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大树下的守望者

——记能源学院退休教师刘振北

作者:张妍

   2010年6月5日晚,哈工大体育场。令全校师生和校友期待已久的庆祝哈工大建校90周年的文艺晚会正在上演。亦歌亦舞的舞台点燃了现场每个人的热情,台上台下一片欢腾。而当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来到舞台上的一刹那,现场顿时一片肃然,而后又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位老人就是故事的主人公——
 
 
学生向刘振北咨询考研问题(资料片)
   “每次考研结束,同学们从考场出来,就不约而同地来到哈工大诚意楼前的一棵大树下,因为在这棵大树下有一位老人在等待着他们的好消息。这位老人就是 ‘树下老人’——刘振北老师。刘老师退休后,每天都会坐在这棵大树下义务地为同学们提供考研的信息和资料。不仅是本校的学生,甚至连其他学校的同学也都愿意来哈工大找他咨询。经过多年的积累,刘老师几乎把哈工大64个专业的考研资料都搜集齐了,义务地送给需要的同学。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树下的‘约会’从未间断过……”
——哈工大庆祝建校90周年文艺晚会主持词
 
  在刘振北老师走上哈工大校庆晚会之前,这位经常出现在诚意楼门前的那棵大树下的老人,对哈工大校园里的很多人来说,都可谓是“熟悉的陌生人”——因为很多师生和记者一样,对这位“树下老人”是只知其人,不知其名。
  曾经不止一次地在他的身边走过,曾经不止一次地见到他或独自坐在树下或与过往的学生打着招呼,曾经不止一次地看到他从随身带着的一个蓝色布口袋里拿出什么东西递给身边的学生……每天穿行于校园的我们,对于这一切,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却从未走近,更不曾了解这位老人缘何春夏秋冬风雨无阻,每天中午都坐在那棵大树下。
  直到有一天,当我们像往常一样吃过午饭,三五成群地走过诚意楼门前时,却突然发现,似乎有些不同。原来,老人身旁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不见了。但老人还在,还在那棵大树下,不同的是——他原来坐在大树下的花坛上,现在坐在了轮椅上。
   虽从未走近,但当看到这样的变化时,心里难免泛起一丝悲凉与慨叹。也许,对一位已至暮年的老者来说,我们看到的这个变化,只是他所经历的种种艰辛与磨难中的一粟。也许还有发丝的日渐斑白,也许还有思维的日趋迟缓,也许还有许多……我们不曾发现和关注,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我们从未想过去发现和关注。
   直到90周年的校庆晚会上,当主持人深情地讲述“树下老人”的动人故事时,当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被两个学生推上舞台时——我,我们,还有很多像我一样每天生活在哈工大校园里的人——第一次知道,我们每天熟视无睹的这位老人是能源学院的一位退休教师;第一次知道,这位“树下老人”的名字叫刘振北;第一次知道,刘老师每天在大树下守望的是什么……
 
