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我是哈工大人

——访禹明武校友
 
作者:万彩娟
 
  “欢迎,欢迎!请进,请进!”在禹明武老师的热情招呼下,我们走进了他的房间,开始了轻松融洽的交谈。
  禹明武老师在解放前就读于天津的荣伦学校,此时国家正在国民党统治之下,少年时代的他目睹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他对当时国家的沦亡状态痛心疾首,在中学时期就开始从事学生救国运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禹明武老师被保送到哈工大读书,当时的哈工大是苏联办学,苏联的教师、学生居多,中国的学生只占少数。入学后,禹明武老师开始了两年的俄文学习,之后又在铸造专业学习了3年,同时还担任哈工大的第二届学生会主席。当时和禹明武老师一起学习的人中,许多人后来成为我校优秀的学科带头人,还有人成为两院院士。提及本科阶段的学习生活,禹明武老师给我们讲述了一段令他难忘的经历:1949年国庆节期间,他和同学们集中在哈尔滨当时的标志性建筑物“喇嘛台”附近,进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手拿火把,高喊口号,讲到这里禹明武老师甚至激动地站了起来。
  本科毕业之后,禹明武老师留在当时哈工大的九系工作,直至1977年。谈及这28年的工作经历,他更是感慨万分。20世纪50年代哈工大科研队伍薄弱,苏联专家离开之后,学校组织了大量的教师进行培训,而后这些教师组建新的教研室。当时教师带领学生搞科研课题,不辞劳累辛苦,克服层层困难,就这样一个又一个教研室、新的专业建立起来了,哈工大的科研力量也日益强大起来。说到此处,禹明武老师的眼里闪烁着喜悦,他认为哈工大在教师队伍、科研力量发展过程中,不仅仅有一个马祖光,还有李祖光、赵祖光、王祖光……他们都是那样地热爱祖国、敬爱工作、挚爱学生、淡泊名利、甘于奉献,“马祖光”就是那一代人精神的缩影。禹明武老师还提到李昌老校长曾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举过的一个摘桃子的例子:桃子长在高高的枝头上,依靠一个人的力量想摘到桃子都是办不到的,而只有众人搭成人梯才有希望摘到桃子,付出的努力是大家的,得到的桃子也是大家的,但是要有人充当做人梯。在50年代,大家就是靠着这种“摘桃子”的团队精神和士气,使哈工大出现了历史上第一个辉煌时期。
 
禹明武校友(左一)在母校的座谈会上
 
  谈到哈工大精神,禹明武老师提到,“哈工大不具天时之利,又不占地利之优,而它靠的就是人和。”八百壮士精神、两弹一星精神、马祖光精神、航天精神……这些都是哈工大精神,这些精神也让禹明武老师受益终生。1977年禹明武老师因父亲身体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他工作了28年的哈工大,到中国科学院工作。曾在哈工大锻炼过的他,身上同样有着哈工大人的优秀品质,在新的工作岗位他很快地适应了工作,而这种适应能力就是母校给他的宝贵财富。
  面对今天的哈工大,禹明武老师颇感欣慰,参观过一、二校区和科学园之后,他发现校园建筑变化很大;听了校领导和老师们的报告讲述后,他觉得哈工大在科研、教学等方面成长很快,禹明武老师相信,如今的哈工大即将迎来第二次的辉煌时期。在新一代哈工大人的努力下,把哈工大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不是梦想!禹明武老师用老校长李昌的话勉励新一代哈工大人:“青出于蓝胜于蓝,青出于蓝更胜于蓝,青出于蓝更应该胜于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