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1

走不出母校心灵的广场

作者:李启清

 人生是一班正点运行的地铁,我们不得不同一个又一个站台挥手告别,因为远方有一个又一个驿站在等候。母校的4年生活,成为我人生旅程中一个最重要的驿站。虽然离开母校已经8年多了,可是,无论我走到哪里,生活在哪里,母校永远都是我梦境的主题,她像一张漂亮的压膜彩照,装在脑海里,永不褪色。
   母校虽然有着80多年的历史,但在我的印象中,她总是那么年轻,总有一股新鲜血液在沸腾。她的风采,引起了世人的瞩目;她的活力,永远与我们血脉相通。
   回首大学生活,最令我难忘的是母校春的豪爽、冬的刚烈。
   在春的季节里,母校如东北大汉,迎着料峭寒风,一步一个脚印地抚起万物的生机,大踏步地走向夏季。树木像是在磨练自己的意志,抑或是在孕育更大的爆发,向人们展示的仍是那铮铮傲骨。然而就在你清晨打开窗子、伸着懒腰的刹那,似乎一切都变了:昨天还是孑然一身的大树、小树,爆发了生命中最强的音符,一片叶、两片叶、三片叶……不几天功夫,校园就被点缀得满目翠绿、郁郁葱葱。
   当树木再次脱去绿衣时,白雪也悠然而至。白雪像一个乐善好施的促狭鬼,捧着取之不竭的洁白的圣物,蹦蹦跳跳地为天地万物着色。转瞬间,母校就安祥地躺在了银白的世界里。过了一段时间,气温更低了,人们于是乎在操场上用雪围成一个大圆圈,黄昏时在圈内浇满水,到第二天早晨,一个冰场就这样形成了。外面的世界是雪的世界,但绝不沉寂,每位学子的心房都挂有一串快乐的风铃,使校园的各个角落里都洋溢着温暖的气息。
   人生的地铁在前行,挥一挥手,我告别了母校,但我的心仍系在哈尔滨大直街的那座土木楼上,母校的一举一动都使我心动。我翘首眺望着,深切期待着。随着岁月的推移,我们游子的情更盛,忆更深,因此我要说:我们爱母校/ 却和母校爱我们不一样/ 我们的爱是溪流/ 母校的爱是海洋/ 我们的欢乐是母校脸上的微笑/ 我们的痛苦是母校眼里深深的忧伤/ 我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 却走不出母校心灵的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