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巡洋远望剑指“神舟”

——访中国远洋航天测控基地“远望”三号原政委王彦校友

作者:黄峰

  2003年10月15日上午,北京时间9点,蔚蓝的海水拍打着深灰的船体,大海像往常一样平静。“远望”号上却机器轰鸣,人来人往,匆匆忙忙,透露出逼人的紧张气氛。随着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一声指令,“长二F”运载火箭将“神舟”五号射入茫茫太空之中,分布于三大洋上的“远望”号船队迎来了最紧张也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船箭分离9分钟后,“远望”一号首先迅速捕获到飞船,发出太阳帆板展开指令。9:30,“远望”二号捕获到飞船,注入数据,使飞船成功进入椭圆形初轨。16日5:34,“远望”三号开始跟踪飞临南大西洋上空的“神舟”五号,并对飞船发出返回指令,返回舱旋即由运行轨道转入返回轨道。在“远望”号船队的护卫接力之下,“神舟”五号返回舱终于安全落地。

113

正在接受采访的王彦校友

  消息传来,“远望”三号上一阵欢腾。大家欢呼雀跃,连续鏖战几天几夜的疲倦一扫而空。

   王彦作为“远望”三号的原政委,这一刻,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责任重大。完不成任务不得了呀。”王彦深有感触地说。
   1995年投入使用的“远望”三号是我国第二代综合性远洋航天测控船,汇集了我国当今船舶、机械、电子、气象、通信、计算机等方面的先进技术,硬件设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主要担负卫星、飞船和其他航天器全程飞行试验海上测量和控制任务,是“远望”船队中最先进的一艘。
  作为“远望”三号的原政委,没有谁比王彦更了解这艘船的历史。他清楚记得,1995年底投入使用以来,“远望”三号船先后13次远征三大洋,圆满完成了14次国家级大型试验海上测控任务,1999年11月首过好望角,总航程达16万多海里。
  这一次“神舟”五号发射成功,“远望”三号又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
  王彦1976年进入哈工大。他担任党支部书记的76832班一直是校先进集体,黑龙江省青年新长征突击队。1980年他从机械制造工艺及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某研究所从事技术工作,后被选调到国防科工委从事政治工作。他先后两次荣立三等功,工作岗位换了10多次。1997年他开始担任“远望”三号政委、党委书记,现任无锡市司法局副局长。
  王彦回忆说,当1997年他被组织调到“远望”三号当政委时,心里感到特别兴奋。因为“远望”号远洋航天测控船队在整个航天系统是独一无二的--岸上的测量站很多,船上的只有这么一个。何况,随着中国航天的飞跃,这几艘船承担越来越重要的任务,都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说起“远望”号的来历,还有段故事。
  航天测控是当代的高新技术。为了拓展航天事业,一些发达国家把测控网从陆地伸向了大洋。20世纪60年代,当美国等国家先后拥有远洋航天测控船时,研制我国自己的远洋航天测控船的设想在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心里逐渐成形。
  1965年,周恩来总理提出了“研制中国自己的航天远洋测控船”的宏伟构想。1968年毛泽东主席亲自批准了研制航天远洋测控船的计划。经历了“文革”的风雨,“远望”一号、“远望”二号测控船终于在1977年8月31日和1978年9月1日下水。为什么取名“远望”?原来是取自叶剑英元帅的诗《远望》:
  忧患元元忆逝翁,红旗飘渺没遥空。昏鸦三匝迷枯树,回雁兼程溯旧踪。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景升父子皆豚犬,旋转还凭革命功。

118

“远望三号船”在茫茫大海上向祖国人民拜年(中国远洋航天测控基地供图)


