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2

小卫星是母校的形象工程

——访“鑫诺二号”副总指挥张宝校友

作者:刘丁

 

  春意融融的3月,美丽如画的西昌,令人惊喜的巧合——全国最大的星和最小的星同在西昌。最小的具有明确应用目标的卫星当然是我们的“试验卫星一号”,而这颗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卫星——“东四平台”首颗卫星——“鑫诺二号”卫星的副总指挥张宝,则是我们的校友。在我们接触过程中,对母校、对卫星、对航天同样的情感,让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     
  “如果当年没有考入哈工大,我就不可能有机会走进航天事业的大门,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做贡献。”张总笑着回忆,话语平实而亲切,如我想像中哈工大人一贯的风格。     
  1988年,在航天学院刚刚成立1年后,张总考入我校航天学院力学系,攻读硕士研究生。1991年毕业时,航天五院到哈工大挑选人才,选中了他。“由于我在本科毕业后做了3年教师,才又考到哈工大读研究生,所以硕士毕业时我已经28岁了。当时来选拔的负责人说,你的年龄和你的经历,比较适合从事科研管理工作,到我们的科研生产处担任调度工作吧。”这个偶然的机会,让他从此与航天事业结下不解之缘。     
  进入五院后,张总在调度的岗位上脚踏实地地工作了6年,负责过1991年底发射的“东方红二号甲”最后一颗星,“风云二号”的01星和02星,直到1997年底,他加入“921-3”工程,并在1998年至1999年间担任航天五院飞船处副处长,负责型号研制的组织和协调工作。从北京到西昌,我亲眼目睹了五院现任调度工作的繁忙与庞杂,所以对张总当年的工作便有了几分理解。     
  2000年,代表我国空间技术最新水平的大容量、长寿命、高可靠地球静止轨道通信广播卫星平台“东方红四号卫星平台”研制工程正式启动,张总便开始了与“东四”和“鑫诺二号”的亲密接触。     
  也许所有的航天人都有着共同的航天情结吧,说起“东四平台”和“鑫诺二号”卫星,作为副总指挥的张宝就像说起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温暖的情感。“我们国家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研制和发射‘东方红二号’及‘东方红二号甲’系列通信卫星,当时只有2~4路转发器;从80年代末开始研制‘东方红三号’系列通信卫星,1994年研制完成,具有24路转发器,整星输出功率1700瓦。90年代中期,我们开始‘东方红四号平台’系列通信卫星的攻关研制。到2000年,国家批复了‘东四平台’预发展阶段研制,2001年10月国家正式批准‘东四平台’进入工程阶段研制,也就是现在‘鑫诺二号’卫星的基本平台。”     
  据张总介绍,卫星由平台和有效载荷两部分组成,平台基本不变,变的是有效载荷。平台由控制、推进、结构、热控、能源、测控、数管等几大部分组成,根据用户的不同需求,在这个平台上变换不同的有效载荷,便组成一颗整星。     
  “‘东方红四号平台’是我们国家最大的一颗卫星平台,与‘东方红三号平台’相比,整星的功率从1 700瓦提高到10 000瓦,寿命从8年提高到15年,提供的有效载荷是可达到50路左右转发器,有效载荷的重量是600~800公斤,整个卫星的重量在5.1吨左右,卫星的平台能力达到目前国际上的先进水平,与波音公司的Boeing702(原休斯公司的HS702)、法国阿尔卡特公司的SB4000、美国劳拉公司FS1300、美国洛马公司的A2100等卫星的平台相当。”说起“东四平台”,张总颇为自豪。     
  如果把卫星平台比喻为公共汽车,那么过去的平台只能乘载20人,现在的“东四平台”则可乘载100人甚至更多。“东方红四号”公用大平台能够满足如同“鑫诺二号”卫星这类“重量级”的各类“乘客”。     
  张总说,“东四平台”从2000年开始启动,2001年1月完成前期技术攻关任务,到去年(2003年)年底,整个平台已经研制成功,第一个用户就是鑫诺卫星有限公司的“鑫诺二号”卫星。     
  大容量、大功率、长寿命、多用途、低成本、高可靠和系列化已成为当今世界通信卫星的主要发展趋势。“鑫诺二号”卫星即是这样一颗卫星,其性能达到了当今国际同类通信卫星的先进水平。卫星有效载荷由22路150瓦的大功率Ku频段转发器和5副天线组成,可满足目前各种通信广播业务,如广播电视、数字电影、远程教育和医疗,以及各种宽带业务、多媒体业务传输的要求,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鑫诺二号”卫星代表了国家目前在高轨道领域的先进水平,同时也是我国首颗具有抗干扰能力的高可靠、长寿命广播通信卫星,能够保证我国广播电视信息传输的安全。
