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情系教育五十载

——访校友周贝隆、汪雪瑛夫妇
 
作者:邢维广
 
  金秋9月,丹桂飘香!老校友周贝隆、汪雪瑛夫妇于2006年9月19日重返母校。我非常荣幸有机会采访了两位校友。他们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言谈之中不时流露出对母校的眷恋之情。
  1952年,周贝隆、汪雪瑛夫妇从清华大学毕业来到哈工大读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1976年离开哈工大。时光如水,当他们再次回到曾学习、工作了20年的母校时,30年的岁月已流淌而去。
  据周贝隆校友介绍,当时哈工大研究生学制为3年,第一年学俄语,从第二年开始和苏联专家学习专业知识。周贝隆校友回忆了李昌任校长时的哈工大,当时苏联专家给研究生开课,也给部分本科生开课,再由研究生给其他本科生开课。当时教材多数是从苏联影印翻译过来的资料,通过哈工大再向全国推广。那时没有老教授,青年教师承担教学任务,因此哈工大逐渐培养了优秀的青年教师群体,为后来哈工大实力的迅速提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李昌老校长倡导青年教师上生产第一线,因此哈工大在工程领域水平很高,在大跃进前夕就已经承担了许多工程项目,华中工学院等一些院校还提出了“超清华,赶哈工大”的口号。周贝隆校友还引用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的一句话,“与其说大学培养了人才,不如说大学筛选了人才”,哈工大是样板学校,是国家确定的首批6所重点大学之一,吸引了大批最优秀的生源,这些优秀的人才在哈工大读书、教学、搞科研,为哈工大赢得了荣誉。
  周贝隆校友曾任我国教育部规划司司长,他认为教育是人类社会行为的产物,正规学校教育主要是政府行为,教育的发展、成效必然打上政府决策、社会传统、社会思潮的烙印。他说,我国教育曾陷入大规模、高速度、低投入、低效益的恶性循环,这既与国家建设一度片面追求速度、重表面文章、轻效益有关,也与教育主管部门对教育规律、宏观调控的机制研究、把握不够有关。周贝隆校友认为,教育规划的任务在于使教育决策、发展目标建立在比较科学、符合国情的基础上,有效利用国家资源,服务于人民,服务于国家的发展目标。周贝隆校友说,教育规划者的责任在于求实,“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基础教育是典型的长期行为,其后果往往要在以后几十年间陆续呈现。提到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时,周贝隆校友说,基础教育的规模和人口相关,高等教育的规模和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相关,盲目扩招只能导致资源浪费。他还强调教育必须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教育要求远效不要求近功,现代教育要发展学生的个性,鼓励他们创新,而不是摧残个性、扼杀创新。
  谈到哈工大当前的发展,周贝隆、汪雪瑛夫妇说,面对激烈的竞争,哈工大仍能取得现有的成绩和地位是相当成功的,这与哈工大的传统和哈工大人勇于进取的精神是分不开的。
 
校友周贝隆、汪雪瑛(右二、右三)夫妇在校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