  “远望”一号、“远望”二号于1980年5月首次执行测量任务,获得了圆满的成功。接着又圆满地完成了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试验通信卫星及其运载火箭第三级的测量任务。为适应国际商业发射的需要,“远望”一号和“远望”二号在1986年都经过了技术改造,使系统总体技术性能有了明显的提高,提高了国内与国际兼容能力。在亚洲一号卫星的发射任务中,“远望”号测控船利用入轨段短弧段测量数据确定了初轨根数,满足了卫星用户的要求,其测量精度与美国休斯公司陆上测控站测量的长弧度段精化轨道精度相当。测控船在首次商业发射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远望”三号则建造于20世纪90年代,“远望”四号是1998年由原来国家海洋局的“向阳红”十号船改造而来的。远洋测控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远望”号的测控水平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可以完成一系列复杂的测控任务,包括对各种卫星及对“神舟”号飞船进行的测控。用测控船搞控制,技术难度较大,有一系列复杂的技术问题,“远望”号都很好地解决了,几乎单船就可完成测量及控制的任务。这在世界上很少见,只有我国才是这样。另外,由于船上各种电子设备之间存在相互干扰,船在海上的精度不像陆地站,环境很复杂,技术环节也很多,船也一直处于摇摆状态,所以国外的测量船只进行测量的任务,只有我们国家测控船是集测量与控制于一体的。
  王彦自豪地告诉记者,25年来,“远望”人44次远征三大洋,累计航行100多万海里,相当于绕地球40多圈,50余次执行航天发射的海上测控任务,测控成功率达100%,创造了世界航天测控史上的奇迹。
  “神舟”五号发射成功,很多外电纷纷报道,飞船能顺利升空,进入预定轨道并准确地回收,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国拥有4艘先进的“远望”号航天测控船。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远望”三号是“远望”船队中设备最先进的一艘,承担的任务也最重,不仅要承担飞船轨道测量、监视等任务,而且承担飞船返回调姿与制动控制等关键控制任务。
  王彦说,“神舟”号升空以后,“远望”三号首先要把它抓住,然后双向捕获,再给飞船发射指令。完成对飞船的姿态调整后,“远望”三号再给飞船发出点火指令,使飞船降速,最终安全返回。
  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简单,但环环相扣,不能出一点问题。而且,飞船在返回阶段,速度很快,留给“远望”三号的时间只有短短5分钟。
  王彦介绍道,海上测控不同于陆上测控。船在大洋上,海水有几千米深,没有这么长的锚链,就不可能抛锚,因此船就不能停机。船本身总是在不停地运动中,加上大洋上的风浪非常大,从技术上来说对目标进行测量和控制的难度非常大。有时海浪比较大的时候,船身倾斜角达到几十度,目标稍纵即逝。王彦说,如果抓不住目标,就无法完成任务,所以大家的压力都很大。时间的价值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王彦说,在对“神舟”号测控的过程中,还有几个小插曲。
  在对“神舟”一号的测控中,“远望”三号还额外完成了一部分工作。有一组应当是陆上的其他控制站送到飞船上去的数据,没有送上去。这组数据关系到着落点的问题,如果没有,严重影响飞船的返回,后果不堪设想。
  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远望”三号要把这组数据发射出去,再完成自己的任务!留给“远望”三号的时间只有短短5分钟。完成过程,按王彦的话来说,比较惊险!大家平常的苦练显现出效果了--“远望”三号提前1分钟抓住目标。
  因此最后“神舟”一号飞船顺利返回地面,“远望”三号的人感到格外自豪。
  对“神舟”二号进行测控时,王彦和他的同事接到命令,必须对飞船连续跟踪7天7夜。7天连续工作,不能好好休息,对于所有工作人员,尤其是设备操作手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偏偏在此时,“神舟”二号的留轨舱又出现严重问题,太阳能帆板无法打开,电池不能提供能量,如果故障得不到解决,留轨舱只能变成一个死舱。指挥中心的人非常着急,不约而同想到了“远望”三号。
  “神舟”三号全体船员正在宿舍庆祝胜利。接到指挥部下的指令,王彦和同事马上打响警铃,要求所有设备恢复工作,继续跟踪。时间就是生命,因为按正常顺序开机预热,需要较长时间,何况大家都不在工作岗位上!
  时间紧迫!“远望”三号的管理高效立即体现出来。操作手迅速到位,所有设备全部恢复正常仅用20分钟。在留轨舱飞过上空的一瞬间,“远望”三号迅速抓住目标,把数据送上去了。留轨舱的太阳能帆板打开了!
  “台上一分钟,台下10年功”,正是平常训练非常刻苦,“远望”三号才能在各种紧急情况中应对自如、脱颖而出。
  王彦介绍说,大家平时训练非常刻苦,例如雷达的总操作手,经常是日以继夜地在机房里进行训练。操纵雷达,不但要求反应要快,脑袋瓜也要非常灵才行。很多紧急情况下,都要靠盲读才能抓住目标,只有靠平时的苦练才能做到。实际上,如果船上突然出现故障,不可能把技术人员送过来,所以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修复。
  为了完成任务,“远望”三号长年累月在海上,台风是船队最大的敌人。王彦笑着说,每一次出海,总部的首长都来欢送我们,我们也都是跟家人交待好了才出海。
  王彦到“远望”三号工作以后,遇到过3次台风,情况都非常危险。
