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51

马祖光精神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

作者:(美国)薛翠华  鲍玉珩
  2004年9月23日至2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通过国际卫星频道向北美地区连续播放了介绍哈工大优秀教授马祖光先生光辉一生的专题。专题节目播放之后,不但在美国华人观众——特别是学者与科学家们之中,引起了重大的反响,也引起一些美国学者与教授们的热烈关注。美国一些大学中的东亚研究或中国研究部门专门就我国目前向马祖光教授学习的活动进行分析讨论。更为可喜的是,众多关注中国和与中国友好的学者教授和科学家们,提出了马祖光精神的国际意义。
  “我们也需要马祖光。”
  我们的一位好友北卡州大的人类学教授马丁 斯荻维尔教授接连3天观看了这套节目。他深深地为马老师的光辉一生所感动。他对我们说:“我们也需要马老师这样的人,马教授的精神具有国际意义。”当我问他马老师精神的国际意义究竟何在时,他回答说,马老师以自己的努力实现了千百年来人类所有伟大教育家所努力追求的理想,即以己为师,以身示教。俄亥俄州的哲学教授吉恩 波洛克教授曾经多次来华访问,当他看到马老师的专题节目时感叹地说:中国高等教育充满着希望。美国一些优秀大学的门口时常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道德、知识与信仰是我们教育的哲学基础。曾几何时,美国的优秀大学以此为荣来教育众多的青年学子,但近年来,美国教育似乎忘却了这个原则。因此,一些美国学者认为马老师完美地体现出这3种原则,是世界上任何国家高等教育的表率。美裔华人学者邓鹏教授则从历史的角度来认识马老师精神的伟大:任何时代都需要英雄——能够反映时代精神的先进人物。而另外一位华裔教授黎耀霆先生则从儒家道德观念与当今的道德重建入手分析了马老师的道德观念,指出我们需要学习马老师,就是要重新建树中华民族的道德观。
  “学习马教授科学务实的研究态度。”
  很多在大学里面教授理工课程以及进行科学研究的科学家们则从自己的观察与体会提出了马祖光精神的另外一个体现:他科学的、严谨务实的研究态度。当他们看到马教授长期坚持参加第一线的研究,而且保持严谨而务实的科学研究态度时,他们称赞说:“这才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目前,在美国高等学府中有一种不好的风气,即科学研究的投机和不诚实。有一些中等水平的院校为了获得更多的研究基金,常常弄虚作假,谎报研究成果。而大学院校在评定教授时,把标准集中在他能够申请到多少研究基金,导致忽视他教学与研究的成果。根据美国一个调查报告,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出现了越来越多科学研究的投机与不诚实事件。有一些所谓的科学家与教授在获得研究基金之后,就不再负责研究项目的进行;挂名发表研究论文的事件曾出不穷;著名的学报竟然发表错误百出的论文。马祖光教授科学严谨的研究态度,无疑表现出一位真正科学家的学风。而这种风尚是具有环宇宙意义的。
  “学习马老师‘以人为本’的教育原则。”
  19世纪美国著名的教育家华莱什曾指出:一个好的老师要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自己的学生。严格、宽容与热爱是一个教育家的基本原则。但是,由于当今世界的不良风气入侵,美国高等院校似乎已经忘记华莱什先生的教诲。在美国一些大学里面,学生学习几年之后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导师是谁。更有甚者,一些所谓的著名教授已经很多年未进课堂了。因此,当专题节目介绍到马祖光老师长期坚持在教学第一线时,美国的一些教育家们从内心发出赞叹!他们认为马老师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一位普林斯顿大学的教育家就回忆当初爱因斯坦为一年级学生开普通课的情形,认为马老师同老爱一样是真正的教育家。马老师精神的国际意义还在于他 “以人为本”的人道主义态度。美国一些华裔教授与学者们近年来回国讲学都谈到了“以人为本”的教育原则。如何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如何对学生在学业上从严要求、生活上热心关怀等,这是办好一所大学的所在。张爱华教授就指出马老师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是从心里真诚地爱他的学生。马老师对自己的学生在学术研究上严格要求而且一经不苟;在生活以及学业上热情关怀。这在美国高等学府中,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更不用说把自己的名字列在最后而把学生的名字列在论文的前面了。马老师对于妻子的爱更是值得赞扬的。一些美国学者们在看到马老师为妻子吟唱俄文歌曲时,感动地流下热泪。一位退休的老教授娜提莎女士说:“懂得爱人的人永远会被人爱。马老师就是懂得爱人的人呀!”这位女教授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她认为马老师身上体现出基督教伟大的博爱精神。
  “关心学者、老教授和知识分子!”
  一些来自大陆的华裔学者和教授们提出了“关心学者、老教授和知识分子”的建议。纽约大学的马玉霖教授就提出:当初中国大陆号召学习蒋筑英教授时,就有人提出要关心知识分子的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地关心这些老教授与老学者,比如帮助他们寻找名医或从生活上真诚关怀呢﹖在美国的一些著名学府中,—些像马祖光教授这样的知名学者们会受到特殊的关怀与照顾,比如减少他们的教学与研究时间,配备助手乃至生活秘书,定期检查身体,帮助整理学术著作等。一旦获得国际性大奖例如诺贝尔奖金时,就要树碑立传等。我有幸作为哈工大的教授,真诚希望我们的领导们从马祖光教授的事迹中也吸取一些教训,多多关心我们的老师们。我们要关心像马老师一样的老一代教授们,特别是老院士、老科学家们,不要再出现类似马老师的事情了;我们要关心中年的老师们,他们是我们哈工大的骨干力量,特别要从生活中关怀他们;我们要关心青年教师们,多为他们创造显露才华的机会;同时我们也要关心新一代的校级与院级领导们,因为他们肩负着哈工大未来建设的重担。总之,我们应该向马祖光老师学习,发扬光大马祖光老师的精神,让爱心充满我们的哈工大校园。
  (薛翠华:现在美国杜莱克斯公司担任质量检查工程师及部门主任。鲍玉珩:哈工大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传播学系教授,美国北卡A&T州立大学艺术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