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从“东方红”到“神舟”

——访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原副主任刘庆贵校友

作者:梦龙

 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上天和第一艘载人飞船“神舟”五号升空,中国航天史上的两个第一次、两个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都能在现场亲历的人能有几位呢?
  可眼前的这位老航天人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位。他个子不高,可能是因为戈壁滩的烈日和朔风格外“照顾”,他的脸庞黑瘦,但却遮掩不了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矍铄,而那副眼镜又为他添了一份儒雅。
  初次与他接触,感受到的是随和、亲切;接触深了,尤其是了解了他近似传奇的经历,你能感受到那背后的坚韧。
  他就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原副主任刘庆贵校友。

92

刘庆贵校友接受采访后为采访组人员签名留念


  刘庆贵是哈工大电测专业65届毕业生。说起当年毕业分配的情景,他饶有兴趣地回忆起当时的一幕来:“那次毕业分配的有好几百人。我们坐在电机楼的阶梯大教室听系主任宣布名单。眼看着名单念了半天还没听着自己的名字,我就开始着急:‘难道这次没给我分配吗?’旁边的人就劝我,别着急,也可能最后、最精彩的地方才轮到你。名单一直快翻到最后了,听系主任念:‘下列同学到甘肃清水,刘庆贵……’顿时我高兴得不得了,因为那时就向往着航天,结果没想到愿望真的实现了。”
  1965年,年轻的刘庆贵和全国各地分配到甘肃清水的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们一起来到了戈壁滩深处的酒泉发射基地。这个被称为“地上不长草,天上无飞鸟,风吹石头跑”的地方尽管环境艰苦,却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场区。当时所有先进的型号任务都在此试验。刘庆贵从基层干起,在近40年的时间里,按他的话说是“从基层到机关,各个阶层都干过了”,干出了人生的精彩。当年毕业分配时同学为宽慰他说的话变成了现实。
  刘庆贵在发射基地一直从事卫星和飞船的发射试验工作,参加了我国第一颗卫星及后续的返回式卫星的发射任务,参加了我国载人飞船工程论证、发射场建设和“神舟”系列飞船的发射。回想起这些任务,其中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的发射情形在他的脑海中记忆非常深刻。担负那次发射任务的是二中队,当时刘庆贵在该中队三分队任分队长。30年后,通过他所撰写的回忆文章,我们可以感受到当年发射卫星前紧张而激动的日日夜夜,感受到他和他的同事们远离亲人、远离城市的繁华、默默奉献自己的才智和青春的航天情结。虽然有时他们经历的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无法与家人分享,但是他们坚信所从事的是伟大的事业,终究会为后人所了解。经过细心的测试,精心的准备,中国的第一颗卫星从酒泉升空,顺利进入地球轨道,《东方红》的乐曲声在太空中响起。中国从此成为第五个能独立发射卫星的国家。
  岁月流转,几十年转瞬即过,刘庆贵已由当年参加“东方红”卫星发射的年轻基层干部成长为酒泉发射中心的高级领导。中国也通过改革开放,逐步走向繁荣,国力与日俱增。随着经济、技术等方面条件的成熟,中国载人航天终于提到日程上来。
  “其实中国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曾提出过载人航天,但由于当时条件不成熟后来就停下来了。1992年,有关部门重新组织了一个几百人的载人航天论证组,下面分有7个组,来进行技术、经济、科学的论证。我也参加了这个论证组,是发射场论证组的副组长。”刘庆贵说,“当时我们认为搞载人航天非常必要。载人航天工程是一个国家经济、科技、国防等方面综合实力的反映。” 1992年9月21日,载人航天工程被正式批准立项,中国人的“飞天梦”朝着现实的方向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载人航天工程立项后,各个分系统开始了忙碌的建设工作。作为参与建设的一分子,刘庆贵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发射场系统的建设中。他和他的同事们立志要建设一个世界一流的航天发射场。经过几年建设,1999年11月,“神舟”一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被顺利送入太空,随后“神舟”系列飞船一次又一次从酒泉升空。酒泉航天发射场也在这一次又一次发射中得到了考验,证明了自己的先进性。“从‘神舟’系列的这几次发射来看,发射场确实是技术先进的,完全达到了我们原来设计的技术指标。”除了发射场系统,在“神舟” 成功发射并顺利返回后,刘庆贵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载人航天整个技术方案都是成功的。“因为我们首次飞船发射实验就非常圆满。随后的‘神舟’二号、‘神舟’三号、‘神舟’四号按照真正的载人飞船上天时所配备的设备、仪器和状态,都圆满完成了任务。当时三号、四号完成任务之后,我就可以肯定载人航天已经完全具备条件。”对成功的强烈自信,来自于航天人那种聪明才智和良好的精神作风。正是有许许多多像刘庆贵这样的航天人为国家的航天事业发挥聪明才智,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只利用4艘飞船的试验就达到载人标准,这在世界载人航天史上也创造了一个奇迹,从而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就使我国航天事业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奇迹的创造除了聪明才智,还有那种航天精神和载人航天精神。他们用奉献的精神,用严谨的作风,按照标准严格要求, 不放过任何一点问题,做到了万无一失,保证了载人航天的成功。刘庆贵介绍说:“我们发射中心有一个提法:产品不要带着问题进场,产品出厂之前应该把该由制造方解决的问题都解决了。整个航天科技集团要先把好检验这道关。进场之后,产品先到技术区,在技术区我们要求不能带着故障转场。确认完全没有问题才能转到发射场。这道关也一定要把住。最后到发射区进行测试,发射前要确保不带任何问题。不带问题出厂,不带问题转场,不带隐患上天,这‘三不带’是我们中国航天独具的特点。”
  中国古人有飞天的梦想,有奔月的神话,这些代表着中国人对浩瀚太空的美丽遐想在2003年10月15日终于变成了现实:中国人乘载着“神舟”五号第一次升入太空。发射时,刘庆贵陪着国家各部的部长们在现场亲眼目睹了那一历史时刻。时隔一日,航天员杨利伟顺利返航,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具有载人航天能力的国家。
  从“东方红”到“神舟”,中国航天发展史上重要的两大步,刘庆贵为能参与其中感到庆幸。“我前后参加了我们国家许多卫星的发射。它们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实力。载人航天从论证、建设到发射,我也都参与了。能够参与这么一两件大事,这辈子没有虚度,也算为母校争光了。”

