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51

同窗四载 真情一生

作者:金 石
 
  2004年春天,原哈建大“水泥七七”级校友沈滨,身患绝症,危在旦夕。已毕业22年的同班同学鼎力相助,演绎了一场与死神搏斗的壮丽诗篇,用同学们的颗颗爱心托起了沈滨同学新的生命。在此期间涌现出许多令人感动的故事……
  一、本命年,他患上了绝症
  早春2月,冰城哈尔滨乍暖还寒。沈滨刚刚吃过早饭,准备更衣上班,突然感到右腹部又一阵疼痛,顿时冒出了虚汗。
  这个病已经持续1个多月了。
  沈滨虽然性格有些内向,但不失为一条硬汉。他生于1956年3月,属猴,2004年是他的本命年,正要过48周岁的生日。1977年,沈滨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当时的哈尔滨建工学院,成为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小岭建设水泥厂,一干就是3年。这以后他又先后担任过哈尔滨市建材局科技处副科长、科长,投资处副处长,哈市建材行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哈市建材质检站站长。丰富的工作阅历和多年的生活磨练,使沈滨有了很强的适应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
  右腹部的阵痛和体重的急剧下降,使他预感到:自己可能真的生病了,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了。
  诊断结果出来了。晴天霹雳!
  “我们怀疑你得了肝癌,已经到了晚期,病变占位已经达到90%,这在肝癌史上也是少见的。你还可以到别的医院再进一步确诊一下。”
  沈滨突然想到,就在不久前,家里的亲属就有2位死于肝癌,他们都是从确诊到离开这个世界不到3个月的时间。
  他不相信这个诊断是真的。走出哈医大一院,他又去了医大二院、省医院、肿瘤医院。诊断的结果惊人的相似。
  残酷的事实几乎把他击倒了。回到家里,他想了很多事情:我走了不要紧,家里还有年迈的父亲,爱人下岗还没有找到工作,女儿刚刚上高中,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啊,怎么办?
  此时此刻,他想到了同学,想到了曾经和他同窗四载的大学同学,对!让同学们帮我想想办法。
  想到这里,他拿起了电话……
  二、同学情,使他死而复生
  王政、张玉珍是一对夫妇,都是“水泥七七”的同学,大学毕业后,他们双双留校,现分别是哈工大材料学院教授和副教授。
  下班刚进家门,突然听到急促的电话铃声。张玉珍接听了电话。
  听完沈滨的哭诉后,张玉珍和王政一商量,认为此事不能耽误,就立刻把此事告知了金玉时和周明商议共同想个办法,一定要把沈滨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第二天,在哈同学周明、王政、金玉时、李迎春、张玉珍、张松榆、付忠斌在一起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在哈同学马上去沈滨家里慰问,征得沈滨同意后在网上校友录发布沈滨生病的消息,请全国各地同学为沈滨寻医找药,并动员沈滨去外地进一步确诊治疗,在必要的时候动员全班同学捐款。
  2004年2月25日,周明受在哈同学的委托在网上发布了沈滨生病的消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远在四川成都任法国拉法基水泥公司总经理的周海红看到网上消息后,首先给沈滨打来了电话,表示要通过各种渠道为他寻找治疗肝癌的好药或者偏方。
  大连海滨的隋仲仁总经理打来了电话,并托亲属,一定要帮沈滨好好看看片子,找出一个合理的治疗方案。
  身在苏州古城的张维佳看到网上的消息后立即拨通了沈滨的电话,以班长的身份说了许多安慰的话。
  班主任老师齐继禄、王志伟夫妇打来了电话,鼓励沈滨要坚定信心,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
  沈滨家里电话不断,消息不断,建议不断,偏方不断。
  2004年3月8日,在哈同学送别沈滨去北京海军总医院接受氩氦刀治疗。
  在京的齐继禄、王志伟老师,崔源声和沈五一同学精心安排了沈滨的治疗与生活。
  不幸的是,经海军总医院肝胆外科专家的检查,得出了以下结论:肿块过大,氩氦刀已不能采用,惟有做肝脏移植,如移植成功,也只能活两年左右。
  怎么办?崔源声、沈五一决定去天津找于兴敏商量,他一定有办法。
  于兴敏当即决定,中国肝胆移植最好的医院在天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已经成功完成了一千多例肝脏移植手术,无论如何沈滨也要来天津会诊一下。
  3月11日晚,沈五一亲自驾车送沈滨及家人去了天津。
  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于兴敏早已安排好了病房和最好的主治医生。沈滨住院后马上进行了检查。
  令人兴奋的结果出来了:完全没有扩散,是肝脏移植的最佳时机,如果肝源及时的话,下周即可进行移植手术。
  但是,肝脏移植的费用成了大问题,手术费一项就高达20万元,加上其他附属费用,要顺利完成这个肝脏移植手术的整个过程至少需要30万元!
  沈滨是工薪阶层,平时省吃俭用的存款不到20万元,前期的治疗费用已花费了一些,目前至少还缺15万元。
  这15万元在1周之内如何去筹集呢?
  困难难不倒“水泥七七”。
  3月13日,班长张维佳首先在网上发出号召,希望大家伸出友谊之手,以不同形式帮助沈滨。
  3月14日,在哈同学召开会议,决定建立救助沈滨同学资金账户,动员同学们捐献爱心,并公布沈滨同学救助电话(周明手机)。会议结束后,大家顶着寒风到交通银行开了账户,然后在网上发布了公告。公告发出去后,立即引起强烈反响。
