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碧水蓝天映丹心

——走近中国工程院院士任南琪教授

作者:吉星

 
任南琪院士(冯健 摄)
 
    静,寂寞为师;动,变废为宝。他,渊博宽厚、坚毅谦逊。为学,他潜心科海,勇于创新,耐得住寂寞,20年磨一剑;为人,他高风亮节,宽厚谦逊,胸襟和气度深受赞誉和敬重;为德,他学养深厚,忠义报国,他曾谢绝美国的高薪聘请,用自己的所学、所长、所创报效祖国;为师,他甘当人梯,用自己的言传身教让学生终身受益。
  他是哈工大环境工程学科学术带头人、“城市水质转化规律与保障技术”国家创新研究群体带头人、2001年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第四批“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一二层次人才、首批全国优秀博士后,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在任市政环境工程学院院长期间,他秉承师长的优良传统,以自己的品行、学识凝聚领导班子成员和广大教师按照国际一流大学的标准开展学科建设,在任期内使学院增加了3个国家重点学科、1个国家重点实验室、1个国家工程研究中心、1个国家创新研究群体。他就是36岁晋升为教授,40岁成为博士生导师,42岁获得“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50岁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任南琪教授。
 
从“钟情”文艺到“献身”环境
 
  环境和能源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关注的热点,无数有志于此的专家学者早已把环境和能源问题当成了自己的毕生事业。任南琪就是其中之一。他长期围绕着废水处理工程领域的关键科学问题积极开展研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面对世界性的能源危机,任南琪最早提出:“利用有机废水制取可再生资源氢气”的连续流发酵法生物制氢技术,从而引领了国际上该领域学者开展这方面研究。这项研究,已建立起世界上首例生物制氢示范工程,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任南琪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面对严峻的环境污染问题,任南琪又以厌氧微生物生理生态学理论研究为基础,开发出经济、高效、适合我国国情的高浓度有机工业废水生物处理技术与设备,目前已应用于制药、印染、化工等近30个重污染企业的废水处理工程,这项成果他同样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任南琪能成为工程院院士,这绝非偶然。从他在成才路上留下的轨迹可以看出,这是他辛勤耕耘、奋力拼搏的必然结果。他是如何走上这条道路的呢?这还得从他们那代人独特的经历说起。
  1959年3月生于哈尔滨的任南琪坦言,自己是一个一帆风顺的人。1976年中学毕业后,他在哈六中当了一年的语文老师。1977年,恢复高考当年,18岁的任南琪听到可以考大学的消息,非常高兴地报了名,考入了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城市建设系给水排水工程专业。
  “给排水专业当年是父母为我选的,我当时对此并不太了解。但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这个专业对我可以说是‘如鱼得水’。而且在当时那个年代,学理工可以直接为国家建设服务。”其实,任南琪一直“倾心”的是文艺,打小他就是班上的文艺骨干,尤其是竹笛演奏,已经达到了“准专业”水平,早就名声在外了。上大学以后,哈尔滨的一些文艺团体还到任南琪曾任教的哈六中找过他,邀请他加入。当年报考大学时,身为科技工作者的父母一致要求他学理工科。为了尊重父母的选择并兼顾自己的爱好,任南琪当时和家里达成一个协议:只考一次理工科,万一失败,就弃理从文。然而就是在这次人生路上的选择,让他的命运从此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任南琪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之中。大学期间,他越来越喜欢这个专业了。特别是在大三时学了“水处理微生物学”后感触很深,他开始逐渐倾向于污水处理方向的学习和钻研,尤其“青睐”微生物。而此时课堂上所学到的知识已经不能让任南琪满足了,于是他又尽可能多地找来相关资料自学。
  在本科毕业准备论文期间,任南琪逐渐对“不同温度下活性污泥中DNA含量研究”这个课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本科毕业后,任南琪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师从我国著名污水处理专家张自杰教授,从事污水处理生物稳定塘的研究。随着研究领域的伸展,任南琪发觉自己对研究工作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从而更加坚定了自己走科学研究之路的人生目标。此后,任南琪一直从事微生物学研究,1984年硕士毕业留校任教,他最早讲授的课程也是与微生物有关的“水污染控制微生物学”。
  1989年,任南琪又师从我国环境工程专家、国际水科学院终身院士王宝贞教授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在攻读博士期间,他在自己所发明的“废水厌氧处理设备”中发现了“生物产氢的现象”。根据导师的指导,任南琪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经过深思熟虑,大胆地选择了“废水生物制氢”这一国际前沿课题,并于1991年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资助。经过4年的不懈努力和深入研究,任南琪终于完成了博士论文《有机废水处理生物产氢原理与工程控制对策研究》,取得了生物制氢研究的重大突破。那时他才刚满35岁。从此,任南琪开始了被人们称作是“净化人类生存空间”的科研项目研究。
  许多年之后,人们还是会经常提起这篇意义重大的论文。任南琪的学生,如今已经是环境系副教授的丁杰感慨地说:“任老师的博士论文是直接出版成书的,在当时的试验条件下能做出这样的论文,很让人敬佩!正是任老师在博士期间打下的良好基础,才会使他日后在生物制氢方面取得那么多的成就。”
 