12年,树下的“约会”从未间断
 
   1999年,刘振北60岁,退休。2011年,刘振北退休后的第13个年头,他依旧忙碌。12年里,刘振北从未离开校园,仍像退休前一样,每天与学生们在一起。
  不同的是,退休前站在讲台上面对的是自己的学生,而退休后,每天坐在大树下面对的是不知姓名的学生,甚至是不知来自哪个学校的学生。在刘振北眼里,不管姓甚名谁、无论来自哪个学校,只要是学生,都是一样的。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个老师,老师帮学生一把是应该的。”
  退休前,刘振北在能源学院给学生上专业课,还当过班主任。渐渐地,与学生交流多了、久了,刘振北发现,学生们总是对毕业后的选择、未来的事业发展有些迷茫。于是,每学期开课前,他总是会抽出一节课时间,给学生讲讲专业前景、毕业选择、人生规划的事儿。特别是学生进入大三后,对该不该考研、如何准备考研的问题更是感兴趣。刘振北就利用课下的时间,一边为学生搜集考研相关资料,一边给学生答疑解惑,帮助他们坚定考研的信心。
   就这样,刘振北越来越发现:学生面对选择时,如果有人能帮他们分析一下自己的情况,作出正确的选择,这对他们的人生和命运都是至关重要的。于是,他在上课的同时,把课下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了查阅考研相关信息、帮学生出谋划策上。
  1999年,刘振北退休了。没有离岗后的失落,没有闲散的悠然,工作近40年从未坐过班的刘振北,退休后却开始每天按时“坐班”了。“坐班”的地点不是办公室,不是教研室,而是校园里学生最多的地方——诚意楼前的大树下。
   每天早、中、晚,来不及吃老伴准备的热气腾腾的饭菜,刘振北就拎着一个蓝色的布袋,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从家里赶到大树下。放下自行车,坐在大树下的花坛边,一手拎着布袋,一手夹着一颗“老仁义”牌香烟。早上7点30分,刘振北将一切准备就绪,学生们开始三三两两地从公寓走出来;中午11点,刘振北将一切准备就绪,学生们开始三五成群地从教室走出来;晚上5点,刘振北将一切准备就绪,学生们开始或从教室、或从食堂、或从寝室走出来。每天如此。一段时间后,刘振北每天3次的“坐班”,除了惹来不得不把每天三餐的正常时间调整的老伴的埋怨,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每天在诚意楼门前经过的学生们,似乎都没有关注过这位老人坐在树下在做什么,更没有想过为什么每次经过红楼门前,都能看到他安静地坐在那里、坐了多久。
   不知道从哪天起,刘振北的身边时而会出现一两个学生,在与他聊着什么。也不知从哪天起,每天经过诚意楼门前的那棵大树时,学生们开始乐呵呵地和刘振北打着招呼。渐渐地,刘振北身边的学生越来越多,他手里那个蓝色的布袋也越来越鼓。那里边装的是他一点一点搜集来的哈工大各个专业历年的考研真题、考试大纲和招生信息。
   于是,越来越多的学生——无论是能源学院的还是其他院系的,无论是哈工大的还是外校的——只要想找某个专业的考研资料,就会到那棵大树下去找“刘老师”。而刘振北,在坚持每天3次按时“坐班”的同时,其余的大部分时间也都用在了通过各种途径搜集、整理资料上。
  2006年,刘振北因患脑梗塞住进了医院。原本就不硬朗的身体因这场大病变得更加虚弱。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在诚意楼门前过往的学生们发现,早上和晚上的大树下,再也没见过“刘老师”。每天中午看见他时,那辆熟悉的自行车不见了——刘老师坐在了轮椅上。与他打招呼时,没有再听到往日铿锵的声音和爽朗的笑声,只是见他慢慢地抬起胳膊摆摆手,脸上的笑容依旧熟悉而亲切。
  其实,刘振北在患这场大病之前,就患有严重的高血压,身体一直很虚弱,每天都要吃药。家人总是劝他:“这样的身体经不起每天3趟地折腾了,让学生有事到家里来也是一样的。”可这个在学生眼里最和蔼的“刘老师”,面对自己的家人时,偏偏是个“倔老头”:“学生要上课,还要复习考研,哪有时间来回跑!”
  就这样,刘振北从1999年退休直至2006年生病前,每天早中晚3次按时到大树下等待有需要的学生。7个春秋,风雨无阻。
  2006年那场大病后,刘振北出行不得不靠轮椅,口齿也不太清晰了,每天3餐后都要吃疏通血管的、降血压的等好几种药。这让他的老伴和两个儿子下了一个决心——不论他怎样坚持,都不能再让他每天往学校跑了。可这个“倔老头”的心里放不下那些学生,他对家人说:“这几年很多学生都知道了到大树下找我,就能找到他们需要的资料。我要是不去了,再有学生来,他们找不到我、找不到资料,会耽误孩子们的前程的。”就这样,老伴和两个儿子都拗不过,只好同意他每天中午时到学校来一趟。
  刘振北家住学校附近的复华小区。原本步行十几分钟的路途,对刘振北来说却异常的漫长。坐着轮椅,走一会儿,停一会儿,从家里到诚意楼至少要40分钟。遇上大风或下雨的天气,甚至要一个小时才能艰难地走完这段路途。老伴看着心疼,就每天用轮椅把他推到诚意楼门前的大树下,再回去准备午饭。等他跟学生聊完了,午饭也准备好了,老伴再赶回学校把他推回来。
  后来,接受过刘振北帮助的学生们,还有认识刘振北的几个学生,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伴在风雨中、在烈日下推着他,就自发地到刘振北的家里,承担起了每天接送他的任务。
  再后来,能源学院的学生党员们,无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刘振北的,知道了他的故事,纷纷加入到了接送他的队伍中。直到今天。就这样,春夏秋冬,12个四季轮回,树下的“约会”从未间断过。老师对学生的爱传播得越来越广。
 
