砖头,困难的时候,连枕头里的高粱米都打开吃掉了。采访中,胡世祥还回忆起20世纪60年代初艰苦的学习生活--1960年入学时,正好遇到了国家3年困难时期,生活非常艰难,师生都吃不饱,好多同学浮肿,早晨起来按一下腿,看有没有坑,有坑浮肿就能发2两黄豆。胡世祥校友还回忆起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位画法几何老师,从一部到二部,走很远的路,踩着雪来为同学们答疑。为了节省体力,同学们都躺在床上,老师一个床一个床地问。学校和老师希望他们在这困难时期能成才。那时候学校暖气已经冻坏,水流出来把楼梯都冻成滑梯了,可大家还是坚持到教室中去学习。这段艰苦的学习生活对他的人生道路产生了深刻影响。
  毕业后,胡世祥来到茫茫戈壁滩,那时酒泉发射基地的条件与现在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跟本不能比。艰苦且不用说,航天发射这项高风险的事业形成的压力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胡世祥说,刚到发射基地时,我看那儿的人都瘦了巴叽、胡子拉碴的,就问他们怎么这个样子?他们说:“我们在搞什么你知道吗?我们在搞玩命的事儿!从火箭进入发射场心就提起来,直到火箭落地才放下,每天这么折腾我们好得了吗!” 过去发射都是先准备一些庆贺的宴席。失败以后,大家连粥都不想喝了。整个生活总是这样的,欢呼呀,失败呀,无论是欢呼时候,还是失败之后,有时候脑子里就出了一片空白。胡世祥说:“航天是个高风险的事业,我不敢说我是‘常胜将军’,因为我经历了中国航天所有的失败!50多岁时,我曾一天12个小时爬山去找爆炸火箭的残骸,去分析失败的过程,心情沉重。可是失败也是对人的一种磨练。苦难对人不一定有多大坏处。经历了这么多的艰苦环境,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了。所以我想和同学们说一句话,就是不要怕面对困难,面对困难可能就是对你最大的锻炼,使你更成熟,更坚强更坚韧。”
  中国的载人飞船终于遨游太空后安全返回,这其间,素有硬汉之称的胡世祥曾两次落泪。他受祖国之托,赴香港作报告。他说:“当我在香港看见到处飞舞的五星红旗,当我握住香港老人颤抖的双手,看着他们满眼的热泪,听他们说‘中国的火箭打多高,我们中国人的头就抬多高’,想到载人飞行成功对中华民族产生的巨大凝聚力,航天事业对科技领域的巨大推动作用,就觉得多苦多累多难,值啊!"他说,这次到香港去,有许多记者问他:“中国并不富强,,那么搞载人航天值不值得呢?”他说,值不值,要叫13亿人民去回答,叫天下的炎黄子孙去回答。1990年成功发射第一颗外星的时候,胡世祥去成都几所大学作报告,遇到的场面很感人:中午大热天,同学们顶着个小手帕听,满操场都是人,墙头上、树上也是人。还有一场报告会,讲到晚6点,天还下起了小雨,他说:“下雨了,你们回去吃饭吧。”同学们硬是不走。当时他非常感动。胡世祥这说明我们的年轻人,我们的学生多么希望国家富强、繁荣昌盛起来。毛泽东那个时候开始讲我们一定要搞人造卫星,一直到邓小平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到江泽民同志说搞这个在政治、军事、经济、国防上有很大的意义,是中国综合国力的表现。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她高瞻远瞩,知道将来我们的科技抓什么东西,而且这个事情能得到全国人民的认同。因为业务上的关系,胡世祥去过许多国家,每到一个地方,使馆就请他给工作人员和家属作报告。胡世祥说:“我记得一次是在智利大使馆,我想简单地介绍一下,可一直讲到吃晚饭时候了,家属们该回去了,都楞是不走,非让我再说说、再说说。还有一次在法属圭亚那,我去和华侨协会的会员见面,当地的富翁、名流都来了,他们非常高兴。那个副会长说他们虽然很富有,但觉得缺乏祖国的威严,所以能够看到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站出来,和发达国家比个高下,心里就非常自豪。”胡世祥说:“这个在国内体会不深,这时产生的民族自豪感,产生的凝聚力是无法用金钱买到的。”胡世祥还动情地讲起发射第一颗外星的时,郑州有一个叫商诺的小孩,寄来了5.6元钱;基地的一位老工人,背着一箱子人参,坐了硬板火车送来慰问大家,到了西山就病倒了;成都一个不足200人的小工厂,看了卫星发射以后,当天晚上就筹集了2万元钱叫两个小伙子送到发射场。“这就是凝聚力,凝聚力就产生力量,有力量就能办到大事。”胡世祥的话掷地有声。 
  谈起载人航天对我国科技和国民经济的推动作用,胡世祥更是别有一番见解:“这是大家最应该肯定的一件事。我们对载人航天提出的要求是高出一头的,就是一台电机,在地上用和在飞船上用显然是不一样的,那就给这个行业、给这个学科提出新的高的要求,必须集中精力去做,在这个攻关的过程中就得到了提高,提高了管理水平,改善了整个产品过程,所以就是对这个行业的推动。电子原器件、原材料、无线电产业,还有我们在天上做的一些实验,空间科学、空间生命科学等等,对相关科学领域都是个推动力。我们一个飞船用了5 000多种材料,对材料工业本身就是一个促进发展。这些东西发展了,对国民经济就是一个推动。”
  胡世祥校友对哈工大感情很深,采访中不时提到母校对他一生起到的重要作用,一直为自己是哈工大的学生而自豪。他对母校同学们的嘱咐更是语重心长--“同学们遇到一个很好的时代,有很好的机会,就看自己如何去把握了。你只要锁定一个目标,持之以恒地去奋斗,功夫下到了,就可以达到你的目标。”他加重了语气,“我最想说的是,请同学们一定要把基础知识打好,要想办大事,必须打好基础,必须有一个思想,就是从小事做起,交给你一个什么事情,你就要把它做好做精。比如说给你一个舞台让你去演一个角色,哪怕只是一个匪兵甲、匪兵乙,你也要演好他,说明你有才能,你才会去演地下工作者,才能当一个戏的主角。大角色,必须从小角色做起,也就是从实践做起。可能有人会感觉到,这样的实践太长,但是没有这个基础你是不会有大作为的。就说载人航天这项伟大工程,都是千千万万的平凡的人去做,做的都是很平凡的事。你说按电钮的很伟大,他也只不过是按一下电钮而已。我们有那么多的设计师,在一个庞大的航天集团里,他能设计什么呢?有可能是一个放大器,也可能是放大器里面的一个小板子。搞计算机软件的可能只负责一个很小的程序。就是你当总设计师,像戚发轫总师,那也是几十年的积淀,他也是从一个设计员开始的。所以我告诉同学们,打牢基础,从小事做起,做好就有你的才能,有了才能就有了机遇。应该说我们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每个同学要想做大事,将来有所作为,你必须默默地、锲而不舍地、执著地追求,去把它做好,那才会成就一番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