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豪情总在关山外

——访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原主任李元正校友

作者:黄峰

 公元2003年10月15日上午9点,我国自主研制的“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
  历史将铭记这一刻--中国人几千年来飞天的梦想,在这里实现。
  李元正,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第六任主任,此时此刻,在现场亲眼目睹发射盛况,心情特别激动。他1962年毕业于哈工大,直接分配到当时的酒泉发射基地,在发射中心工作整整30年,亲眼目睹发射中心艰辛坎坷、辉煌壮丽的发展过程。

87

李元正校友正接受采访


  在这里,他曾目送我国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第一颗返回式人造地球卫星、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飞向太空,第一次用一枚火箭将3颗卫星送上太空……今天,他又亲身经历我国载人航天事业的飞跃! 
  抚今追昔,今天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已经成为我国规模最大的卫星发射中心,拥有完整、可靠的发射设施,能发射各种型号的运载火箭和探空气象火箭,较大倾角的中、低轨道卫星。这里已经成为实现中国人飞天的梦想之地。
  他仿佛又看到自己在哈工大寒窗苦读的身影,在酒泉意气风发的时代,想起生命中经历的那些历史时刻,想起无数个激情燃烧的日日夜夜。李元正,这个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建设、发展奉献了一辈子的老航天人,在这历史时刻,怎么不为之心潮澎湃呢?
  “如果人生再这样走一遍,我也不会后悔”高大英武、声音洪亮的李元正,被同志们爱称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最帅的人”。他是发射中心发展的历史见证人。
  在北京的“远望”楼,面对航天采访组人员,回忆起往事,他说,当时中央决定发展航天技术,建发射基地,并提出发射基地的选择要有两个标准:不能展开人力、不要大量移民。因此,优先考虑的是比较艰苦的地区。于是酒泉北面、内蒙古最西边的一个无人区成了首选,当时这里每平方公里平均才有1.4个人。
  发射基地建设伊始,条件非常艰苦。李元正回忆说,刚开始进去的时候,是上边从飞机扔下汽油桶,下面的建设人员和部队,跟着汽油桶往里走,然后定点,开始建设。
  他感慨地说,那时候,大家都有股“生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的豪情。虽然大学刚毕业,都非常想家,但是为了国家航天事业的发展,为了国家的强盛,他们几十年如一日,以比野草还强的生命力,扎根在这片戈壁滩上。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心的条件不断改善。如今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生活设施完备,物质丰富,到处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发射中心积累了运载火箭、卫星、飞船发射的整套经验。
  李元正笑着说,在住房方面,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同志们经历了6茬变化:刚来的时候,条件简陋,大家只能住帐篷,俗称搭帐子;接着,条件改善一些了,能住上地窝子了;第三代是半地下室--窗户在地面,房子二分之一在地下;然后是第四代的地面房子;第五代是砖瓦房子带暖气的;第六代就是现在带暖气和室内厕所的楼房。他自豪地说,现在的条件比城里也毫不逊色!
  李元正说,当时发射基地选择毕业生的标准非常严格,要求毕业生家庭出身好、政治条件好、学习好。毕业的大学生能到发射基地来,也都感到非常光荣和高兴。他笑着说,只是刚来的时候,大家都很想家。
  在酒泉,李元正先做了8年的技术工作,然后当了9年的参谋,1983年后开始走上中心的领导岗位。1992年后,他先后担任了国防科工委的参谋长、副部长和总装备部副部长、中将,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委员。作为第一代酒泉人、酒泉事业的创业者,李元正在戈壁滩干了大半辈子。他说:“如果人生再这样走一遍,我也不会后悔。”
  “神舟”决策:欲与天公试比高
  载人航天是我国的一件大事。1986年国务院组织专家研究制定国家高技术发展规划,即“863”计划,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领域就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随着“863”计划启动,载人航天工程完成了初步的技术积累,于1992年正式立项。
  李元正回忆说,1991年我国开始组织载人航天工程的概念论证,经过概念性论证,党中央决定实施载人航天工程。当时,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中央决定由李鹏总理主持中央专门委员会,在1992年1月8日召开专门会议,研究载人航天的可行性问题。国防科工委在1992年1月13号迅速组织有关单位,传达了会议精神,开始组织实施载人航天工程。当时李元正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主任,他听到我国要上载人航天工程,非常激动,同时又感到莫大的鼓舞。他说,当时国防科工委首长主要谈了下面几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载人航天工程是我们国家、我们党从战略高度做出的一项政治性的决策。载人航天工程成功以后,影响不全在科技方面,对提高全民族凝聚力和提高我们国家国际威望, 都具有很大的作用。
  第二,载人航天工程的实施方案,要根据我们的国情来决定。
  第三,目标从飞船起步,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再建立空间站。
  第四、指定由国防科工委牵头组织论证载人航天工程。
  第五,这个论证不是论证搞不搞的问题、可行不可行的问题,而是论证怎么搞、怎么搞好的问题。
  第六,载人航天工程的经费,由国务院另拨,不占当时国防科工委的科研经费。
  第七,载人航天工程的可行性报告要求在1992年的6月前拿出来。
  李元正深有感触地说,就是现在来看,这些当时的基本决策都是正确的。