走近“树下老人”之后
 
  在90周年校庆晚会结束后,哈工大校园里的很多师生知道了“树下老人”刘振北,知道了他义务为考研学子提供帮助的故事,知道了他12年来坚若磐石的守望。走过诚意楼门前时,许多人会不自觉地放慢脚步。而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总会还之以一个温暖的微笑。
  如今,在哈工大的校园里,提起“树下老人”,很多人说——我知道,就是那位义务帮助学生提供考研资料的刘振北老师。
 
刘振北在家里整理多年积累的考研资料(张妍 摄)
 
  可是,当我以记者的身份真正走近这位“树下老人”时,当我听到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动情地讲起他们与老师的故事时,才豁然发觉,生活中真实的“树下老人”远非我们了解的那般。即便在校庆晚会之后,我们也并不曾真正地了解他。也许,只有那些生活在他身边的学生们,才真正了解他……
  能源学院的朱鹏飞和机电学院的赵天娇是众多熟识刘振北的学生中很特殊的两个人。再过两个月,两人就要毕业离校。朱鹏飞将到香港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赵天娇毕业后将到深圳一家著名的外企就职。尽管毕业在即,两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但听说记者想听刘振北老师的故事,两人还是欣然应约。
  朱鹏飞是在大二时认识刘振北的。当时,身为学生干部的他,被刘振北安排了一个特殊的任务——把能源学院2008级新入学的女同学全部组织起来,给她们集体过离家后的第一个中秋节。这个任务难住了身在一校区的朱鹏飞,大一新生都在二校区,又刚刚入学,谁也不认识,怎么组织呢?正在犯愁的时候,刘振北给了朱鹏飞一张表,上边不仅有能源学院2008级全部女同学的姓名、籍贯、联系方式等信息,还特别对籍贯是四川和云南的同学作了标注。于是,朱鹏飞按照这张名单,在中秋节那天,把名单上的20多个同学都叫到了刘振北家。老伴为同学们精心准备的一大桌丰盛的晚餐和大家的欢声笑语让这些第一次离开家的学生们忘记了离愁,高高兴兴地度过了中秋节。临走时,刘振北还给每个同学都带上了提前准备好的月饼。
  “我是后来才知道,刘老师是跟基础学部的辅导员要的新生名单,逐个查看了他们的个人信息和家庭情况。标记号的都是因汶川大地震受到影响的来自四川和云南的学生。”朱鹏飞回忆说,那几个被作了标注的同学后来都成了刘振北重点关注的对象。天气凉了,刘振北就打电话问问棉衣和棉鞋准备好了没有;快放寒假了,又打电话问问回家的车票买好有……
  “其实,刘老师在每年新生入学后,都会把能源学院的女同学请到家里去吃一顿饭,告诉我们,以后有什么困难要记得找他。”现已研一的马莲说,“刘老师对每一届学生都特别好,这个习惯已经坚持多年了。因为能源学院的女生少,老师每到中秋、元旦,就把我们请到家里。其实,老师对男生也是一样很惦记,只是男生人数太多,就不能全都叫到家了。”
  徐鸿鹏打趣地说:“是呀,我们男生都很嫉妒啊!不过,我们平时也没少到老师家里蹭饭。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上的事,老师都替我们想着。”
  就像徐鸿鹏说的那样,刘振北对每个学生——不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不论是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总是那样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已经毕业的蒋效雄回忆说:“我们刚来哈工大的几天,基本上天天有位老教师都来我们宿舍问寒问暖,自己掏腰包为贫困的同学买笔买本。后来得知他是我们能源学院的退休教师。他知道了我们班的同学基本上都是外省考来的,就在家做了道东北的特产‘大餐’——粘豆包。冬天来的时候,他都会到我们每个寝室看看屋里冷不冷,教我们封窗户。每到英语四、六级考试前夕,他都要叮嘱几遍考试的注意事项……”
  赵天娇说:“刘老师对学生的关爱是全方位的,也是没有尽头的,并没有因为学生毕业离校就停止。”赵天娇的一个同学本科毕业后到日本留学。2011年3月,日本发生大地震,刘振北打电话打了好几次也没打通,急得坐不住板凳。后来赵天娇通过那个同学的男朋友得知她在国外很安全,让刘振北放心。可刘振北还是坚持要跟那个同学直接通上了电话才放心。
  “其实,那个同学已经到日本快两年了,但日本发生地震,刘老师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在日本。虽然他身体不好了,可学生的事儿他记得都很清楚。”赵天娇说,“我从大二时认识刘老师到现在有五六年了,很多来找刘老师帮忙的同学,我们都不记得了。刘老师的记性比我们还好,每个考上研究生或是毕业后回校来看他的学生,他都能叫出名字来。”
  一个叫黄雁的同学在毕业离校后,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相信,人和人之间是有一种叫“缘分”的东西。在哈工大的4年里,虽然我只回过两次家,但是在天寒地冻的哈尔滨,我却在刘老师那里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在刘振北的帮助下,黄雁考上了哈工大的研究生。踌躇满志的她满心希望毕业后能出国留学,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甚至春节时也没回家在学校准备GRE考试。考试当天,体弱多病的刘振北不顾家人的劝阻,在风雪交加的早晨亲自把黄雁送到了机械楼的机房前,叮嘱她放下包袱,好好考试。
  然而,命运并没有眷顾这个勤奋上进的女孩。考试成绩与她的预期相差甚远,伤心低落的黄雁低着头一路走到刘振北的家,迎接她的是早已准备好的热腾腾的丰盛午饭,还有刘振北和老伴亲切的笑容、贴心的安慰与鼓励。
  在学生们的深情讲述中,在与考研相关的网上论坛上发布的帖子中,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故事。这些故事,从未走进众人的视野,即使在校庆晚会的舞台上,也未曾被提起。然而,这许许多多的故事,却留在了每一个学生的心里。
 
