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从哈工大走出的科研精兵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吕跃广校友

作者: 妍

吕跃广院士在实验室工作(资料片)
 
  2011年12月8日,总参谋部某研究所副所长、总师吕跃广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一向低调的他一时间却成了众多媒体和记者追逐的对象。无奈之下,吕跃广索性关掉了手机。
  原来,中国工程院在这一天刚刚公布了2011年新增院士名单。47岁的吕跃广在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部高票当选,成为新增院士名单公布后最引人注目的“明星”之一!
  面对来自各方的祝贺,面对媒体的蜂拥而至,吕跃广一如往常,照例在实验室与办公室间不断进行着角色的转换——身为多个系统工程项目的总师,他率领着一个庞大的团队在电子信息研究领域不断探索;身为总参谋部某研究所的副所长,他以独特的人格魅力和出色的管理才能成为当之无愧的“儒将”。
  作为从哈工大走出的军事科研精兵,“少将”和“院士”这两个响亮的称谓,更让吕跃广成为母校的骄傲——
 
携笔从戎,矢志不渝——忠者无悔
 
  1980年,16岁的吕跃广怀着从军报国的远大志向,考取了海军工程大学。这不仅实现了父亲的夙愿,更开始了吕跃广与军事科研事业的不解之缘。
  从海军工程大学毕业后,吕跃广从事了两年大学助教工作。1986年3月,吕跃广参加了哈工大的研究生入学考试,这成为吕跃广人生道路上第一个重要的转折。
  考试结束后,迟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的吕跃广心灰意冷。直到5月的一天,本以为录取无望的吕跃广收到了一封来自哈工大的信件。忐忑不安的他,不敢拆开看结果,却把这封迟来的信件压在了枕头底下。当他最终鼓起勇气拆开信时,得到的是一个惊喜——不但被哈工大应用物理系录取,还因成绩突出获得了免复试直接录取的资格!
  就这样,吕跃广开始师从我国著名物理学家、哈工大物理学科创始人之一洪晶教授。学习期间,由于成绩优异,科研能力突出,吕跃广被免试推荐提前直接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吕跃广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博士学位。从硕士入学到获得博士学位,他仅用了4年零3个月时间这在当时的哈工大是绝无仅有的,“四年直博”传为佳话。
  吕跃广博士毕业时,因为突出的科研能力和综合素质,哈工大有意留他任教。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金国藩院士也邀请他到清华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工作。但少年立志从军报国的吕跃广最终还是选择了携笔从戎,成为总参谋部某研究所的第一位博士。
  到研究所后,吕跃广意识到,凭借高学历安安稳稳地做一个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并不难,但要成为真正走在学术前沿的科技人才,就必须放下身段,忘掉所有的光环,踏踏实实地下一番苦功。带着这样的心态,这位哈工大培养的光学博士在军事科研领域开始了全新的学术之路。
  深厚的理论功底和敢于创新的精神,让吕跃广很快成为研究所的业务骨干,在军事科研的道路上越走越宽。在他的眼里,军事科研不仅是他的事业,更是一个军人和科技工作者报效祖国的最佳契合点。随着世界电子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我国国防安全的需求不断提升,吕跃广以拳拳报国心,像一个勇士,不断攀登电子信息技术领域的一座又一座高峰。
  他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2001年,吕跃广赴英国伦敦大学做访问学者。在英国一年的时间里,他完成的自适应光学实时监测课题受到了英国同行和专家的高度评价。他所在的实验室主任沃克教授多次提出由其提供资助延期或申请博士后研究工作,都被他婉言谢绝。在提前完成计划任务后,吕跃广便带着满腔的热情回到了祖国。
  “我不仅是个科研工作者,更是一名军人。”满腹宏图志,一腔报国心。他的思绪,无时无刻不在魂牵梦绕的祖国和部队。
 
