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八百壮士——马祖光卷》序

 作者:王大珩 

  祖光院士离开我们两年多了。每每想起他,他那温文尔雅、素朴简约、博学睿智的形象总会萦绕于我的脑海,似乎他与我们仍在一起。
  回忆2003年7月15日,惊悉祖光院士逝世,噩耗传来,伤心与惋惜之情难以言表。我国光学界又失去了一位才华横溢、贡献卓著的科学家;我国教育界又失去了一位甘为人梯的名师;我失去了一位相知甚深的挚友。
  祖光院士是一位优秀的科学家、教育家和共产党员。他的光辉一生,是创业精神与党的路线很好结合起来的典范。他早年响应国家号召奔赴祖国边陲哈尔滨,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先后创办了核物理与激光技术专业。他远在德国从事激光光谱研究,自主创新的成就为国人争得荣誉。回国之后,他没有选择去条件好的地区工作,而是听从了组织的安排。他领导的研究集体,初期在极为简陋的条件下创业,并发展成为国家激光技术重点研究机构。他把整个生命贡献给了光学事业和教育事业。他的精神世界始终丰盈而坚韧,他时刻都没忘记报效祖国。
  祖光院士长期从事激光介质光谱、新型可调谐激光和非线性光学及应用研究,承担着面向国家需要的多项重要课题,在该领域取得了多项国际原创的科技成果。他是我国从事激光研究从基础理论导出现实激光成果的少数先驱者之一,在科学发展上具有洞察力。我与祖光院士在业务上的交流比较多,他对科学事业的孜孜追求与严谨求实的精神使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知道祖光谦虚地不愿意申报院士的事情,后来又从同志们那里知道他“三让”房子的故事,还知道他学术上署名的原则。他不但在学术上留下了光辉业绩,且在履霜泰然的人生中给后人做出了榜样,在德行上为人师表。
  律己为人,诚信不欺,这是我与祖光院士结交中深有感触之处。他始终对自己有着严格的要求,有的地方近乎苛刻,但对待同志和学生总是给予更多的关心和爱护。祖光是个“老实人”,办不到的事情他不会说大话,说了的事情他就会践行诺言。他这个人有时很倔强,但是倔得有道理、有风度。
  祖光走了,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精神财富。我们以及后人都应该牢牢铭记,应该有祖光那样的志气和胸怀,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富强、更美好。
  高山仰止,祖国以光。欣闻哈工大要出版《八百壮士——马祖光卷》,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谨此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