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2

圆圆满满完成母校的发射任务

——访“金牌火箭”长二丙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范瑞祥校友 

作者:海凌

 

  去西昌之前,我做了一些搜集校友基本信息的工作,为在西昌的校友采访做准备。让我惊奇的是,网上能搜索到的关于范瑞祥的所有信息就只有一张寥寥几语文字说明的图片!我心里不禁暗暗疑惑:他可是“金牌火箭”长二丙的副总设计师啊,相对于网上其他航天名人众多的相关信息,范瑞祥可以说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

范瑞祥校友

  及至总装备部副部长胡世祥校友设宴,答谢卫星、火箭的研制人员和发射场工作人员的时候,我才终于有机会见到这个“神秘”的人物。说起来那天的见面还真有点戏剧性。在进餐厅之前,大家都聚在客厅或是休息厅里等着。我们拿着录音笔转来转去,瞅着有机会就和哪位老总聊上几句。我的目标就是范瑞祥。在休息厅外面的沙发上,“试验卫星一号” 总设计师曹喜滨教授正和一位穿着非常朴素的人聊得很热烈。我觉得那人有点眼熟,但又不敢贸然前去。正在旁边犹豫不决,曹教授一下子看到我:“快过来,这位就是长二丙副总师范瑞祥。范总,人家记者同志可是盯了你半天了,你们好好聊聊吧!”范瑞祥还想推辞,看我们已经摆好阵势,也不好推辞,只好作罢。
  眼前的范瑞祥个子不高,宽大的眼镜后边一双平静的眼睛。看到镜头盖打开,他挥起手来一挡,笑着说“别开,我晕镜头!”使我不禁想到曹教授对他的评语:踏实,朴实。
  谈到“试验卫星一号”的发射时范瑞祥侃侃而谈,尤其是一谈到火箭和航天,他的话就滔滔不绝,与最初认为他很低调的感觉完全不同。
  “对我们来讲,每一次发射,我们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一定要完成任务。这次发射的小卫星意义重大,首先它是高校自主研制的,而且通过这颗小卫星还要考核很多关键技术,这些技术在我们国家的后续研究中都要用到。并且这次我还是作为校友,来发射母校的小卫星,对于我来说意义更是特殊,肯定是希望能够把母校的小卫星圆圆满满发射好。”
  这次哈工大研制的“试验卫星一号”将由“金牌火箭”长二丙发送上天,作为长二丙的副总设计师,范瑞祥很有信心:“这是长二丙火箭的第二十三次发射,经过多次的考核,它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应该问题不大。”
  当初原定“试验卫星一号”由小运载火箭发射,后来由于小运载的技术原因,决定改用长二丙火箭。接到任务后范瑞祥马上组织人马讨论方案,进行火箭总体改进设计。用大火箭打小卫星有很多适应性问题,需做很多改进,并且距离确定的发射日期只有半年,时间紧任务重。“但这是国家的任务,有关部门对哈工大的期望也很高,”范瑞祥说,“所以完成任务是第一位的,其他都不重要。”为适应大火箭发小卫星以及一箭双星发射状态,火箭需研制生产卫星过渡支架、二级箭体处理系统等部件。经过艰苦奋战,长二丙火箭创下了6个第一:第一次向北方向发射;为解决防晃问题,第一次增加十字防晃隔板;第一次利用机械锁定方式,取消二级利用系统;第一次增加二级处理系统;第一次使用600星箭分离包带装置;GPS第一次在二级状态使用。长二丙最终在3月5日完成出厂测试,与“试验卫星一号”同时出厂。
  范瑞祥非常谦虚,提起“金牌火箭”的响亮名头,他就赶紧摇头:“那都是老一辈专家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像李总(李占奎),他就是长二丙火箭最早的总设计师,我们年轻人上来以后才能干得比较好。”
  谈起高校进入航天领域,范瑞祥高兴地说:“我觉得这是跨了一大步!可以促进新技术的应用发展,加快研制进度,学校也在这个过程中培养锻炼了自己的队伍,为高校的后续发展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说起来很有渊源,范瑞祥不仅和“神舟”系列的赫赫功臣、长二F总设计师刘竹生校友曾经共事多年,非常熟悉,还和“试验卫星一号”总设计师曹喜滨教授是同学!当初他们一个学焊接,一个学锻压,所以有人打趣:“他们俩一个焊工,一个锻工,现在却搞起了火箭和卫星!”因此这次合作他们都觉得非常愉快,大家能够互相理解,沟通顺畅,可谓珠连璧合。
  范瑞祥1985年从北航本科毕业后就来到哈工大九系焊接专业继续深造,1991年博士毕业后来到一院总体部,曾任长征-2E和长征-2F运载火箭箭体结构主任设计师。
  “感谢哈工大,也感谢我的导师、著名焊接专家田锡唐教授对我的教诲。学校严谨的作风和务实的传统让我受益匪浅。当初我从焊接专业转到航天领域,跨度相当大,但是因为基础好,所以可以很快地适应。”
  由于时间比较紧迫,采访匆忙结束了,有点遗憾,但无损范瑞祥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用“真诚,简单”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这位大名鼎鼎的副总设计师或许有点小气,但在我心里,却是最恰当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