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热风吹雨洒江天

——记中国远洋航天测控基地技术部原总工程师江文达校友

作者:裴文

  海有多深?没有人测过;
  洋有多大?没有人量过。
  然而,对于每一次卫星、飞船的测控,他都清清楚楚地记在心里。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到中国远洋航天测控基地,从太平洋、大西洋到印度洋,都留下了他对测控事业的热爱和执著--他就是中国远洋航天测控基地技术部原总工程师江文达校友。
  “‘神舟’五号发射时,我在中心的指挥所里看到实况转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飞上天,圆了中国人的航天梦。回想自己搞了一辈子航天事业,非常激动,许多老同志都热泪盈眶……”提起他的“远望”号测控船,谈起“神舟”号,年过六旬的江文达校友谈笑风生。
  戈壁沙海航天梦

120

江文达校友接受采访


  江文达的航天梦,始于自己的高中时代。“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激发了我对航天的兴趣。因此1959年高中毕业时,我就考到哈工大自动控制系导弹与火箭控制专业,从此跨入航天事业的大门。”1964年毕业后,江文达被分配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开始了他一生的航天之旅。
  当时,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立了一个测量设备研究所,专门研究航天器测量和控制。江文达到酒泉以后,主要负责测量设备的精度鉴定。十几年来,从低精度、中精度到高精度的系列测量设备,都记录着他无数的心血和汗水。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随着同步卫星的发射提上日程,测控也显得越来越重要。但是由于陆地面积受限,无法有效跟踪、测量卫星发射后的运行数据,因此测量必须向海上转移。当时国家就开始考虑建设海上测控船,并成立了测控总体研究所。1978年,江文达开始参加船载测控设备研制的总体技术工作。1980年8月,在技术上颇有建树的他告别了茫茫戈壁滩,走向浩瀚的太平洋,开始了他的“远望”生涯。在远洋航天测控基地,他先后十几次参与制定我国通信卫星等大型试验任务海上测控总体技术方案的论证工作。
  从陆地测量转到海上测量,并不是简单的转折,而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变化。初到江阴的测控基地,江文达面临着一系列技术问题和制度问题。比如船的位置、航向精确测量、巨浪中船体本身的变形问题以及海上标定问题等等,都为他提出了极大的挑战。
  为了解决航向精度问题,江文达最早提出了电子经纬仪测天上星星的方法提高航向精度的设想,从方案可行性论证,到做初步试验,最后在船上正式使用,前后经历了4年多时间。他和同事一道抬着电线杆爬上黄山顶,挖坑、埋杆;没有交流电,用干电池代替在杆上挂一个红灯,爬上爬下;利用电线杆上的红灯和停泊在码头上的测控船的交汇点,测天上的一颗颗星星……海上校飞开始后,他白天忙着采集数据,晚上加班冲完所有胶片,供第二天分析。经过精确的计算分析,再确定下一次校飞要解决的新问题,如此循环往复……最初的设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1982年,江文达提出对“远望”号测控船进行第一次中修改造。他与其他专家们通力合作,泡机房、下厂所,一遍遍计算,一次次论证,审核一张张设计图纸,把对祖国远洋航天测控事业的一腔热情全部融注到了“远望”号之中。到1985年改造完成以后,经过专家鉴定,证明“远望”号测控船的性能上升了一个很大的台阶。
  1984年,是我国进行地球同步通信卫星发射试验的第一年。负责拟制海上测量总体方案的技术室主任江文达,在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反复调研论证,果敢开拓创新。“远望”号按照他的设计方案跟踪测量,圆满完成了运行段、星箭分离、卫星入轨等海上测量任务。
  “我喜欢一些新的事物和新的方法,不喜欢拘于现状。”这种开创求新的精神,使他成为测控基地大家公认的出成果快手,他的才华和办大事的性格备受历届领导的赏识。
  追星逐月望“神舟”
  人生中每一个阶段都会有难忘的时刻。对江文达来说,“亚洲”一号卫星的发射和“神舟”五号载人飞船的测控,许多情节至今仍历历在目,清晰如昨。
