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2

天道酬勤

——访“试验卫星一号”总设计师曹喜滨教授

作者:裴湘

 

  成功需要走很长的路,失败却是一瞬间。
  一句简简单单的感叹,让我理解了“试验卫星一号”奋斗历程的艰辛,理解了所有参与卫星研制人员的压力。尤其是在西昌的日日夜夜,更让我对这句话有了切身的体会。

曹喜滨总师

  而今,“试验卫星一号”已经在太空遨游,作为卫星总设计师、哈工大卫星技术研究所所长的曹喜滨,也终于可以用激动的泪水,为这段风雨兼程的历史画上一个圆满的感叹号了。
  曹喜滨与卫星的结缘纯属偶然。1991年他从九系博士毕业,当时正值“921工程”启动前期论证阶段。哈工大组织了一个中俄乌宇航师资培训班,学俄语的他便参加到了这个培训班,并被派往俄罗斯学习。在俄罗斯期间,他一边学习,一边当翻译,获得了许多与专家交流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原本学焊接的他逐渐进入了航天知识领域。
  因为多年来的航天基础,加上对小卫星发展趋势和技术现状的了解,哈工大于1995年开始着手小卫星的研制工作,曹喜滨也开始了与小卫星的“亲密接触”。在“211工程”建设项目的支持下,哈工大建立了“小卫星设计、分析与仿真验证一体化系统”,组成了跨学科的研制队伍。“试验卫星一号”项目正式立项以后,总体、结构、星务管理、姿控、测控、热控、电源、有效载荷等各个分系统展开了紧张的设计、分析和研制工作。1998年,哈工大卫星技术研究所成立以后,曹喜滨几乎成了“试验卫星一号”的代名词。
  “为了小卫星项目,强文义、张华和我到有关部门汇报了很多次,当时条件很艰苦,各方面的争议也比较大。我们一次又一次地争取。还记得有一次汇报完,强校长就请我们在航天桥旁边的一家简陋的小店里吃罩饼。” 许多年过去了,曹喜滨对当年的情景仍记忆犹新。
  高校研究如此复杂并有明确应用目标的小卫星,在国内尚属首次,困难重重可想而知。但上天的标准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是高校牵头,就有所改变。在那些山重水复的日子里,幸亏有了“863”专家组的支持,有了用户的支持,有了各兄弟单位的支持,有了校友的支持,有了学校的支持,才有了小卫星柳暗花明的今天。也正是有了这些支持、鼓励与帮助,曹喜滨也有了更大的压力。因为,小卫星研制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技术和项目本身,它已经成了哈工大的标志,成了所有支持者的心之所系,情之所牵。
  “所以我常常说,大家必须要做出个样子来。一是这个队伍付出了这么多辛苦,我们要对这支队伍有个交待,二是对全校师生给了那么多期望,我们要对学校有个交待,三是国家下那么大决心支持学校研制小卫星,我们要对国家有个交待。这是我国第一颗新技术演示验证卫星,这既是压力也是很好的机遇。我想我是绝对把这项事业放在首位的。可以说,在整个研制过程中既有阶段性胜利的喜悦,更有遇到挫折时的痛苦。”
  曹喜滨的做事风格一向低调,因为他知道航天事业的风险。尽管他自己说“这些年的历程可以写一本书了”,但是每次面对采访,他总是带着惯有的笑容摆摆手:“一切等发射成功了再说吧!”
  成功之日,回首来时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最难的是到了正样阶段,由预研项目转为演示验证项目,我们的管理模式也要由原来的专家管理模式转变成完全大系统大工程的管理模式,我们的队伍也经历了从学生和教师到科研人员的转变,从普通的科研教师到航天研究的跨越。作为一个工程大总体,‘试验卫星一号’项目包括卫星、运载火箭、发射场、测控系统、地面应用系统等五大系统,协调起来是一项相当复杂的工作。钱学森说过:‘航天是一个系统工程。’转入演示验证星研制阶段,我们才有了切身的体会。”
  小卫星虽小,但五脏俱全,更何况其中40%的技术是首次采用的新技术,走的也完全是大航天工程的规范和流程。为此,参研人员每个人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甚至于当时,很多人都不敢想是否能够走到今天,更不敢想有一天我们亲手研制的卫星真的能够飞上天。“那是最艰苦的时候,几乎没有周末和节假日,一年有大半年甚至是10个月都在外面出差。最主要的还是心理的压力,因为大家都是从对卫星几乎一无所知开始做起,一边学习,一边探讨和摸索,做得十分辛苦,却无法看清楚这个项目的前景到底如何。这几年,我们始终面临着能不能走下去的压力,能不能走得顺的压力,能不能通得过的压力。”
  就是在这样持续紧张的压力下,在时间紧、技术难度大和经费紧张的条件下,曹喜滨带领他的团队,与兄弟单位通力合作,同舟共济,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困难,对小卫星一体化设计与研制、基于磁控和反作用飞轮控制的姿态捕获、卫星大角度姿态机动控制、微小卫星高精度高稳定度姿态控制、卫星自主运行管理、三线阵CCD航天摄影测量技术等多项微小卫星的前沿技术进行了创新和攻关,完成了卫星的方案论证与技术设计、关键技术攻关、桌面系统联试、原型样机和飞行星研制与大型试验等工作,探索了一条我国小卫星技术发展的新途径。
  在4次评审会上,与会的各位专家都对卫星研制的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哈工大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的超负荷工作量是惊人的,哈工大人的拼搏精神和奉献精神表现了中国的航天精神。在发射前夕,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领导这样评价曹喜滨和他的团队:“这是我们测试评审工作最顺利的一次,也是我们合作得最顺利的一次,这次合作让我对哈工大的老师、对高校刮目相看……”

