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42

忠诚

——记张修智教授生命的最后时刻

作者:  梅

  “回归自然,自然回归。一切顺其自然就对了。我身后一切从简,不开追悼会、纪念等仪式。骨灰不留,埋地下种树绿化植物就可以,不留纪念物。
  “亲友,同事们!我们都是同时代来人类世界的,相逢有缘,感谢大家平时相助,友善,这是福分;不周之处,都请善容。让所有的友善,尽留心意中!再发芽!
  “祝大家幸福,一切好!
  握手!
                                     爱你们的张修智
                                  二○○三年十二月三十日”

张修智教授

  这是已故焊接系张修智教授在患胃癌晚期、不能饮食只靠输液维持生命时,写下的对他后事的遗嘱。张修智教授1931年2月11日出生于山东省即墨县,经历了旧中国劳动人民的悲惨与耻辱的遭遇。1948年青岛解放后,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使他产生了信仰共产主义、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志愿。1950年7月,张修智考入哈工大焊接专业学习,1952年7月由宋健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张修智教授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履行着入党宣誓时的誓言。
  记得二十年前,原金属材料及工艺系(老九系)因社会发展需求焊接专业招了一个大专班,学生大都是来自工厂或文化基础差的考生。同学们压力大,怕毕不了业,当时,张老师作为一名教师又担任焊接教研室党支部书记,虽然工作负担重,他仍然主动承担了这个大专班的班主任工作。为了调动激发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张老师采取了许多措施,帮助同学提高学习成绩。与每名同学的谈话,都记在他工作笔记上。让人最难忘的是,张老师还随同学一起上自习,亲自为同学辅导答疑,常常忘记了吃饭。
  张修智老师还为本班设立了“学习进步奖”,自费为同学们买来奖品。开表彰会时,笔者有幸参加,和他一起颁奖。二十年过去了,笔者还清晰地记得,获得“学习进步奖”的一名女同学,含着眼泪说:“张老师,您不愧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名优秀党员,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您对我的关心帮助终生难忘,您是我们的好老师……”
  1993年6月,我校赴俄罗斯代表团进行为期29天的访问,张修智老师作为代表团的翻译陪同,克服了他爱人有病需要陪护的困难,圆满完成随团赴俄翻译工作。回国后,他又赶往大连参加由焊接教研室承办的国际学术会议半个月,这期间他还同时完成翻译一本教科书的任务。看到张老师疲劳的面容,大家劝他注意身体,张老师却笑着说:“我是一名运动健将,身体好着呢!”
  2002年12月,张修智老师在中俄科技合作中心国际联合实验室工作期间被确诊为胃癌晚期。手术后由教研室老师陪护,张老师为不给教研室增加负担,自费雇了一名护理员。出院回家疗养,他家住在四层楼,同事们要把他抬上四楼去,可张修智老师坚持自己上了四楼,虽然气喘嘘嘘,流着汗水,还是面带笑容。
  张修智老师是一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在与癌魔抗争中,他写道“奋力一搏,力争胜利!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所谓的天,就是天地万物本身发展过程的规律,客观的存在事实。对待疾病,力争最好!”面对胃癌晚期,他写下:“临变不惊,处理好一切应变的事物,泰然处之。”“古稀重新认识大自然,伟大的大自然,您是人类世界发缘的源泉和归宿。本人曾荣幸到此一游!”
  张修智老师曾在1956年10月至1961年2月在苏联莫斯科鲍曼高等工业学院学习,获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1992年退休后,他继续为哈工大发挥余热,甘于奉献,不计报酬。担任《焊接手册》第二卷副主编期间,由于他患有高血压等疾病,为了赶时间提前完成,常常通宵达旦不知疲倦地连续工作,使该手册终于在2001年8月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他还兼任焊接国家重点实验室高级俄语翻译,在实验室对俄对乌国际合作以及开拓新的焊接方向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2001年7月,他在黑龙江中俄科技合作及产业化中心国际联合实验室任顾问,从事“有色金属微弧氧化镀膜工艺”的研究和生产。张修智老师把对党的忠诚化为力量,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件事。
