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2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从工程师的摇篮到航天人才的基地

作者:刘培香

 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了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人类开始了挺进太空的历程。
   1958年5月17日,毛泽东用一个扭转乾坤的手势,再次挥动全国人民的飞天梦想:“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
   1958年9月15日,邓小平总书记率李富春、杨尚昆等一行视察哈工大,指出:“大厂大校要关心国家命运,高等学校要成为突破科学技术的基点之一。”“只搞勤工俭学,不搞尖端,就是生产一个亿也不能算完成任务。”由此拉开了哈工大与国防(航天)结缘的序幕。
   同年9月下旬,第一机械工业部赵尔陆部长指示:哈工大要搞尖端,要增加一些新专业。
   于是,李昌校长决定:“我们要搞尖端专业!”
   同年10月,经第一机械工业部和教育部批准,哈尔滨航空工业学校合并到哈工大,成立哈工大航空工程系。
   1959年3月4日,哈工大航空工程系举行成立大会。同年5月18日,自动控制系举行成立大会。哈工大深沉、凝重的气质上第一次写下了天空的色彩。
   1960年,哈工大由第一机械工业部划归到第三机械工业部领导。1961年3月,哈工大划归到国防科委领导,向着国防(航天)的方向迈出了新的一步。
   据李家宝教授等老一辈哈工大人回忆,哈工大转型期间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学科调整与专业设置。国防科委领导亲自抓,聂荣臻元帅为此召开专门工作会议,对哈工大的学科和专业设置作了细致的研究。随后,李昌校长调动了一批专家,组建了工程力学系(又称老五系),以他敢学、敢闯的精神,为哈工大开拓了一段新的征程,一片新的空间。
   除了新建的航空工程系和工程力学系,哈工大还陆续扩建和新建了自动控制及无线电系、工程物理系、工程数理力学系等系以及与航天工程有关的一批尖端专业,为培养工业科学技术人才和尖端科学技术人才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踌躇满志的同时,大家心里也有一种困惑:要搞航天,那么民用专业怎么办?
   “我们不能理解成纯粹的以航天为主,而应该是航天民用相结合,以学科专业、通用专业为国防(航天)服务。”国防科委有关领导说。
   聂荣臻元帅也亲自指示:“凡有特色的专业,不管民用航天,都得保留!”一句话拨开迷雾。
   “多学科、多专业、大航天、大协作!”哈工大的目标已十分明确。
   这就是哈工大转型期的定位。这个定位和目标为哈工大今日的腾飞与辉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62年,哈工大完成重要的战略转折,走上了一条具有航天特色的综合发展之路。
   然而历史的道路总是曲折前进的。就在哈工大经历了第一个黄金时代,以一飞冲天的豪情壮志向着航天事业迈进的时候,“文革”开始了。在这场浩劫中哈工大又雪上加霜,经历了一次伤筋动骨的南迁北返和院系调整,航空工程、工程力学、工程物理等系相继外调到其他院校,许多专业教师被分到北航、南航、西工大、清华等校,结果尖端专业的学科建设和科研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可谓元气大伤。
   这期间哈工大承担的“陀螺漂移测试台”,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为后来很多航天项目的研究和哈工大惯导测试设备研制中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哈工大在离心机、三轴台、动平衡机、卫星仿真装置、卫星姿态仿真台等方面的研究,也取得了重要成果。尤其是哈工大已故中科院院士马祖光教授,在激光光谱学和激光在航天等领域的应用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981年,领导哈工大的八机总局(第八机械工业部)与第七机械工业部合并,哈工大归第七机械工业部(1982年正式改为航天工业部)领导。航天工业部正式接管哈工大的时候,哈工大正处于举步维艰的境地,南迁北返后人心浮动,职工住房极度紧张,学校里出现了一股“雁南飞”的潮流,每天几乎有数十人提出要离开哈工大。在这种情况下,当时航天工业部部长郑天翔、副部长陆平等全力支持,用部长基金拨给了哈工大1000多万元,建房2万多平方米,解决了教师的住房等问题。这一大旱逢甘霖般的紧急措施,终于把教师们安顿了下来。“没有航天工业部的全力支持,就没有哈工大的今天。”