  张总还介绍说,此次“鑫诺二号”卫星合练,是租用大型飞机,整星运往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这是我国通信卫星首次采用空运方式的整星运输。“很早以前国际上就采取整星运输方式了,我们国家受条件所限,一直采取火车运输,然后在发射中心进行组装测试。整星空运的好处是,我们可以在北京把所有的试验全部做完,以减少卫星在长途运输和发射场组装过程中带来的一些问题,也可以缩短卫星在发射场的测试时间和流程再造,同时也开拓了一个新的思路,为以后我们国家整星的空运打下良好的基础。这次我们整个合练过程的有效时间只有15天,相当顺利。”合练是“鑫诺二号”整个初样阶段的最后一次试验任务,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考核发射中心接口的适应性和匹配性。合练工作圆满结束后,“鑫诺二号”卫星正式转入发射卫星研制阶段。     
  “‘鑫诺二号’卫星发射成功以后,将为国家通信和直播产业占领国内市场,并走出国门进入国际市场有相当大的益处。”张总说。     
  谈起这么多年工作的感受,张总的话颇耐人寻味。“做卫星的研制有两个系统,一是技术系统,一是指挥系统。调度工作属于指挥系统,重在组织协调,就是在确定了研制的技术方案、技术指标和技术流程之后,负责从卫星立项开始一直到在轨定点交付用户的整个过程的组织实施。所以做调度比较辛苦,事比较多,也比较杂。但在我看来,一个人一生中能完成几个型号研制和发射,是非常不容易的。成功是件好事,但也要负起这个责任。不能负责任,就不能承担这方面的工作,所以压力比较大。但是卫星研制、发射成功以后,对自身来说是一种成绩,对国家来说是一种贡献。从事航天工作,虽然不会太富有,但能够为国家做点贡献,这一生才有意义。如果说要赚钱,不会搞航天,但钱是无止境的,它只会让你在很小的范围内体会到价值感,而搞航天的人,都会感到一种神圣,这种神圣的使命感让我们体会到这份事业的价值。”     
  说起母校的小卫星,张总非常高兴。这一次能够在西昌和母校的师生见面,也算是机缘巧合了,可以算作是“美丽的巧遇”吧。 “这颗小卫星成功与否,对哈工大今后的发展影响很大,哈工大应该非常重视这件事。小卫星是哈工大的形象工程,对提高哈工大的形象和知名度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所以,为了不影响母校小卫星的进场、测试和发射,在整个工作安排中,张总和他的队伍创造了“无缝隙工作联接”的理念,也就是一批人下来,另一批人马上就接上去,用这样的工作方法,把所有的工作往前赶,提前完成了合练工作。     
  回忆过去,谈起校友,张总说:“现在好多年轻的校友都在重要的岗位上工作得非常出色,可谓年轻有为,这得益于母校的培养,得益于母校的学风、校风和优良传统对大家的熏陶和塑造”。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年在学校学习的情景,学习风气非常好,上自习去晚了就找不着地方。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张总一边回忆自己的学生时代,一边关切地询问现在学校学生的情况。     
  张总希望同学们热爱航天,选择航天,并结合自己的经历,为在校的学子谈点自己的想法:     
  “第一,在学校时一定要培养综合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这就需要大家多参加一些课外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作为组织者和协调者,去锻炼自己、提升自己。第二,一定要敢于大胆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否则如果只能做不能说,就会失去很多机会。这也需要在学校的时候多一些经历,学会与别人沟通交流时不紧张慌乱,而是很坦然面对。第三,不管学什么都要学好。大学期间的课程,只是教会你在这个领域的基本知识,更重要的是在各种知识的学习过程中学会一种方法和一种能力,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知道怎样去做。这种能力可以让你受益终身。第四,一定要培养自己的自信心,这一点太关键了。自信心从哪里来?当然要从工作中去锻炼。自信心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日积月累。所以同学们要学会组织一些活动,大胆去讲,大胆去做,相信自己。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到现在还不是很自信,汇报工作时总是怕自己说不清楚,顾虑比较多。而有些学校的学生则不一样,同样一件事,他就能表现出十足的自信。记得做学生的时候,我们往往都怕被老师提问,怕上讲台。现在要是让我重新回到学校,我会抢着上讲台,因为只有学校,才可能为你提供这么多机会……”     
  在张总爽朗的笑声里,我看到了一位副总指挥的风采,也感受到了一位哈工大校友的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