  2003年11月12日,张修智老师在癌痛折磨中写下了“人们每天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著写人类的历史。对美好的历史(过去)的回忆,对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种幸福的享受。珍惜之!”汗水滴在纸上,笔在纸上颤抖……
  张修智老师2003年7月至12月在上海治疗期间,材料学院和焊接系领导亲自去上海看望,张老师十分激动,目送离别的亲人,眷恋难舍感人至深。张老师在上海、深圳、香港、四川、沈阳等地工作的学生为他捐助医疗费3万余元。他在遗书中特别记下:“这些学生从精神、物质、经费等方面给予了我极大的关心和帮助,这种真诚善良友好同志友情使我深受感动……”“谁说社会人情薄如纸?这里出现过光辉思想火花!危机时刻见真情的真实情况。应当永记的‘上海火花群’(记实)。”“这些都是母校长期对学子们栽培的结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他在遗嘱中告诫其儿:“我一生不多的积蓄,一场大病,早已耗尽,多亏诸亲友等多方大力支持帮助,千万不要忘记人家的诚意善良!”
  张老师在病危中念念不忘党和祖国,不忘为之奋斗半个世纪的哈工大,不忘材料学院、焊接系和焊接国家重点室验室,不忘八达集团和校医院等单位的领导、同窗、同事以及他培养的学子们给予他无限的爱。他嘱托其儿:“由于历史环境、条件等因素,一生我没有给你们留下什么财产、房地等。你们谁也不会怨我吧!希望你们都自立成长,团结周围,和睦相处,互助,互爱吧!对待压力,应该认识到也是一种动力,压力出了成绩(那怕一点一滴,阶段性的)也是一种乐趣,喜悦,这种喜悦只有经受压力的人才能感受到的……”“爸爸平时嘱咐你们的话要再三回味,理解!”
  张修智教授长期从事铝合金焊接方面研究,在高强铝合金焊接热裂纹理论和实践方面形成系统的学术观点,并有突破和创新,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作为项目负责人,在多项重大国防工程中采用焊接新技术、新工艺,解决国防急需,取得了重大成果,并获航天部、电子工业部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5项,出版专著3部。这是一名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老共产党员留下的宝贵遗产。
  张修智老师在最后弥留之际,在不能坐立的痛苦中,满怀深情地给哈工大党委书记李生、校长王树国写信,表达他对哈工大的深深眷恋,盼望哈工大明天会更好,“要学习催人奋进的上海精神”。靠输液维持生命的张老师让在上海交大工作的儿子,推着轮椅游览了东方明珠博物馆,看着东方明珠最高层时,他说:“这一切都是党领导的结果。”返回医院后疾书写下“上海精神”。
  2004年4月28日,是张修智教授病逝前2天,这时他已不能饮食,卧床5个月零16天,两个鼻孔插着氧气管及胃管,腹部插着肝管和排尿管。几次昏迷,处于病危弥留状态。他的儿子趁他苏醒之际,拿出了《哈工大人》一书给他看,因为他一生最大的爱和奉献给了哈工大,他最想念的也是哈工大的同志、朋友和一切。他吃力地睁开双眼,儿子小健一页一页地在他的胸上翻页,并读给他听。当读到老校长李昌和吕学坡时,并告诉他有照片,他两眼流露出激动的神色,艰难地抬起双臂,亲自把着书,泪流不已。“临行”前思念哈工大之情,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他坚持自己双手把书举在头上,一页一页艰难地翻着。儿子怕他累了,就将他的双手放在床上,一直给他看完整本书,他才满意地露出欣慰的笑容,再次叮嘱儿子代他向党组织交上贰仟元党费……
  2004年4月30日凌晨5时15分,深受师生爱戴的张修智教授走了,这位老共产党员、老哈工大人、第一代“八百壮士”,带着对党、对哈工大深厚感情和对同事的无比眷恋,走了,走了……
  2004年5月8日,材料学院党委收到一份党费,交党费收据上写着:“已故张修智教授遗嘱委托焊接系党支部代他交给党组织贰仟元党费。”
  “贰仟元党费”,是已故张修智教授对党的无限忠诚和眷恋,在他生命弥留的最后时刻,留下的是一名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是一名哈工大人的博大胸怀。他向党交上最后一次党费表达他对党、对党组织、对哈工大的一片忠诚。
  张修智老师走了,他的赤子之心,爱党之深,留给了我们。他默默无闻,助人为乐,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精神永存,把对党对人民的忠诚留给了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