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51

新中国成立初期哈工大的“掌门人”

——记陈康白校长在哈工大
 
作者:黄  超
 
 
  1951年初,当冯仲云校长从学校调离时,谁担任哈工大这所在国内高等教育版图上正闪烁光辉的苏式样板高校、当时全国仅有的两所重点建设大学的校长,成为整个中国高等教育界关注的焦点。
  在哈工大人热切期盼中,1951年4月,著名化学家陈康白前来我校主持工作。1951年6月25日,中央正式任命陈康白为哈工大校长。于是,哈工大的校长史册上又多了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当家人,也开始了另一段属于哈工大人的传奇经历--
  
  传奇科学家的传奇人生
  
  说起陈康白,不得不说他的传奇经历。从他充满传奇的经历中,也许能加深我们对他思想和政策的理解,加深我们对那个年代哈工大航向的理解。
  陈康白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后留校当讲师。上世纪30年代,他成为赴德留学生中的一员,在德国攻读化学博士学位。自己该到哪里去呢?一心报效祖国的陈康白在回国前夕,特地咨询了他在国内的老师徐特立先生(另一说为董必武)。
  最后,陈康白带着成箱的化学资料从德国直奔红色苏区。一下子,延安来了个大科学家,一个留洋的博士,一个在延安学位最高的科学家。这样的人才受到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据说,毛泽东、朱德先后接见了陈康白,欢迎陈康白博士到延安参加解放事业。
  到延安不久,陈康白就被任命为延安自然科学院副院长--这所当时解放区最高的学术机构主要承担着解放区工业建设的技术研究和高等教育人才的培养工作。从1943年底至1944年,陈康白担任了延安自然科学院院长。
  在延安时,陈康白多次提出要发展高等教育,并向解放区介绍了当时德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模式。但动荡的革命形势让他的设想一直无法完全实现。他曾经自嘲地说:“因为我一直关注解放区高等教育的发展,搞了一些有关发展高等教育方面的设计。结果,人家就给我安了一个‘大规划’的帽子。”
  从1944年开始,国内革命形势迅猛发展,中央决定让陈康白到下面去接受锻炼,分派他参加南下革命。陈康白曾说起他在军旅生活中的一个故事:有一次,他们在行军途中遇见一个地主碉堡,敌人在碉堡里向我军展开火力攻击,部队一时攻不上去。王震旅长找来陈康白说:“你是最大的知识分子了,你给咱们想个办法吧!”陈康白认真想了想,提出了一个“土坦克”的办法,在八仙桌上蒙上几床棉被,用水给浇透了,大概能够抵挡当时土枪的火力。在“土坦克”的掩护下,部队很快拿下了这个碉堡。
  在解放区和南下革命时期,陈康白虽是党内资深的知识分子、老干部,但他离具体的科学研究却越来越远。陈康白自己曾不无遗憾地说:“为了革命,我从那时起就很少进行具体的科学研究工作了。只是还想用自己比较熟悉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经验,争取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做点贡献。”在他心中,他热切期盼着革命胜利的早日到来。
  
  学苏联经验的实践者
  
  建国以后,哈工大由中长铁路移交给中国政府管理,从此,哈工大进入了新的发展建设阶段。1951年4月19日,教育部党组《关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改进计划的报告》上报中央,中央政治局毛泽东、朱德、陈云、李富春同志先后传阅过教育部党组报告。“改进计划”进一步明确了哈工大的办学方针和任务:“仿效苏联工业大学的办法,培养重工业部门的工程师和国内大学的理工科师资。”刘少奇同志代表党中央对哈工大办学方针作了重要批示:“要办好这样一个大学,很有必要。”
  1951年5月,教育部部长马叙伦在政务院第85次会议上作了《教育工作报告》,指出:“要大力加强中国人民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工作,及时总结推广学习苏联的先进经验。”从此,哈工大承担起学习苏联先进经验、推动我国改革旧教育制度的使命。
  1951年6月25日,中央人总字第291号文通知:政务院第90次会议通过,任命陈康白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时任松江省省长的冯仲云不再兼任哈工大校长。据说,刘少奇曾对离京赴任的陈康白说,到哈工大以后要多听苏联专家的意见,要带领哈工大师生认真学习苏联的先进经验,在与苏联专家有不同意见时,无论你陈康白是对的还是错的,我要先打你陈康白的板子。
  陈康白到任时,哈工大除少数苏侨教师外,校内严重缺乏有经验有水平的中国教师。如果不解决培养中国自己教师的问题,向苏联专家学习将成为空谈。为此,陈康白校长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学校建立起一系列教育教学机制,使“向苏联专家学习”的战略落到了实处。
  1951年7月2日至4日,哈工大第一届科学技术及教学研究工作会议在校召开。在大会的讲话中,陈康白校长谈了他的治校思路:“学习苏联先进经验,我们的方法就是‘如法炮制’。”这次科技及教学研究会议检查和总结了我校的教学研究工作、科研工作,确立了今后教学、科研工作的基本方法。配合这次教学及科学研究会议,陈康白校长还组织筹备了科技成果和教学成果研究的展览,他多次动员教师和研究生提交教学和科技研究成果。在他的亲自筹备组织下,第一届科学技术及教学研究工作会议获得了圆满成功,苏联专家在会上发表了学术报告,在读的研究生也提交了自己的学术论文。从陈康白校长就任开始,举办科学技术及教学研究工作方面的研究会议成了哈工大的重要传统。
  在陈康白任哈工大校长时期,也正是哈工大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进行改建扩建的重要时期。当时哈工大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如何发挥苏联专家的作用。为了更大程度地发挥苏联专家的作用,陈康白校长结合当时哈工大承担全国第一批研究生培养工作,大力选拔青年研究生到各个科系部处担任领导和管理工作,并请苏联专家进行指导。当时在职攻读研究生的李家宝和樊承谋,先后被选拔到机械系和研究部担任一把手的系助理主任和秘书。苏联专家拉希可夫担任了研究部的指导工作,负责指导樊承谋如何管理研究生工作,有些优秀的研究生还被任命为教研室负责人。就这样一批年轻的熟悉高等教育的管理干部和教师被陈康白校长培养出来了,他们也成为后来哈工大第一代“八百壮士”的重要力量。
  1952年,为了贯彻落实中央批示的哈工大改进计划,陈康白校长和副校长高铁组织苏联专家和有关干部研讨,主持制定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五年发展计划(1953~1957)》。按照“发展计划”,学校规模将达到15000人,将在我校试行五年制毕业生的“工程师毕业证书”和二至三年制研究生(主要培养高校师资)的新教育制度。在这次会议中,规划提出了今后发展的新兴学科,落实了一批主要的学科和专业,探讨了哈工大的系别设置等问题。这个“五年计划”确定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办学的基本模式,是对学习苏联先进经验的总结,对当时中国高等教育制度的确立有重要的示范作用。
  