  作为载人航天工程7大系统之一的发射场,不但是整个工程最基础的建设,也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一个窗口。建一个什么样的发射场,成为工程争论的焦点。发射场选址经过1年多的地理考察,专家们对发射区、落区、应急救生区都作了详尽的考察。
  1992年9月13号,国防科工委开会传达中央精神。当时载人飞船的发射选择西昌还是酒泉,还有很大的争议。所以在会上,当李元正听到国防科工委首长说“就定在酒泉发射中心”时,他感到由衷地高兴和自豪。
  当时他正担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主要领导。面对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他有一种肩负重担的感觉,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载人航天工程的发射场建设好!
  李元正说,为了确保载人航天发射成功,发射场选择颇费周折。国际上的惯例是放在离生活区50公里开外。李元正和同事们考虑到,这么远的距离航天员上飞船之前会非常疲劳。而且如果近一些,测试人员、科技干部等有很好的工作生活条件,也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我们考虑把它放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南6.5公里的地方,最大的优点就是充分利用了生活区的基础设施。” 这个方案不仅提高了基础设施的统一利用,还节省了很多经费。
  4年的时间转眼过去了,空旷的戈壁滩上奇迹般矗立起厂房--期盼已久的中国载人航天发射场竣工了。雄伟的发射场和测试厂房遥遥相对,在戈壁滩上十分显眼。
  发射场的“三垂一远”模式
  “神舟”飞船火箭组合体高达58.3米,重量近500吨。如此“庞然大物”是怎样送到发射塔架上的?
  问题不止这一个。李元正说,当时老的方案是运载火箭和卫星飞船运到发射场之后,先在技术厂房里进行发射测试。等所有中检、全检检查完毕之后,通过公路运到发射阵地,然后再把运载火箭以及二级火箭吊装起来,接着把卫星放上,再把塔架立起来进行测试,最后进行发射,当时叫“上架模式”。
  “上架模式”是一种传统模式,但不是先进的模式。尤其是载人航天发射,第一要素是保证载人飞船和航天员的安全。如果采用这种模式,在场地的工作时间非常长。搞航天的人都知道,发射场地条件相对简陋,火箭在发射场地呆的时间越长,对发射可靠性的影响就越大。国外已经有多次因为气候原因导致发射失败的先例。
  李元正认为:一个有效的方案应该是一个先进的方案,方案的有效性应该用方案的先进性来保证。一个落后的方案你再努力,它本身就有缺陷,那么你就不可能保证发射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所以必须用最先进的方案来做。
  为了学习国外的先进发射技术,李元正和同事一起去国外进行考察。经过多方考察、讨论、研究,他们针对原来模式的固有缺陷,提出了“三垂一远”模式,即垂直组装、垂直测试、垂直整体转运和远距离发射控制。
  这种“三垂一远”的模式,不是照抄外国的发射模式,而是根据中国国情、针对我们的运载火箭和飞船提出来的先进的发射模式。和国外相比,除了更加重视发射安全外,发射场的结构也不一样。
  一种新方案的提出,总是历尽曲折。当时有很多人并不同意“三垂一远”的模式,希望还用老的模式,主要是因为:1这个新模式没有实践过,压力很大,不放心;2要是使用新模式,其他系统都要受到影响,需要做一些改动。载人航天时间紧,任务重,何况还存在一些具体的技术协调问题。
  但是李元正和他的同事们没有气馁,而是主动向专家解释,积极采纳专家提出的建议。最终,载人航天采用了这种先进的“三垂一远”模式。
  如今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发射塔下面有一条通向总装测试厂房的毫不起眼的铁轨。在活动发射台的托举下,在厂房完成组装、测试的船箭组合体正是沿着这条铁轨平稳地呈垂直状态驶入发射塔架。
  测试发射控制模式的选择上,他们采用了远距离测试发射控制方式:取消了发射区的地下控制室,改为在技术区设置测试发射控制中心。发射时,8排计算机终端前坐满了指挥控制人员,墙上的6个巨型屏幕不断显示发射场各分系统的实时画面……测发中心通过计算机测发指挥监察系统,实行自动化检测和对关键部位的监测监控,提高了测试发射的可靠性。
  “三垂一远”模式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持火箭和飞船的状态不变,提高测试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这种模式适合中国的国情,很好地克服了“上架模式” 的固有缺陷,为“神舟”号系列飞船的成功发射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该项目被评为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中国人首次上天,实现千百年来飞天的梦想,让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干了大半辈子的李元正非常兴奋。
  作为载人航天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他深有感触地说,载人航天工程的11年奋斗过程,充分体现了我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可以说是过去“两弹一星”精神继续发扬的结果。我们总结载人航天过程,就要将这个精神继续发扬。
  李元正在发射中心亲身经历的实验有上百次。他说,科学实验都是未知的,并非都一帆风顺。我国的航天技术现在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都是我们一代代科技人员殚精竭虑、努力奉献的结果。
  李元正1958年进入哈工大电机系学习, “当时哈工大是国内最好的大学之一,除了有很多苏联专家,教学仪器都是从苏联引进的最先进的设备。学校的学风非常正,教学科研很强,对学生要求很严,学生在实习和毕业设计的时候都有专门的老师带。所以毕业生的动手能力和独立思考的能力都非常强。” 
  李元正还清楚记得当时的校领导李昌、高铁,记得那曾经在教室里用功读书、校园小径中朗朗晨读的日日夜夜。谈到母校哈工大,他总有一种由衷的自豪和难以舍弃的游子之情。他以切身的体会告诉在校的学生:成功都是刻苦积累的结果,如果认为走对了,就坚持下去,绝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
  最后,李元正愉快地接受了回学校作报告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