95

“生,三千年不死:死,三千年不倒;倒,三千年不朽”,象征航天人不屈不挠精神的胡杨树(刘庆贵摄)


  从卫星到载人飞船,从基层干部到高级指挥员,刘庆贵的人生跨度不是简单的时间积累。在刘庆贵工作的场区,东边是大片的沙漠,西边是一片光秃秃的石头山,周围就是戈壁滩,年降水量30毫米,年蒸发量却达到4 000多毫米。普通的花草树木无法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但有一种叫红柳的树木却能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中存活。红柳树干不高,一般也就一两米,但它的根却能长到10米多,深深地扎向大地的深处吸取水分。刘庆贵初入场区的时候,尽管条件艰苦,但却被所从事的事业所吸引,认定值得把自己的青春才智投入到这份在国内独一无二的伟大事业中,像红柳一样深深地扎根在场区,在基层一干就是13年。刚开始第一年下放锻炼,他跟大家一齐站岗放哨,完全按照战士的要求严格生活,到后来当技术干部、副分队长、分队长、副中队长、中队长,刘庆贵就这样以苦为乐,以场为家,在基层呆了13年,期间刻苦钻研技术,并参加了很多重要实验,成长为专业技术骨干,为今后人生的跨越打下坚实的基础。
  回首往事,刘庆贵有一个体会,那就是不管干什么,始终要紧盯一个目标来做事;要有一个好的作风,它能够在无形中产生给人鼓舞的力量。而在哈工大的学习,让刘庆贵感到受益终生。他认为正是哈工大那种“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优良传统使自己形成了好的作风,而学校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则使他在扎扎实实中学到了东西,使他能够在国家最需要的地方一试身手,在实践中显示出到家的功夫。刚到场区,刘庆贵感到所学的专业与实际工作并不怎么对口。但学校打下的良好基础,尤其在哈工大形成的钻研精神和克服困难的精神,让他始终保持昂扬的斗志和充足的信心。
  刘庆贵面对工作总是一副以苦为乐、不肯服软的铁骨硬汉形象,同时他也有很生活的一面,闲暇时摆弄一下摄影,写写文章,回忆激情燃烧的岁月,对调剂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颇有心得。“在生活中,甜的东西多想一点可能会更好一些。搞摄影的人一定要发现一些美的东西,经常发现美的东西,自己心里也会感觉挺美,这样可以陶冶自己的情操,使自己更加充实。一辈子平平安安的人可能没有几个,父母、子女、妻子可能会碰到什么问题,也可能自己工作中不顺心。这些事怎么去对待?我想可能这就要多看喜欢的,多看祖国和人民给你的一些东西。这样可能你就会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心态,能对待这些苦的东西,甚至辣的一些东西。”这番话对于刘庆贵来说绝对不是凭空而论。1971年12月,已经是火箭发射中队控制分队分队长的刘庆贵,又要参加发射新运载火箭的任务。而他的爱人此时正怀孕,预产期为1972年1月。在哪里生产?在场区吧,刘庆贵马上要去参加火箭的出厂测试,没人来照料;到她东北老家吧,她母亲年迈多病;回刘庆贵的老家吧,可他的爱人从来没有去过,人生地不熟,连个伴儿也没有,自己请假也不可能。而且从场区到广西老家,要换乘4次火车、两次汽车,行程近5 000公里,少则7天,多则10天,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得了!几经考虑,没有办法,他只有咬牙让他的爱人独自一人去广西老家。刘庆贵把爱人送到离场区最近的清水火车站,送上火车,心里酸酸的,眼睛湿湿的,看着装载着妻子、装载着他的希望与担心的火车向东开去。所幸一路平安到达,妻子得到了家里人的细心照料。此后,第二个孩子也是刘庆贵爱人一个人回到广西老家生的。可令人难过的是,就在孩子满月后母亲返回场区的途中,孩子得了急性肺炎没有活下来。到第三个孩子出世前,情况变得稍微好一些了,这时已经可以将家里老人接到场区。这样,刘庆贵的母亲来到场区,帮忙照料母子俩,孩子长到3岁才回去。提起这些事情,刘庆贵对家里充满了感激之情,但也难免会有其他一些滋味涌上心头。可刘庆贵知道,你只有克服了生活这些苦的、辣的东西,才能得到甜的东西;而酸的东西呢,是因为发酵过度,如果发酵掌握得好一点,可能也会变成甜的东西,也会变成好的东西。心态如此,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家庭,就会充满幸福,心情就会开朗,就像戈壁滩似的整天充满阳光。
  对于在校的莘莘学子,刘庆贵把孙中山先生“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这句话送给大家。他说:“这句话可以成为我们年轻人的座右铭。当然,什么叫大事,可能各人有各人的理解。我的理解就是:这件事是关系到国家的兴旺,关系到我们的国力,或者说综合实力,应该说这就是大事。如果真要是干这种大事,我看人这一辈子做一两件就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