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酒泉:梦开始的地方

——访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余正军、刘靖校友

作者:刘丁

  自动化测试与控制专业的余正军和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刘靖,2003年7月刚刚毕业来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加入航天队伍,是真正的新人。虽然离开学校不到半年,但是笔挺的坐姿和言谈举止,已经让他们有了一种军人的气质。
   接受采访时,他们刚从西安军训回来。黑黑的脸膛上还带着3个月风吹日晒的军训留下的痕迹。“在学校的军训只是一种尝试,部队的军训才是真正的军训,差别是很大的。”余正军坦率地说。
   见到母校的老师,两位航天新兵流露出孩子般的高兴和激动;面对摄像头,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腼腆和局促。但是谈起为什么选择航天,谈起这短短3个多月的经历,他们立刻活跃了起来。
   性格开朗的余正军侃侃而谈:“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会有很多的梦想。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航天梦。选择来酒泉,正好实现了我的梦想,所以我想都没想就来了。”而刘靖则相对内敛:“我小时候就非常向往航天,到哈工大以后,学校在航天方面的教育比较多,而载人航天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遇,所以我就想到酒泉来,希望自己能够在载人航天领域做一些工作。”
   “这次军训使我真正从一个青年大学生变成了一名航天人,这个转变对我非常重要。比如军训刚到部队第一天,我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非常累,但队里马上就安排我们打扫卫生,紧接着就是叠被子,叠四四方方的‘豆腐块’。当时还想不通,为什么要把被子叠得那么好看呢?现在3个月过去了,每天都必须做这些事情,必须要达到要求,就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想这也是对我们的耐力和意志的一种训练,是内在素质的培养。所以这3个月的军训使我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的提高。”余正军的一番感受也引起了刘靖的共鸣,刘靖补充说,军训主要是培养一种雷厉风行、一丝不苟的作风和习惯。
   “我们队长平时对我们要求比较严。刚开始去大家还很不适应,但队长一直鼓励我们:咱们队的作风就是,要做就做到最好。特别是1个月的阅兵训练。第一个训练是踢腿训练,整天整天一直踢,汗水把军装都湿透了,很多人生了病,但还是坚持下来,那是我最感动的事。”说这些话的时候,刘靖似乎还沉浸在一直踢正步的回忆里。
   看着两个人眼中流露出的那一分率真和坚毅,我们也被深深地感动了。虽然刚刚踏上航天的路,或许还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适应,但他们在思想的悄然转变中逐渐成熟起来。余正军说,以前当学生的时候,每做一件事都要想做这件事是否有价值,注重追求实际的效果。因此刚开始军训时,对有些事情心理上一时很难适应。但是真正变成一个航天人以后,就有了不同的看法。“就像叠‘豆腐块’虽然是一件小事,但每天都要保证自己有这份耐心能够把这份工作做好。就像以后我们要做的工作一样。许多老前辈,在戈壁滩里面忍受寂寞,十几年如一日做着同一份工作,天天做的都是同样的事情,但都会做得很好很有价值。军训这一段经历,让我感觉到,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高标准要求自己,有耐心、有毅力把每一件事情做好。这也是我们学到的非常宝贵的东西。”刘靖也表示自己刚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时候,感觉工作比较单调,做什么事情都不讲什么理由,必须先做,而且是高标准地去完成。不像以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一个目标去做。但在发射中心,首先要培养一种意识,做任何事都要按照一定程序,不折不扣地去完成。因为航天人有一种特殊的使命,会经常碰到一些不可预料的状况,所以培养这种作风和意识也是非常重要的。
   茫茫戈壁滩,以其传说中的神奇荒凉和红柳胡杨,而引起多少人的遐思。这种遐想余正军和刘靖也曾有过。然而,当火车一路驶过无边的戈壁,当最初新奇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他们开始另一种思考:“60年代,老一辈航天人能够在那样的荒漠上种下树木,建起东风水库,建起那么现代化的发射场,真的不容易。有了他们的精神,以后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能坚持下去。”戈壁滩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荒凉,发射中心的建设和生活比他们想象的好得多,“中心的生活保障非常好,国家在这方面做到了最好的保障。这里天气很干燥,但我们保证每天都有纯净水。寝室条件也不错,通讯设备等也都有。”
   面对母校老师的关切,他们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家人一样,无话不谈。昨天,他们还是父母羽翼下的小鸟,老师眼中的孩子,今天,他们已经是骄傲的航天人了。这种角色和心理的转变,让他们有了与众不同的体验。“当时‘神五’发射的时候,我们正在军训,看了报道,当时感觉非常非常的骄傲和自豪,我们也是航天人了!”说到这里,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更加生动起来,继而便提起了“非常想念”的母校,“学校是人生的第二个家。哈工大这4年,是我们人生中非常重要、非常难忘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