瞄准前沿,攀登高峰——勇者无惧
 
  1990年,吕跃广初到某研究所时,很多人都对这位光学博士的加入有些不解。因为在常人看来,光学博士就应该顺理成章地去科研单位搞理论研究,到这里似乎是有些不对口。
  吕跃广没有回应他人的不解和质疑,而是用自己的行动很快作出了最好的回答。投入工作后,无论是所领导还是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对这位哈工大毕业的光学博士的科研能力刮目相看。
  到研究所后,吕跃广就加入了一个3人组成的课题组,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课题研究工作。课题组的组长是所里的一位资深专家。他很快发现,这位年轻的光学博士,不仅理学基础扎实,而且对机械设计、计算机、电路设计、过程控制和图像处理等工程领域涉及的技术都上手很快,颇有研究。
  就在3人夜以继日地攻关,项目进行到最关键时,组长在一次意外中摔断了腿,不得不中断工作。这无疑给项目的进展带来了致命的影响。眼看项目无法按期完成,3个人都急得团团转。这个项目是研究所承接的一个重点项目,前期已有其他两个单位试图承接该项目,却都因为难度太大而不得不放弃。因此,作为第三家承接该项目的单位,如果无法按时完成任务,不仅会给国家造成重要的损失,而且会使研究所的名誉受到很大的影响。
  在所领导和团队成员一筹莫展的时候,初出茅庐的吕跃广主动找到组长,请求给他3个月的时间。这一举动虽让领导和组长深感意外,但鉴于吕跃广坚定的语气和攻坚克难的信心,他们还是决定让这位年轻的光学博士试一试。
  3个月后,一张漂亮的图纸呈现在组长眼前。看了许久,组长用了一个词——“巧妙”,为吕跃广3个月里的废寝忘食、日夜攻关作出了完美的结论。“太巧妙了!太巧妙了!”组长激动地重复着这个词,最后对吕跃广说了一句话:“这个项目就交给你了!”
  就这样,这位年轻的光学博士第一次体会到了理工结合的妙处,第一次得到了领导和前辈的认可。在那张“巧妙”的设计方案中,全硬件的设计处理理念把某器件的实时处理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取得了超乎预期的应用效果。这项技术在20世纪90年代初被应用,直到2005年,某研究所还专门来找吕跃广寻求该技术。
  从初出茅庐时的被人质疑,到成为团队里的业务骨干;从一个课题组的负责人到多个大项目的总师,吕跃广的职位越来越高,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大。他紧盯世界电子技术发展的最前沿,始终保持着不竭的创新精神和动力。到研究所工作22年,他先后主持完成了20多项国家和军队重大项目的论证、顶层设计、关键技术研究和综合集成。在这些庞大的项目里,无不饱含着吕跃广和他的科研团队在相关关键技术上所作的突破和创新。
 
乐学善思,勤耕不辍——智者无惑
 
  吕跃广从事电子信息装备技术科研工作以来,瞄准制约装备能力提高的瓶颈技术刻苦攻关,取得了一项又一项重大技术突破。作为主要完成人,他先后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4项,为我国相关领域装备技术进步作出了突出贡献。
  吕跃广说,只有持续不断地学习,才能始终站在科技发展的最前沿,才能当好一项项庞大的系统工程的领导者,为这艘航行在信息化海洋中的“大船”掌好舵。
  在吕跃广的办公室里,一本本最新科研信息和科研动向的剪报及摘要,点点滴滴记录着信息科研领域值得关注的一切细微变化。这使他总能在制高点上先声夺人。电磁超材料、光子晶体等研究在国际上是很新的课题。他及时跟踪国际前沿动态,提出了将这些技术应用于高技术装备科研的崭新思路,并指导中科院、相关高校等开展相关研究,已取得初步进展。其发展的理论模型和设计方法在国外核心期刊发表后,引起了广泛关注,受到国内外同行的一致称赞。该研究已经获得多项国家发明专利,产生了重大的军事和经济效益。
  和吕跃广一起工作的同事们常说:“吕总好像有取之不完、用之不尽的灵感。在吕总手下工作,所有人都觉得有源源不断的精神和动力。”在领导和同事的眼里,身为研究所副所长兼总师的吕跃广,是典型的儒将。外表儒雅谦逊,做起事来却是雷厉风行,敢作敢为。一次,有个项目即将完成,马上要进行鉴定演示。可一位同事一时疏忽忘记拔掉烙铁上的电源,另外的同志焊接时设备打火,造成设备损坏,芯片存储的数据全部丢失。时间紧急,正在进行总体调控的吕跃广得知情况,二话没说,甩掉外衣一头扎进实验室,重新焊接调试所有的电路。3天3夜没合眼,硬是赶在项目验收之前把整套设备全部恢复如初。
  每次面对庞大的系统工程,吕跃广总是运筹帷幄,颇具大将风范,先后被推选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培养对象、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实用工程奖获得者、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军科技领军人才和爱军精武标兵。在这些荣誉的背后,无不饱含着吕跃广和他的科研团队突破创新的故事和无数次的苦尽甘来、峰回路转。
  他在随记里这样写道:“每当试验成功时,经历过的千辛万苦就变成了一幕幕很有意思的回忆,拾掇行装,向新的难题挑战,一切困难都已无所畏惧。”
  作为总师,每一个系统工程项目都涉及大量陌生的、前沿的、多学科的内容。吕跃广凭借自身深厚的理论功底和从不懈怠的学习精神,辛勤耕耘在论证工作中,成为他所在电子信息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雁”。他先后组织起草了我军多个五年计划装备发展规划、发展战略等多个综合论证报告,得到国家专委等上级机关的高度评价。吕跃广被上级亲切地誉为我军“信息化装备发展研究的战略家”。这是对一个学者型专家最有力的肯定。
 