  第一次是1998年7月1日,“远望”三号在新西兰海域遇到十二级台风。“远望”三号的理论抗台风能力是十二级,所以那一次非常危险,附近有两个船都沉掉了。幸好船在锚距里面,海水相对较浅,危险性较小。全船紧急动员,和台风搏斗了1天1夜。台风终于过去了!王彦办公室的茶几翻了好几个斤斗,盘子全打碎了。第二次是为了完成测控“神舟”一号飞船的任务,“远望”三号第一次经过好望角。好望角是全球风浪最大的地方,曾有好几艘20万吨巨轮在这里被狂风一击两断。为了等待风浪较小的最佳时机,“远望”三号在港口等了好几天。原本以为安全了,但在快穿过的时候,风浪就来了。风浪非常大,幸好“远望”号仅仅打了个擦边球,马上就要过去了。但台风还是就把船甲板上的很多设备刮掉了,连铁管焊的灯都被吹到海里去了。王彦回忆起来,还觉得后怕。
  第三次是在我国的南海海域。为了完成“神舟”二号的测控任务,“远望”三号受命赶往指定地点。时间紧任务重,但天公不作美,正好赶上前后都有台风,这下让船队进退两难。为了节省时间,领导集体决定,强闯台风区。那一次风浪非常可怕,暴雨倾盆,海天相连,漆黑一片,就像船沉到海底一样。但“远望”三号因为是主动闯关,事先所作的准备工作非常充分,船队安全躲过灾难。
  在执行测控任务中,“远望”三号均处于中高纬度海域,气象复杂,海况恶劣,往返要经过许多危险航区。测控飞船时,不同的圈次要根据测控设备跟踪的几何条件,不断调整船位和航向,以保证精确度。测控船分别停靠多个国家的多个港口,船舶安全、动植物卫生、防污染等检查很严,一些港口社会环境比较复杂,这些对靠港工作以及船舶、人员的管理和安全等,都是新的考验。
  王彦和他的同事迎难而上,取得了一次次的成功。国家也给予“远望”三号很高的荣誉。1999年3月17日,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命令,给远洋航天测控基地“远望”三号船记集体一等功。2000年4月30日,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曹刚川,政委李继耐签署命令,给“远望”三号船测控部门记集体一等功。
  测控任务完成后,“远望”三号每到一个港口,都受到当地华人华侨和留学生的热烈欢迎。他们有的驱车几百公里赶来,有的提前十几个小时在码头守候,看到“远望”号来了,许多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所有炎黄子孙都为中国能有如此先进的测控船而感到骄傲。王彦回忆说,一次“远望”三号返航途经印度洋时,一艘新加坡货轮用高频电话呼叫他们,说从当地媒体中了解到“远望”号船队的感人事迹,并鸣笛一分钟向“远望”三号全体人员致敬……此时此刻的“远望”人,与祖国人民一样,无比自豪!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远洋测控工作既艰苦又危险。王彦到船上工作之后,正是该船执行试验任务的高峰期,出海频繁,而且又遇上了“远望”一号、“远望”二号进厂中修,海上测量的重任大多由该船独立承担,任务难度大,风险大,参试人员思想压力也大,加之参试官兵家庭困难较多,给思想政治工作增加了较大难度。
  王彦身为“远望”三号的政委,深知稳定人心是保证海上任务完成的重要一环。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他理出了党委工作的新思路,围绕“出成果、出人才”的根本目的,提出了“建设一流的船上测控部队”的奋斗目标,从“班子、训练、质量、安全、教育和管理”6个方面制定了具体的工作措施,并在船员中叫响了“人心齐、士气高、自加压力争先进;抓测控、闯难关,负重拼搏创一流”的口号,很快在全船形成了统一认识,营造了团结向上的良好氛围。
  近年来,他“发明”了独特的“三部曲”。第一部曲是为出海的“远望”人解决后顾之忧。测控基地有8名科技干部的家属下岗。两年来,王彦利用工作之余,走访测控基地干部家庭200多人次,不但使8名下岗家属重新上岗,还帮20多名“远望”人解决了多种特殊难题。第二部曲是让大家在海上张弛有度。船每次离开码头的第一天,他都要对大家教育动员,即将远航前,全船人员都要举行“向祖国再见”仪式等。两年来,在海上,他组织的各种活动上百次,富有特色的活动使大家士气振奋。第三部曲是走进机房,关心每一个在岗人员,鼓舞他们的斗志。在执行“神舟”号测量任务前,他抽晚上的时间走访了50余名干部家,他妻子半生气半开玩笑地问他:“你走访过我家吗?”
  海上的生活非常枯燥,王彦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提高船上的士气和凝聚力。例如钓鲨鱼。王彦笑着说,每一次钓鲨鱼大家都非常开心,但鲨鱼并不好钓,鲨鱼的力量非常大,慢慢打一下也不得了。一般是六七个人组成一个钓鱼队,用大拇指粗的钢条做成大鱼钩,用麻绳拴着,以可乐瓶子作为浮子,在鱼钩上面挂一块猪肝或猪心。每一次大家都玩得非常高兴。
  提起母校,他用“终身难忘”4个字来形容。他回忆道,虽然入校的时候“文革”还没有结束,但学习基本走上了正轨。他学习非常扎实,在学校里面品学兼优,走上了工作岗位第一个作品就被评为优秀。他告诫在校的大学生,学校期间时间非常宝贵,必须充分利用。因为只有在这个期间,才能安心学到知识。真正到了工作岗位以后,再去学这些理论知识就很难了。他说,要珍惜年轻时的时光,这样毕业时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工作后,就要用心工作,讲求职业道德。一个人不可能把更多的精力花费在别的东西上去,因为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他说,在学校担当社会职务,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因为你要学会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在社会中,不会交往你就不会工作,或者很难开展工作。王彦现在还跟他的同学经常保持联系。他深情地说:“我一定要回母校去看看。因为母校培养了我,我非常留恋我的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