  校区基建的设计师
  
  陈康白校长到任以后,立刻面临着哈工大校区规划的问题。当时,在校的苏联专家,有一部分人根据全世界范围内不少大学都建立在郊区的惯例,提出哈工大要搬迁到郊区去,并提出搬迁到王兆屯一带的搬迁计划;而另一部分专家则根据学校当时已经临近市区中心的实际情况,提出大学也可以在城市中心建设,应在现有校区的基础上进行规划。在苏联专家中产生的“市内建校”和“市外建校”的意见分歧,是学校发展规划中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
  陈康白校长到校不久就主持会议讨论学校基建规划问题。对比了苏联专家提出的两种不同意见后,根据多数苏联专家提出的“在市区建校可以让学生与社会广泛接触”的建校思想,陈康白校长最终明确了要以“市内建校”为指导思想,全面推进学校校园区域发展规划。根据这个建校思想,这次发展规划会议设计了哈工大校舍建设和校园区域的格局。
  后来,陈康白校长将这次发展规划会议有关的规划草案上报党中央。经中央批准将喇嘛台到和兴路、铁路局办公楼对面的西大直街一侧都划归哈工大。根据党中央的批复精神,陈康白校长一边向中央要钱要人,一边在哈尔滨“跑马占地”。
  在划归哈工大的基地中,既有种植农作物的田地,也有混乱杂居的居民区。其中,在今天教化广场一带是当时著名的“八杂市”,居住着两千多户居民,比较混乱。当时的“八杂市”不仅是学校基建的“钉子”,也是学校基建的重点与难点。
  在中央批复后,陈康白校长与哈尔滨市政府取得联系,一边在市内其他地区迅速盖起迁移用的新住房,一边跟居民联系,做好居民的说服工作。在1年左右的时间里,学校在市政府的通力合作下,一举将“八杂市”的居民全部迁出。从1952年开始,哈工大在“八杂市”原址上启动了机械楼、电机楼的建设工作,并完成了土木楼的建设。这一举措让当时担任哈军工校长的陈赓大将深为叹服,并据此上报中央要求哈军工以东大直街为基础,由此成就了哈尔滨历史上“两校割据”的佳话。
  同时,化学博士出身的陈康白十分重视仪器设备的购置和使用,重视实验室等科研基地的建设。在任时,陈康白校长曾提出:“设备很要紧,要购买现在最先进的设备。”他的构想得到了学校领导集体的一致认同,并确定由副校长高铁和秘书王耀臣到苏联购买设备。哈工大从苏联购进了一大批先进仪器设备,一批一流的实验室也因此建立起来了。樊承谋教授说:“全国最大、也是全国第一的我校结构实验室正是那时候建起的。后来,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学校的结构实验室都是仿造这个实验室建起来的。”
  在陈康白校长任期,哈工大已把基建处迁到和兴路附近,开始准备对整个规划校区进行全面建设。但由于历史原因,这个规划草案只保留下学校现在一校区存在的区域,大概只占整个规划区域的三分之一。但是陈康白校长的基建规划方案对哈工大影响深远,包括了现在校本部的所有校园区域都是那时奠定的。此外,陈康白校长时期还在全国有名的镜泊湖修建了哈工大修养所。同时,他重视校区规划的管理理念也成为了哈工大重视基础建设、超前规划的传统的起点。
  