执著坚韧,悟新创新
 
  作为新能源,氢气的优点显而易见。它的燃烧产物只有水,有人将氢气誉为“清洁能源”。氢气的燃烧热值高,相同质量的氢气燃烧所产生的热量约为汽油的3倍、酒精的3.9倍、焦炭的4.5倍。更为重要的是,氢气是一种可再生、可储存的清洁能源。众多科学家认为,21世纪“氢能”有可能在世界能源舞台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利用不可再生资源制氢,显然不是长久之计。而利用可再生资源制氢,将会是一条非常有潜力的制氢之路,尽管目前利用可再生资源制氢在世界氢气生产总量中所占很少。
  生物制氢的技术有很多种,然而利用废水发酵制氢无疑具有别样的吸引力,因为它同时兼备了废水净化处理的功能,可谓一箭双雕、变废为宝。任南琪首创的“发酵法生物制氢”技术,是以厌氧活性污泥为产氢菌种,以含碳水化合物的废水为原料,结合生物技术,生产可再生能源——氢气。它是集能源、生物、环境等多学科理论和技术交叉的产物,这对国外采用纯菌种“制氢”而言是一项重大突破。在进一步的深入研究中,任南琪又发现了产氢能力很高的“乙醇型发酵”类型,产氢量比国外“丁酸型发酵”产氢高几十倍。他又进一步完善了生物产氢发酵理论,并提出了最佳工程控制对策,还发明了“高效连续流生物制氢”反应器。
  任南琪的研究成果不仅充实了生物技术领域的成果,又为生产廉价的可再生生物能源——氢气提供了有效的途径。
  1995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小试研究成果破例被评为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时任黑龙江省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的何琏对此评价道:“这是一项超前的研究。”并当场决定列为黑龙江省重大科技攻关项目,资助开展中试研究。1999年,任南琪率先在国际上成功地完成了生物制氢中试研究。2001年1月4日,任南琪所开创的“有机废水发酵法生物制氢技术”,被485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评选为“2000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之一,称这项成果远远领先于世界上其他专家的生物制氢技术研究水平。此时,欧美等发达国家小型连续流反应器发酵法制氢技术研究才刚刚起步,并且这还源于1995年任南琪在美国水环境协会上宣读的论文被国外科学家所关注后的跟随研究。
  任南琪还解决了规模化制氢所面临的反应器放大、生物传质、水力流态等技术瓶颈问题,研发并设计出一套“有机废水发酵法生物制氢”工艺系统,成为国家“863”计划“有机废水发酵法生物制氢技术生产性示范工程”,2005年,在哈尔滨开发区建成世界上首座年产氢气40万立方米的示范基地,单台设备日产氢能力347标准立方米。这不仅是国际上第一条发酵法生物制氢生产线,并且在规模上也创造了世界之最。这项成果的取得,使国际生物制氢产业化目标提前了至少10年,使我国具备了首先实现规模化制氢技术与设备、实现工程菌生产的产业化,而且具备了占有国际市场的潜力。这将对我国高新技术领域在国际上的地位产生重大影响。谈到任南琪的“有机废水发酵法生物制氢技术”,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毛宗强教授赞许有加,他尤其肯定这项技术“一箭双雕,既产生了氢气,又处理了污水”。
  当然,示范工程的成功建立并不意味着大规模工业厂化生产的条件已经完全成熟。在任南琪看来,他们还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他希望能进一步提高菌种的产氢效率,高效利用廉价的资源(如充足的废弃生物质),还要进一步提高转化率。他们还将尝试解决诸如反应器大规模应用时出现的技术问题。
  归结起来,任南琪认为,下一步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降低成本。他的目标是利用废水生产1立方米氢气的成本控制在1元人民币以内。目前,利用电解水制氢,每产出1立方米氢气需要消耗3~4度电,而利用废水制造氢气的成本已经控制在了每立方米1.4元以内。更为重要的是,若将成本控制在1元钱,就意味着,在产生相同能量的情况下,用氢气做燃料的消费将和传统能源相当。而这对氢气燃料的普及,无疑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报效国家,服务于民
 