爱之树花开不败
 
  刘振北的故事温暖了许多人,感动了许多人,甚至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直至今天,也没有人知道最初是谁先发现了坐在大树下等待学生们的刘振北,更没有人能说清楚消息是怎样传播开的。
  也许,这些对刘振北和他曾帮助过的学生们来说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学生通过他的帮助如愿考上了研究生,实现了人生的转折。每当想起这些,刘振北的脸上总是难掩笑意。
 
刘振北在哈工大90周年校庆晚会上 (冯健 摄)
 
  很多刘振北帮助过的学生甚至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永远记着大树下那位神奇的“刘老师”,不管是哪个专业的考研资料,他的蓝色布袋里都有……
   听到学生们对刘振北的描述,不禁好奇:这位退休老教师到底是如何做到搜集齐全哈工大全部专业的考研资料的?又有什么办法把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院等知名高校和研究单位研究生考试的资料收入囊中的?一位普通的退休教师,又缘何12年风雨无阻地独自守望在那棵大树下?
   终于,在2011年初春的一个下午,我与这位“神奇”的退休教师有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我在能源学院大四学生曹良丹的带领下来到刘振北家里时,是下午两点半。在路上,曹良丹告诉我——刘老师每天中午回到家就将近一点了,因为动作迟缓,每天吃完午饭就差不多要到下午两点。同学们有事到家里,一般都是两点半以后去,为的是能让老师安静地吃完午饭。
   一进门,就看到刘振北坐在正对着门口的一张桌子前,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拿着一本资料,桌上还放着一把锥子、一卷宽胶带和一个订书器。狭小的客厅里,除了那张桌子和旁边放着的那把经常在校园里见到的轮椅,别无他物。
   见到我们,刘振北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依旧是温暖的笑容、依旧是朴素的衣衫。面对记者,他的第一句话仍是那句常挂在嘴边的话:“我是个老师,帮学生一把是应该的。”
  当刘振北边咳边用虚弱的声音讲述他和学生们的故事时,似乎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不安和伤感在我的心头涌动。退休后,几次大病、几次入院治疗,令刘振北本就脆弱的身体更加难耐。脑梗塞的后遗症使他只能靠坐轮椅出行,说起话来更是断断续续,发音困难。
    采访中,刘振北一直在咳嗽。咳得厉害,就停下来用吸管喝一口水。在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被一种叫做“震撼”的感情包围着。
   从退休后开始搜集考研资料,刘振北几乎给哈工大每个院系负责研究生招生的领导和工作人员都打过电话,腿脚方便的时候就直接跑去办公室,为的就是搜集齐各个专业的考研大纲、招生简章和考试真题。研究生院的研招办更是他常去的地方,研招办的每个工作人员渐渐地都认识了他,有新的资料就主动打电话给他。就这样,年复一年,刘振北慢慢地搜集到了哈工大大部分专业的考研资料。
   后来,刘振北又发现了一个搜集资料的好地方,那就是每年3月考研复试结束后和7月毕业生离校前在校园的步行街上热闹的“跳蚤市场”。每当这时,学生们把用过的旧书和笔记拿到“跳蚤市场”出售,刘振北就在学生们摆出的旧书摊里一一搜寻。找到与考研相关的笔记或是真题,他就买下来。
