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五送飞船入太空

——访“神舟”号飞船系统总指挥袁家军校友

作者:孔祥钰

  “神舟”五号飞船成功发射和返回,举国上下一片欢腾。随着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的圆满成功,中国航天事业的领军人物们成为众人瞩目的“明星”。而在这些领军人物中,伟岸挺拔、玉树临风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院长袁家军素有“少帅”之美誉。

38

袁家军校友正在接受采访

  袁家军,“神舟”号飞船系统总指挥,1962年生于吉林通化,1984年毕业于北航飞机设计与应用力学系,1987年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空间飞行器设计专业硕士毕业,1984年至1985年就读于哈工大工程力学专业,师从顾震隆教授,曾荣获“第十一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2001年度全国先进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2002年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现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院长、国际宇航联副主席、中国科协常委、全国青联常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神舟”五号九天圆梦,这位五送“神舟”入太空的著名空间技术青年专家终于实现了自己当年的誓愿:这辈子只要能把飞船这一件事情做好,就算没有白活!

胸怀凌云志  起舞向长空

  袁家军志在航天的宏愿其实源于他的童年梦想,为了这个梦想,袁家军付出了不懈的努力,换来了一个又一个的成功。
  1970年,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当《东方红》的乐曲声响彻夜空,8岁的袁家军在长白山脚下的通化老家仰望茫茫苍穹,把那寄梦九天的凌云壮志种在心间。后,高考志愿表上,惟一的志愿,惟一的专业--“北航,飞行器设计专业”。这样报志愿,在别人看来实在是太“危险”了,但高考的结果却使袁家军如愿以偿,其中数学和物理两门距满分都仅仅只有一分之差。1984年,他又考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读飞行器设计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这一年,袁家军来到了哈尔滨工业大学,进行为期1年的基础课程的学习。1989年,袁家军赴德国宇航院力学研究院进修。1990年回国后,袁家军开始负责我国空间飞行器总体结构的设计工作。
  1995年,33岁的袁家军被任命为“神舟”飞船系统第一副总指挥,北京空间技术试验中心建设总负责人,主抓整个飞船系统的研制和唐家岭航天城的建设。人们把怀疑的目光投向这张年轻英俊的脸。实验中心是国家专项投资的重大工程,可以满足飞船以及大型卫星总装、试验、测试的一体化需求,实验中心包含了十大重点实验室,其复杂程度和规模在世界上都数得上,他能当好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有史以来最大工程的“大管家”吗?而说到飞船系统的研制,虽然他参与了“资源”卫星等型号分系统的研制和“863”载人航天的预先研究工作,但是他能担当起整个飞船系统研制掌旗人的重任吗?一片怀疑声中,袁家军用他年轻的肩膀,挑起了这两副重担。
  袁家军常说:“用成功报效祖国,用卓越造就辉煌。”为了能挑起这两副重担,不辜负殷殷厚望,他如饥似渴地“充电”,学知识,学管理,为进入“大管家”和“掌旗人”的角色做认真细致的准备。那些日子里,他废寝忘食,时常吃住在办公室里。航天城建设规模大、要求高、建设项目多、时间紧、施工协调困难。它与一般的土木工程建设不同,如果不能赶在飞船研制完成前完工,后续的大型试验就无法进行,不仅飞船系统的研制计划被打乱,载人航天工程“争八保九”的目标也将会付之东流。而飞船的研制工作也是千头万绪,错综复杂。但袁家军临乱不慌。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干什么都要干好,都要瞄准世界一流水平。试验中心包含的飞船研制的十大重点试验室中,难度最大的要数真空环境模拟器,它是飞船上天前做太空模拟实验的关键设备,相当于一个人造小太空,飞船在里面模拟的太空环境中逐一经历考验,才有把握上天翱翔。