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我的镜头我做主

————记校园DV风
 
作者:路琳娜
 
  从《Hunters》开始
 
  2006年10月20日,晚6:00,一区校礼堂门口:
  “不要挤!不要挤!” 
  “里面已经没有空座了!”
  “有人帮我占好座位了,让我进去吧!”
  “谁帮你占好座了?让他出来领你进去!……”
  礼堂门口的人们推推搡搡,看守礼堂的老大爷和两个保安很为难地守住门口:里面真的没有空座了,可是门口还是聚了很多人不肯离去……
  到底是什么能如此轰动?又是什么大片上映么?根据我前不久来这里看《夜宴》的经历,好像在上映前半小时也没有这么高的人气。好奇心促使我充分调用了人力资源,成功地弄到了座位,溜进了剧场。
  原来是——《Hunters》的首映。
 
小荷才露尖尖角
 
  《Hunters》是我校管理学院学生自主拍摄的又一部校园DV,主要讲述了校园里的名为《Hunters》的一个秘密的学生组织,帮助一个单纯而羞涩的男生追求一个女孩子的过程,以及中间产生的种种曲折和误会,是对爱情的真诚还是蓄意的欺骗?是一场游戏还是对真爱的经营和守护?在剧中,学校电视台的女记者和“Hunters”的老大涛哥之间的辩论,两种观点的碰撞,由“Hunters”这样的一个社团引出的思考:这样的社团有没有存在的必要?一切都在于你的理解。
  参与拍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是我校的在校学生。从准备到成功首映,历时半年之久。对于这部电影,在我校BBS上,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赞美肯定者有之,挖苦不满者有之。但是,这部DV的出现却在校内掀起了一阵小小的浪潮,走在食堂、宿舍或是教学楼之间,经常会听到:“看过《Hunters》了么?” 
  看到这里, 也许你想问:校园DV风,从何时开始?
  其实,在校大学生自主拍摄校园DV的风气早在2000年就已有之。大概从第一部校园DV(Digital Video)剧《清华寝室夜话》开始,全国高校范围内就刮起了一道道强烈的DV风。虽然学生的视野有限,但3年来还是出了不少著名的作品,比如西安交大的《我的黄金时代》、沈阳航空工业大学的《完美动物》等。哈工大的校园“电影人”也跟进了这股风潮,并为之推波助澜。除了我们所熟知的市政学院2003年拍摄的《当阳光穿过雨滴》和2004年的《秋至》,还有很多作为内部交流的电影在校内流传,进入学生们的视野,包括管理学院的《假象》;原人文学院媒体技术系的《无缘》和成教学院的《荒界》;媒体技术与艺术系2004级研究生集体创作的短片《完美时代》;2003级广告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同学创作拍摄的DV作品《秘密》、《奇迹》等。
  那么,这些校园DV到底反映了什么内容?下面以几个DV剧为例。
  (一)《秋至》
  2004年6月21日,学生电影《秋至》在哈工大二区首映,这是在市政学院继《当阳光穿过雨滴》后推出的第二部学生DV,该片用电影的艺术表现手法,将自我救赎、迷途知返、争吵3个故事结合,用以表现大学生活的美好,以及对于人生、爱情、信念的追求和希冀。影片共分3个故事,用电影的艺术手法,将3个看似无关的故事联系在一起,希望能够表达出上述3个意思,也希望能够表达出一种真善美。第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家境贫寒的新生,来到大学为了能和同学融合,不得不去打工,做家教,去满足平时的花销。他不知不觉地失去了从前的淳朴,变得虚荣。从爱慕虚荣到被邪恶势力利用,一方面揭露了他心灵的弱点,另一方面说明,在大是大非的瞬间,内心深处的正义的呐喊,那种最终对真善美的追求更加弥足珍贵。第二个故事描述的是一个性格上有缺陷的人苏小北,正是这种自闭、脆弱让他在现实中迷失着自己,却又在精神上幻想着一个理想的自己。于是,影片中又出现了另一个和他脆弱而敏感的性格相反的人物——狂放不羁、没有拘束的向南。最后,小北终于发现,所谓的向南,在真实的生活中其实并不存在,那只是他幻想中的自己。其实,在现实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陷,重要的是不能让缺陷主宰我们的人生——要么改变它,要么就隐藏它。而本片的主人公最终完成了改变,在挣扎中重新找到了自我。第三个故事最容易发生在年轻的男女之间,往往他们会因为一时的不理智而做出相互伤害对方的举动。因此,爱情更加需要理性,否则带来的只是无尽的遗憾。
  (二)《假象》
  《假象》是由我校管理学院出品的、由11名学生独立创作的DV电影。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大学校园内、反映大学生心理问题的爱情故事。
  主人公段明是一名大四的学生,性情冷僻的他不喜欢和别人交流。一天,出门写生的他在回校的路上看见了女友,而女友和别人在一起,像所有的情侣一样,两人吵架、分手。失意的段明在上自习时发现了一张名片,带着这张名片,段明找到了名片的主人——心理医生顾小萌。在医生的努力下,失恋的段明很快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不久,段明碰上了一个女孩,从第一次见面起,段明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几次偶遇之后,两人成为恋人,就在体会爱情的甜蜜时,段明发现了一个让他极为震惊的秘密:他的父亲从小骗他说他母亲是因为有了外遇才抛弃他,使他从小就对女性有了怀疑。经过一番斗争,他终于摆脱了心理阴影,开始了新的生活。这是继《当阳光穿过雨滴》、《秋至》之后,哈工大推出的由学生独立制作的第3部DV电影。这部电影之所以引人关注,原因在于它表现的不仅是单纯的校园生活,还涉及到家庭、社会和目前大学生普遍存在的心理问题。该片在2005年荣获第二届中国大学生在线暑期影像大赛DV故事片二等奖。
 