  1990年,我国承揽了第一颗举世瞩目的外星“亚洲”一号卫星发射。这次发射中,外商提出:星箭分离后30分钟内,必须向驻西昌的美国专家组提供卫星初轨数据,作为确定卫星运行是否正常和对它实施跟踪的依据。为满足外商的要求,上级提出,“远望”号船要在15分钟内计算并向西安测控基地发送初轨数据。面对世界的关注、国家的声誉和人民的期待,时任测控中心技术部总工程师的江文达,以其高度的责任感和敬业精神,克服重重困难和巨大压力,制定了海上测控方案和快速报轨方案。在制定方案时,他在测控船的部署上做了较大调整,结果仅用了8分钟时间就把卫星轨道参数及时准确地传到了西昌,高质量地满足了外商要求,为祖国争得了荣誉。1990年4月7日晚,两条“远望”号船冲破低垂的雨帘,在夜色中从容而坚定地行驶在南太平洋预定航线上,精确地捕捉着卫星轨道的信息。那一刻的心情,恐怕会成为江文达一生中永恒的记忆吧。
  1992年,“921工程”的上马使江文达从卫星的测控转向了载人飞船的测控。载人飞船的海上测控对可靠性和覆盖率要求更高。载人飞船运行期间,可靠的测量能够保证航天员及时、准确地与地面取得联系。覆盖率则是指飞船飞行一天中有多少时间可以和地面保持联系。以前我们的卫星覆盖率在5%左右,现在载人飞船的覆盖率达到了15%左右。另外,载人飞船的海上测量要求不能有盲圈,即每一圈的运行过程中,至少要有一次与地面联系。
  当时主抓“921工程”的江文达,负责“远望”一号、“远望”二号船变形测量设备电子线路改造和两船新系统的研制工作。这是测控基地首次承担较大的设备自行研制工作,为后来的设备自行研制打下了坚实的技术基础。由于“远望”四号是一条旧船改良的测控通信船,他还带领一批年轻人,解决了“远望”四号改造过程中许多重要的技术问题。
  说起“远望”号测控“神舟”飞船的细节,江文达如数家珍。从“神舟”一号、“神舟”二号到“神舟”五号,每一次“神舟”号升空,都牵系着中华儿女的心,更牵系着“远望”人的心。“测量时基本上是没有休息时间的。几乎一个半小时就要测一次。常常是测完一次,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再接着测……飞船在天上不等人,如果有问题,必须马上解决,必须保证测控的准确性。所以在测控完成之前,是没有办法睡着觉的。”江文达言语轻松地说起那些厉兵秣马的日子,那些寝食难安的不眠之夜,让人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深深的敬意和感动。
  江文达还介绍说:为了保证对“神舟”五号的精确测量,从今年9月8日起,4艘“远望”号测控船相继出征,联袂执行“神舟”五号海上测控任务。它们分别通过台湾海峡、马六甲海峡和好望角等险要航区。“远望”一号定位于日本海海域,负责发射时的测控,及时捕获到飞船,及时发出“太阳能帆板展开”指令,成功给飞船“注入”动力;“远望”二号在南太平洋,负责运行时应急数据的测控,捕获到飞船后及时注入数据,使飞船成功进入第五次变轨;“远望”三号奔赴南大西洋,负责返回时的测控,并对飞船发出返回指令,使返回舱由运行轨道转入返回轨道;“远望”四号驶向印度洋,负责检测盲圈,测控其他“远望”船测量不到的数据。飞船环绕地球第七圈时,杨利伟在太空中展示中国国旗和联合国国旗,向全国各族人民、海内外同胞和世界人民问候,并与他的亲人通话时,就是“远望”四号把这些精美的画面和声音传输到北京、传输到全世界的。
  几十年来,江文达为提高“远望”号船体姿态精度、海上航天测量精度以及海上标校等技术难题倾注了全部心血。经他调研论证、在国内首次推出的在主测量设备上增装微光测量电视的技术方法,实现了海上标校自动化;他采取的综合利用测控船设备的方法,提高了测量定位精度,受到航空航天部的好评。以他为主负责起草的“远望”号测控船中修技术改造工程总体方案实施后,1990年经航天部和电子工业部组成的专家组评审鉴定,其技术性能达到20世纪80年代国际先进水平,并荣获国家级科技进步一等奖。近年来,他还负责载人飞船发射试验海上测控的总体技术工作,获得国家及军队科技进步奖10余项,1990年被评为国家中青年有突出贡献的专家,1991年获得政府特殊津贴。
  劈波斩浪赤子心
  从酒泉到江阴,从地面到太空,“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江文达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和大半生的精力都献给了航天事业,没有时间休闲娱乐,没有时间享受生活,甚至家人都不能好好照顾。说起这么多年独自在家带孩子的妻子默默的支持和奉献,江文达言语之中流露出内疚和深情。
  “我所做的工作、所取得的成绩,与家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最初在海上执行任务时,由于船上信号太弱,没办法通电话,只能通过电报给家人报平安。后来,“远望”船中修改造完成后,可以通过电话联系了,他又只能通过自己的声音传递自己对家人的一份爱和牵挂。
