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51

访以色列高佳丽校友

作者:网文
 
  八旬老人仍说汉语 儿女子孙依然向往--哈尔滨,犹太人心中的梦。  
  与我同期回到以色列的哈工大毕业生很多,40多年来,以色列发展成先进的国家,哈工大毕业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校友加利娅.卡茨.沃洛布里斯卡娅(中文名 高佳丽)  
  
  上个世纪初至50年代,在哈尔滨生活着几万犹太人,他们与中国人和睦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2004年8月31日至9月2日,由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和以中友好协会等共同主办的“哈尔滨犹太历史文化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来自以色列、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地的近百位学者和原居哈尔滨犹太人及其后代来到哈尔滨,故地重游。
  加利娅.卡茨.沃洛布里斯卡娅中文名叫高佳丽,她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奶奶,她20世纪50年代初毕业于哈工大,曾在哈尔滨铁路局工作。如今她已年近八旬,这次她是带着外孙来的。听说记者要采访她,她爽快地答应了。
  晚上9点,记者如约来到她的房间,虽然老人已经很累了,但她还是化了一下淡妆,欣然接受了采访。她说,我已经40多年不说中文了,这次回到哈尔滨,又可以说中文了,只是有些说不好了。
  高佳丽告诉记者,她的父亲是一位医生,随中东铁路的修建来到了哈尔滨,在铁路局医院工作,1948年去世后安葬在哈尔滨。高佳丽出生在俄罗斯,两岁时来到哈尔滨,在哈尔滨生活了25年,这25年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高佳丽说,因为父亲在铁路局医院工作,有时也到齐齐哈尔、富拉尔基的铁路医院出诊。小时候,每逢夏天,她和姐姐经常随母亲到富拉尔基、扎兰屯去看爸爸,到那里过夏天。有时也随全家到亚布力、帽儿山去玩。在她的记忆里,这些地方到处都开满了漂亮的野花。
  高佳丽小学和中学分别是在哈尔滨的英国学校、德国学校和俄国中学学习,她通晓8种语言--希伯莱语、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俄文、中文等。
  高佳丽回忆说:“日本占领哈尔滨时,剥夺了我们学习的权利,当时哈工大被关闭。‘8.15’以后哈工大恢复招生,我就又考入了哈工大。我从哈工大毕业后,又应聘回铁路局经济计划组工作,当时只有一个职位,许多人去应聘。记得当时我的考试题目是‘铁路与铁矿石的运输’。我进入经济计划组,负责统计运货量和车皮,与许多中国同事共事。他们都很有才能,工作很勤奋。我在经济计划组工作时,还得到了上级的奖励。总之,在铁路局工作时,很充实,也为我以后回到以色列工作奠定了基础。”
  1952年,高佳丽全家离开了哈尔滨回到以色列。她说:“离开哈尔滨,我很难受,因为在这里我们生活得很好,而且已经习惯了。在这里我还有许多中国朋友和同事,我们在一起工作很愉快。回到以色列后,最初生活得很不好,没有房子,没有吃的,但是以色列是我们的国家,我们要努力工作去建设她。与我同期回到以色列的哈工大毕业生很多,40多年来,以色列发展成先进的国家,哈工大毕业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这次回哈尔滨,我又回到了母校哈工大。看到哈工大已是哈尔滨最好的大学,我心里很高兴。当年,我的姐姐也是哈工大毕业的,曾在哈工大任人事科长。”
  这次回哈尔滨,高佳丽去了中央大街和当年她家住的中央大街旁的二道街,她说,“中央大街和以前差不多,但是我们家的老房子和姑姑家住的三层楼房都不见了,虽然我心里很难受,我很爱从前的哈尔滨,但城市需要高楼,这次回来看到哈尔滨变得越来越漂亮,看到哈尔滨发展很快,人们生活得很好,我心里很高兴。”
  高佳丽告诉记者,她有两个女儿和六个外孙、外孙女,都出生在以色列,没有来过哈尔滨,但高佳丽经常跟他们讲哈尔滨,还教他们用中文说一些中国的俗语,如“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活到老学到老”等。这次她带着外孙来哈尔滨,就是想让他亲身感受中国。高佳丽的外孙今年20岁,最初他对中国没有什么概念,这次来哈尔滨后就喜欢上了哈尔滨。他告诉姥姥,想学习中文,还希望能来哈尔滨读书,还要带着他的朋友们一起来。高佳丽说:“我也希望他能来中国读书,能来中国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