这是一个需用600余吨不锈钢焊接的庞然大物,袁家军一个焊缝一个焊缝地查,一个接点一个接点地抠,一个工艺一个工艺地验,终于使它一次调试成功,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三大真空容器之一。“神舟”飞船返回舱是整个载人航天工程研制中最关键的部位之一,它是飞船的指挥控制中心、航天员的太空卧室。返回舱体积大、外形不规则,发动机安装面及对接密封面精度要求极高,局部焊接时易变形。袁家军要啃这块硬骨头,带领试验队员废寝忘食地攻关。那段时间,袁家军每周都有两三天睡在办公室里,抓紧时间学习消化各种技术资料,力争把握住每个关键环节。他与研制人员制定出了长达5米的返回舱工作流程图,细心勾画了工作脉络,明确了所有关键技术的完成节点。他坚持每周在返回舱现场开调度会,把院士、专家、能工巧匠请来做高参,现场有什么问题马上解决。工人们也把被窝搬到了返回舱加工现场,昼夜加班,一点一滴攻克技术难关。“最关键的时候我跟他们在一起,最困难的时候我跟他们在一起,‘船老大’的外号就是那时得来的。哪一天没去现场,工人师傅们都会想我。” 无数次的试验,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的屡败屡战,袁家军带领他的队伍,终于在1996年9月28日打造出了中国航天史上第一个飞船返回舱。据专家介绍,正常的加工时间需要18个月,但是袁家军他们硬是只用了10个月就将其攻下。返回舱计划目标的实现,扭转了飞船研制的被动局面,为第一艘飞船按计划发射赢得了时间,也使整个飞船系统管理的思路清晰起来。袁家军以自己的指挥才能和拼搏精神树立起了“果敢少帅”的形象。
  作为总指挥,面对已进入倒计时的载人航天目标,他要求科研人员做一切设计和试验都要有“载人意识”,发扬“严、细、慎、实”的工作作风,全力以赴,精雕细刻,把每项工作做到零缺陷。很短的时间里,他在实践中锻炼了才能,他在指挥中树立起权威。但是巨大的压力、超负荷的运转,几乎拖垮了他的身体:长期失眠,经常呕吐,而且还患了腰椎间盘突出。他性格不服输的因子异常活跃,他不从工作忙累中找原因,而在自身上查问题。这说明自己还不过关,还不能完全挑起这副担子。他在加强体育锻炼恢复身体的同时,更加有目的地学习先进管理方法。追求卓越必须战胜自我!追求成功不能心存侥幸!袁家军以他特有的性格魅力感染着他带领的队伍,他带领的队伍也洋溢着“争创第一”的豪情。“神舟”一号发射成功!“神舟”二号发射成功!2001年9月,“神舟”三号飞船又进驻试验场,在电测试验中,发现电气设备接插件存在问题,1 000余个触点只有一个点不能导通。“我们的‘神舟’万分之一的瑕疵也不行!”袁家军与其他决策者于是做出决定:撤出发射场,排除故障。作为一个指挥员,做出这样的决策,要承受多大的压力,需要多大的勇气?
  从1999年开始,袁家军与千千万万的研制人员先后成功地将“神舟”系列无人试验飞船送入太空,使中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第三个具备载人航天能力的国家,大大加重了中国在国际宇航界的份量。
  从袁家军被任命为“神舟”号飞船系统总指挥的那一天起,他就在内心庄严地发誓:“这辈子只要能把这一件事情做好,就没有白活。” 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曾经四送“神舟”入天宫的“少帅”迎来了“神五”飞天的紧张激动之时。他坦率地说,“说实话,点火时还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我觉得要遇到很多可能潜在的风险和危险。但是,今年在‘神舟’五号发射的两个环节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给“少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样两件事:一是,发射成功后胡总书记在讲话中对航天员杨利伟说的“祖国和人民等待着你的胜利凯旋”,这句话使袁家军非常激动,因为载人航天事业是跟祖国的荣誉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这项事业牵动着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的心;二是杨利伟与家人通话时的一句“明天见”,使袁家军心头一热,他深深地感到,我们的飞船能不能经受住考验,能不能让我们的航天员安全返回,不仅是飞船系统研制人员的愿望,也是我们国家、全国人民、海外侨胞、热爱祖国的每一个人的共同愿望。