  对江文达来说,对家人的爱是无声的,对事业的爱又是深沉的:“搞测控是我一辈子的事业。卫星有5大系统,载人飞船有7大系统,都很庞大。可是再大的困难,我也要服从国家需要和团队需要,否则很难完成任务。虽然我没有做到航天事业的顶端,但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实现了自己中学时代就许下的航天心愿……”为了实现这个航天心愿,付出了多少,收获了多少,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在那段条件艰苦、设备落后的岁月里,为了得到现在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完成的数据,在当时没有电子计算机的情况下,江文达和他的同事3个人用手摇计算机,摇了半年。戈壁滩冬天很冷,夏天很热。为了测量数据,他们在冬夜到山顶上架标,虽然穿着皮大衣和毛皮鞋,膝盖以下还是没有了知觉;夏天最热的时候达到40多度,气流强度很大,似乎要把人窒息掉、蒸发掉。但所有这一切,都无法阻挡他工作的热情,因为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拿下测量数据!
  后来到了海上,一条船容纳300多人,有时一连几个月与他们相伴的只有浩瀚无边的大洋,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相当枯燥。加上风浪的挑战,人经常被摇晃得晕晕乎乎,晕船、呕吐,在生理与心理双重痛苦的煎熬下,他和他的同事依然坚守岗位,出色地完成每一次测控任务。而这次“神舟”五号的测控检验,充分证明我国航天远洋测控船的测控能力、测控精度、自动化程度和可靠性等整体技术,全部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要做事情,必须要坐得住板凳、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所以今天的成就真的来之不易。”这种来之不易,不是文字可以描述的,不是凭空可以想象的。他实实在在地写在每一位“远望”人的经历中,写在中国航天事业、远洋测控的历史上。
  江文达在自己刻苦攻关的同时,还时刻不忘对年轻人的培养。他在出海执行任务期间,指导年轻同事抓总体技术工作,常常从方案到总结走一个全过程,还指导他们撰写科技论文。在多项成果中,他常常是把机会和荣誉让给年轻人。在退休之前,他选择了4位优秀的大学毕业生,重点培养接班人。
  面对母校的来访,江文达在侃侃而谈自己的航天梦与“远望”情的同时,还不忘对母校的学子深情寄语:
  “首先从人才培养上讲,学校是一个打基础的阶段,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学习方法。打好了基础,掌握了学习方法,才能厚积薄发。其次走上工作岗位以后,不要满足于现状,要不断进取,不断求新,提高改进。现在的社会发展很快,稍微一放松就可能落后。我在退休以后,仍然关心航天,经常看一些相关的资料和信息。第三,要把自己的理想与祖国的命运和利益结合在一起。当年我从学校分配到酒泉发射基地,再到远洋航天测控基地,考虑的都是国家的需要。一个人只有把个人融入到社会和国家的大环境中,才能更好地实现自身的价值。

124

“远望”号在海上作业(中国远洋航天测控基地供图)


  “对我个人来说,我的信念就是把自己毕生的精力都献给祖国最需要的事业,这就是自己的价值,而其他的事情,都是过眼烟云。现在年轻人有很多想法,这很正常。但我始终认为,如果国家不强大、没有地位,我们个人走到哪里都不能扬眉吐气。这次‘远望’号停靠外港时,许多当地的华侨载歌载舞、激动万分,因为祖国有了实力,他们的腰杆才可以挺得更直,他们才会更有地位和尊严。祖国的强盛和威望,是我们个人的坚强后盾……”这就是江文达,一位“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愿做一块铺路石”的老校友的心声。
  冷眼向洋看世界是一种气魄,这种气魄让他临阵不慌,从容不迫,以豁达的胸怀和开朗的笑声迎接大风大浪的挑战,仿佛在他面前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热风吹雨洒江天是一种情怀,这种情怀让他把毕生心血献给航天事业而无怨无悔,让他在惊涛骇浪的大洋上牢记祖国的期盼、母校的培养和家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