  不拘一格选用人才的先驱者
  
  建国以后,哈工大除了大量聘请苏联专家外,哈工大急需懂得高等教育管理的干部和有水平的师资。如何吸引人才、提高师资,是新中国接管哈工大以来的最重要的问题。陈康白校长到任以后,采取调入老干部、借用专家、培养青年教师、选留研究生和本科生以及派青年教师和青年学生到苏联学习等一系列举措,培养了一批经过苏联专家指导的青年干部与教师,走出了一条以苏联专家为指导、引进各个层次优秀人才、联合苏联培养青年骨干的人才战略。
  如何培养懂得教育管理的干部,成了办学最紧要的问题。学校首先向中央提出,要求选派懂得教育的老干部,其他高校也处于用人之际,不愿意放人。学校又再次向中央提出,要求借聘国内著名专家来校工作一段时间。学校先后借聘了马大猷、李酉山等国内著名专家来校工作,马大猷还担任了教务长等重要职务,李酉山担任过研究部主任的重要职务。同时,学校一方面补充了一些老干部,另一方面又选拔青年教师到各个机关担任助理、秘书,学校为各个部门选配苏联专家指导工作,让青年教师既跟国内著名专家学习,又接受苏联专家的指导,培养了一批懂得管理的年轻干部,为学校的发展建设奠定了基础。
  陈康白校长注重吸收海外优秀留学人才,并让他们担任各个系的领导,参与教学管理和科研管理。当时担任机械系一把手助理主任的李家宝教授回忆说:“陈康白校长本人既是专家,又是干部,不怕别人戴帽子。”在陈康白校长担任校长期间,从美国留学归国的李德兹等先后出任了土木系系主任等职务。他们都是党外人士担任重要职务,这在建国初期是需要有很大勇气的。陈康白校长还直接请求中央派一批留学归国人员到哈工大,洪晶先生就是从海外归来被派到哈工大的。
  为了吸纳当时国内的优秀人才,学校当时还继承冯仲云校长的思路,组织了招聘团,到全国各地区招人。招聘团先后到北京、上海等优秀人才“集散地”,面向社会各个层面招聘优秀人才,在全国引起了轰动,也吸引了一些优秀人才的加盟。
  除了引进人才外,陈康白校长还非常注重挖掘校内的人才资源。陈康白校长先后向党中央写报告,从1952年起选留本校的优秀毕业生。机械系第一、二批机械专业学生有一大批人留校,这批学生中有的后来通过与苏联联合培养的方式,又被选派到苏联学习进修。陈康白校长还请中央批准,在从其他大学和部门选拔来哈工大就读的研究生中,选留和截留了一部分学生作为学校教师。同时,陈康白校长还向中央提出,选派其他高校优秀毕业生到哈工大读研究生,然后留校作为哈工大的教师。
  到1953年,哈工大已经形成了多种师资引进和培养模式,已经初具“五湖四海”的人才景象。一批来自五湖四海、饱含热情的青年才俊,怀着建设重工业基地、为重工业基地培育英才的目的,在哈工大汇聚成一条浩荡的长江,为哈工大的发展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哈工大特色的开拓者
  
  陈康白校长注重从国家建设情况找准大学的定位。他提出,高校管理者要有创造性的战略思想,要为国家现代化建设做出更大贡献。
  在陈康白当校长的时候,他向全国倡议搞专修科。陈康白校长认为,设立专修科有助于更快地培养专业技术人才,能够更好地适应新中国对人才的迫切需求。从1952年开始,哈工大正式设立专修科,并扩大学校的招生数量。在哈工大的专修科学生中,涌现出了原长春一汽制造厂厂长耿昭杰等杰出人才。
  1953年2月26日,哈工大召开第三届教学研究会议,主要研究了专修科问题,这次会议对哈工大的专修科工作进行了总结和研讨。全国各地的工业学校都有代表参加会议,高教部副部长黄松龄出席会议并作了总结发言。这次教学会议之后,教育部组织全国高校召开经验交流会,对哈工大的专修科情况进行总结。经过全国的研讨和总结,哈工大专修科办学经验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推广。专修科的创设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才培养的速度,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新中国建设对专业技术人才的需求。
  在陈康白校长任期内,哈工大先后开展了3次教学工作研究会。教学研讨会对苏联专家的教学经验进行了总结,也对哈工大的教学工作进行了深入研究,对探索新中国高等教育的教学起到了示范作用。当时,这项工作不仅在校内有深远意义,还引起全国高等教育界的关注。北京、东北等地区的高校都派代表参加了哈工大的教学工作会议。
  1953年10月,陈康白校长调离哈工大之前,高教部和一机部党组、东北局、哈尔滨市委成立联合检查组,检查了哈工大扩建以来的工作,并向中央文委递交了检查报告。《检查报告》认为:“三年来该校工作是有成绩的,表现在该校已基本改造成一所新型的高等工业学校,在教学制度方面,由于苏联专家的指导,从教学计划、教学内容到各种教学制度都采用了苏联的先进经验”,“另外,该校常用召开教学研究会议和翻译、翻印等方式,传播新的教学经验,对全国高等工业学校的教学改革,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