DV剧《假象》拍摄现场(管文摄)
 
  从题材来看,《假象》确实较其他电影有它突出的特色。制片人南江说:“这是一部探讨心理问题的电影,剧中的爱情戏只是作为铺垫。理工科大学的学生性格比较压抑,很多学生心理上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学校心理中心每天都会接到一些有心理问题的学生的求助。我们想通过本片给出一些警示——如果有心理问题应当尽早解决。”为了使影片更加真实可信,在剧本创作以及拍摄过程中,剧组人员虚心询问了指导老师和心理学专业人士的意见。剧组的导演兼编剧宋杰也说:“当今大学生心理问题突出,在这种大环境下拍摄这一题材电影,其意义在于用电影的形式引导学生正确对待自己的心理问题。同时,电影也涉及到亲情和爱情,通过这些想揭示心理问题产生跟一定的生活背景相关。”另外,剧组人员以管院的学生为主,他们在整个过程中采用了项目管理上的“甘特图”等做法,推进了影片制作进程。
  (三)《无缘》
  爱情作为校园电影中一个常见的主题,要想不落窠臼确实要费一番心思。电影《无缘》讲述的是多名男女大学生之间错综复杂的爱情,表达了创作者对于大学爱情的理解以及对于理想爱情境界的追求。无巧不成书,《无缘》处处设置巧合,使得剧情峰回路转、悬念迭起、跌宕多姿。故事梗概:由于张萌萌不是大学生,而被前任男友徐荣抛弃。内心痛苦的她却依然忘不了徐荣,通过努力,张萌萌也考入了以前男友所在的大学。她本以为徐荣可以回心转意,不料却发现徐荣已属于另外一个人。悲痛的张萌萌打通了徐荣以前住的寝室电话,新住进来的男生李想接了电话。李想处于同情接受了张萌萌的倾诉,并约定以后每周同一时间都会通电话,但彼此不透露身份。偶然的一次机会,张萌萌被同寝室人拉去参加一个学生协会,协会的会长就是李想。但她却不知道李想就是电话里的人。故事就发生在这两个人身上,徐荣的回心转意,李想的突然辞别,让张萌萌对爱情的看法有了巨大的变化。最终,她能否从迷茫中清醒,从失落的爱情里重生……
  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梁梦泉等人为这部电影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为了完善剧本《无缘》,其间数易其稿。剧组主要成员都是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大三学生,他们面临着怎样把专业知识转化为实践的挑战。在拍摄过程中,他们尽量运用所学的专业知识使画面、剧情臻于完善。值得一提的是,在系里的支持下,他们的硬件设备几乎是哈工大校园DV剧组中水平最高、配套最全的。
  (四)《荒界》
  本片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大学生的成长经历。以故事主人公从走入大学校园,到被学校开除,由于没有学历,在求职遇到挫折后,经历了迷茫、堕落、自闭。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又回到校园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学生的经历为情节发展线索,以主人公对人生的认识深度为脉络,真实地反映了一个人的成长经历和认识世界过程。以此体现人性的坚强,不服输的精神,给一些还没有上大学或者刚步入大学的同学一些警示和正处于迷茫中的大学生一些帮助。
  在成人教育学院建院50周年之际,成教学院的学生曹晓谦等筹拍的这部DV剧《荒界》为院庆献上了一份独特的礼物。拍一部电影是曹晓谦很早就有的梦想,他希望借电影反映真实的大学生活。剧本中很多故事都是源自他身边真实的故事,反映的是典型的大学生从堕落到觉醒,然后成长为优秀分子的过程。
 
