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2

为卫星护航的人

——访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技术部主任李权校友

作者:闫明星

  当我校自主研制的“试验卫星一号”在西安卫星测控中心传回第一张清晰图片的时候,我们采访了一直对小卫星运行情况进行密切监控的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技术部主任李权校友。

李权校友

  李权生长在南方,学习在东北,工作在西北,他的人生旅途跨越了大半个中国。地域上的跨越不仅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更培养了他竖韧不拔的性格。从他那缜密的思维以及思维中所透露出来的那份自信和坚毅,可以看到一位技术专家对事业的执著热爱,一位哈工大校友对母校的真挚情感。
  母校为我夯实基础
  当年仅15岁的李权怀着大学的梦想、对知识的热爱从安徽只身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时,他甚至连哈尔滨在哪儿都不清楚。时过25载,不惑之年的李权已经是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技术部主任,以对航天事业的执著默默地工作在航天第一线。
  1978年,李权考入我校计算机科学系计算机软件专业,1982年毕业后就一直在从事卫星测控工作。最初在测控中心驻湖南的一个地面站,1984年调入西安卫星测控中心,1989年到法国工作了近两年。在测控中心,李权从事的主要是航空测控系统方面的计算机系统设计、软件设计、应用软件设计等工作。由于工作中的出色表现,28岁他就成为当时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李权的人生之路走得特别踏实,一步一个脚印:1993年,他担任测绘中心软件办公室副主任,1995年担任计算机通讯室主任,1997年担任技术部总工程师助理,1999年担任副总工程师,2001年担任总工程师,2003年担任技术部主任。他说,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在学校打下的坚实基础、培养的开阔视野和建立的充分自信。
  李权是安徽和县人,“文革”的影响加上乡镇较为落后的教育,使他的基础较为薄弱、视野较窄。进入大学后,哈工大浓厚的知识氛围不断开阔着他的视野。他说:“由于那时书比较少,上大学之前,除了数理化基本就没有读过什么书。上了大学,哈工大宽松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使得我有机会不断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因此,我如饥似渴地攻读我所能看到的书籍,这里既有哲学、文学书籍,还有自然科学方面的著作。”学校的图书馆成了李权大学时最常去的地方。李权至今仍对在图书馆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说:“读书的作用并不在于你到底记住了多少知识,最重要的是你是否增长了见识、拓宽了视野,思想上是否有了启迪。”
  “‘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一直是哈工大的优良传统,这一传统为我打下了良好的专业基础。”李权说:“我现在从事的是航天工作,而航天工作的核心、基础就是数学。我上学的时候,哈工大的数学教学是非常有水平的,记得我刚去的时候,学校就有许多数学专门课程。当时哈工大的计算机专业更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几家,至于我所学的计算机软件专业,在全国更是少之又少,哈工大是权威。这些都为我在数学、计算机等方面打下了牢固的基础。上学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些基础有什么作用,到了工作岗位之后,才发现良好的基础是多么重要。我在测控中心主要与计算机打交道,从我们中心的第一代计算机开始,一直到现在使用的计算机,我都参与了其中的工作,这时我才发现在大学所学到的计算机课程,包括操作系统原理、系统结构等的影响有多大,当时的课真是经典,老师讲得也非常好。”
  现在有许多学生来自偏远落后地区,也有不少学生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他们对大城市的生活有着诸多的不适应。对于这样的大学生,如何才能把握好心态、愉快地度过大学生活呢?对此,李权的见解非常深刻。李权说,从原来相对封闭的镇上中学出来的他,一开始在学校活动、待人接物等方面都比较羞涩,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信心不足,同大城市学生相比有一种自卑感。李权说,自卑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大城市的学生有优势,但这种优势是相对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农村的学生有不足但也有非常大的优势。在条件非常艰苦的情况下我们能考上大学,能够同大城市的学生在同一个教室里学习,这说明我们无论是智力水平,还是在刻苦钻研精神方面都有非常大的优势。而且由于我们更能充分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因此我们在后续的发展中没有纨绔气息,更能脚踏实地学习。他告诫同学们:“尽管你不一定获得和别人一样的早期教育,但是既然你能坐到这里来,就一定要有自信,勤能补拙,你完全可以通过自身努力取得成功,没有自信是永远做不成事情的。”
