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2

母校的忆念

——寄同窗

作者:杨庆礼 

  哈尔滨的夏天是美丽的,她阳光灿烂、凉爽宜人;哈尔滨的秋天是美丽的,她碧空万里、天高气爽;哈尔滨的冬天是美丽的,她银装素裹、洁白无瑕。那么哈尔滨的春天呢?北国无春天啊!
  美丽的松花江碧波荡漾。美丽的太阳岛令人神往。在美丽的松花江南岸的高岗上,矗立着一所高等学府,她就是我们的母校。
  半个世纪之前,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来到这里,在沙曼屯安顿下来。预科学习后,他们聚集在暖通专业的教室里,从121班到125班,在漫长岁月里结成了忠实的友谊。
  这个班有党小组、团支部,有班长、学习委员、生活委员、文体委员和课代表,班上的每个同学几乎都担任过班干部。这是一个亲密的团队,同学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互相关怀,就像亲兄弟姐妹。
  九姐徐岚文,忧国忧民,恨铁不成钢。她担任团支部书记,严格要求每个同学,在团的组织生活中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林瑞吸香烟,庆礼不按时交团费,她都要批评教育。十姐程志英是生活委员,她每周检查寝室卫生。男生寝室是检查重点。男同学把挂在绳子上的毛巾洗得干干净净,挂得整整齐齐,以博得生活委员的表扬。陈国彬是文体委员,他多才多艺,拉小提琴、搞摄影、练体操。他带领全班同学通过劳卫制测验。课间操、走廊舞会、早晨跑步,也从不间断。绍海、宪春、兰仪是党员,他们是班上的核心,班上的一切活动,他们都发挥着主导作用。兰仪排行十八。她年轻有为,练得一手好字。她的课堂笔记完整、整洁。秀英、颖娟常借她的笔记对照。兰仪是北京人,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她担任广播员,还和戴之荷合说相声《马大哈》。陈学昌是福建人,那年在北京实习到他哥哥家作客,他嫂子准备午餐,他妹妹作陪。学昌性格内向,毛笔字写得很好。任振良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他担任广播站的工作,每天早、中、晚三次广播非常辛苦。新同学来了,他教他们使用计算尺。张永铨有很强的学习能力,理解力强,学得很深。他在实验室做风洞风速测定的形象,至今留在我的脑海里。邵锦书埋头学习,他不喜欢歌词中有“有钱的老爷炕上坐呀……没钱的老爷地下站呀……”这首歌,他说这不公平。乐明是个顶聪明的小伙子,他在南返的列车上邂逅了一位医大的同学,演绎了一幕罗曼蒂克史。元炜是班上的小弟弟,他年少稳重,学习有方。崔汝柏的俄文名字叫“茹柏科夫”。我每每叫他“切(崔)柏科夫”。他听见了瞪大眼睛表示抗议。诸明杰心田善良,他说,每天早晨醒来,想到国家发生的许多好事情,心里特别高兴。薛秀英长长的秀发梳理成一条长长的辫子。在吉林实习时,她把辫子挽起戴在帽子里。那天工程队照集体相,工长要求不戴帽子。我和秀英站在一起,见她不脱帽,随手就把她的帽子摘下,长长的辫子散落下来。
  这个班形成的团队,内涵着巨大的活力。在慰问志愿军的活动中,我们得知志愿军需要花卉种子,美化阵地,我们就请农学院的同学帮助。他们把种子寄给了志愿军。我们两校的同学因此而结成了友谊班。我们去农学院联欢,参观了飞机楼,打了一场篮球。回校的路上,我们用口技演奏军乐,步伐整齐。崔汝柏的弟弟是军事工程学院的学生。我们和军工的同学也结成了友谊班。那天他们列队来到工大,我们在教室门口洒彩色花纸表示热烈的欢迎。他们以军人姿态进入教室,一声令下,全体入座,把军帽整齐地放在书桌的一角。振良教唱歌:“蓝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样,广阔的道路上尘土飞扬,穿森林过海洋来自各方,千万个青年人欢聚一堂,拉起手唱起歌跳起舞来,让我们唱一支友谊之歌。”通过交流使军工的同学感受到活泼的工大氛围,而他们的军人风范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昌校长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人民代表。在欢送李校长进京的大会上,秦兰仪代表全校师生致欢送辞。我班请李校长带去一对石膏和平鸽送给毛主席。主席办公室给我们发来了收到礼物的信件。
  在全校文艺汇演中,我班以通风为主题创作了诗歌朗颂参加演出。给排水的诗歌《生命的乳汁》非常精彩,代表学校到市里演出。
  在每年冬季封窗、春季启窗的大扫除活动中,我们都一边劳动,一边放声歌唱:“清清的流水蓝蓝的天,山下那个一片米粮川……”嘹亮的歌声、愉快的劳动,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我们的期终考试是口试。夏季,先考完的同学到江边,借一叶小舟划到对岸,在太阳岛上占一席之地。然后船回南岸,接送后来的同学。我们在太阳岛的阳光下消除考试的疲劳。永铨、学昌都能下水,振良摇船。等到返程的时候,学昌总会把要带回来的东西收拾妥当。
  由于我们来自全国各地,大部分同学春节都在学校度过。除夕之夜,礼堂里举行舞会,教室里也架起一张乒乓球桌,以此减轻同学思乡之情。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学成毕业了。我们分赴到全国各个地方。祖国在前进,哈尔滨在发展,我们的母校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教化广场,河沟街一带,原飞机场内黄河路上以及哈尔滨动物园的原址上,建设起一座规模宏伟的大学城。我坐在哈工大体育场的看台上,观看甲B足球联赛。但是我的脑海里却浮现出50年前同学们在校园里上体育课、滑冰、劳卫制测验的身形,渐渐地我的眼前又出现了同学们在工程师、设计师、教授的岗位上,辛勤工作为国做贡献的场面。我的心中充满了欣慰和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