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到西部去 到基层去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记第八届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奖获得者王贺年

作者:商艳凯

  有这样一位青年,在“5·12”地震发生后,他毅然中止博士期间的学习,奔赴抗震救灾第一线;有这样一位志愿者,作为全国2000多名抗震救灾志愿者中仅有的两名博士生之一,他用自己的智慧和行动,帮助处于困境中的四川省剑阁县灾后重生。他就是我校抗震救灾志愿者的优秀代表、航天学院控制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王贺年。

王贺年(资料片)
 
震后报名,一腔热血
  
  2008年6月22日,对王贺年来说,无疑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5·12地震”以来,电视、报纸上不断报道地震灾区的震后救灾情况。当看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一时间亲赴灾区指导救灾,看到人民解放军、武警官兵们奋不顾身、勇救灾民,看到广大新闻记者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将生还者的消息传回,看到灾区人民痛失亲人的悲痛,看到灾区儿童找不到双亲的无助……王贺年再也坐不住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名哈工大的学生,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难道不应该为灾区人民做点什么吗?他毅然地作出了一个决定:中止博士期间的学习,报名参加抗震救灾,奔赴灾区第一线。
  这时周围的同学正在积极准备着毕业论文,许多同学在知道他要中止学业,去灾区做志愿者的时候,都劝他:“贺年,还有一年你就毕业了,这是你博士生阶段最重要的时期,等毕业了,工作稳定了,再找机会为灾区作贡献也行,何必要在这个时候去呢。”还有的说:“贺年,你要想好,等你从灾区回来,可能你的研究成果已不再是科技前沿了,可能所有的研究方向都要重新规划、实验要重新开展。”
  是呀,由于学科研究领域日新月异,可能一个月的落后,许多努力就要重新来过,这些王贺年比谁都清楚。可是,当回想起在媒体、网络中看到灾区的一幕幕,他还是在志愿协议书上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为了不让年事已高的父母为自己担心,他选择了善意的谎言,跟父母谎称要去四川开展科研项目,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临别时,他嘱咐和自己登记结婚刚刚3个月的妻子说:“帮我照顾好爸妈,等我回来,回来以后咱们再举办婚礼”。就这样,带着妻子、家人、老师、同学的嘱托、挂念,怀揣着一份对灾区人民深深的爱,王贺年踏上了奔赴灾区的征途。
 
初到剑阁,历经挫折
  
  经过短暂培训,王贺年来到了剑阁。眼前全是灾后的场景:损毁的公路、扭曲的桥梁、坍塌的房屋、泥石流经过山坡留下的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县城里所有的空地都布满了帐篷,每幢大楼外面都是一条条可怕的裂痕,有的甚至能看透整个楼体。当天,他钻进单位分配的帐篷里,抵挡不住一天的路途劳累,睡着了。
  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惊醒了梦中的王贺年。整个帐篷好像都要砸下来,外边人声嘈杂,听到的都是大家跑出帐篷时惊恐的呼喊。是地震!第一次经历地震的他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从床上跳起来、冲出了门外。当他跑出来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慢慢地,王贺年才平复下来。第一夜的地震仿佛在提醒着他,从今以后余震就将不断伴随着他的生活和工作。
  古语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真是名不虚传。特别是他服务的剑阁县境内的一条乡村公路,经常发生车毁人亡的事故,再加上余震不断、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危险无时不在。朋友们打来牵挂的电话,他总是朗声一笑:“青山处处埋忠骨啊,怕什么呢!”可夜深人静时,他还是想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自己是父母唯一的孩子,双亲年事已高,含辛茹苦地供自己念到博士,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但是,第二天,当看到灾区人民的困难生活,当看到来自各地的志愿者忙碌的身影,他又放下了所有的担心,一心投入到抗震救灾的工作中去。
  当初报名志愿者的时候,他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服务的项目中,符合条件的选项只有“支教”。当时他理解的灾后重建最大的需要应该是盖房子,自己可以在教课之余去帮助灾区群众搬砖头、盖房子。到了服务地,他却发现,作为全国2 000多名抗震救灾志愿者中仅有的两名博士之一,自己受到了当地党政领导的高度重视,并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该怎样真正参与灾后重建?怎样切实发挥专业知识和资源优势,为灾后重建,为灾区的群众做点事?经过认真思考,他想到了母校。对,搭建一个资源的交流合作平台,用高校的智力资源优势来支援灾区重建,这样可比一个人去搬砖头有效多了。很快,推动合作的契机来了,7月底剑阁县赴龙江开展感恩之行,他邀请县领导参观校园,并与学校团委接洽交流。因为哈工大派出7名抗震救灾志愿者支援剑阁,对口援建和志愿服务的情结让双方的见面很愉快,校领导当场作出“尽一切努力,协调校内资源推动双方合作”的承诺。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随后,校地合作的对接进入实质阶段。然而合作推进的难度比他预计的要大得多。一方面,多年来他一直从事单纯的科研工作,对行政、机关程序、工作流程等相关事务确实是一无所知。而且,初到剑阁,熟悉和了解这个小县城的实际情况还需要一个过程。另一方面,学校希望地方能够明确具体的援建需求,剑阁由于没有校地合作的先例,对高校能够提供的支持没有概念,需要有人结合实际和高校资源来形成这些具体项目。他就去地方调研,主动找领导汇报情况,根据地方需求,梳理出符合学校要求的项目。带着地方的热切期望,他又回到学校协调资源。就这样,他拿着项目书,在学校和地方两边奔忙。找导师,找朋友,找熟人,寻找一切可以寻找的资源,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来做这件事。
  就在王贺年继续联系和推进这个项目的时候,意外发生了。那天,王贺年正在重庆出差,当得知到县里洪灾严重的时候,立即中断了在重庆的工作,和单位同事连夜驱车赶回剑阁,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当时正值汛期,整个地震灾区数次遭受暴雨洪水和泥石流的袭击,路况十分不好。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夜里12点钟的时候,车在高速公路上抛锚了。由于灾情紧急,他和同事决定,不管怎样,一定要连夜赶回剑阁,于是他们在暴雨中推起了汽车。当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但是王贺年和同事一直坚持一点一点地向前推。就这样,他们在暴雨滂沱的高速路上艰难地前进了10公里。幸运的是,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收费站。安置好了车辆,他们立即租了一辆车,冒雨连夜继续前行。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赶回了县里。同事都劝他休息一下,可是他说:“没事,我身体好,能挺住!”说着就跑向了救灾前线,投入到抗洪抢险的工作中。
 