  回忆起大学生活,一件事使李权终身难忘:当时学校举办了一次数学竞赛,预考时李权由于生病成绩不是很理想,原本认为没有希望参加比赛了,但是数学老师还是推选他参加了比赛。他感动地说:“按道理,如果预考成绩不好,是不会让你参加竞赛的,后来能够比较特殊地安排我去参加竞赛,可见老师对我的认可和看重。”对于一位积极要求上进的学生,这种关怀、这种看重就已经足够了。除了传道、授业、解惑外,教师的责任更体现在育人上,而这一点一滴的小事,对学生的影响也许就是一生一世的。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大学生活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而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如何实现学生到工作者的过渡,如何实现技术工作者到领导者之间的过渡,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总结近22年的工作经验,李权说:“这么多年的工作体会中,我觉得实践是最重要的,在学校学了不少的理论知识,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是,理论和实践总是有一定差距的,要想更快地适应社会,就要不断地进行实践,在实践中积累经验。在实践中,你一定要脚踏实地,要潜下心认真研究你所从事的专业,把你在学校里学到的理论尽快地融入到你的工作中去,这样才能把工作真正做好。”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李权就脱颖而出,他说:“中心有来自各个大学的学生,哈工大良好的学习条件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在学校所学的理论知识在生活和工作实践中逐渐显现出来。同其他学校的学生相比,哈工大的学生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学习能力上都有一定的优势,这让我建立了信心,同时更为母校骄傲。” 
  作为技术工作者出身的李权,对技术的每一个新发展都非常敏感。每一次参加新产品的发布会或技术讨论会,他都会感到:如果不能从新的角度思考问题、不从新的方面发展技术,你就会被社会淘汰,可见李权对创新精神、创新意识的重视。他说:“不断追求进步和创新是一种现代的意识和血液。作为计算机行业这一点更为重要,在这一行业你会充分感到时代的脉搏跳动得是如此之快,你会感到不创新、不进取就等于落后。”这种强烈的危机感促使李权20多年来不断进行科技创新,不断与时俱进,紧紧跟随时代的步伐。“我们过去1年只有1颗或者很少的卫星任务,如今一年有十几颗卫星任务,这本身就需要许多的技术创新,否则就无法适应新的技术要求。现在我们不仅要发射卫星,还要进行卫星在轨管理,工作量和工作方式同过去都不一样了。如何适应新情况?惟有创新才有出路。现在我们设计了专用的航天器控制语言、公用平台等软件,使卫星的设计、测试和任务系统准备时间从原来的1年缩短到1个月。”
  从法国工作归来后,李权一直是卫星测控中心计算机系统的技术核心。但真正促使李权成长起来的却是大的工程项目:卫星测控中心二期改造工程,这个工程使李权从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发展成为工程的技术核心;参与载人飞船工程计算机系统建设项目,李权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李权说,在这两个工程项目中,他不仅积累了经验,更重要的是通过大的工程项目对系统有了全局的观念,建立了全局意识、大局意识和整体观念。他说,技术工作者有两个发展方向,一个是成为技术专家,一个就是成为领导。如果你只想做一个单纯的技术工作者、专家,你一定要踏踏实实地钻研项目,进行深造,提高技术水平;作为领导者,全局意识、大局意识和整体观念是非常重要的,这就需要参加大工程、大项目,不断锻炼。
  有压力才有动力。航天事业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卫星测控工作当然也不例外,因此,李权承担着很大的压力:“卫星的造价非常高。而每一颗卫星的实际操作都在我们中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卫星的故障,严重的就可能导致卫星失控,对国家造成的损失非常大。在确保卫星运行安全的同时,跟上世界发展的步伐,我们还要不断地创新,压力可想而知。”压力源于对国家的责任,对国防事业的责任,“既然从事这份工作,就要承担这份责任,不负责任就不可能成就事业。”李权说,他所从事的是国家的高技术工作,对国家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工作,非常有成就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现在的我,身体已经成为了事业的一部分”。
  我为母校感到骄傲
  “作为哈工大的学生,学校的每一个发展,每一个进步,我们都感到由衷的骄傲。”
  尽管离开学校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李权始终关注着母校的发展,经常通过母校的网址了解学校的情况。采访中,他谈起了2001年的世界女排大奖赛,他说:“作为一所大学能够举办世界女排大奖赛,我感到很自豪,这不仅扩大了哈工大的影响,而且也代表哈工大具有了一定的地位和实力。”李权特别关注母校机器人方面的研究情况,他说:“我的毕业论文是关于机器翻译的,而母校机器人研究、机器翻译等方面的技术在全国都是领先的,因此,我经常上网‘取经’。” 
  对于母校这次自主研制并成功发射的“试验卫星一号”,他更是感到由衷的高兴。他说:“哈工大能够自主研制这么大的一个项目,真是很厉害。”李权和“试验卫星一号”还有着一段“缘分”:“我最早知道母校研制小卫星是在两年前,母校的小卫星需要一位测控系统副总师,我最初的想法是我自己去担任这个工作,后来因为工作分配的原因,我只好把这份工作安排给别人进行,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很可惜。”自从知道了母校研制小卫星以来,李权就一直对母校小卫星的研制情况特别关注:“这颗卫星来自母校,感情是不一样的,甚至咱们学校开‘试验卫星一号’协调会,我都准备去……母校能够研制成功小卫星,我太高兴了,这代表了咱们哈工大学术上、技术上的水平!”
  谈起学校的迅速发展,已经形成了一校三区的规模时,李权非常高兴:“明年85周年校庆的时候一定争取回母校看看,看看学校的老同学,看看教育我们的老师,看看母校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