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白首终圆航天梦

——访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王玉普校友

作者:张彩玲

 王玉普老校友身材高大,衣着朴素,头上苍苍的白发让人不由得联想到这巴丹吉林大漠顽强的红柳。年逾花甲的老工程师将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祖国伟大的航天事业,退休后仍然担任《中国航天》刊物的主编,继续发挥着余光余热。而如今,面对着从千里之外的母校来的老师,他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王玉普自从毕业后就来到酒泉,从此再也没有离开。可以说,他把自己的一辈子都献给了祖国的航天事业。40年前,当他们到酒泉时,国家最困难的时期刚过,酒泉也跟全国一样,处于整顿调整时期。但无论如何,一切又可以重新开始了,这是最值得庆幸的。“最早的一辈,像聂荣臻元帅等,他们经历了最艰苦的时期,创立了酒泉发射基地。我们来的时候已经多少有点乘凉了。”王玉普说:“发射基地建设当时虽然没现在这么好,但是房子等生活设施基本都有了,只是各方面都简单一点。可是大家都不觉得苦,都想不到这些。每个人都只想到我们祖国的航天事业,想着怎样把自己的知识都用上,怎样为这伟大的事业贡献一份力量。”常人难以忍受的苦他们不以为意,不用吃盐水煮黄豆已经让他们觉得比前辈们幸福。因为在他们心中,祖国的需要就是他们前进的方向,他们乐于以红柳为战友,甘于成为大漠坚强的儿子,将艰辛踩在脚下,为采撷丰收做最充分的准备。

97

正在接受采访的王玉普校友


  “以场为家、以苦为乐”、“死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当年的豪言壮语犹在耳畔,如今似乎已经成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航天人的人生信条。“我一生都在做这样的准备。聂帅等前辈领导是这样做的,烈士陵园里的烈士们也都是这样做的。”老一辈科学家对自己钟爱的事业的虔诚竟至可以用生命来衡量。而他们说的却是那么平静,仿佛那是自己最自然的归宿。
  作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的高级工程师,王玉普是和祖国的航天事业一起走过的,“没有中国的航天事业,也就没有我个人的今天,没有我这么大的发展空间。”他说自己有幸经历了祖国航天事业从无到有、从艰辛到辉煌的40年历程。当初在这项事业的起步时期就加入进来,并参与了“东方红”系列卫星以及以后的一系列研究,后来王玉普因为年龄的限制才退下来,但他还承担着一些保障性的工作。无论是当初身负重任也好,如今退居二线也好,他都尽心竭力完成自己的工作。“坚决服从国家需要,让我做我就做,让我走我就走。”没有索取,只有奉献,简单朴实的几句话,却折射出老校友的一颗拳拳赤子之心:与国家利益相比,什么都不重要。
  “神舟”五号发射成功,举国欢腾。在别人看来,可能就是看到电视转播时的兴奋和激动,而在王玉普他们这些航天人的眼里心中,那是一辈子的寄托、一辈子的结晶。是他们亲手缔造了这个梦,又眼看着她那么完美的结局。“我们亲眼看着飞船成功升入太空,那种兴奋,无以言表。我觉得自己吃一些苦也好,在这里呆一辈子也好,都非常值得!哪怕我只是尽了一点微薄的力量,心里也舒服。哈工大没白培养我,国家没白培养我……这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的。”是啊,就算为此付出了一生,他们都无怨无悔。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面对“母校”人,自然少不了提哈工大。王玉普字里行间闪烁着对母校的深深感谢与怀恋。
  1957年王玉普来到哈工大,当时学的是机床自动化专业。“在哈工大我不仅学了很多重要的基础知识,她对我个人的成长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在那些特殊的时期,是母校给了我们温暖。深深感谢母校。”“哈工大为我国的航天事业培养了众多的优秀人才,没有人才我们的航天事业也不会发展到如今这么辉煌的阶段。人才决定一切嘛。”王玉普老校友对在校的学子寄予了厚望,“中国的航天事业随着我们的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以后一定还有更好的机会,我们还要搞‘神六’,还要建我们自己的空间站,还要探月、探索宇宙,这些新的历史进程在等着你们去创造!过去我们的一代代校友来了,并且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像李继耐校友、胡世祥校友,他们把青春甚至一生都留在了这片大漠。希望你们继续发扬这种优良传统,前赴后继投身到祖国伟大的航天事业。因此你们一定要抓住机会,努力学习、钻研,知识不怕多,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我们从事的航天发射试验领域在世界上也是比较先进的,是人才,在这里就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