  2009年4月,经与相关部门沟通,任南琪带领市政环境工程学院师生走出校门,与哈尔滨市水务局、哈报集团联手,发起并主办了“情系母亲河牵手护松江”大型公益活动。当时78岁高龄的李圭白院士和任南琪分别在10米长卷上写下了对母亲河的祝愿,并与志愿者们一起参加了沿江捡拾垃圾的义务劳动。
  在任南琪看来,这样的公益活动,其深远的意义更在于唤醒沉睡在人们心灵深处的环保意识,让更多的人来关心、爱护我们所生、所长的家园,每个人从自身做起,并用实际行动来影响更多的人参与到关爱母亲河的活动当中。
  早在攻读博士学位时,导师王宝贞教授就提醒任南琪:“只要是科研和国家需要,个人的荣辱得失都不能考虑,选定目标,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能成功最好,不成功也会给别人提供些宝贵的数据和经验。”在30余年的求学和治学经历中,任南琪正是遵循导师的教诲,进行了艰难的跋涉。先人“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至理名言,成为他不懈追求的治学境界。
  1995年,他在美国参加国际会议期间,有几个国家的公司跟踪邀请他。尤其是有相当实力的美国气体产品与化学公司总部提出以雄厚的资金资助他在美国开展中试研究。当时任南琪首先想到了这项成果是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始创新,便婉言谢绝了。后来这家公司不甘心与任南琪失之交臂,又来函再次邀请他。导师王宝贞对他说:“虽然美国的实验条件好,但到那里你是给别人干,而在国内你是主人,从国家利益考虑,你应该继续在中国完成生物制氢技术的中试。”导师的话更坚定了他为国争光的信念。
  我国制药、印染、化工等重污染行业每年排放高浓度、难降解有机废水量约占废水总排放量的20%。但因污染严重和难以分解,是造成我国水体灾难性生态破坏的主要污染源之一。面对亟待开发出针对该类废水的经济、高效处理技术与设备的局面,任南琪和他的团队提出了产酸发酵过程的定向调控方法,研制出基于生物增强作用的可控产酸发酵设备,形成了针对性强的高效节能有机废水生物处理集成技术与工艺,应用于近30余项污水处理工程。
  “我所从事的专业与国计民生直接挂钩,因此我感到非常幸运。人生最大的幸事是在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用个人所学、所长、所创,为社会、为人类作出自己的贡献!搞工程的人都有这样一个愿望:每建立一个水处理系统,都要发挥它的最大作用。30年来我所有的工作都是直接为人民大众服务,我觉得这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成就。”任南琪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2005年11月13日,中石油吉化公司双苯厂爆炸,松花江水体出现硝基苯污染的危机。作为“松花江硝基苯重大水污染事件”国家应急科技专项发起人之一和总项目负责人,任南琪坚定地说:“哈尔滨的水环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局面,市政府要求我们全力攻关,作为我们研究水环境、水科学的哈工大市政学院,必须义不容辞地承担起我们对地方、对国家、对人民的责任。如果我们不能完成这项任务,我们就有愧于自己的责任!”他和同事们一起日夜奋战,顺利完成了研究工作和项目验收。验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教授等一致认为:“他们圆满完成了国家任务,向政府和百姓交了一份圆满的答卷。”
  任南琪主持的“松花江水污染应急科技对策与决策支持系统综合研究”课题,在我国率先建立了流域水体安全预警体系和应急决策管理支持系统,为今后发生类似突发性污染事件后及时决策,提供了数值模拟平台。目前,他带领团队正在结合国家重大需求,开展国家水专项“松花江冰封期水体水质安全保障技术”等多项研究。
  任南琪还先后承担了8项沿松花江流域城市污水处理厂的工程设计,通过采用耐寒生物种群等新技术,使水处理费用平均降低约15%,为松花江流域污染减排和水生态安全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潜心耕耘,润物无声
 