   再后来,越来越多的学生认识了这位常来旧书摊买资料的老人,知道他是为了给更多的学生提供考研帮助,就事先把有用的资料保存起来,见到刘振北时主动送给他。有的学生考到了外校,还把外校的考研资料也送给他。
   在刘振北的家里,我亲眼见证了他十几年来的成果——一摞摞的资料按照时间和专业代码整齐地摆放在书柜里。而珍藏在书桌下的柜子里的一本本相册,更是刘振北的“宝贝”。翻开多年前与学生的合影,刘振北脸上洋溢着难以言表的幸福,“每个来找我借资料考上研究生的学生,都与我有一张合照。他们中的好多人现在都成家立业了!”
   老伴接过话茬,说:“他呀,年轻的时候就爱管事,什么事都要管。冬天一大早,学生没起床就打电话叮嘱学生穿啥衣服;腿脚好的时候还跑到宿舍把睡懒觉的男孩喊醒去上自习;没退休时不管学生愿意不愿意,总给人家的毕业设计挑毛病……”听似埋怨与不满的话语却难掩善良的本性。
   老伴嘴上虽总批评刘振北“爱管闲事”,其实同为退休教师的她内心却是理解和支持刘振北的。每次刘振北请学生到家里聚餐,老伴总是提前准备好一大桌香喷喷的饭菜;刘振北从年轻时就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学生身上,老伴就一个人承担起照顾两个儿子、辅导儿子学习的责任;20世纪七八十年代,刘振北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元的时候,却把半个月的工资拿出来请学生们吃了一顿排骨而没给两个儿子留一口时,老伴面对只有3岁的小儿子却没有任何的怨言……
   老伴说:“他做的事儿都是为了帮学生,所以我和儿子都理解。”刘振北全心全意为学生着想,不仅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与支持,更是影响了很多学生。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多的学生知道了每天守望在大树下的刘振北,就主动跑到他家里,每天用轮椅接送他。有的学生帮他把考研资料做成了电子版,制作了试题库的查询目录,还有的学生帮着他一起搜集每年的考研初试、复试大纲,整理材料。
   原来,刘振北一直担心自己身体越来越弱,有一天大树下的“约会”将会停止。如今,越来越多的学生主动找到他,表示愿意把他的心愿和事业传承下去。学生们还自发地成立了一个叫“希望社”的社团,像刘振北一样,为考研的同学提供义务咨询和帮助。这让刘振北很欣慰,他说:“这群孩子们愿意做这些事儿,我特别高兴。要是有一天我的身体不行了,这些资料也有个归属,孩子们需要资料也知道去哪找……”
 
采访手记
 
   从无数次的擦身而过,到过往时刻意的驻足,再到面对面的交谈,对刘振北老师的印象由浅入深。从不解到理解,从陌生到熟悉,我庆幸自己是一名记者。若非这份职业,也许永远不会真正走近“树下老人”,也许永远无法收获这份心灵深处的震撼与感动。
    他,是一个简单、纯粹的人。
   从教近40年,没有显赫的功名、没有闪耀的光环,一位最平凡的教师,他拥有的是学生们的尊敬和信任;退休12年,没有离岗后的失落,没有悠然地安度晚年,一位执著的树下老人,他守望的是学生们的今天和明天。
   每到元旦、端午或中秋,刘老师总是打电话,把学生们叫到家里一起过节,还给每个人一份精美的小礼物。学生们都说,刘老师真细心,给我们每个人的礼物都不一样。一天天,一年年,学生们毕业了,工作了,蓦然发觉,其实刘老师送给他们的礼物是一样的,都是在人生路上那份无私的惦念、在纷繁中那份宁静的感动!
   也许有一天,“树下老人”真的无法再到那棵大树下去守望那些他挂念的学生们。但是,“树下老人”的传奇却永远不会谢幕,因为——爱之树会愈加枝繁叶茂,永远花开不败。
    相信,爱的神话仍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