校园DV:我要我的镜头
 
  随着校园DV风靡校园,校园DV的拍摄者和演员,也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校园里的明星。记得刚看完《Hunters》,从校礼堂走出来,在拥挤的人群中不时听到对学生演员的评价;还记得有一次,一群女生在寝室里围在一起看《秋至》,看完后大家唧唧喳喳地探讨那个向南到底是哪个学院的,毕没毕业。看来,学生演员由于校园DV的火热,在不经意间也有了一群“粉丝”。然而,他们在拍摄的过程中,同时承受着学习和拍摄的压力。在他们心中,拍片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在他们身上,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先拿《假象》剧组来说吧,该片制片人、哈工大管理学院研究生南江说,拍该剧的初衷是,他们在学校读书期间发现周围同学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心理问题,学生们较为压抑,又找不到适合的渠道释放不良情绪。虽然,此前大学生中不乏自拍DV的,但据了解,在国内大学生拍摄涉及心理题材的DV还是首次。为此,他们与校心理咨询中心进行了沟通,又找到心理咨询师作了专业上的指导,所以该片引起较多的关注。 剧组除了女一号、女三号为哈工大四年级学生外,其他大多为管理学院一年级研究生。只有导演与摄像曾经参与过其他DV的拍摄,其他成员均为首次触电。演员唯一有点基础的是男、女主角,他们的演技受到了同学们的好评,这大概与他们是校话剧社成员的经历有关。贯穿影片始终的音乐十分引人入胜,尤其是主题曲《海边的卡夫卡》十分动听,令听者动容。这些优美的音乐都是由哈工大理学院的25岁博士生曾然创作。歌词创作和演唱者为片中女主角的饰演者张可,身兼数职的不只张可一个,其中导演、摄像同时又兼编剧。可以说,大家的工作基本可以以一当十。
 
校园DV拍摄现场(学子摄)
 
  再说《秋至》,回忆这部戏的整个拍摄过程,该片制片人、原哈工大暖通空调专业研究生高峰感慨良多。影片拍摄过程中十分辛苦,小到买水、打电话,大到挑演员、筹集经费,高峰都要“亲力亲为”,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大家的总指挥”。可高峰却觉得自己更像一位“咱们的勤务员”,哪里需要哪里上。因为所有的演职人员来自全校7个学院,大家的课程安排很难一致,高峰需要在大家的课余时间里寻找“交叉点”,包括每场戏之前,他都要通过电话再与每个人联系一遍。剧组拍戏需要很多的场景,这些校园电影人就必须去酒吧或餐馆寻求老板的支持。一次为拍一条商场的镜头,大家扛着机器走了好远,已经是满头汗水的他们磨破嘴皮才说服了商场保安。拍戏到晚上对剧组来说也是家常便饭,饿着肚子拍戏的人更是大有人在,正因为辛苦,大家才觉得这种经历特别难忘。在谈到这部戏的拍摄过程时,高峰最深的感受就是努力之后的一种收获感。“拍摄的过程与工作的感觉是完全一致的,需要你不断花心思把它一点点变为现实。通过电影的拍摄我们真切地体味到了认真做事的状态,每一个人都不计报酬,只为能圆自己心中的这个并不容易的电影梦。”
  《秋至》首映前,导演兼摄像的张时聪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紧张,可一谈到剧组整个拍摄过程,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2003年6月,我们完成了第一部电影,这部片子在当时反响不错,可我们觉得仍有很多遗憾,于是这次的拍摄过程力求能更专业一些,比如很多演职人员我们都采用了网上招募、竞争的方法,女主角的选拔更是优中选优,并且拍摄每有进展我们都会在网上公布。电影筹划了一年,我们发现许多对电影非常感兴趣的同学在关注着我们,也在关注着影片拍摄进程。此次剧本的推敲就用了4个月,材料学专业的编剧侯林写出了一部分,我们所有演员在一起再捋一遍,修改后再返给编剧,反反复复差不多修改了两个月。大家课余已经把欣赏电影当成了一种习惯,几个人坐下来一起研究人家的画面是怎么拍的,摄像方面也尝试了更多的新手法。另外我们还借鉴了许多现代电影运作模式,使一部小小的电影成为了从学校本科生到博士生关注的焦点。”说到导演,剧组成员都记得有这样一幕,组里因为没有专门的拍摄轨道,张时聪为了拍好一组追逐镜头,用饭馆的餐车代替了轨道。他还亲自坐上推车、晃悠悠地扛着摄像机,动作看上去很滑稽,可它却表达着大学生们对自己所热爱的事情的一种执著。
 
片尾曲
 
  校园DV,承载、构建着校园文化,传播与培育着人文精神。一部部小小的DV,虽然场面不宏大,服装不华丽,演员不大牌,宣传不隆重,但是,它们却凝聚着学生自己的汗水,反映与透视着我们自己的生活,感动于自己的感动。校园DV,面前看见的是“千江有水千江月”,前方则是“一片晴云万里天”!校园DV,让我的镜头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