  既净化人类生存空间,又解困世界能源危机的生物制氢技术缘何在我国、在哈工大能发展如此之迅速?任南琪指出,除了每个时期研究都得到各级领导和专家远见卓识的支持和帮助外,始终坚持先工程后理论的科研思路是主要原因——在工程应用上多年来积累了大量有价值的数据,然后从微生物学角度结合分子生态学等先进方法进行分析,使理论研究有的放矢并且能够深入下去。
  “理工结合、学科交叉能增长出最好的创新点。我们的理科基础是化学、生物学,而工科基础是工程设计、水处理、环境治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是我们学科近年来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从我个人的成长道路来看,我是将工程和生物学结合在一起,也就是理工交叉、融合,才有了今天的科学研究成果。”多年来的经验让任南琪认识到:我们需要综合型、创新型的人才。当初如果我只是学习生物学的话,可能就不会有工程化的概念,思维必定受到局限;而如果只学习工科课程,理论方面就可能没有现在的突破。现在社会正是需要这种理工结合、开放性思维、创新型的人才,纯工或者纯理的学生都难免有一定的局限性。
  那如何才能培养出理工结合、开放性思维、创新型的人才呢?任南琪曾专门思考过大学生的成长、成才过程。他告诉当代的大学生们,并不是选了非常好的专业就能学好,而是只有有效地掌握了一些思维方法和手段,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才能取得显著的成就。
  “水污染控制微生物学”是市政工程、环境工程和环境科学专业的专业基础课,他主持的这门课程2007年被评为国家精品课程。作为环境污染防治与微生物学相结合而产生发展起来的一门交叉学科,其重点是研究环境污染防治工程中涉及的微生物学问题。1984年,任南琪留校任教伊始,就承担了“水污染控制微生物学”课程的教学任务,这对他的成才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迄今一谈到这一决定,他就要感谢当时作为教研室主任的李圭白院士。正是由于这一经历和此后的科研道路,使他对培养学生的理工结合、开放性思维,有了较深刻的认识。
  “对本科生来说,学习期间任何专业的学习都是打基础的过程,将来有可能从事不一样的专业。这个平台,对学生本身来说,应该在求学期间培养一种思维方式或处理问题的能力,这才是最关键的。从个人发展来看,需要经历各种环境的熏陶。并不是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我们希望大家走出去开阔视野,要了解并亲身感受国外的状况。不同国家人的思维方式是有差别的,通过走出国门,和不同国家的科研团队相互交流学习,可以大大拓展我们的思维空间,开阔视野,取长补短,从而更好地为祖国服务。”任南琪如是说。
  市政学院本身有着很好的国际化历史传统。20世纪50年代给水排水专业初创时期,学科“元老”张自杰被派往苏联学习,并成为苏联的副博士,是本学科派出的第一名留学生。作为学科主要创始人的王宝贞教授也和国外大学、专家学者们保持着很好的联系,他曾是国际水协唯一的中国理事。
  “我们的本科生水平很高,在国际上有着很好的声誉。”任南琪一直认为,本科生在哈工大读书是最好的选择,“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实实在在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研究生阶段,他支持学生能够抓住机会出国深造。每年新生入学教育,任南琪都会在给新生们的报告中鼓励大家走出国门,看看外面的世界,拓展国际化开放性思维。
  如今,学院每年都会派几名年轻教师到联系密切的国外大学工作3个月以上,和国外学者一起做项目、搞研究。这样一来,青年教师可以尽快接触到学科前沿并取得国际领先的成果,“取经”回来再传授给学生。此外,市政学院还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法国普瓦捷大学等国外高校达成了联合培养协议,其项目涵盖博士、硕士研究生、本科生等不同学历层次。
 
为人师表,筑基铸魂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内容之一。作为一名教师,任南琪一直很关心学生。当听说自己的硕士研究生刘娇因母亲病重而不得不停止学业时,任南琪马上找到刘娇对她说:“把母亲接到哈尔滨来治疗吧,你的学费我负责,要是还不行的话生活费我也可以承担。”
  “任老师就是这样,为了一个优秀的人才、为了自己的学生他可以付出很多。对于一些贫困的博士生、硕士生,他都会主动了解给予资助。‘一定让学生生活上舒心、科研上创新’,任老师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学生郭婉茜如是说。
任南琪院士(右二)与团队成员在一起(冯健 摄)
 