回想当时的艰苦,原哈工大校长黄文虎院士、副校长强文义教授感触颇深。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从1983年起,哈工大从预研开始,利用学校的综合优势,逐渐承担了一些别人干不了的任务,啃别人不敢啃的“硬骨头”。当时哈工大的目标是:“六五”打基础,“七五”上规模,“八五”上水平。哈工大开始了与“航天”的亲密接触。而后,哈工大承接的高精度加速度计测试台、高精度陀螺漂移测试台和高精度惯导平台测试台等项目,都是国家重大工程中的重中之重。而哈工大双院士刘永坦教授当时研制的我国第一部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体制雷达,作为重大标志性项目为学校赢得了荣誉。
   哈工大之所以能够迅速在航天领域取得重要成绩,是因为哈工大充分适应了国家航天事业发展的需要,抓住了历史的机遇。与其他“以对象建专业”的国防院校相比,以学科建专业的哈工大,历届领导都非常重视基础教育,重视“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风,培养的学生不但有很强的钻研精神和攻关能力,而且具有基础坚实、后劲大的优势。哈工大人还具有强烈的协作精神,学科齐全,大力协同,所以才能够在航天领域内大踏步前进,写下一页又一页灿烂的篇章。
   回顾历史,从邓小平视察哈工大,到划归航天工业部(1988年改为航空航天工业部,1993年改为航天工业总公司),再到1999年国防科工委、教育部、黑龙江省人民政府签署三方重点共建哈工大的协议,这一阶段对哈工大来说是一个新专业建立和人才培养的重要阶段,不但为今天尖端专业与学科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树立了服务国防、服务航天的理念,更为国家的航天事业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人才。如今,哈工大的校友遍及航天事业高层指挥、新技术开发以及发射测控等各个领域。在载人航天的5人领导小组中,前3位都是哈工大的校友;在绕月探测工程中,总指挥、总设计师、两位副总指挥是哈工大校友;在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有两位副总是哈工大校友;在“神舟”号飞船发射场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在测控“神舟”号飞船的江阴远洋航天测控基地,在许多航天院所,还有数不清的哈工大校友,足以看出哈工大培养的人才为我国航天事业所做出的贡献。
   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正像20世纪60年代中期毕业于哈工大的李长春校友、王兆国校友所说;哈工大的高粱米、窝窝头养育了他们,什么苦他们都能吃……
   载人航天工程总指挥、总装备部部长李继耐校友曾经对母校的老师说:艰苦的条件,可以培养人的适应能力,能够锻炼人的意志,所以从艰苦的环境中出来的人,更能做大事。他毕业后被分配到二炮最基层的连队,开山洞,扛石头,从最繁重、最艰苦、最危险的工作干起,钉子扎到肉里,自己拔出来接着干……终于迎来了航天事业的辉煌。“神舟”号飞船运载火箭“长征”二号F火箭系统总设计师刘竹生校友,也曾对母校的老师吐露心声:一个火箭,几万个零部件,任何一个小问题,上了天都是大故障,所以翻来覆去深入研究可靠性。尽管“压力太大”,但对航天的热爱和神圣的责任感,还是让刘竹生一次次用他的火箭,把“神舟”送上天。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飞天梦、航天梦、强国梦支撑他干了40多年的令人提心吊胆的航天事业。这就是哈工大人的航天精神。
   “1965年前后,我的十几个学生去了酒泉基地,他们在信中向我描述如何在荒无人烟的大漠中建设现代化的发射场。直到我真正来到了大漠,才深刻理解了那种创业的艰辛。”强文义教授描述他第一次来到酒泉时的感受“很震撼”,“飞行那么长时间都看不到一点人烟。突然之间在眼前出现了一片绿洲,一颗沙漠里的明珠,像海市蜃楼一样,一个经过40多年建设而成的非常现代化的卫星发射中心呈现在眼前。这个发射中心就是革命前辈们住帐篷、吃野菜,风餐露宿在茫茫戈滩壁上一点一点建设起来的,他们把自己的青春甚至是生命都奉献给了这片热土,其中就包括我们哈工大的校友。据说大漠里的胡杨,生,1000年不死,死,1000年不倒,倒,1000年不朽。就是靠着这种坚韧不拔的胡杨林精神,才有了今天在全世界也堪称现代化的发射场,有了今天辉煌的航天成就……”在强文义教授深情的回忆中,我们似乎看到,一座座墓碑在流逝的岁月中默默诉说那段刻骨铭心的创业历程,一座座巍巍耸立的发射塔在风雨中见证着历史的沧桑……
