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航天掌门栾恩杰

——访国家航天局局长、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栾恩杰校友

作者:刘瑞峰

  采访栾恩杰实在是不容易,他太忙了,日程太难安排;采访栾恩杰实在是一件快乐的事,见到哈工大的老师和同学,他会发出忘情的笑声,他会说“哈工大来的,我一定抽时间谈谈,你们想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你会看到一个兴奋得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的可爱的知名校友。

27

正在接受采访的栾恩杰校友

  2003年11月13日,北京,国防科工委暨国家航天局办公楼,栾恩杰在他的办公室里与哈工大航天校友采访组一行侃侃而谈。谈起自己的母校、航天人才的摇篮哈工大,谈起自己为之痴迷一生、奋斗一生的航天事业,栾恩杰想说的实在是太多了:1940年生于辽宁,1965年毕业于哈工大自动控制专业,同年考入清华大学攻读研究生,历任航天部第二研究院副院长、航空航天部总工程师、航天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兼国家航天局副局长,第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中共候补中央委员,现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兼国家航天局局长、全国政协常委、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30多年的航天生涯,会有多少艰辛坎坷、酸甜苦辣。我们想问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作为一个政府官员、管理者、科学家,栾恩杰是怎样把这三者集于一身的呢?他是怎样安排这些工作、怎样协调这些身份之间的关系呢?
  栾恩杰笑着说:“这就要谈到哈工大,哈工大培养了我,我非常留恋那一段大学生活。那时是生活困难时期,虽然吃不饱饭,但哈工大的校风仍然是扎扎实实搞学问,踏踏实实搞研究,认认真真搞学习,就是那句实实在在的话:‘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它的实质、它的核心就是要求每个学生在学习的时候踏踏实实地学懂每一个基本概念,这一点使我受益匪浅。做学生这样,做工作也应该这样;做技术工作这样,做管理工作也应该这样。按照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这样的要求做,你一定会取得成果,你一定会成功。
  “我一开始搞技术工作、设计工作。随着职务的提升,从工程组长、研究室主任、研究所所长、研究院院长,到部里总工程师,现在又是航天局长,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但我有一条,绝不丢掉脚踏实地的作风,绝不能随着职务的提升就脚不沾地。这个地是什么呢?就是工作的质量、技术的发展、型号任务完成的进程、每次实验的过程,就是要接触实际。知识从实践中来,我的很多知识从哪来呢?从试验场里来。因为当了干部以后很难像过去一样参加具体的参数设计,只是设计好以后参加一部分工作,确定程序,把握方向。真正吃透核心的、具体技术细节的是设计人员,所以就要脚踏实地地向技术人员学习。你要说我会分身术,我要感谢老师教了我知识,有了基本的扎实的功夫,在工作中不断地学习,有了基本概念,虽然技术千差万别,但原理上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所以说要接触实际,踏踏实实地抓住重点基础。按照哈工大说的,把概念弄明白了,功夫要到家,这是我这么多年工作的体会。”
  栾恩杰强调:“不抓基础、不抓概念,你是技术也管不好,管理也不行。什么叫管理呢?有人说管理是科学,我说管理是科学,管理又不是科学,管理往往是艺术。每一个管理者都有他的特点、他的爱好、他的习惯,都有不同的管理模式。管理强调的是创新,所以有人说科学是发明、发现,技术是发明,管理是创新。想改变、想创新,就要吃透它最本质的技术问题。有了基础,分身就好办了。踏踏实实做基础,老老实实做学问,掌握住基本概念,功夫到家了,它绝不会辜负你,这是我的体会,也是哈工大老师对我的教育、培养。”
  谈起“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升空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当时在现场指挥的栾恩杰仍是兴奋不已。除了紧张、兴奋,还有与他人不同的是作为载人航天工程决策者的骄傲和自豪。1992年,当时在航空航天部做总工程师的栾恩杰,与中国航空航天领域的领导者刘纪原、孙家栋等人就中国航天的未来进行过一次意义深远的讨论,并不失时机地提出了一个方针,或者说一个方向,即“两抓一突破”:一抓应用卫星,二抓卫星应用,三突破载人航天,从而紧密结合国际国内的经济发展,确定了航天事业发展的科学的方向与目标。现在回首当年,栾恩杰欣慰地强调:“航天发展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当时提出突破载人航天,许多人提出不同意见,一些老专家、一些部门提出许多问题。搞载人航天干什么用?美国、俄罗斯已经进行了多年的载人航天活动,而且在这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但仍有人提出类似的问题: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很穷,为什么要搞载人航天?我们的技术能不能达到载人航天的程度?载人航天对国民经济有什么作用,有什么好处?由于我们广大领导、群众、技术人员的支持,特别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高瞻远瞩,看到载人航天将体现我国的综合国力,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改革开放的成就,反映一种奋发向上的民族精神,将对增强民族的凝聚力、振奋国民精神,对我国科技发展、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载人航天工程对我国的影响是巨大的,它的作用还要在历史的长河中去体现,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去完成。现在载人航天成功了,大家对这一点已经有了认识。同时,载人航天工程突破了许多技术,牵动了许多技术的发展,从立项、争论、确定,十几年走过来,我们终于看到了成功的这一刻,看到了收获的成果。起动应用卫星、卫星应用,开发和应用空间资源,把航天事业尽快融入到国民经济的应用上去,对国民经济、人民生活、工业生产都带来很大的好处。现在可以看到,通讯卫星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多大的便利,节省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许多人有手机了。”
  谈起这一切,栾恩杰的骄傲和自豪溢于言表:“在我当航天局局长的时候,中国人上天了,我这个航天局局长光荣啊!我这腰板更直了!现在我已经收到了五六十个国家的政府和首脑的来信,包括美国、俄罗斯,以及俄罗斯等各个国家的航天英雄给中国航天局的贺电。中国航天的发展,使我们中华民族每个人都感到心情振奋,海外的华人更感到祖国的强大。没有哪一项事业能像航天这样表现高科技的实力和综合科技的发展;没有哪一项事业,它的成功能如此凝聚全民族的力量,振奋全民族的精神。”