  “治学严谨,求实创新;为人师表,宽厚谦和;勤奋忘我,成就卓著。”这是任南琪给学生们的总体印象。博士生曹广丽说:“任南琪老师经常在自己的实验上突然有灵感时给我们发短信,对我们进行指导。任老师时时刻刻惦记着自己的科研和学生,这一点让我非常感动。”
  “我们经常会收到任老师指导我们实验或者是一些我们学科的最新动态的邮件,这些邮件的发送时间往往是凌晨。”博士生赵鑫说。
  市政学院博士生导师李建政教授是任南琪第一批研究生。提到任南琪,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任老师虽然身兼多职,行政事务很繁忙,但是他对科研的敬业精神让我钦佩,尤其是作为老师,他特别注重对学生的培养。我多次看到任老师中午休息时,在办公室批改学生的论文,他几乎没有自己的休息时间。任老师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学生,他会针对具体问题随时随地进行指导,他还经常下实验室,给学生进行实地指导……”
  现在高校包括科研院所发表高水平论文已经成为评估指标之一,发表高水平论文越多,是否就意味着创新水平越高呢?任南琪曾明确表示,仅有高水平论文是远远不够的,创新能力的培养不仅是发表学术论文这一个方面。毕业生将来可能从事各式各样的工作,只有在学习研究中不断积累从而建立一种科学的思维方式,才能更好地适应社会。这其中,素质的培养很重要,尤其是思想素质和团队精神。思想素质好的人,即使业务素质稍差,经过磨炼和努力其后劲可能更足。而一个思想素质稍差的人,则可能会破坏整个团队的和谐。
  做事先做人,提高一个人的基本道德素质才能使科学研究做到求真求实。在每学期的研究生新生入学时,任南琪都会在新生见面会上告诫大家,要以“尊重他人,团结合作;努力工作,求真求实;科研创新,全面发展”的指导精神对待科学研究,对待周围的人,要坚决杜绝学术欺诈行为的发生。
  “任老师历来注重对我们思想品德方面的要求,他经常对我们讲,作为一个研究生,迟早是要走向社会的,这就需要你们具有较高的思想素质。不具备这样的素质,就很难在社会上生存。是否能成为集体的合格一员,是否具有团队精神,能否非常妥当地处理一些事情,都是从小事开始做起。”学生们都说,在培养学生团队精神方面,任老师会事无巨细地教育学生,让大家不仅要相互关心和帮助,还要和实验室的工作人员、门卫等处理好关系,懂得尊重他们。
  据李建政介绍,早在1994年,任南琪就在自己的课题组中开展了每周的例会制度。在例会上任南琪会对学生进行阶段性的指导,并且会给他们下一步研究指明方向。慢慢的这个例会在学院很有影响力,即使不是课题组的师生也来参加这个会议,最多时参加会议的有100多人。各个方向的学生都有发言权,大大开阔了学生们的眼界,让学生不仅仅只局限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内,这些都对学生们全面的发展非常有利。
  任南琪的博士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获得者王秀蘅说:“老师在我本科时就给我们上课,上课的效果就是两个字‘精彩’!”在老师的影响下,王秀蘅在我校青年教师基本功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的好成绩。
  已经是博士生导师的王爱杰提起老师任南琪时说:“这些年自己的成长、进步离不开老师的教诲。他总是把我们放在实践工程、科研项目中摔打、锻炼,让我们在第一线更快地成长、成才。”
  任南琪认为,在创新能力培养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培养研究生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主动发现和提出一个问题胜过被动地解决10个问题。因此,学术例会中提出和回答问题是培养研究生创新能力的最好方法之一。
  “通过关注别人、关注相近学科的研究,有利于自身研究创新点的生发,这样一来,实际上也是大家在帮助自己完成课题。”赵鑫说。
  此外,任南琪认为,科研人员除了要有好的科研思路、严谨的科学作风和过硬的操作技术以外,还要有较强的表述交流能力。提高科研写作能力的途径只有多写多练,反复修改。为此,他对研究生的开题报告和文章发表提出了严格要求。为提高英语文章的书写能力,他要求每名研究生在读期间至少发表一篇英文论文,并至少在学术例会上作一次英文报告。
  目前,任南琪课题组已形成了以4位教授、3位副教授、3位讲师和100余名研究生组成的团队。他们坚持为人师表,以科研道德素质为起点,采取了很多措施:使用规范的实验记录本、严把开题报告关、建立研究生档案、实验技能培训与考核、实验室安全管理、学术例会、鼓励参加国际会议和交流等制度,建立了实验中心网站,为课题组创造了良好的学术氛围和科研工作条件。同时,任南琪还大力提倡培养研究生严谨的科研作风、创新能力和科研实践能力、提高交流能力、促进团队合作和资源共享、提高管理效率等等。久而久之,团队形成了一种优良的作风。大家以环境生物研究中心所在的“小楼”为名,亲切地称之为“小楼精神”,并自称为“小楼人”,表达了作为“小楼人”的责任感和荣誉感。
 