   埋骨何须桑梓子,人生何处不青山。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曾任中心主任的李元正校友,住帐篷,住地窝子,怀着“生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的豪情在那里一干就是30多年;曾任中心副主任的刘庆贵校友,为了卫星的发射,让妻子一个人跋山涉水回到广西老家待产,临行还不忘用发射中心的红柳胡杨为未出世的孩子命名;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绕月探测工程副总指挥、总装备部副部长胡世祥校友,养猪、炊事员都做过,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按扭就是他亲手按下的……在那一片“地上不长草,天上无飞鸟,风吹石头跑”的茫茫戈壁,他们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在中国的航天史上写下一段段华美的篇章。目前,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仍有新老40多位校友。
   在江阴的远洋航天测控基地,在“远望号”测控船——中国惟一的海上航天测控队伍中,也活跃着一批哈工大校友,他们的足迹遍布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累计航程100余万海里,完成远程运载火箭、人造地球卫星、宇航飞船的海上测控任务50余次,成功率达百分之百。“神舟”五号发射后,“远望”号测控船队航程6万多海里,进行跟踪测轨、遥测、遥控、天地数据和图像传输及话音通信等。基地技术部原总工程师江文达,从酒泉的茫茫戈壁,走向浩瀚的太平洋,与“远望”号结下不解之缘;“远望”三号原政委王彦,曾在海上连续作业93天,一次出海跨越三大洋,创造了我国远洋航天测控史无前例的记录;基地副总工程师崔庆辛,在惊涛骇浪中做着巡海追天的护航使者,无怨无悔……十数名新老远洋航天校友,以“奉献、团结、拼搏、严谨、开拓”的远望精神,献身我国远洋测控事业。
   在航天系统各个院所、各个岗位上,一批批校友为了航天事业默默奉献着。“绕月探测工程”总设计师、运载火箭与卫星技术专家孙家栋,“绕月探测工程”总指挥、国家航天局局长栾恩杰,副总指挥、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马兴瑞,KM6总设计师黄本诚,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许达哲,五送“神舟”上太空的航天少帅袁家军,“神舟”飞船系统副总设计师张柏楠,“神舟”飞船系统副总指挥尚志,“神舟”飞船分系统指挥于登云,火箭发动机和工程热物理专家庄逢辰,“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范瑞祥,“长征”四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孙敬良,“鑫诺”二号卫星副总指挥张宝。还有航天父女兵老陈和小陈,父亲陈立学,“长征”二号F火箭逃逸系统固体发动机总师,女儿陈红斌,41所高级工程师、副主任设计师。父女俩同舟共济、风雨兼程,共同谱写着航天事业的新画卷。
   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在西安卫星测控中心,在上海航天八院等院所,还有数不清的校友,在默默地为我国的航天事业奉献着他们的青春和一生。
   据学生工作处不完全统计,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到2003年,哈工大已经为航天事业输送了近8千人,占总毕业人数的10%左右。在2003-2004年度的就业大潮中,哈工大学子再一次热选航天,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见证着哈工大人的航天魂,仅第一次国防系统招聘会,选择航空航天及国防部门的毕业生比例就高达63%。
   谁能够在风雨飘摇中主宰命运,谁能够在大浪淘沙中创造辉煌?我想,从大漠深处的绿洲、峰口浪尖的“远望号”,到航天系统各个岗位,从哈工大校友们的故事中,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在这些校友中,有纵横驰骋的指挥员,也有默默无闻的操作手;有杰出的科技专家,也有优秀的政治工作者;有豪情满怀的热血男儿,也有不让须眉的巾帼女将;有艰苦创业的老前辈,也有继往开来的接班人。他们为中国的航天事业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的梦想从哈工大起航,历经航天战线的拼搏奋斗,成为今天的“英雄”。他们是哈工大的骄傲,是祖国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