绿树成荫,开花结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不断的努力和付出,校地合作备忘录终于得以签订,主要包括县域经济重建发展、城镇化建设规划、人力资源的培育储备、科技成果转化、定向增设自主招生名额等方面的具体内容。可别小看了这定向自主招生。作为全国首批进入国家“985工程”的9所重点大学之一的哈工大,每年在四川的定向自主招生都只有3~4名,能给一个县级中学每年特批5个名额,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在协议的框架下,他又结合专业特长,在导师王常虹教授的帮助下,通过学校科工院,整合资源,率先引进了内高压成型技术产业化项目在剑阁县工业开发区落户,项目总规模达两个亿。
  王贺年深知,这个项目对于灾后的剑阁意味着什么,这不仅仅会给这个曾经的贫困县城开创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也能改变剑阁县重工业落后的局面,与此同时还能够带动大量的就业,并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可以说是关乎剑阁未来发展的大事。因此,他开始继续积极推动人力资源培训项目的实施,并针对金融危机背景下就业创业的热点问题,策划了“返乡青年农民工培训暨青年创业论坛”,邀请母校管理学院的4位教授博导,对全县57个乡镇的51名返乡青年农民工代表和49名大学生村干部进行了创业培训。“国际金融”、“县域经济”、“创业与创业计划”等课程第一次在剑阁现场开讲,在当地影响极大,效果非常好。这次培训活动受到了当地党政领导和群众的欢迎,为后续的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当地青年“一百份创业的希望”的影响力和效果正在慢慢显现出来,经过培训后,当地青年宋芙蓉说自己很受启发和鼓舞,决定在家乡剑阁县创业。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宋芙蓉开办的剑阁奥迪亚服装厂现已在县经济开发区动工。回顾这两年的志愿者生活,王贺年深深地体会到西部计划志愿者培训时“用一年不长的时间,做一生难忘的事”这句口号蕴含的意味。
  在这两年里,因为不断的余震、暴雨洪涝灾害,他体会了基层工作的艰辛,也留下了难忘的回忆。烈日下,他走乡串村作灾后重建房进度调查;雷雨交加的夜晚,给留守学生做完心理辅导归途中,掉入溢满洪水的河流而又被救起;在剑门关镇做卫生防疫活动;在敬老院为孤寡老人送温暖;在重建房工地上搬砖递瓦……这一幅幅画面构成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这故事蕴含的精神是志愿者的乐观向上,是当代青年对祖国人民的深厚感情,是全国各族人民对灾区人民的众志成城、大爱无疆。

  正是这段宝贵的志愿服务经历,让王贺年对自己的人生作出了更多的思考。其实,如果不是抗震救灾,他可能早就毕业了,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找一份高薪的工作,而不会想到做志愿者,更不会来到剑阁这样一个县城。正是这两年的志愿服务,使他萌生了以后要在基层工作的想法,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用所学的知识去建设更美丽的青春中国!