打造团队,和谐共赢
 
  孕育了以任南琪教授为带头人的创新团队的市政环境工程学院,源于我校给排水专业,是办学历史最悠久的专业之一,也是我国最早创办给排水专业之一,具有深厚的学科背景和优良的办学传统。自20世纪50年代起,在以李圭白院士、汤鸿霄院士、周定教授、张自杰教授、王宝贞教授等为代表的专家、学者的带领下,专业结合国家发展重大需求开展了废水和饮用水处理等研究。20世纪80年代初,在老一代学术带头人的悉心指引下,新一代学术骨干针对水污染控制和安全饮用水保障技术等关键问题进行研究。近几年在张杰院士的力荐下,“城市水资源健康循环”这一研究方向又成了学院目前主攻方向。这些前瞻性的研究都为学院承担国家重大课题和项目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和工程技术基础。
  “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团队,一个优秀的团队能培养出一批优秀的人才。”2004年,以任南琪教授为带头人的学院科研团队被批准为教育部首批“长江学者与创新团队发展计划”创新团队,研究方向为“城市水质保障与水资源可持续利用”。2007年9月27日,以任南琪教授为主任的“城市水资源与水环境”实验室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为我国建立完善的“城市水”理论体系、建设一流的“城市水”科研基地和高级人才培养基地、保障国家城市水安全翻开了新的一页。2008年10月,“城市水质转化规律与保障技术国家创新研究群体”作为我校首批国家创新研究群体通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专家组评审。
  对此,任南琪引以为荣,他说:“‘国家创新研究群体’的称号要远远高于个人取得的国家级荣誉。个人取得成绩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但在国家作为团队能获得这样荣誉的却很少。这是对我们这个集体的认可,同时也是对我们努力工作、传承创新的最高褒奖。”
  李圭白院士用“很优秀”来形容这一年龄在40到50岁之间的年轻团队。在他看来,这一团队的最大特色是“特别稳定”,很多人都有出国经历,又都回到了学校,并在近10年来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成果。
  任南琪说:“我们所有的成就都离不开团结协作,学院的这支团队是老先生传承下来的,他们把优良传统传给我们。相信我们的年轻人会把团队精神发扬得非常好。我们之所以有今天, 不仅是10名创新团队成员,还包括外围的几十名骨干教师……他们不只是在学术方面,更在道德思想方面都做得十分突出。大家在做任何事情时首先考虑到的都是集体和学校的荣誉,而非个人。”
  对于团结协作的重要性,任南琪提出,影响团队创新的因素很多,首先是团结协作的精神。如果没有这样一种精神,所谓的团队就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团队,就不能以高度的凝聚力为学院、学校作出应有的贡献。团队建设的一个重大目标在于一种形象和理念,在一个领域内、同一主攻方向上协同作战,有所突破和建树。第二是创新思维。创新不是一个简单的想法,我们只有以国家的重大需求为己任,才能抓住创新机遇,才能更有效地整合和利用资源共同创新。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位与“水”打了半辈子交道的水处理专家,30余载春秋献身我国环境事业,抱定赤子之心,教书育人。秉承“格物穷理”的精神,以“海纳百川”的胸襟,任南琪带领他的团队,用他们的所学、所研、所创,倾力打造我国的碧水蓝天、净化人类生存空间、解困世界能源危机……等待任南琪去开拓的事业还有很多,面对国家的使命、人类的未来,他没有停歇,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