“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仁者无敌
 
  在外人看来,身为理学博士,本该老老实实搞理论研究,可吕跃广却偏偏在工程领域做得风生水起,并在201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吕跃广说:“无论是搞工程还是理论,最终都要落实到应用上。选择在哈工大读理科是个明智之举。以工科见长的哈工大,教会我何为‘理工结合’,实现工程实践与理论研究的有机结合。”
  “在哈工大求学的4年,使我终生受益。”说这句话时,吕跃广的眼里饱含着真情。“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这8个字带给我的是用之不尽的财富。”
  1986年考入哈工大,师从洪晶教授,是吕跃广学术道路上的重要起点。在这位治学严谨的大学者门下求学,年轻的吕跃广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儿,浩瀚的物理学领域里有无限的知识等待他去探索。当时破旧的物理楼、化学楼里,经常出现吕跃广的身影。“哈工大的学习氛围很浓,当时几天几夜泡在实验室里是常有的事儿”。回想起在哈工大的学习时光,吕跃广记忆犹新:“不浮躁,做事务实、有耐心,是我在哈工大感受最深刻的。每天亲眼目睹、亲身感受着老师们在治学和科研上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态度和精神。这种言传身教、耳濡目染对学生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
吕跃广院士在参观巴西核能研究所(资料片)
 
  攻博期间,与其他理学博士生不同,吕跃广的博士论文是偏向应用的题目,与生产实际结合较多。读理学的人都知道,这类题目对于理学学科的博士生来说,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因为这类题目不但研究难度大,而且发表论文更难。而使吕跃广坚定不移地从事这项研究的动力就是导师洪晶教授的一席话:“我们搞科研,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清楚做这些研究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科研的最终目标就是应用,要为国家和社会创造实际的价值。越是难度大,我们才越要去攻克。”这次谈心,在年轻的吕跃广心里留下了永久的烙印。
  离开母校21年,吕跃广身上却处处留有母校的印记——“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是他最崇尚的为学之本;以洪晶教授为代表的一群师长,被他视为为人的榜样;在破旧的物理楼里做实验,是他最难忘的学习时光;在学校的文艺汇演中登上校礼堂的舞台,是他最美好的青春记忆;与同学们一起在洪晶老师家里聚餐,是他最感动的温馨时刻……对于母校,吕跃广始终铭记在心;对于恩师,吕跃广一直充满感恩。
  在事业上蒸蒸日上的吕跃广,身兼哈工大的兼职教授与博士生导师,以为母校培养优秀人才为己任。他与母校物理系的导师共同指导的博士生,有的已经取得学位,走上了工作岗位,有的还在他的团队里继续求学。他的团队与刘永坦院士、张乃通院士的团队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关系。
  “我每次回到母校,都感觉哈工大总有一股发展后劲儿!”吕跃广说,虽然已离开母校20余年,每次回来却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尽管学校各方面的发展和条件都远远超出了20年前,但哈工大人身上那股耐得住寂寞的踏实劲儿却一直没变!
  ——这又何尝不是这位从哈工大走出的军事科研精兵的最佳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