科技新偶像魅力征八方

  人们常常会有这样的思维定势,凡有成就的科技工作者都是那种埋头研究、比较木讷而缺乏情趣的。但是当有这样想法的人看到了袁家军,他们的思维定式就不攻自破了。“少帅”的魅力不仅仅在于他的业绩和英俊,还在于他妙语连珠的口才和突出的文体特长。
   1997年,联合国外空司与国际宇航联召开“国际空间技术应用研讨会”,袁家军代表中国声情并茂地进行了大会的主题演讲。演讲完毕,全场代表起立鼓掌。大会主席来到袁家军面前,真诚地说:“你的演讲太精彩了。”1998年2月,在奥地利阿尔卑斯山脚下举行的“空间商业化研讨会”上,袁家军就空间成本效益问题的演讲同样博得了一致好评。他说,国际宇航舞台上,应该有中国航天人的洪亮声音。潇洒少帅的字字珠玑给国际航天界的同仁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袁家军有“工作狂”的干劲,但绝不是一架只会工作的“机器”,他的工作风格是举重若轻。他热爱运动,晨跑、打太极拳都是坚持了多年的习惯,偶尔也会在乒乓球室里挥汗如雨。视运动如生命的他,与飞行员还有着不解之缘。高中毕业,空军来挑选飞行员时,袁家军通过了体检和政审。北航、空军同时发来录取通知书,他选择了去北航。有趣的是大学毕业前,又赶上空军从大学生中挑选飞行员,袁家军再次通过了体检及其他审查,同时他又考取了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空间飞行器设计专业研究生。面对两种选择,他再次选择投身航天。如今,他全面负责“神舟”飞船,而即将乘坐飞船的航天员又来自空军,他再次与飞行员结缘。
  文艺舞台上的袁家军照样是个“出彩儿”的人物。由于嗓音条件好,幼年袁家军差点被艺校选去唱样板戏。虽然父母坚决反对,但袁家军对于音乐的迷恋并未因此而消退。从流行歌曲到高雅歌剧,甚至是国粹京戏,袁家军样样都能赢得满堂喝彩。他是歌剧发烧友,大学时代,中央乐团的专家办音乐讲座,袁家军像着魔一样喜爱上了它,那份宁静与和谐,那种激情迸射,让他沉醉不已。在他家中,除了歌剧发烧器材外,放满了各种音乐方面的书籍。去发射中心,他也会带上一套音响。他最喜欢的音乐家当属马勒,因为马勒的音乐在忧郁中带有激情,最适合现代人的情感。

圆我九天梦再忆工大情

  2003年10月,“神舟”五号成功发射和返回,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圆满成功,袁家军等中国航天事业的杰出功臣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2003年11月,当哈工大航天校友采访组的同志们来到袁家军校友的办公室时,这位年轻有为的“少帅”正一手持电话,一手奋笔疾书。听说是母校来人,他高兴地上前,和大家亲切握手。谈起那些默默无闻的为载人航天事业做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袁家军立刻讲起了给他印象最深、令他最感动的参与飞船研制工作的哈工大的老师们。在飞船的研制以及航天城的建设过程中,哈工大有很多非常著名的教授、非常有经验的科技工作者参与其中,这些老教授和工程技术人员以他们卓越的才华和拼搏奉献的精神,不顾条件艰苦,克服了种种困难,为载人航天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袁家军校友对母校怀有深厚的感情,曾多次表示是哈工大的老师教给他踏实严谨的工作作风。“我为哈工大感到骄傲,成为哈工大的一个校友我也很骄傲。”袁家军说,“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经过了多次‘加速’,其中在高校的阶段应该说是获得‘加速’最大的阶段。在哈工大读书的这1年,我觉得自己不论是在打好基础方面,还是培养人生方面都有很大的收获。能够走进哈工大的学生,都会感到非常自信,这种自信可以激励自己以后为国家做贡献。”回忆起在哈工大的学习生活,这位谦和坦诚的“少帅”这样总结道,“我觉得在哈尔滨的学习对我的性格也是很好的锻炼,豪放的性格很适合我们在将来做一些挑战性的工作。”他问候哈尔滨的父老乡亲,向他们表示感谢,并希望哈工大的学弟学妹们珍惜在校时光,掌握知识,锻炼能力,为今后发展打下良好基础,获得更大的“加速”。
  “神五”飞天,千年梦想今朝实现。兴奋激动之余,袁家军不容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他又投入到了“神舟”六号发射的准备工作之中。志在献身航天事业的“少帅”,正指挥着他的团队,率领着科研人员,为我国的航天事业谱写新的乐章,为我们的中华民族书写新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