  救助账户里的钱款持续上升,1000元,2000元,8000元,1万,2万,5万、7万……
  周明的手机响个不停……
  短短两三天时间涌现出许多动人事迹。
  身居北京的齐老师和王老师,已年近60岁。得知沈滨救助账号后,第二天一早就骑着自行车去了很远的地方找到交通银行,火速汇款。
  金顺哲是朝鲜人,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家乡图们。他在网上看到了消息,二话没说,就坐着公共汽车到整整100里外的另一个城市找到了交通银行(由于图们地方小,交通银行在那没有设点),把款汇了出去。
  李迎春的女儿正在上大学,爱人得了严重的类风湿病,都需要钱,但她为把沈滨同学从死神手里夺回来,毅然决然地从给爱人买药的钱里拿出2000元。
  “水泥八一”的师弟和师妹们,在网上看到沈滨的消息后,也纷纷行动起来,陈智丰、冯霞、高金枝、许美兰、张一玲……纷纷慷慨解囊。
  2004年3月16日,周明突然接到一个越洋电话:“我是苏飞跃,是工民建七七的,现在美国。我和我夫人张爱茹寄去800美元,祝沈滨手术成功,早日康复。”
  更令周明惊奇的是,3月23日中午,账户又多了5000元捐款,经没有汇款地址,也没有汇款人姓名。周明正感到奇怪时,忽然手机响了,他接听了电话:“不要问我是谁,不要问我在哪里,我受人之托,往救助账户里汇入5000元,愿沈滨同学早日康复。”
  哈尔滨市建设委员会向全委职工发出倡议,为挽救沈滨的生命,请大家行动起来,献出一片爱心。
  ……
  3月20日晚,周明、金玉时手持同学们重重的爱心和无限的情谊,把捐款送到了沈滨夫人许香玲手中。
  3月24日14:22分沈滨进入手术室。一个不眠之夜。
  于兴敏携同夫人在手术室外静静地等候,并及时向全国各地同学发布手术的消息。
  3月25日凌晨1点10分,于兴敏拿起手机,手术成功的消息通过电波、穿过夜空传给了所有“水泥七七”的同学和所有关心沈滨的好心人。
  在老师、同学和校友们的热心相助和亲切呵护下,在医护人员精益求精的医治下,沈滨终于告别了死神,重新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医生说:“沈滨的手术非常成功,通常这种手术都要10个小时,而沈滨只用了4个小时……沈滨再活20年没问题。”
  3月26日,沈滨从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那时他的身上还插着六根管子,但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感谢同学们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把爱人叫到身旁,用十分微弱的声音说:“给……同学们……写信,你……记录:‘亲爱的老师,同学、师弟、师妹们:早就想向各位说点什么,可不知应该怎样说,此时此刻,我想说的是非常庆幸我是‘水泥七七’中的一员,我庆幸结识了一群高尚的心灵,我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会继续配合医生与病魔抗争,用我鲜活的生命回报各位老师和同学们。’”
  三、对未来,他充满了希望
  沈滨手术成功的消息通过网络传向大江南北、大洋彼岸。校友们纷纷向沈滨祝贺,向“水泥七七”祝贺!
  水泥八一的师弟师妹们说:“是来自四面八方的爱心给了沈滨大哥战胜病魔的力量。生命无价,真情无价。在这场与死神较量的战斗中,“水泥七七”的兄姐们向世人展现了真情和生命的力量。”
  一网友这样写到:“四海爱心,八方友情,构成回天之力,重新扶起沈滨生命的风帆,祝愿他下一段航程顺利。”
  还有一位校友写道:“看到沈滨校友顺利完成手术的消息非常高兴。虽然我不能在经济上给予帮助,但我希望自己在精神上和沈滨校友共勉同行。有这么好的同学,我们没有理由不珍惜。我为有“水泥七七”这样的校友而自豪。”
  为鼓励沈滨继续与病魔抗争,尽快恢复体能,老师和同学们纷纷来到天津看望沈滨,给沈滨增添了继续与病魔抗争的勇气。
  齐继禄、王志伟老师利用休息时间乘火车来到了天津。
  周海红从成都乘飞机转道北京来到天津。
  隋仲仁从大连乘飞机直飞天津。
  徐志远亲自驾车从山东来到天津。
  崔源声约周明共同来到天津。
  ……
  老师的关心,校友的期盼,同学们的鼓励,使沈滨不断增强与病魔继续抗争的决心和信心,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强,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他看着自己手术的刀口,从胸口一直到两肋,很像奔驰车的标志,非常幽默地说:“等我好了,就成了高级轿车了。”
  4月25日,沈滨出院,顺利抵哈。
  沈滨的移植手术成功了,但在今后的日子里,所面临的是沉重的、巨额的维持费用,每天要吃240元的抗排斥药,一个月要7200元,一年要8.76万元,一年之后减半服药,而且要终生服药。家里的生活需要钱,孩子上学需要钱,以后的日子确实非常艰难。但是沈滨的爱人许香玲说:“不管将来怎样,不管日子多苦,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沈滨好好活着。”
  她的话,让沈滨感动,也让沈滨的同学们感动。
  11月上旬,沈滨协同夫人又返回天津,接受复查,复查的结果是身体各项指标全部正常,体重由出院时的108斤增长到124斤,净增16斤。
  11月21日,沈滨和夫人高兴地请来了在哈全体同学一同就餐,沈滨高举酒杯,眼含热泪,激动地说:“我非常感谢老师、同学和校友们,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加倍珍惜。虽然以后的路程还很长、很艰苦,但是,我有这么好的同学,有真心爱我的贤惠妻子,还有我即将上大学的女儿,我一定能够克服各种困难,坚强地活下去,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