29

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国家航天局局长栾恩杰在“神舟”五号飞船发射任务指挥部会议上发言(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供稿)

  兴奋的同时,栾恩杰更想到了航天事业的责任和风险,想到了一代代航天人的艰辛和牺牲。“航天是个风险性极大的事业,每个从事航天的人都应该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我已经不知道去过多少次试验场了,我在当所长、院长的时候,每次到靶场几乎没有不落泪的时候。为什么?成功了高兴得落泪,失败了痛苦得落泪。搞航天的人总是透着一种紧张,就像打仗,并不是不出事啊!我这30多年看的多了,发动机出过事、控制系统出过事、计算机出过事、弹头出过事、地面设备出过事,几乎没有没出过事的地方。所以我每次到靶场都是怕这个怕那个,简直就是全面害怕的状态,鼓掌都是胆突突的去鼓掌。人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越老,看的越多,越害怕。任何一项工程的可靠性都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呀。美国的航天水平是第一流的,它也连续出事。而且2003年又不是一个航天的安顿年,美国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坠毁,7位宇航员为人类探索空间牺牲了。但是美国的航天探索不是因此停止,而是继续加强了航天飞机的研制,继续进行载人航天活动。巴西、俄罗斯的航天活动也都出事了。但是人类不能停止探索,不能停止前进。这次总书记表扬航天的时候说了几个特别:‘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这是第三代党的领导集体对我们载人航天的支持。过去航天有个传统精神:‘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无私奉献,严谨务实,勇于攀登’,这种精神非常非常重要。我们是发展中国家,不可能有很多的钱去发展航天。因此我们要利用有限的资金,开展有效的工作,取得有效的成果。任何事业都需要一种精神,都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载人航天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是中国人总要迈出这一步,早晚要迈出这一步。这种精神支持我们、激励我们站到了今天的高度。”“我们中国航天在这种情况下表现出了自己的技术水平。我们在神舟一、二、三、四号的基础上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的火箭非常好,据杨利伟说,我们的火箭很平稳,他感觉很好。我们的飞船很舒适,整个回收系统很安全。我们的航天员非常优秀。”“我这个人爱激动,当倒计时3、2、1、起飞的时候,杨利伟给大家敬了个礼,说:‘再见了’!特别感人。在返回过程中,他自己做动作,切断、抛离降落伞,他的动作非常准确,说明他神志非常清楚,非常果断。迎接杨利伟的时候我们在前面,他下来后说:他为祖国骄傲,为祖国航天技术的可靠、系统的安全、水平的高超骄傲,我跟他握手的时候说:‘祖国为你骄傲呀’。”
  谈起自己的母校,谈起哈工大,栾恩杰洋溢着骄傲和自豪:“哈工大的学生没有给母校丢脸。载人航天工程5个总指挥,3个哈工大的,总指挥李继耐,副总指挥胡世祥和我。”同时,栾恩杰更强调:“我为哈工大骄傲。我们哈工大的发展始终紧紧地与我们国家的发展结合在一起。从我们建校开始,始终没有脱离生产实践,所以哈工大很少有空的东西。哈工大要发展,一定要在前沿学科有立足之地,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哈工大就应该突出自己的航天特色。”谈起航天未来的发展,栾恩杰认为:“科技发展总要有一个技术平台。我在大学的时候,机电、机械、电机被认为是科技发展的平台,各种机械化、电气化都在这个平台上发展,带动了整个科技的发展。我认为,航天将成为未来科技发展的基础和平台,是未来科技发展的新一个台阶。有的科学家认为,航天是未来的第一科学。它将带动材料、能源、机电、计算机、生命科学、农业、医药、气象、通信等各个行业的发展,带动国民经济的发展。这就是航天的效益,航天的效益决不仅仅产生于航天本身,而应该到国民经济,到其他领域去找。”“希望我们哈工大抓住我们在航天界前导的趋势,扎扎实实向前走下去。”
  现在,栾恩杰已经被任命为“嫦娥”探月工程总指挥,他信心十足地表示:“我将尽一切的努力完成祖国托付的任务,不辜负母校师生、家乡父老对我们的要求和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