曹喜滨总师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试验卫星一号”测试现场

  纵使一路走得磕磕绊绊、曲曲折折,纵使一路走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然而曹喜滨却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信念。因为他的坚持,有了这个团队携手并肩的奋斗;因为他的执著,有了今天共同创造的灿烂。“也许因为做的时间长了,就对卫星和这个团队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一种别人难以了解的体会。”因此,对曹喜滨来说,这几年的时间里,小卫星和这支队伍,已经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部分,无法割舍,也不能割舍。
  由此,我也想到他的同事对他的评价:“曹老师看起来很粗犷,但其实很细致,很率真,他的个人魅力是这个团队凝聚力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曹喜滨常常内疚地自我检讨:“是这个队伍对我太好太宽容了,才有了我的今天。”因为这些年来,他的生命,他的生活,他的情感,都已经深深地渗透到这个团队之中,就如同他对卫星的感情,这些卫星部件,看了上千个日日夜夜,一天看不到,都会觉得失落。“我本身就是一个喜欢集体的人,我是宁愿饿着,也不愿意一个人去吃饭。”所以,他总是和他的队伍在一起。
  而今,当卫星已经顺利升空,曹喜滨最想说的,还是感谢这个团队:“没有他们,我一无所有。记得‘863’的一位专家就曾经说过:我们就是要支持这样一个队伍。”所以,当多年的艰辛付出终于有了回报时,“我希望这个队伍千万要保持下去,否则,不但是个人的损失,是哈工大的损失,也是小卫星事业的一个损失。”小卫星的研究过程,培养和造就了一支既具有雄厚的基础理论知识,又富有创新意识和工程研制经验的微小卫星技术研究队伍。卫星技术研究所,也将迎来又一个快速发展的高峰期。曹喜滨心里所想的,是这支队伍如何更好地发展下去,卫星所如何更好地发展下去,哈工大的卫星技术研究、中国的小卫星事业如何更好地发展下去。他的目光,看得更远……
  “感谢学校多年来的理解和支持,能够高瞻远瞩地做这个项目,没有哈工大这个坚强的后盾,就没有小卫星的今天;感谢航天学院的大力协同,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和帮助,也给了我们前进的动力;感谢这个团队的无私奉献,大家几乎牺牲了所有的休息日,牺牲了和家人团聚的机会,默默无闻地坚持做这颗小卫星;感谢全校师生的关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情深处。“试验卫星一号”发射成功的现场,在依稀的泪光里,我们看到了41岁的曹喜滨——这位高大的卫星设计总师真我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